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九十一章:部署
    第九十一章

    “什么肃王,简直是【大魏宫廷】不可理喻!”

    “一个十四岁的稚子,他懂得什么?”

    “大敌当前,他还要夺权,真是【大魏宫廷】蠢材!”

    在从赵弘润的屋子离开之后,裴瞻、赵准、徐宥之、陈适、王述、马彰六人先来到了以往商议大事的屋子里。

    一到这里,王述与马彰这两名武尉就忍不住开始破口大骂,而陈适在旁默不作声。

    良久,赵准叹息道:“王武尉、马武尉,你二人就算再骂,又有何用?那肃王有陛下亲笔所书的圣谕,我等不得不从啊。”

    “早知如此,还不如索性将兵权交割,也好过陈武尉被那肃王记恨……”徐宥之亦叹息道。

    其余五人闻言默然不语。

    是【大魏宫廷】的,因为那位肃王年仅十四岁的关系,因此非但陈适不信任他,迟迟不肯将手中的兵权交割,就连其余五人亦暗中支持他这么做。可谁能想到,那位肃王竟然有着魏天子的允诺,那可远比朝廷的文书更管用。

    “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晚了。”武尉陈适叹了口气,转头对王述、马彰二人说道:“两位,某不在鄢陵的时候,希望两位能多给那位肃王殿下出出主意,眼下他的一念……决定着我鄢陵的生死存亡。”

    王述、马彰二人对视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陈兄放心,我二人会看着他的。……就怕他不听。”

    “不听也要说,为今之计,唯有如此了。”陈适严肃地说道。

    简单商量了几句后,陈适便与他们告辞,在城内点了五千兵,前往鄢水上游的南岸,准备在上游筑造水坝。

    这五千兵,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亲口说出来的数字,这在陈适看来是【大魏宫廷】极其不智的。

    要知道眼下鄢陵就只有一万一千余兵力,然而,那位肃王殿下却因为想在鄢水上游造一个根本没有用途可言的水坝,竟将调走了近乎一半的兵力,这不是【大魏宫廷】自寻死路么?

    但是【大魏宫廷】事到如今,陈适也没有办法,只有老老实实地带着那五千兵前往上游筑造水坝。

    他的动向,立马被鄢水对岸的楚军打探到了,毕竟不单单鄢陵关注着对岸的楚军,楚军也关注着鄢陵的动向,如今武尉陈适带着五千兵前往上游筑造水坝,楚军又岂会不知?

    “什么?鄢陵的武尉陈适,在上游造水坝?”

    当这个消息传到楚军先锋,楚平舆君熊琥耳中时,这位已三十几岁的平舆君着实愣了半响。

    要知道,虽然陈适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鄢陵县的武尉,但他曾与楚军打过数次交道,楚军目前被堵在鄢水南岸,就是【大魏宫廷】因为此人。

    因此,楚平舆君熊琥哪有不晓得鄢陵武尉陈适的道理。

    “那陈适莫不是【大魏宫廷】想在上游筑水坝,待等我军强渡鄢水的时候放水淹我军?”

    楚平舆君熊琥的帐内有他的心腹将领,听闻这个消息无不大笑嘲讽,因为在他们看来,陈适此举是【大魏宫廷】相当无智的行为。

    “这陈适……怎么会突然做出这种无谋的举动呢?”楚平舆君熊琥也有些纳闷,因为打过几次交道,他对陈适也有了些了解,知道对方是【大魏宫廷】仔细缜密的人,虽然不至于会做出这种傻事。

    忽然,他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地问道:“据说……姬偲(赵元偲)前些日子有个儿子到了鄢陵?”

    “是【大魏宫廷】的,是【大魏宫廷】肃王姬润(赵弘润)。”一名将领撇撇嘴说道:“不过是【大魏宫廷】个十四岁的稚子而已。……乳臭未干的稚子也妄称王,这魏国,怕是【大魏宫廷】离亡国不远了。”

    『肃王姬润……』

    楚平舆君熊琥在帐内来回踱了几步,一脸若有所思地说道:“据某所知,那陈适以往堪称是【大魏宫廷】鄢陵的顶梁,由他率领魏军与我军作战……因此,不会无缘无故就离开鄢陵,乌干,你说那陈适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被那肃王姬润给排挤了?”

    将领乌干闻言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道:“君上,此事倒是【大魏宫廷】大有可能。那姬润是【大魏宫廷】姬偲的儿子,年纪轻轻跑到鄢陵这前线来,无疑是【大魏宫廷】打着击退我军的心思……既然如此,他势必会接管鄢陵兵权,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那陈适不肯交出兵权,因此姬润就索性将他派了出去……”

    “那……上游筑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将领乌干笑着说道:“自古战事,多用水攻、火攻,或许那肃王姬润也想来这么一手呢?”

    此言一出,帐内众将皆忍不住哄笑起来。

    平舆君熊琥亦失笑地摇了摇头,感慨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为知道一招水攻就能击退我数万楚军先锋?看来这魏国的公子,远不如我楚国啊。”

    “不过就是【大魏宫廷】这样我军才有机会啊。”将领乌干眨了眨眼睛,问道:“君上要不要派些军队去上游跟那陈适耍耍?”

    平舆君熊琥显然听出了爱将的调侃语气,笑着说道:“理他做甚?……那陈适若真是【大魏宫廷】受肃王姬润排挤,眼下他迫不及待想回到鄢陵……咱们派兵去骚扰他筑坝,保管那小子丢下筑坝的事,二话不说就回鄢陵了……好不容易鄢陵出了一个肃王姬润,帮了咱一把,咱可犯傻啊。……让陈适与那五千兵慢慢在上游筑坝玩吧,等他筑成了坝,咱们的大军也早已渡过鄢水了。”

    “末将也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将领乌干抱拳笑道:“君上,眼下鄢陵少了五千兵,又没了陈适,可是【大魏宫廷】进攻的大好时机啊……”

    “唔。”平舆君熊琥点点头,忽然摸着下巴,不怀好意地说道:“事不宜迟,等我给那稚子写封战书,激他与我一战……”

    没过多久,平舆君熊琥便写好一份战书,叫人用弓矢射往对岸,自有在鄢水北岸巡逻的鄢陵兵拾到,派人回送至身在鄢陵的肃王赵弘润手中。

    大约两个时辰不到,赵弘润便收到了这份来自于楚平舆君熊琥的书信。

    “这家伙是【大魏宫廷】打算激殿下与他一战?”

    宗卫沈彧等人站在赵弘润身后张头探脑地瞧着,待看到心中的言辞不禁有些好笑。

    原来,平舆君熊琥在心中自表了他乃楚国熊氏一脉的贵族身份,打算与赵弘润这位魏国姬氏一族的血脉“较量”个高下,看看楚国熊氏与魏国姬氏,这两支王公贵族的血脉谁更加出色点。

    “说了这么说,其用意恐怕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肃王殿下放他过鄢水……”从赵弘润他弟弘宣那暂借过来的宗卫长张骜一口道破了平舆君熊琥的用意。

    而同样是【大魏宫廷】九皇子弘宣的宗卫李蒙亦笑着说道:“看来,肃王殿下的年纪,蒙蔽了不少人呐。”

    其余宗卫们纷纷会心地笑着。

    想来也是【大魏宫廷】,屋内的这些宗卫,要么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宗卫,要么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弟弟弘宣的宗卫,对于这位肃王殿下可谓是【大魏宫廷】知根知底,只有他们才晓得,这位肃王殿下剥除那“年仅十四”的伪装外,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位心智极高的皇子。

    “那平舆君熊琥,果然不打算进攻上游的陈适……”宗卫卫骄佩服地感慨道。

    “他怎么可能去进攻陈适?”赵弘润笑了笑,指着信中淡淡说道:“瞧见没,他在信中恭维我『虽年幼却独掌大权』,这说明他已经知道我接管了鄢陵……如此看来,我猜测地没错,这鄢陵内的确有楚国的奸细,就不知那些楚国奸细是【大魏宫廷】混在难民中,还是【大魏宫廷】混在那些溃败而回的败军中……我叫你们做的事办得如何?”

    听闻此言,宗卫高括笑着说道:“殿下,其实根本不必咱们出手,那武尉陈适被殿下赶到上游去造水坝,这鄢陵城里啊,都在私论是【大魏宫廷】殿下公报私仇……”

    “哦?”赵弘润闻言笑道:“无所谓,只要目的达到就行。……眼下我鄢陵分出了小半的兵力,还遣走了‘擅战’的武尉陈适,又有一个独断独行、刚愎自用的肃王……相信楚军眼下恨不得立马渡过鄢水,一口吞掉鄢陵……”

    众宗卫们相识一笑,笑容中满带着对某些不知究竟而指责肃王赵弘润的家伙们的嘲讽。

    “那这个平舆君熊琥……”

    望了一眼赵弘润,种招低声问道:“殿下要应战么?”

    赵弘润想了想,说道:“你们替我一封回信吧,用辞狂妄些……至于他的提议,就说,本王不信任他,只允许他搭好浮桥后派一千兵卒,到时候,本王也派一千兵卒。……就在这一千兵卒的人数内,较量一下。”

    “对方会同意么?”宗卫方朔纳闷说道:“想必那平舆君熊琥也会担心那千人被我军吃掉吧?”

    赵弘润望了一眼这位从弟弟那借过来的宗卫,笑着说道:“如果是【大魏宫廷】我,我就会一口答应。……楚军先锋有六万之众,若区区千人的损失能换来鄢陵城的陷落,何乐而不为?……毫无疑问,到时候,平舆君熊琥根本不会再理睬他与我的赌约,只要他不是【大魏宫廷】个傻子,就会叫那一千兵卒死死守住浮桥,好使鄢陵南岸的楚军能沿着浮桥源源不断地到北岸来……”

    “原来如此。”方朔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穆青,去叫这鄢陵的县抚裴瞻过来。……尽量不许声张,我要交代他一些事。”

    “是【大魏宫廷】!”
友情链接:哲夫当立  说说大全  极品全能学生  作文吧  第一星座网  大明元辅  明末第一贼  落秋中文  就爱读小说  工作总结  大魏宫廷  诡秘之主  回到明朝当王爷  北宋大表哥  寒门崛起  杀神白起  逆天邪神  最强终极兵王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球高武  超级无上神帝  99养生网  作文吧  超级神基因  个性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