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七十九章:魏楚停战正阳和约
    『Ps:今日的保底日更第一更,第二更可能在十二点左右。放心啦,我不会偷懒的。我还打算月内偿清欠债呢。』

    ————以下正文————

    在赵弘润的漫天要价下,暘城君熊拓与黄砷都没有同意用赎金赎回那八个县城的楚国百姓,不过的本意就不在于此,因此,假意威逼了熊拓几回后,也就默许了此事。

    看着熊拓略有些得意的样子,赵弘润心中暗笑:待等日后,这位暘城君发现他领地内的楚国子民至少迁走了九成时,不知会是【大魏宫廷】一副怎样的表情。

    口头协议之后,便要正式地拟写合约。

    这份合约,将以国书的形式分别送到楚王熊胥与魏王姬偲手中,作为对这次『罢兵言和』之事的约束与保障。

    片刻工夫,在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的见证下,赵弘润与熊拓作为魏、楚两国的代表,签订了这份代表着魏、楚停战的条约。

    《魏楚停战正阳和约》有三:

    其一,楚国无条件勒令固陵君熊吾从魏国的宋郡撤离,交还全部所攻克的城池,但魏国不得趁机进攻,日后也不得追究战争期间,熊吾军在宋郡内的行为。

    其二,楚国以价值五千万钱楚地特产,补偿楚暘城君熊拓军自去年七月起,在攻打魏国期间的行为。

    其三,楚国以价值九千万钱楚地特产,赎回遂平、汝南、平舆、项城、陈县、确山、新蔡、正阳八座城池。于合约签署后,陆续交割,待交割完毕后,魏国肃王姬润麾下大军必须无条件撤离,并不得以任何理由、借口继续逗留楚国。

    在相互仔细观阅之后,黄砷取出自己的小印,在合约下方盖了章,而赵弘润因为还未出阁辟府的关系,空有肃王的头衔却还未来得及刻造个人的私印与府印。因此。他唯有用手蘸着墨汁在合约下方盖了个手印,便注明了『魏、姬润』三个字。

    这份合约,一式两份,一份给予赵弘润。一份给予黄砷,毕竟这份合约楚、魏两位君王也得过目。

    然而在签署完这份条约之后。赵弘润这才明确告诉熊拓与黄砷,他只有与楚国『协议罢兵』的权利,却没有『协议言和』的权利。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毕竟反攻楚国那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鼓捣出来的,因此。楚国花了大价钱让他退出楚国的领土,魏国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赵弘润以非常微小的代价。取得了数十倍价值的战争赔款。

    这笔巨款,足以支付从去年七八月暘城君熊拓率军入侵魏国以来。魏国所有的战争损失与军粮消耗,甚至于还有许多赚头。

    可『协议言和』却不同,协议言和指的魏、楚两国握手言和。重修旧日之好,这就超过了赵弘润的职权了,若是【大魏宫廷】他替他父皇做了决定,相信国内总会有那些一小撮人说闲话。

    他的话,让熊拓瞪大了眼睛。

    什么?感情我大楚花了一万五千万钱,就只是【大魏宫廷】让你归还了我大楚那些所攻占的城池?『注:据我所知,古代似乎没有亿的概念,他们会将一亿钱写成一万万钱,用万钱作单位。』

    照你所言,岂不是【大魏宫廷】你的大军仍然可以逗留在上蔡,若是【大魏宫廷】心情不好,也随时都可以再来攻打我楚国咯?

    虽然熊拓并不觉得,赵弘润在从他们楚国手中得到了如此丰厚的战争赔款后敢那样做,毕竟此举必定会触怒楚国,但话说回来,这种容易引发争执的事,还是【大魏宫廷】事先就谈妥为妙。

    针对此事,赵弘润心平气和地解释道:“本王乃魏王之子,此次起兵,因我而起,因此我有权与贵国罢兵停战,但是【大魏宫廷】言和一事,事关我大魏国策,就非是【大魏宫廷】本王可以做主的了。”

    这个时代的人,最讲究名正言顺,因此听了赵弘润的话,那位楚国的士大夫黄砷亦不意外,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此事合乎情理。……既然如此,便遵从润公子所言,将罢兵、言和两项分开。今日,已与润公子签下罢兵之约,来日,我大楚再派使臣,前赴大梁,与魏王签言和之约。”

    说实话,黄砷并不担心魏国会出尔反尔,或者眼前这位魏国的肃王来个回马枪,为了巨额赔款退至两国边境上蔡再杀回来什么的,这样只会让天下人耻笑魏人贪得无厌,国威沦丧。

    但是【大魏宫廷】,为何黄砷执意还是【大魏宫廷】要与魏国言和呢?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想签的,并不只是【大魏宫廷】言和之约,他是【大魏宫廷】想说服魏国、拉拢魏国罢了。

    毕竟齐、魏两国盟约达成,这对于楚国的威胁极大,而齐国那边,楚国是【大魏宫廷】绝对不肯服软的。退一步说,即便楚国服软,齐王僖也未见得会同意。

    因此,楚国若想化解日后的威胁,便只有从魏国这边入手,瓦解齐、魏联盟,最不济也要拉拢一部分魏人,使日后齐王僖决定攻打楚国时,魏国能抽身事外,不至于响应齐王僖的攻楚事宜,出兵攻打楚国的楚西。

    而显然赵弘润也想到了这层因素,闻言笑着拱手说道:“既如此,姬某返回我大魏后,在大梁恭候大驾。”

    听闻此言,黄砷笑着回礼道:“润公子言重了……事实上黄某对贵国大梁亦十分向往,不过,眼下还未能肯定是【大魏宫廷】由在下出使贵国啊。若日后大王当真将此事交付于我,黄某说不得还要骚扰贵府。”

    “哪里哪里。”

    可能是【大魏宫廷】罢兵停战的合约签署完毕的关系,赵弘润与黄砷的心情都不错,在那边相互客套。

    眼瞅着这两人看似其乐融融的客套,暘城君熊拓心中有些不快。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他十六万大军被击溃,赵弘润便是【大魏宫廷】罪魁祸首,而如今,被这个罪魁祸首倾吞了一万四千万钱的巨额赔款,熊拓心中自然不舒服。

    “出使魏国?嘿!上次出使魏国的楚人,至今还不晓得尸骨埋在何处呢!”他一脸怏怏之色地讽刺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与黄砷面色皆微微一变。

    『拓公子……』

    黄砷无奈地望了一眼熊拓,心中颇有些埋怨。

    要知道,那次楚国使臣遇袭,那正是【大魏宫廷】他楚国对魏宣战的导火索,怎能在此刻双方准备言和的档口再提起呢?

    而赵弘润的态度则更加直接,在撇了一眼熊拓后,冷冷嘲讽道:“本王亦觉得那些楚人死不瞑目啊……话说,当时暘城君攻打我大魏的速度好快啊,仿佛早有准备似的。”

    “你什么意思?”熊拓闻言皱眉道。

    “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赵弘润冷哼一声,讥讽道:“当时二十余名楚人、百余名护送魏军,两百余人一夜之间全部遇袭,竟无一个活口。……似这等事,内贼,要远远比外来袭击的可能更大啊!”

    『……』

    士大夫黄砷闻言惊讶地望向了赵弘润。

    虽然他早就猜到,魏国不可能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而如今听赵弘润这么一说,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那关我熊拓什么事?”感受到赵弘润怀疑的目光,熊拓气愤地说道。

    赵弘润冷笑一声,撇嘴说道:“据本王所知,楚使曾经过暘城君的领地,然后再经我大魏汾陉塞……若是【大魏宫廷】你熊拓趁机在队伍中塞几个人,相信不难办到吧?”

    “荒谬!”熊拓一拍座椅的扶手,反驳道:“你的意思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本君对我大楚的使臣下了毒手?可笑!那对本君有何利益?”

    只见赵弘润眼神一冷,沉声说道:“为了促使楚王对我大魏宣战!”

    “哈哈哈哈——”暘城君熊拓用夸张而充满了讽刺意味的笑声回应着赵弘润的质问。

    “若非如此,为何你那十六万大军集结得那般迅速?!”

    『……』

    听到这里,黄砷亦惊愕地忍不住望了一眼暘城君熊拓。

    毕竟在他印象中,熊拓的确是【大魏宫廷】第一个起兵伐魏的,集结十六万大军的速度的确有些快,快得不合常理。

    眼瞅见就连黄砷亦用惊骇而愕然的目光望向自己,暘城君熊拓气地火冒三丈,拍案而起,怒声骂道:“放屁!……是【大魏宫廷】老子做的,老子绝不强辩,可你姬润莫要将莫须有的罪行按在老子头上!”

    “那你十六万大军怎么解释?”

    “什么十六万?我最初仅投入了六万兵而已,这支军队原来是【大魏宫廷】为攻打汾陉塞的!每年春夏,老子不都派兵攻打你魏国的汾陉塞么?年年如此,有这么稀奇的?……后来父王对你魏国宣战后,我这才联络平舆君熊琥与泌阳君熊启,叫熊启代替我打汾陉塞,而我则汇合熊琥攻打你魏国。”熊拓气急败坏地解释道。

    瞧着熊拓那火冒三丈的样子,屋内众人面面相觑,将信将疑。

    可能是【大魏宫廷】瞧见屋内众人仍旧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熊拓气愤地说道:“熊琥不是【大魏宫廷】在你姬润手中么?你把他叫过来,一问便知!”

    赵弘润闻言转头望了一眼百里跋,后者会意,走出屋外对屋外值守的魏兵吩咐了两句。

    而在此期间,赵弘润则将信将疑地看着熊拓,说实话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曾几何时,他们魏国很笃定楚使遇袭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所为,目的就是【大魏宫廷】为了促使楚国对魏国宣战。

    可如今看熊拓这般激动气愤的样子,却似乎并非是【大魏宫廷】他们原先所想的他们。

    『如果不是【大魏宫廷】熊拓……难道真的是【大魏宫廷】我魏人所为?』

    望着气呼呼的熊拓,赵弘润的面色有些不大好看。

    因为若此事当真不是【大魏宫廷】熊拓所为,那就意味着,他们大魏国内,潜伏着一股反朝廷的势力。

    内贼,要远比外敌难对付地多。(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盛唐风华  电脑爱好者之家  超强吸妖器  社保查询网  女性健康  大学生必备网  毕业论文网  女性健康  五代梦  第一课件网  全本小说网  金庸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就爱读小说  天天美食  民国谍影  飞剑问道  明朝败家子  扶蜀  逆剑狂神  修真聊天群  龙组兵王  太初  我闺女是天师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