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三十八章:最后一张拼图(二)
    楚营的火势,徐徐燃烧着。

    期间,有不知究竟的楚兵大呼小叫地前往救水,但也有一小撮楚兵奉命,举着火把自己点燃了自家的大营。

    别看此时楚兵人声嘈杂,可事实上,营内乱斗的楚兵一直保持在两千余左右,而且这两千人还是【大魏宫廷】在楚军大将连璧的严密控制下。

    因此准确地说,所谓的楚营内乱,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大将连璧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码而已,事实上并没有原熊琥军的士卒加入,那些扮演熊琥军的士卒,其实都是【大魏宫廷】出自熊拓军。

    显然,连璧也是【大魏宫廷】提防着,提防着万一变成假戏真做,因此,使熊琥军的士卒来演这场戏。

    这个发现,让屈塍不由地有些皱眉。

    因为他本来事先与谷粱崴、巫马焦二人商议,打算让二人到时候想办法扩大内乱的程度,可没想到连璧小心到这种程度,这让屈塍有些措手不及。

    要命的是【大魏宫廷】,此时屈塍跟在连璧身边注视着营内那“内乱”的程度,已没有什么机会离开。

    『眼下只能靠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了……』

    屈塍默默地思忖着。

    而在屈塍暗自思忖的同时,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其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他们发现,眼前的情形似乎与屈塍跟他们讲述的情况并不一致,于是【大魏宫廷】他们结伴寻找屈塍的位置,结果却发现后者正与大将连璧呆在一起。

    屈塍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们俩,与他俩深深对视了一眼。

    『他……什么意思呢?』

    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有些头疼,毕竟他们跟屈塍不同,并不是【大魏宫廷】善于『思考』的将领,他们更加擅长行动,即履行上头交代下来的命令。

    因此,要让他们去理解屈塍的那个眼神,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大魏宫廷】个考验。

    好在屈塍早先曾对他们说过大致的计划,因此在思索了片刻后,他们总算是【大魏宫廷】弄懂了屈塍那个眼神所想要表达的含义:我这边被连璧看住了。走不开了。你二人想办法去扩大营内混乱。

    可明白归明白,如何行动却是【大魏宫廷】一个头疼的事。

    记得下午,当屈塍起初提起此事的时候,他俩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这件事交给他们。因为他们当时觉得,在混乱的局势中杀几个熊琥军与熊拓军的士卒。使两者间的矛盾升级,这应该是【大魏宫廷】不难办到的事。

    可眼下的情况却是【大魏宫廷】,那些熊琥军却是【大魏宫廷】由熊拓军所假扮。别看那两千余人在营打个凶,可那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幌子。

    这就麻烦了。难道他们俩还能当着那两千多名熊拓军的面公然杀人,那岂不是【大魏宫廷】自找麻烦?

    想来想去,巫马焦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不如。叫伍忌那小子出面?”

    谷粱崴闻言心中微微一动。

    千人将伍忌,那也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同伴。即一齐发誓归降魏国的同伴。

    当时伍忌之所以未出现在暘城君熊拓面前,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为了监视那三万原熊琥军士卒,因此叫伍忌混在那三万熊琥军当中。并没有像屈塍、谷粱崴还有巫马焦那样站出来,主动在暘城君熊拓面前露面。

    毕竟在楚军中,千人将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一个中阶的武官,连『将』都谈不上,再加上伍忌升任千人将还仰仗着其父兄曾经所建立的功勋,他自己仍然还很年轻稚嫩,哪怕是【大魏宫廷】假扮士卒,都不见得有人能瞧出什么不对劲来。

    商议定了之后,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连忙去寻找伍忌。

    不得不说,想要在偌大的楚营中找一个人,真可谓是【大魏宫廷】大海捞针,岂是【大魏宫廷】顷刻间就能找到的?

    而在谷粱崴与巫马焦寻找伍忌的时候,伍忌这位年轻的千人将在做什么呢?

    他与其他那些众多熊琥军一样,都在那片混乱地带外,惊诧地望着不远处那两千余熊拓军。

    不过在他眼里,那却是【大魏宫廷】一半熊拓军与一般熊琥军,毕竟他可不清楚整个楚营高层的计划,还以为这是【大魏宫廷】单纯的军中斗殴罢了。

    『那些暘城君手底下的士卒,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过分了!……前一阵子侮辱我等不算,今日还来挑衅……』

    伍忌心中恨恨地想道。

    可是【大魏宫廷】碍于大局着想,他未敢轻动,只是【大魏宫廷】冷眼旁观着这一幕。

    忽然,伍忌面色一愣,因为他不经意间竟看到了屈塍,看到了他正站在营内大将连璧身旁。

    『屈塍?他怎么会与连璧站在一起?』

    伍忌心中纳闷,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屈塍。

    可能人真的有第六感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不,被伍忌用疑惑的目光死死盯着看了半响,屈塍似乎有所察觉,撇过头来瞧了一眼。

    『伍忌?那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屈塍心中亦微微有些纳闷,他眯着眼睛望了一眼伍忌,发现他身附近似乎站在不少原熊琥军的士卒站在那里看热闹,心下微微一动。

    只见屈塍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身旁的连璧,悄悄退后了一些,在连璧看不到的位置,冲着远处的伍忌努了努嘴,努嘴的方向正是【大魏宫廷】那两千正在演戏的熊拓军士卒。

    『那小子……能明白么?』

    屈塍不自信地想道。

    他没有把握伍忌能明白他的心意,事已至此,他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然而,恐怕屈塍怎么也没有想到,甚至于就连赵弘润都也还没有看出伍忌这位年轻将领的才能:这名叫做伍忌的千人将,他的未来绝不仅仅只限于千人将!

    『屈塍……他是【大魏宫廷】让我干涉一下?唔……他与连璧站在远处冷眼旁观,因此应该不是【大魏宫廷】让我去制止,换而言之,是【大魏宫廷】让我想办法将混乱扩大么?』

    想到这里,伍忌思忖了一下,忽然迈步走了出去。

    此时在他不远处,有两名熊拓军士卒正在演戏,其中一人骑在另外一人身上,挥拳暴打着。

    而就在那名骑在上面的士卒准备继续挥拳时,忽然他感觉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

    使劲一挣。竟纹丝不动。

    『好大的力气……』

    那名士卒惊愕地抬起头来。有些难以接受地望着伍忌那张年轻的脸孔。

    而此时,伍忌亦是【大魏宫廷】满脸惊愕,因为他发现,这两名士卒他竟然全都不认识。很是【大魏宫廷】陌生。

    按理来说,如果是【大魏宫廷】他熊琥军的士卒。他多少会有点印象的。

    可没想到当他瞅见那名被压在低下的士卒时,他纳闷地发现自己根本不认得对方,仿佛连看都没看见过。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挥拳一拳将骑在另一人身上的熊拓军士卒打飞。旋即伸手将那名被压在地上的“熊琥军”士卒扶了起来:“没事吧,兄弟?”

    只见那名“熊琥军”士卒张着嘴欲言又止,良久这才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没、没事……”

    “没事就好。”伍忌点了点头。旋即怒声骂道:“同是【大魏宫廷】楚兵,可暘城君熊拓大人麾下那帮士卒也太蛮横了。还能打么?随我一同去教训教训他们。”

    那名“熊琥军”士卒目瞪口呆地望了一眼伍忌身上的军铠,见是【大魏宫廷】千人将的样式,随苦笑着颔首抱拳道:“愿听千人将大人之命。”

    “好!走!”

    伍忌下令道。

    而此时。因为有着伍忌这位熊琥军中的千人将带头,其余那些本来在旁围观的,真正的熊琥军士卒也陆续加入到了这场斗殴中。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前几日被熊琥军的士卒所辱,心中本来就有怨气,只不过方才那些演戏的“熊琥军”未曾求援,而他们当中有没人带头,因此他们都没敢有所举动。

    而如今,伍忌这位千人将带头冲入了其中,哪些原熊琥军士卒哪里还忍得住,纷纷冲上去助拳。

    远远瞧见这一幕,大将连璧的面色顿时就变得阴沉了下来,他皱眉看着远处的伍忌,随口问道:“那小将,何许人?”

    屈塍自然知道伍忌,但是【大魏宫廷】此时却不便透露,于是【大魏宫廷】他装着迟疑的口吻说道:“唔……应该是【大魏宫廷】熊琥大人军中的千人将吧,不过叫什么……屈某还真不清楚。……连璧将军,要屈某命人将他请走么?”

    “……”连璧皱眉望着那些乱入的熊琥军士卒,有些不快地说道:“来不及了。”

    屈塍当然明白连璧这句『来不及了』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心下轻笑的他,脸上却是【大魏宫廷】露出几许焦急之色,皱眉说道:“不过将军,咱们不派人制止么?熊琥大人麾下的兵卒可不知我等的计划,若是【大魏宫廷】他们假戏真做……”

    “制止?怎么制止?”连璧心有不快地反问道。

    要知道此时若是【大魏宫廷】公然制止,就唯有派兵介入,如此一来,今夜诱魏兵前来夜袭的整个计划都得泡汤。

    “先……先观望一阵子。”连璧犹豫地补充道。

    “是【大魏宫廷】。”屈塍抱拳低了低头,然而他的嘴角却扬起了几许笑意。

    『真是【大魏宫廷】可笑!熊琥军与熊拓军素有冤仇,岂是【大魏宫廷】想避免两军内斗就能避免地了的?』

    想罢,他抬起头来,冷眼瞅着远处的局势逐渐变得混乱。

    『眼下,就差闹出人命来了,只要闹出人命来,就算是【大魏宫廷】连璧也制止不了……』

    就在屈塍思忖着此时的同时,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惊呼怒骂。

    “你……你敢用刀?”

    “弟兄们,熊琥军的杂碎们用刀了,操家伙!”

    “狗娘养的……”

    也不知远处发生了什么变故,顿时间,那些本来只是【大魏宫廷】在用拳头教训对方的楚兵们竟纷纷抽出了武器。

    这个变故让连璧面色大变:“不要!要糟!”

    而在楚营外头那片漆黑的树林中,楚将宰父亘率领着足足两万楚兵,抹黑潜伏在林中,时刻注意着自家营寨的一举一动,待等真有魏兵趁着他们楚营发生内乱趁机来攻时,骤然从林中杀出,杀魏兵一个措手不及。

    忽然间,从远处己方大营内传来的巨大喧杂声引起了宰父亘的注意。

    『连璧做得不错嘛……这足以堪称以假乱真了,要不是【大魏宫廷】早知究竟,恐怕我也以为军中发生了变故。』

    宰父亘心中暗暗称赞着连璧,旋即深吸一口气,在漆黑的树林中继续潜伏着,等待着魏兵的夜袭。

    但是【大魏宫廷】,魏军并没有来。

    『Ps:新的一年,祝诸位书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合家欢和、心想事成~』(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星座网  全职武神  最强逆袭  重生修仙我为王  最强逆袭  玄界之门  房贷计算器  从全球高武开始  笔下文学  全球灵潮  中国玉米网  大宋男儿  经典语录  星座网  减肥方法  论文大全网  中世纪崛起  IT百科  全本书屋  大王饶命  赘婿  中药大全  神道丹尊  全球高武  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