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零九章:风向
    没过多久,平舆君熊琥便被魏兵们提上了营墙,浑身用绳索绑地结结实实,嘴里还塞着一团布。

    见此,暘城君熊拓更加不敢擅动了,他还真怕对面那位魏国的肃王一时发疯,将他的堂兄平舆君熊琥给生生剁了。

    那可是【大魏宫廷】熊拓自幼关系极好的堂兄,堂堂楚国熊氏公族,在暘城君熊拓看来,因为魏国的几个俘虏而害得这位堂兄蒙受皮肉之苦,并不值得。

    因此,他很识趣地没有再说话刺激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安静地等候着,给后者足够的时间去考虑。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站在魏军鄢水大营的南侧营墙上,闭着眼睛沉思着。

    平心而论,他真的不情愿同意交换俘虏。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心狠,或者对那召陵县令陈邴等人有什么意见,他纯粹只是【大魏宫廷】不想让暘城君熊拓如愿而已。

    明明是【大魏宫廷】这厮率恰敬笪汗ⅰ恐犯了大魏的疆域,攻占大魏的城池、杀戮大魏的子民,抢掠大魏的财富,好不容易有个这厮看重的平舆君熊琥落入了赵弘润手中,结果不得不为了搭救召陵城那些英勇战至最后一刻的文官们,而拱手将平舆君熊琥还给暘城君熊拓。

    这等于弄到最后,本应该得到报应的暘城君熊拓,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什么?被杀死的楚国士卒?

    暘城君熊拓会在意毫不值钱的士卒的性命?步兵这种楚国贵族们眼中的消耗物,在封地里随随便便拉一队人就能再次组建起来,谈什么损失。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并不想释放平舆君熊琥,并且他早就打定主意,似熊琥、熊拓这类主动进犯大魏国土的侵略者,他是【大魏宫廷】抓一个杀一个。而之所以他至今还未杀平舆君熊琥,不过是【大魏宫廷】因为这家伙还有利用价值罢了。

    退一步说,哪怕是【大魏宫廷】要释放,那也得让楚国蒙受巨大的损失。

    当然。这『巨大的损失』指的可不是【大魏宫廷】所谓的赎金或者赔偿金。

    然而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他不愿意释放平舆君熊琥,对面那些召陵城的文官们,他们的下场也就不难猜想了。

    为了一个平舆君熊琥,牺牲十几名英勇奋战到最后城破的文官。这是【大魏宫廷】否值得?

    赵弘润徐徐吐了口气。

    不得不说,他对原召陵县令陈邴与另外十几名召陵城的文官们大有好感。

    尤其是【大魏宫廷】前者。

    他瞧得很清楚。陈邴这位召陵县令,在与裴瞻对话的时候,第一时间便询问鄢陵的情况。然后第二句话,便是【大魏宫廷】言辞坚定地希望他赵弘润拒绝暘城君熊拓所提出的交换俘虏的建议。诚可谓是【大魏宫廷】忠烈之士。

    抛弃如此对大魏忠心耿耿的忠烈之士,赵弘润怎么也办不到。

    『同意?或者拒绝?』

    这两个念头,在赵弘润心头不住地盘旋。难以得出结论。

    足足思考了盏茶的工夫,赵弘润这才睁开眼睛。朝着远处的陈邴等人喊道:“召陵的英勇之士们,某感谢你们为大魏尽忠,死守城郭战至最后一刻……似你等这般的忠烈之士。不应该由本王来决定你等的生死……作为对你等的嘉奖与赞赏,就由你们来决定这桩事。……若是【大魏宫廷】你等心中仍有眷恋,也不妨大声说出来,仅平舆君熊琥一人,换我大魏十几位忠烈之士,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我大魏赚了。”

    听闻这句话,陈邴等人为之动容。

    要知道,对面这位肃王殿下非但尊称他们为大魏的忠烈之士,更允诺将决定权交到他们手中,尤其是【大魏宫廷】那句『似你等这般的忠烈之士,不应该由本王来决定你等的生死』,更是【大魏宫廷】让陈邴感动地热泪盈眶。

    那一瞬间,什么破城时的绝望、苦等援军未至的心酸,都被满满的暖意所取代,哪怕是【大魏宫廷】十月底的寒风,却无法驱散这份源自人心的温暖。

    『哼!』

    瞧着这一幕,暘城君熊琥轻哼了一声,嘴角扬起几分松懈下来的笑容。

    在他看来,赵弘润的这个觉得,无疑让今日的交换俘虏一事变得十拿九稳了,毕竟这天底下,有几个不爱惜自己性命的人?

    在他的注视下,陈邴等召陵县的文官们对视了几眼,用眼神交换了一番意见。

    随即,陈邴这位原召陵县令,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殿下,我等早已下定决心为大魏赴死捐躯,岂可因为我等,叫那熊琥逃过一死?……平舆君熊琥亦杀我无数大魏子民,罪不可恕!我等……愿与他同归于尽!”

    『什么?』

    暘城君熊拓眼神微变,才刚刚松懈下来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而对面,赵弘润听到这番话亦是【大魏宫廷】神色动容,严肃地问道:“你等,当真想好了吗?”

    陈邴等人大声喊道:“虽死不悔!”

    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感动地无以复加,身体前倾,大声喊道:“好!……你等放心,包括召陵在内,待本王日后收复我大魏的失地,定会在这几个县城内,为在此战中,为我大魏慷慨捐躯赴死的忠烈之士立碑,使万民吊念,流芳百世……他们的亲眷、儿女,由大魏朝廷代为抚养,免除赋税……至于诸位,由本王亲自来负责诸位的遗孤、遗老,诸位的双亲,本王命人赡养至寿终,诸位的遗孤,本王命人抚养长大成婚……报上名来,叫本王牢记诸位忠烈之士的大名!”

    陈邴闻言浑身一振,忘乎所以地大声喊道:“中阳人士,陈邴!”

    继他之后,那十几名召陵城的文官们亦纷纷大喊。

    “启封人士,许敦!”

    “召陵人士,元陶!”

    “承匡人士……”

    “阳武人士……”

    ……

    那十几名召陵官员陆续报完了自己的名讳,见此,赵弘润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好!本王都记下了,你等的血仇,还有我七县军民的血仇,这笔账,本王会叫楚国十倍、百倍奉还!……最后,若是【大魏宫廷】你等有玉碎的决心,便跑过来,让本王麾下的将士们射死你们,好叫那熊拓彻底死心!”

    陈邴闻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回顾左右喊道:“诸位,还等什么?”

    十几名被俘的魏国召陵官员相视一笑,奋力朝着鄢水大营跑了过去。

    见此,有些楚兵下意识地举起了弓弩,似乎要将这些人都射死。

    但是【大魏宫廷】,楚军的大将连璧面色阴沉地阻止了:“不许放箭!追!将这些人都抓回来!”

    开什么玩笑,射死了这帮魏国俘虏,拿什么去交换平舆君熊琥?

    听闻这道将令,被连璧手指指到的数十名楚兵连忙跑出了队伍,追了大概有十几丈远,这才追上陈邴等人。

    见此,陈邴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放箭!殿下,放箭啊!”

    『……』

    深深地将这一幕牢记心中,赵弘润吸了口气,抬手下令道:“放箭!”

    『这……真要放箭?』

    营墙上众多浚水营魏兵面面相觑,举着弓弩不知所措。

    “放箭……”

    “放箭啊……”

    那些召陵的文官们,根本跑不过楚国的士卒,没过多久就被追上了,只见他们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朝着营墙大喊。

    见此,百里跋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回顾身边的浚水营士卒,沉声说道:“还等什么?难道还要叫我大魏的忠烈之士继续被楚军所辱么?……放箭!”

    众浚水营魏兵心中一阵,终于一咬牙搭箭拉弓,朝着已在箭矢射程之内的那些人,不分敌我地射出了一波箭矢。

    “笃笃笃——”

    一阵箭雨过后,场中的那数十人全部给射成了刺猬。

    『竟然真的放箭射死了那些人……』

    暘城君熊拓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瞧着这一幕。

    而更让熊拓感觉无法接受的是【大魏宫廷】,那位召陵县的县令陈邴,明明是【大魏宫廷】被他们魏国的弓手射死,可他临死前脸上却依旧带着满足的笑容,更忘乎所以地大喊『殿下定要收复召陵呐!』这样的话。

    “……”

    “……”

    魏、楚两军士卒,一片死寂,他们的目光都投在那片被箭雨掠过的地方,望着那些被魏国弓手射死的人。

    有楚人,也有魏人。

    而此时,赵弘润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喊道:“牢记这一幕,我大魏的将士们,这便是【大魏宫廷】我大魏忠烈之士最后的威武英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大魏,严拒任何要挟!”

    话音落下,无人回应。

    是【大魏宫廷】因为没有人认可赵弘润的话么?

    不!

    是【大魏宫廷】因为营墙上所有魏兵,都瞪着眼睛,死死地瞪着营外头的那些楚兵们,瞪得仿佛连眼眶都要崩裂。

    那俨然,是【大魏宫廷】一副众志成城的军势!

    『……』

    一丝汗水,从暘城君熊拓的额角缓缓流下。

    他忽然感觉,远处的那座军营,氛围压抑地令他心中不安。

    明明那片营墙上顶多只有千余人,可那千余人的气势,却仿佛要彻底压倒他身后的四万楚军。

    “暘城君熊拓,本王记住你了……”深深地望了一眼暘城君熊拓的方向,赵弘润沉声说道:“你,还有你麾下的兵将们……犯我大魏,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营墙上的魏兵们,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

    一阵寒风,掠过暘城君熊拓的脸庞,那阵阵寒意,让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风向……变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国会计网  全职武神  史上最强重生者  创世中文网  男性健康  说说大全  好名字  武道孤圣  逆剑狂神  回到明朝当王爷  圣龙图腾  重生之财源滚滚  极品全能学生  牧神记  诸天最强大咖  穿越小说  九重武神  逍遥游  吞噬星空  笔下文学  神道丹尊  花都最强医圣  励志名人名言  娱乐大头条  创世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