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四章:策反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有意思了。”

    赵弘润有意外的神色打量着平舆君熊琥。

    因为此前平舆君熊琥曾被赵弘润设计诱骗,葬送了六万楚先锋军,因此,赵弘润还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能做出如此犀利的还击。

    不可否认,赵弘润对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名降将的信任,那是【大魏宫廷】建立在他已将后四人的退路断绝的基础上,他不认为那四名降将在杀死了其余不愿归降的楚将俘虏,并伤害了平舆君熊琥的前提下,仍能心安理得在楚国呆下去。

    既然无法在楚国立足,那么便只有老老实实地听从他赵弘润的指令。

    可眼下,平舆君熊琥却亲口保证,他可以赦免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的罪行,赦免四人的所作所为,包括四人在赵弘润的胁迫下不得不提刀伤害到他平舆君熊琥。

    暂且不说这句承诺是【大魏宫廷】否会让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等人产生别的什么想法,但是【大魏宫廷】可以预见,听到了这句话的赵弘润,他对那四名降将的信任将会大打折扣。

    在这种情况下,肃王赵弘润还会放心将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释放回暘城君熊拓的大军中,仍旧担任内应的角色么?而不会担心这四名降将在得到了平舆君熊琥的赦免后会做出再次背叛的行为?

    想来这正才是【大魏宫廷】那四名降将真正“闻言色变”的关键所在。

    这不,瞧见赵弘润脸上保留着淡淡的笑容,却始终不说一句话,降将谷粱崴与巫马焦的表情也变得不安起来。

    好在赵弘润终于开口了。

    “有意思……”目视着平舆君熊琥,赵弘润的脸上流露出几许惊讶与意外。

    不得不说,平舆君熊琥所表现出来的睿智,有些超乎赵弘润的预想。

    “怎么?被某拆穿了诡计,便又要折磨某一回么?”平舆君熊琥神色自若地问道,可是【大魏宫廷】心底却不由地有些发怵,毕竟盐灼伤口的强烈痛楚。他可不希望再感受一回。

    “不不不不不——”

    赵弘润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那样太掉份了。……本王是【大魏宫廷】守『规矩』的人,只要你仍在『规矩之内』,本王也不会掉价地跳出『规矩』……”

    『规矩?』

    平舆君熊琥不解地望了一眼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很理解后者所谓的『规矩』指代的是【大魏宫廷】什么。想来想去,他也只能理解为是【大魏宫廷】『对家亲的恶毒辱骂』。

    “这么说。你不会叫人叫人再在本君的伤口上撒一把盐?”

    赵弘润摇了摇头,淡淡笑道:“当然不会。……本王若真这么做了,岂不是【大魏宫廷】坐实了『你令本王束手无策』的这件事?不不不。本王不会这么做,但是【大魏宫廷】本王会在你心口撒一把盐……”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是【大魏宫廷】一个极有原则的人……』

    平舆君熊琥亦意外地望了一眼赵弘润,带着几分好奇问道:“何谓在本君心口撒盐?”

    “稍等。”赵弘润微微一笑,将目光望向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

    平舆君熊琥虽不明所以。但也没有贸然开口,他也想瞧瞧。这个魏国的肃王究竟想做什么。

    只见赵弘润深深地望了一眼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忽然将目光投向屈塍,微笑着问道:“屈塍。其实本王原来不打算这么早就拆穿你的……你诈降于本王,是【大魏宫廷】打算怎样啊?”

    屈塍闻言一愣,脸上露出几许茫然不解之色,旋即一脸着急地惊诧说道:“肃……肃王殿下,某……怎么会是【大魏宫廷】诈降?”

    “呵呵呵。”赵弘润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平静地说道:“你知道吗,屈塍,本王有着很强的记忆,哪怕是【大魏宫廷】不经意的一瞥,也不会忘却……因此本王清楚记得,当本王方才带着人进帐来时,你是【大魏宫廷】坐在熊琥身边的,对么?”

    “……”屈塍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在本王的印象中,楚国是【大魏宫廷】一个等级制度非常非常森严的国家,因此,楚人无论是【大魏宫廷】在何时,都非常注意自己所在的位置……”说到这里,赵弘润指了指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继续说道:“谷粱与巫马,方才所坐的位置就比你远地多,而伍忌……更是【大魏宫廷】只能坐在外围,因为他只是【大魏宫廷】一个千人将。而你……却是【大魏宫廷】坐在平舆君熊琥的身边。……为什么?”

    “某……某好歹也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屈塍苦笑着说道。

    “这个回答很不错。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你刚才亲口所说,熊琥并不器重你,可即便如此,你还是【大魏宫廷】能坐在他身边……”

    “我……”

    “你不用先急着辩解。”赵弘润打断了屈塍的话,指着帐内两具尸体问道:“谷粱崴、巫马焦,那两人,是【大魏宫廷】什么职位?”

    谷粱崴、巫马焦回头瞧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恭敬说道:“回禀肃王殿下,那二人皆是【大魏宫廷】将军。”

    “职位比较乌干、申亢如何?”

    “难分高下,皆是【大魏宫廷】熊琥心腹。”

    “果然。”赵弘润笑了笑,重新将目光投向屈塍,微笑着问道:“屈塍,你解释一下吧,为什么你一个口口声声说『不受器重』的原项城君麾下部将,能与那两名熊琥麾下的心腹爱将坐在一块?……别否认,本王的记忆不会出错!”

    “……”屈塍张了张嘴,竟哑口无言。

    见此,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面色顿变,下意识地与屈塍保持了距离。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身后的十余名弩兵们迅速地将弩对准了屈塍。

    瞧见这一幕,屈塍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刚刚眉头一皱,也不知是【大魏宫廷】否要有所行动。

    而这时,赵弘润却猛然抬手喝止了所有人,包括屈塍。

    “别动!……屈塍,别轻举妄动。事实上本王很看好你,并不希望你白白死在这里。”

    『……』

    屈塍望了一眼那十几名用弩对准了自己的魏军弩兵,又瞥了一眼已与他保持了距离的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随后才用凝重的目光注视着赵弘润。

    “某……某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不承认?不承认没有关系。”赵弘润笑着说道:“知道你哪里露出了马脚么?因为你做得太缜密了,懂么?……为了取得本王的信任,你详细地跟本王讲述了『芈』、『屈』这两支同出熊氏一族的恩怨矛盾,还刻意提到你原是【大魏宫廷】项城君熊仼的部将,而项城君熊仼却与熊拓、熊琥不合,你的那一番话,使得你归降本王这件事变得顺理成章……为什么要解释地这么详细?因为你想取得本王更多的信任!”

    “恕……恕某不能认可。”屈塍摇摇头,皱眉说道:“既然屈某已决定归降肃王殿下,自然是【大魏宫廷】希望能得到肃王殿下更多的信任……”

    “那你什么解释,当你背叛时,熊琥那震惊的样子呢?难道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对你充满信任么?”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平舆君熊琥,可惜后者神色复杂地望着屈塍,一言不发。

    “这……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屈塍苦笑着说道:“殿下,某亲手杀了曾经的同僚,更按照殿下所言,刺伤了熊琥,难道这样还不足以证明,某是【大魏宫廷】真心归降于肃王殿下么?”

    “当然不能证明。……因为你想保的,只是【大魏宫廷】熊琥一人,为了这个目的,你也不惜刺伤他,不对么?……当本王提出,要用熊琥威胁你等时,你似乎真震惊,可事实上,你其实早就猜到了,对吧?”

    “某……某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你可以不承认,包括方才熊琥提出的赦免你等所作所为的那句话。在本王看来,你的吃惊并非是【大魏宫廷】『他的话会破坏本王对你等的信任』,而是【大魏宫廷】『他的话会使你的诈降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对么?”

    “某……”屈塍苦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解释,却被赵弘润抬手给制止了。

    “你不用辩解,其实你承不承认都无所谓,因为本王对你印象很好。本王不会杀你,依旧会按照原先所定,将你释放,让你回到熊拓的军中去……”

    『……』

    听到这句话,屈塍终于露出了微微的失神。

    仿佛是【大魏宫廷】看穿了屈塍的心思,赵弘润沉声说道:“屈塍,人心,是【大魏宫廷】一个很复杂的存在。……退一步说,今日你谋划成功,当本王让你等回到熊拓的大军后,迅速举报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并与熊拓合谋算计本王,甚至于再进一步,打败了本王。……那时本王怀恨在心,十有八九会将熊琥放回去,到时候你解释一番,或可得到熊琥的谅解。可你有没有想过日后?有没有想过,熊琥是【大魏宫廷】否会一直记得你的救命之恩?”

    “……”

    “十年、二十年,心中那份被你所救的恩情会逐渐淡忘,但是【大魏宫廷】你在熊琥左腿上留下的疤痕,会一直保留着……每当他看到那个疤痕,他就会想到你,想到这段他被本王所俘虏的屈辱,永生难忘的屈辱……你以为他会怎么做?”

    “……”

    “他会选择杀你!……因为待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被你害死之后,你就是【大魏宫廷】唯一一个幸存的,目睹了他如何被我军兵将所辱的目击者。”赵弘润斩钉截铁地说道。

    “……”屈塍张了张嘴,眼神再不向之前那样坚定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阅读封神系统  美食供应商  笔下文学  健康报网  圣龙图腾  漂亮女人  极品全能学生  逆天邪神  男性健康  回到明朝当王爷  战神狂飙  中华养生网  中国会计网  全球高武  据说娱乐网  武道孤圣  吞噬星空  战国赵为帝  社保查询网  无敌超神奶爸  励志名人名言  说说大全  超级神基因  中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