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章:唯一的声音
    因为赵弘润的决定,那三万余楚兵总算是【大魏宫廷】幸免于难,不至于被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驱赶下鄢水。

    不过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窥见一丝活命机会的楚兵,也都陆续放弃了做困兽之斗,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器,默然地被鄢陵兵与浚水营魏兵收押。

    至于关押这三万楚国降兵的地点,最终决定在鄢水南岸的原楚军先锋大营内。

    谁能想到,平舆君熊琥原本打算将这座军营留给后续的已方军势——楚暘城君熊拓的十万大军,结果,整座军营以及军营内的一切战用物资,包括平舆君熊琥从大魏国内城池收刮来的钱物,都归入了肃王赵弘润的囊中。

    更搞笑的是【大魏宫廷】,大魏的军队还是【大魏宫廷】踏着那三座由楚军先锋所建造的浮桥,徐徐渡过了鄢水,并且接管了鄢水南岸的那座楚军军营。

    是【大魏宫廷】的,是【大魏宫廷】接管,因为整座军营内几乎见不到一个楚兵,哪怕是【大魏宫廷】那些侥幸从鄢水逃离的楚兵,也没胆量在这里逗留。

    不出差错的话,那些侥幸逃脱的楚国溃兵,应该是【大魏宫廷】仓皇逃到楚暘城君熊拓的大军中报讯去了。

    传递一个足以令颍水战场的楚军皆为之震惊的重大消息:楚平舆君熊琥六万先锋军,全军覆没!

    “末将陈适,幸不辱命!”

    当赵弘润带着随行人马徐徐来到那座楚军先锋大营时,魏兵已正式接管了整座军营。

    而在见到赵弘润的第一时间,苦等在军营外的鄢陵武尉陈适便立马单膝叩地,低头向仍跨坐在马上的那位肃王殿下行礼。

    要知道他在抵达这座军营时,便一直站在军营外等候着赵弘润的到来,这个讯息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陈适,你这是【大魏宫廷】负荆请罪的意思么?”赵弘润笑呵呵地打趣着,从马背上翻身下来。

    陈适低了低头,严肃而诚恳地说道:“末将早已命人去附近寻找荆草,可惜目前还没有回应……”

    “哈哈哈。”赵弘润乐了,走上前去将陈适扶了起来,调侃道:“看不出来,你倒是【大魏宫廷】也有几分幽默……起来罢,此前你见本王年幼,因此迟迟不肯交出兵权,此事合乎情理,本王不会怪你的。”

    “多谢肃王海涵!”武尉陈适闻言心中着实松了口气,这才站起身来。

    记得在三日前,他还对这位肃王殿下充满怀疑,可此时此刻,他心中唯有服气二字。

    因为这位殿下非但设计全歼了六万楚军先锋,还顺势拿下了原本属于平舆君熊琥的大营,这要紧的是【大魏宫廷】,这场仗打下来他们魏兵的伤亡仅仅只有千余,而六万楚军却有两万多人丧生,三万多人被迫投降,似这般惊世骇俗的胜仗,又岂能区区『大捷』二字能够概括的?

    “百里大将军呢?”赵弘润问道。

    陈适抱了抱拳,回禀道:“大将军正在营内安置战俘。”说着,他抬起头,犹豫地试探道:“肃王殿下,其实末将也觉得,三万余楚军俘虏,给我军所带来的负担诚为沉重,您想,咱们鄢陵兵与浚水营的友军加到一块,也不过才三万五千人左右……”

    “看来你的想法类似于百里大将军咯?”赵弘润瞥了一眼陈适,摇头说道:“那时我军已得胜,再杀下去,也不过是【大魏宫廷】无谓的屠杀罢了……你以为你们杀的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那三万楚兵么?不!事实上被你们杀死的,是【大魏宫廷】日后楚军士卒投降我军的可能性。……倘若我军不留俘虏,日后哪怕我军有机会再将另一支楚国军队逼到绝路,他们也绝不会放弃斗争……这三万楚国俘虏,无异于『千金买马骨』,明白么?”

    陈适闻言释然道:“殿下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让楚国的士卒逐渐意识到,他们投降了我大魏,仍有机会活下来……”

    “正是【大魏宫廷】如此。”赵弘润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如此一来,在胜败战况明晰的情况下,就不会有楚兵再作困兽之斗,这可以使我军将士避免许多没必要的伤亡。……别忘了,楚国的疆域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四倍,人口亦是【大魏宫廷】数倍,因此,任何一位将士的性命,对于我大魏而言都是【大魏宫廷】极其珍贵的。”

    陈适闻言爽朗地笑了笑,头颅微低,重重抱了抱拳。

    『千金买马骨……似乎肃王殿下的心,比咱们想象的还要大……』

    王述与马彰对视了一眼,皆有种奇怪的感觉。

    因为他们从赵弘润的话中听出了几分端倪:似乎这位肃王殿下的心,并非局限于收回失地,而是【大魏宫廷】要与楚国本土作战。

    换而言之,这位肃王,是【大魏宫廷】要一路打到楚国境内去!

    『倘若当真如此……』

    不约而同地,武尉王述、马彰二人忽然感觉体内的鲜血仿佛要沸腾起来,全身充满了力量。

    “进营吧。”

    “是【大魏宫廷】!”

    而与此同时,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正站在原楚军先锋平舆君熊琥的大帐内,负背着双手,若有所思着。

    因为就在方才,他的亲卫面色不渝地对他说了一句话:肃王,对大将军您,欠缺应有的尊重。

    『欠缺尊重……么?』

    百里跋不由得想起了方才在鄢水河岸旁的那一幕,当时,他主张将那三万楚兵尽皆屠戳,因为留着那些俘虏只会增加他们魏军的负担,而得不到什么回报。

    在他看来,那三万楚军溃兵顶多留下平舆君熊琥以及高层将领一干人就足够了,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是【大魏宫廷】楚国在战后愿意用赎金赎回的。

    人命,尤其是【大魏宫廷】平民的性命,地广人众的楚国是【大魏宫廷】根本不看重的。

    可没想到,那位一个月前还在浚水大营喊他百里叔叔的肃王殿下,却硬生生驳回了他百里跋从大局观着眼的决定,哪怕是【大魏宫廷】与他对峙,也要保下那三万余楚国俘虏。

    虽说当时二人并没有发生争执,但平心而论,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好讯息。

    当然,百里跋并不认为当时赵弘润的举动是【大魏宫廷】真的对他有什么意见,那不过是【大魏宫廷】两人意见相左罢了。

    但问题就在这里!

    领兵多年的百里跋心中清楚,一支军队最忌讳的,就是【大魏宫廷】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声音,这会使指挥出现混乱,使军中的士卒产生迷惘。

    一支军队,就只能存在一个声音!

    既然如此,如今,究竟该以他浚水营大将百里跋为首,还是【大魏宫廷】该以那位肃王赵弘润为首呢?

    尽管颍水郡内还有楚暘城君熊拓的十万敌军,可百里跋却清楚认识到,眼下他们当务之急,并非是【大魏宫廷】如何拓展胜势,而是【大魏宫廷】选择出一个“唯一的声音”。

    “将军,肃王殿下到了。”

    在帐外,有一位值守的浚水营魏兵撩帐报告道。

    “有请!……再召五位营将至帅帐。”

    “是【大魏宫廷】!”

    那名魏兵抱拳而出,紧接着,赵弘润带着宗卫沈彧,以及武尉陈适、王述、马彰三人,迈步走入帐内。

    “肃王殿下。”

    “百里将军。”

    百里跋与赵弘润相互行礼打了声招呼。

    “殿下身边的宗卫们呢?”

    “你说卫骄、吕牧、张骜、李蒙他们?”赵弘润笑着解释道:“我让他们去熟悉军中事物去了,向浚水营的兵将们请教请教。”

    “原来如此。”

    百里跋释然地点了点头,毕竟他也是【大魏宫廷】从宗卫一路过来的,自然晓得每一名经过严格筛选、担任皇子宗卫的人,加以磨练便能成为一位不错的将领,毕竟那皆是【大魏宫廷】百里挑一的俊杰。

    甚至于,若有朝一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登基为大魏天子,像沈彧、卫骄、穆青等宗卫,毋庸置疑会水涨船高,成为镇守四方、扼守大魏紧要之地的将军,就跟他百里跋一样。

    如今那些宗卫们所欠缺的,就是【大魏宫廷】经验,各种各样的经验。

    想到这里,他笑着对赵弘润说道:“战场,最是【大魏宫廷】能锻炼一个人,相信这场仗过后,某那些年轻后辈宗卫们,他们的成长,相信定会让殿下感到吃惊。”

    “承蒙大将军吉言了。”赵弘润拱拱手感谢道。

    闲聊了几句过后,浚水营的五位营将军们也陆续来到了帅帐。

    见此,百里跋遂向赵弘润介绍他们浚水营的五位营将军,并详细地介绍这五人各自所掌的军队兵种与职责。

    这五位浚水营的营将军分别是【大魏宫廷】:

    左,骁骑营营将:曹玠——掌五千轻骑兵。

    右,善射营营将:宫渊——掌五百刀盾兵、二千五百长弓兵、两千弩兵。

    前,步兵一营营将:吴贲——掌两千枪盾兵、两千五百长枪兵、五百弩兵。

    中,步兵二营营将:李岌——掌四千刀盾兵、一千弓弩手混搭。

    后,步兵三营营将:于淳——掌五千刀兵。

    这五个部营,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大魏最精锐军队的典范,纵观整个大魏,能与浚水营相媲美的便只有其他五个地方军营,比如『汾陉塞』、『砀山』等等,但是【大魏宫廷】兵力的人数,其余五个地方军营却不如浚水营。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浚水营堪称是【大魏宫廷】大魏第一军。

    『注:除这五个部营以外,浚水营其实还有一个编制外的部营,大概是【大魏宫廷】两千多名候补士卒,负责后勤与军中士卒的伙食等等。因为平时缺少训练,因此战力忽略不计。』

    在此之后,陈适、王述、马彰三人也分别作了自我介绍。

    毕竟鄢陵魏兵目前好歹也有一万左右,而且因为刚刚打了一场大胜的关系,正士气高昂,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一支不错的战力。

    于是【大魏宫廷】乎,陈适等三人作为这支鄢陵魏兵的将领,也是【大魏宫廷】水涨船高,否则以他们的身份,岂有资格参与帅帐内的军议。

    “既然差不多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商讨下一步的计划吧。……诸位请坐。”

    百里跋使话题回笼到了当前的局势。

    帐内众人闻言,下意识地就要按照品秩高低,各自入座。

    忽然,他们愣住了,因为他们发现说出了这番话的百里跋竟然丝毫没有就座的意思,而是【大魏宫廷】眼神不可捉摸地看着赵弘润。

    『……』

    帐内众人中,有几人的表情微微有些变颜。

    因为此时他们才突然间意识到,帐内,有一个空着的主位。

    并且,只有一个。
友情链接:寒门崛起  民国谍影  大族激光  免费算命网  励志故事  广东高考网  伏天氏  星峰传说  我闺女是天师  史上最强重生者  说说大全  经典语录  回到明朝当王爷  名人名言  无敌超神奶爸  明朝败家子  神级兵王都市行  回到明朝当王爷  绝世邪神  玄界之门  铸天之景  中国会计网  哲夫当立  杀神白起  极品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