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九十二章:鄢陵之战
    “两日后……么?”

    当夜,楚平舆君熊琥便收到了赵弘润的回信,并将其传阅于帐内的将领们。

    而听说这件事时,楚军先锋帐内的将领们都非常吃惊。

    “那个肃王……竟然同意了?”楚将乌干吃惊地望着楚平舆君熊琥,难以置信地说道:“君上,您……您是【大魏宫廷】如何说服他同意的?”

    平舆君熊琥微笑着说道:“某在信上写道,倘若他能取胜,某这边的攻势便到此为止。换而言之,即我军在颍水战场的攻势,止步于鄢水。”

    “他……信了?”楚将申亢摸着下巴一脸诧异地问道。

    “与其说他信了,不如说他选择了相信。”楚平舆君熊琥微微一笑,冷哼着说道:“在我大楚的强大攻势面前,魏国岂有抵挡之力?与其奢求于击退我军,相信魏国的人更加倾向于如何阻挡我军的攻势,不至于再有城池沦陷。……这个时候某抛出一个饵,那个年纪轻轻的肃王又岂会不咬钩?若换做是【大魏宫廷】某,相信某也会死死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力争在赌约中胜出,迫使我大楚的军队止步于鄢水……”

    “已丢失的城池就不要了么?”楚将乌干皱眉问道。

    平舆君熊琥闻言哈哈大笑:“魏人自然想收复已被攻陷的城池,问题是【大魏宫廷】,他们何来这个能力?在我大楚倾力进攻之下,他们能死守住国家不至于亡国就已经是【大魏宫廷】一件了不得的事了。反攻?呵呵呵!……终归,两国的军队数量差距太大了,大到犹如鸿沟一般,并非是【大魏宫廷】区区魏国可以扭转的。”

    帐内众将轻笑着点头附和,半响,申亢皱眉问道:“不过,这个『千卒邀战』的赌约对我军也不是【大魏宫廷】很有利啊……君上,魏国虽兵力远逊我军,但是【大魏宫廷】他们冶铁水平要高我国一筹,其军中士卒所用的武器、甲胄,都要比我军高一两个档次,若没有人数上的优势,仅一千士卒对一千士卒,恐怕并不能胜……”

    听到这里,楚平舆君熊琥脸上露出几许诡异的笑容:“你还当真了?那不过是【大魏宫廷】骗那年幼无知的肃王默许我军搭建浮桥的借口罢了……一旦浮桥顺利搭成,谁会去管他那什么赌约?区区的鄢水地域,可满足不了暘城君熊拓大人啊!”

    『原来如此!』

    帐内众将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不过这样,君上的信誉或有伤损啊……”楚将乌干皱眉说道:“其实依末将看来,这件事何必如此麻烦?根本不需君上诈赌,如今鄢陵仅有五六千兵力,哪怕我军强渡鄢水,魏军亦不见得能挡……”

    “不,那样并不稳妥。”平舆君熊琥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你仅看到眼下鄢陵仅仅五六千军队,但事实上,鄢水上游的陈适,随时都有可能率军返回鄢陵。……虽然那肃王姬润排挤那陈适,可若是【大魏宫廷】鄢陵情况危急,他理所当然会召回陈适,如此一来,鄢陵的兵力又变成万余,这将大大阻碍到我军强渡鄢水。……因此,要么不打,打,就要一鼓作气,攻上鄢水北岸,使那陈适来不及回援!”

    “原来如此。”乌干点头会意道:“君上是【大魏宫廷】打算在那两日后的赌斗中,对那肃王姬润展开突然袭击,一鼓作气攻上鄢水北岸!”

    “正是【大魏宫廷】这个道理!”平舆君熊琥颔首笑道:“诸位,且各自回去准备一下吧,两日后,我先锋军将第一个踏上鄢水北岸,直取魏都大梁!……哦,对了,那个肃王姬润,诸位到时候也别忘了关注一下,若能将其活捉,将会是【大魏宫廷】一张好牌。”

    “末将明白。”

    帐内诸将异口同声地抱拳应道。

    两日的工夫,一晃眼就过去了,待等十月二十三日的时候,赵弘润这才向鄢陵城内的那几名文武将领提出两日前他与楚平舆君熊琥约定在鄢水岸上赌斗的事,并命令王述、马彰两名武尉率领军队随他出征。

    听到这个消息,屋内赵准、徐宥之、王述、马彰四人均是【大魏宫廷】面色大变,唯有鄢陵县令裴瞻神色怪异地瞅着赵弘润,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荒谬!荒谬!”武尉王述第一个跳了出来,大声反驳道:“肃王殿下,万万不可被楚贼蒙骗啊!……楚国觊觎我大魏颍水郡已久,如今他大好局面,岂会真心实意地跟殿下约赌?毋庸置疑,那平舆君熊琥不过是【大魏宫廷】诱骗殿下,使殿下允许他搭建浮桥罢了!……一旦楚军建好浮桥,我鄢陵危矣!”

    “是【大魏宫廷】啊,殿下。”武尉马彰亦抱拳急切说道:“这等赌约,根本不可信!……相等兵力下,我军士卒占据武器、甲胄上的优势,楚军若不凭借人数上的优势,根本不能战胜我军!可那平舆君熊琥却仍然提出这种极有利于我大魏的赌约,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将这桩赌斗放在心上,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哄骗殿下默许他搭建浮桥罢了!……殿下千万不可中计啊!”

    『呵,我大魏的地方将领还是【大魏宫廷】颇为可靠的嘛,唔,若非这样,这些人也不能单凭万余人就将六万楚军先锋阻挡在鄢水……』

    赵弘润心中暗暗称赞了王述、马彰这两名武尉几句,可是【大魏宫廷】脸上却没有什么表示,毫不客气说道:“本王主意已决,你等不必多嘴,照办就是【大魏宫廷】!”

    “肃王殿下!”王述、马彰二人急地大叫一声,可惜赵弘润丝毫不为所动。

    无可奈何的他们,只有用眼神向鄢陵县令裴瞻求助。

    但让二人惊诧不解的是【大魏宫廷】,以往每每会站出来与他们一同劝说赵弘润的鄢陵县令裴瞻,今日却一反常态地什么也不说,只是【大魏宫廷】眼神复杂地望着赵弘润。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呵呵,王述、马彰,你们太小瞧这位肃王殿下了……不对,应该说,是【大魏宫廷】我等都太过于小瞧这位肃王殿下了,这位肃王殿下的心……很大,大到你们,大到我们想都不敢去想……』

    回想起两日前被肃王赵弘润秘密叫到他的屋子,将他的计划全盘告知,鄢陵县令裴瞻这才意识到,无知的人,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而是【大魏宫廷】他们这些以貌取人的家伙。

    『难怪陛下会允诺肃王那样的权利……真是【大魏宫廷】空活了那么多年啊……』

    心中苦笑连连,然而裴瞻脸上却不敢有何表示,毕竟赵弘润曾警告他,这鄢陵城内十有八九有楚军的奸细,因此,绝不能传出什么风声,使楚军得知这位肃王真正的目的。

    想到这里,鄢陵县令裴瞻故意装作爱莫能助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怎能如此……”

    王述、马彰二人对视一眼,恨恨地攥紧了拳头。

    半个时辰后,鄢陵城军队尽出,赵弘润带走了城内几乎所有的军队,俨然将鄢陵变成了一座空城。

    瞧着这一幕,王述、马彰二人越发感觉前途渺茫。

    “这……能胜么?”文官赵准将信将疑地问道。

    鄢陵县令裴瞻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轻松笑意,随即故作叹息地说道:“事已至此,我等也唯有祈祷了。……若是【大魏宫廷】前方战事不利,我等就唯有迁城内的百姓,使其迁移至安陵……”

    “也唯有如此了。”文官徐宥之叹了口气,旋即摇摇头感慨道:“这肃王……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过于刚愎自用!”

    “……”裴瞻瞧了一眼前者,什么话都没有说。

    因为,还不到透露实情的时候。

    不久之后,鄢陵城全城上下已遍传动员令,一旦前线战况不利,城内百姓便要迁移至安陵。

    在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全城的百姓、难民无不收拾好了家中值钱的东西,准备随时撤离,而有些本来还在观望的,家境殷富的家庭,更是【大魏宫廷】早早将值钱的东西运上马车,聚集在城门口争着吵着要前行一步前往安陵。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则命王述、马彰两名武尉率领那五千余士卒抵达了鄢水北岸,在北岸摆开阵型。

    可能是【大魏宫廷】为了避免赵弘润怀疑,楚平舆君熊琥并没有提早叫楚军搭建浮桥,而是【大魏宫廷】等到魏军到了之后,这才姗姗来迟,命令楚军当着魏军的面,徐徐地搭建浮桥。

    “殿下,这个时候就应该发动攻势……”

    眼见楚军陆续开始搭桥,武尉王述忍不住再次向肃王赵弘润建议道:“趁其忙着搭桥,不若派弓手攻击,必能杀敌过千!”

    『杀敌过千?……此间楚军十六万,你杀死人家一千名楚军能顶什么用?要么不打,要打,就要全歼这六万楚军先锋!』

    赵弘润瞥了一眼王述,淡淡说道:“本王既已与那平舆君熊琥立下约定,岂有违背之理?传令下去,在一千名楚军渡河之前,全军不许攻击!”

    “殿下……”

    “这是【大魏宫廷】命令!”

    王述、马彰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而瞧见魏军果然没有趁机发动攻击,在远处观瞧的平舆君熊琥脸上露出几许冷笑:“那肃王姬润,那真是【大魏宫廷】幼稚地令人发笑啊……传令下去,命令先渡河的千名士卒顺势对魏军展开攻势,掩护后续军队强渡鄢水!”

    “是【大魏宫廷】!”

    浮桥顺利搭成,在无数魏兵不解的目光下,一千名楚军士卒毫无阻碍地渡过了鄢水。

    按照约定,他们先得摆列阵型,然后再与魏国一千名士卒战斗,以这场战胜的胜负来决定楚军是【大魏宫廷】否止步于鄢水,可显然平舆君熊琥不打算遵守这个约定,命令那一千名士卒在渡过鄢水猴立即进攻魏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见楚军背信弃义,武尉王述瞪了一眼赵弘润,一副怒其不争的之色:“反击!摧毁浮桥!”

    可傻子都晓得,楚军好不容易在鄢水成功搭成了浮桥,又岂会轻易让魏兵摧毁,这不,先渡过的楚军士卒们死死守住浮桥,不惜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以自杀式的进攻逼迫魏兵不得不向后撤。

    『完了……』

    眼见浮桥非但没有摧毁,反而有越来越多的楚军陆续搭建后续的浮桥,如潮水般涌向北岸,马彰恨地攥了拳头。

    “快……”他拽过身边一名亲信,急声道:“速速回报鄢陵,鄢水守不住了!”

    『……』

    赵弘润清楚瞧见了这一幕,但是【大魏宫廷】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神色始终很平静。

    忽然,他缓缓脱下了身上的锦服,露出里面的宗卫式样甲胄。

    “穆青……差不多了,你以本王的名义,撤吧!”

    “是【大魏宫廷】!”

    宗卫穆青适时地披上了一件奢华的锦服,带着几名宗卫,以及那面『肃王』的旗帜,缓缓后撤。

    仿佛仓皇逃离一般。
友情链接:花百科  飞剑问道  经典语录  tplink  诡秘之主  笔趣阁  都市之归去修仙  逆剑狂神  杀神白起  天涯八卦  都市之神级宗师  情话网  中国会计网  战神狂飙  赘婿  中国玉米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谎话大王  盛唐风华  励志故事  99养生网  都市医圣妙厨  汉乡  逆天邪神  寸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