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七十五章:言和(三)
    阳城君熊拓,是【大魏宫廷】一个做事很雷厉风行的人。

    当日,他便叫家奴置备了马车,叫了一名马夫驾驭着马车载着他与黄砷朝正阳县而去。

    除了一名马夫外,熊拓只带了两名护卫,其余人,包括黄砷的随从们在内,都被留在了阳城。

    这俨然可以视为孤身前往敌营,这份胆气,就连士大夫黄砷都赞叹不已。

    此时外边,仍旧是【大魏宫廷】大雪纷飞、积雪堵路,以至于阳城君熊拓这辆马车,足足赶了两天的路程,这才在次日晌午来到了正阳县。

    马车缓缓地驶向正阳县的南面城门。

    期间,黄砷挑起马车的车窗的帘子,朝着正阳县的城门方向瞅了几眼,待等他瞧见守在正阳县南城门的,竟然是【大魏宫廷】身穿楚式皮甲的楚兵时,不由地面露诧异之色。

    『怎么回事?正阳县不是【大魏宫廷】被魏军攻克了么?』

    黄砷惊疑地向熊拓询问起此事。

    没想到熊拓却告诉他:“那些……原是【大魏宫廷】某麾下的兵卒,不过眼下,他们已归降了姬润,号称什么『平阳军』……”

    说着,他便将当初五万余楚地军卒归降魏国肃王赵弘润的事告诉了黄砷。

    说起来,每当想到这个番号,熊拓便有些不快,毕竟『平阳军』这个番号的意义实在太明显了。

    “竟有这等事?”黄砷闻言面露惊诧之色,毕竟据熊拓所言,当初那位魏国的肃王姬润手底下只有三万多魏兵,很难想象他哪里来的勇气,一口气收编五万余楚兵。

    他原因为,胆敢孤身前来正阳县的熊拓已经足够胆大了,可没想到,论胆气,那位魏国的肃王毫不逊色。

    这让他不由得关注起熊拓与姬润。

    还真别说,黄砷还真联想到了他们楚王熊胥与齐王僖那对宿敌。

    “好胆色啊!”

    黄砷由衷地赞叹道。

    熊拓闻言怏怏地撇了撇嘴,不过说心里话。他确实也有些佩服那姬润。或者是【大魏宫廷】赵弘润。

    就连他也没想到,赵弘润竟然敢用平阳军在守卫正阳县,这份胆气,实在令人钦佩。

    “吱嘎……”

    马车在正阳县的南城门下停了下来。因为值守的平阳军士卒要对这辆马车进行搜查了。

    毕竟这里是【大魏宫廷】正阳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攻打阳城君熊拓的最前线城池。即便是【大魏宫廷】眼下寒冬双方休战,亦不可能放松搜查,毕竟每当这个时候。多的是【大魏宫廷】细作想办法混入敌方城内,或刺探情报、或扰乱治安。不得不防。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平阳军的士卒,恐怕绝对想不到。这辆马车上究竟载着哪两位楚国的大人物。

    “咦?”

    这不,挑起马车的门帘瞧内一瞧。一名平阳军士卒就不觉有些愕然,因为在车内,熊拓与黄砷对坐而饮。瞧都不瞧他一眼,那种仿佛高高在上的气势,一看就晓得是【大魏宫廷】贵族出身。

    若在以往,但凡碰到这类贵族,寻常小卒是【大魏宫廷】万万不敢盘查的,毕竟在楚国,贵族一句话就能决定平民的生死,可如今嘛,哼哼,情形不同了!

    『拽气什么?』

    那名平阳军士卒见马车内的熊拓与黄砷根本不理睬他,心中有些不快,要知道眼下这座正阳县可是【大魏宫廷】魏军做主,而他,身为平阳军的一员,也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半个魏人,岂容当初那些欺凌过他们这些平民的楚国贵族们在他们面前依旧是【大魏宫廷】以往那副高高在上的作态?

    想到这里,他鼓起勇气,朝着那两位疑似楚国贵族的人厉声喝道:“你二人是【大魏宫廷】姓甚名谁,报上名来,此来正阳县又是【大魏宫廷】所谓何事?!”

    岂料,熊拓冷冷扫了他一眼,毫不隐瞒地说道:“熊拓!”

    『熊拓……这名字好耳熟啊。』

    那名平阳军士卒歪着脑袋想了想,旋即面色大变:“阳……阳城君熊拓?”

    “哼!”熊拓冷哼一声。

    可能是【大魏宫廷】积威已久,因此,仅仅只是【大魏宫廷】被熊拓扫了一眼,那名平阳军士卒便吓得大汗淋漓,连忙放下门帘,冲着附近的平阳军士卒们大喊道:“熊拓!阳城君熊拓在此!”

    “什么?”附近的平阳军士卒闻言又是【大魏宫廷】惊喜又是【大魏宫廷】畏惧,纷纷握着武器将马车团团包围起来,但是【大魏宫廷】谁也不敢放肆,毕竟曾几何时,阳城君熊拓那可是【大魏宫廷】统治着这片土地的楚国邑君,大贵族中的大贵族。

    此时,负责这座城门防守事宜的两千人将侯柏,正站在城墙附近,他听闻城门下那名平阳军士卒的喊声,亦是【大魏宫廷】浑身一惊,连忙跑下了城门,来到了马车前。

    看得出来,两千人将侯柏亦有些迟疑不定,他有心即刻将车内的熊拓拿下,毕竟那位魏王的肃王殿下许诺了重金捉拿熊拓,可面对着曾经的旧主,侯柏还真没有那么胆量拿下熊拓去向赵弘润换取赏金。

    只见他绕着马车转了两圈,恭恭敬敬地问道:“车内,可是【大魏宫廷】阳城君熊拓大人?”

    话音刚落,车内的熊拓便撩起车窗的帘子,扫了一眼侯柏,轻哼了一声:“两千人将……哼!”

    侯柏满脸羞惭,毕竟在以往,他只是【大魏宫廷】一介千人将,后来归降了魏军,他这才坐上两千人将的位置。

    可即便遭受讽刺,他亦不敢发作,只是【大魏宫廷】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

    见此,熊拓也懒得再嘲讽他,有些不快地说道:“带本君去见姬润!”

    『姬润……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么?』

    侯柏闻言有些迟疑。

    而这时候,车窗内出现了黄砷的身影,只见他微笑着说道:“勿惊!拓公子与某,是【大魏宫廷】为与魏国的润公子罢兵言和一事而来,除拓公子与黄某外,此行仅一名马夫、两名护卫,区区五人而已,劳烦这位将军派人将我等引至那位润公子的下榻之地。”

    侯柏吃惊地看着黄砷,毕竟黄砷的气度证明他亦是【大魏宫廷】大贵族出身,就是【大魏宫廷】不知对方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位。

    不过他转念一想,他忽然愣住了。

    『罢兵言和?要停战了?』

    侯柏不由地心中欢喜。

    毕竟虽然说他已归降了魏国,但他总归是【大魏宫廷】楚人出身,如今无奈随同魏军攻略楚地。他心里说实话也不好受。

    他恨不得立即停战。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带着赵弘润给予的赏赐,带着家人们远走魏国,在那个赋税只有『什二』的国家安居下来。

    “言……言和?要言和?”他忍不住问道。

    熊拓闻言不快地皱了皱眉。心说这种事也是【大魏宫廷】你能过问的?

    不过黄砷却是【大魏宫廷】笑眯眯地回答了侯柏的询问:“我方已出示了诚意,剩下的。就看那位润公子的意思了。……时候不早,劳烦将军派人指引那位润公子的下榻之地。”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听闻极有可能要停战,侯柏心中欢喜。连连点头之余,恭敬地说道:“末将亲自引两位前往。”

    说罢。他吩咐从旁的平阳军士卒继续守卫城门,而他自己则坐上了马车车夫的位置,引导着那名马夫驾驭着马车缓缓朝城内而去。

    在车厢内。黄砷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他们』对拓公子还是【大魏宫廷】心存敬畏的。”

    熊拓闻言轻哼了一声,他自然明白黄砷口中的『他们』,指的便是【大魏宫廷】那些『平阳军』的士卒。

    “那又如何?他们既然已经归降于魏。只要不是【大魏宫廷】犯傻,就不会再回到某的麾下……”

    “唔。”黄砷点了点头。

    确实,归降过敌军的降兵,即便日后回归本国也得不到信任,这是【大魏宫廷】司空见惯之事。因此,只要那些原楚军士卒不是【大魏宫廷】那么愚蠢,就断然不可能再回到楚军当中,更别说赵弘润对他们的待遇还相当不错。

    好在楚国疆域宽广、人口稠密,因此,黄砷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那些归降了魏国的楚兵,没过片刻就将这件小事给忘却了。

    现在他最在意的,便是【大魏宫廷】见见那位打败了熊拓的魏国肃王,那位论本事、论胆气都不像是【大魏宫廷】一个十四岁稚童的魏国公子。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正在自己下榻的宅子里,百无聊赖地翻看书房里的藏书,而从旁,小丫头羊舌杏在旁伺候着,端茶倒水之类的。

    不可否认,这位年幼的小萝莉的确是【大魏宫廷】乖巧温顺,乖巧到赵弘润真有些不忍心将她逐回汝南去。

    “你真的不回汝南么?……你放心,本王不会杀你家人的。”

    一提到这桩事,赵弘润就对羊舌焘那个老头恨得咬牙切齿,也不晓得那老头究竟对他孙女说了什么,以至于他孙女羊舌杏对赵弘润畏惧到就算不慎敲碎一个碗都会惊恐地大哭,苦苦哀求赵弘润不要杀她的家人,恨得赵弘润有时候真有心将那羊舌焘给宰了。

    『我像是【大魏宫廷】那种一旦不合心意就要杀人的家伙么?』

    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羊舌杏,赵弘润很识趣地没有将心中想问的问出口,因为这俨然会吓到那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感觉上有点古怪,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慢慢适应了这种身边有个小跟班的感觉。

    不可否认,有个全心全意的女人在旁伺候,总比沈彧、张骜那帮五大三粗的宗卫要好得多,那帮粗人泡的茶水,别提了,赵弘润真难以想象自己以往都是【大魏宫廷】怎么喝下去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大魏宫廷】这个全心全意伺候着他的女人,年纪实在太小了,弄得赵弘润每回差使她的时候,心中隐隐有种负罪感。

    “笃笃笃。”

    就在赵弘润考虑着日后如何安置羊舌杏这个小跟班时,宗卫沈彧敲门进来了。

    只见他鬼鬼祟祟地先探头往屋内瞧了一眼,瞧见赵弘润正坐在书房里看书,这才贼笑着走了进来,恨得赵弘润牙痒痒。

    “什么事?”赵弘润没好气地问道。

    出乎他意料,今日沈彧并没有打趣他,而是【大魏宫廷】迅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低声说道:“殿下,阳城君熊拓来了……”

    “谁来了?”赵弘润闻言一愣,不敢置信地问道。

    “阳城君熊拓。”沈彧重复肯定道。

    『好大的胆子……』

    赵弘润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有请!”(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都市医圣妙厨  努努书坊  全民领主  五行天  金庸网  莽荒纪  超强吸妖器  圣龙图腾  盛唐风华  笔趣阁小说  吞噬星空  经典古诗词  极品家丁  明末第一贼  最强逆袭  都市之归去修仙  五代梦  明朝败家子  电视指南  超级兵王  中学生阅读网  好名字  第一课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