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九十一章:对话『加更11/20』
    『Ps:章节名又弄错了,实在抱歉。另外,本书的“玄幻”元素限制在障眼法的程度,因此没啥好担心架空历史转玄幻。至于上一章的客串龙套,他是【大魏宫廷】上本书的主角,只客串这一回。好吧,我就是【大魏宫廷】对某些塑造的人物颇为不舍。』

    ————以下正文————

    『芈姜……』

    赵弘润坐在车厢内,思忖着这个名字的含义。

    他起初以为是【大魏宫廷】『姜』,这个字由『羊』、『女』二字组成,而『羊』在古义中又有『温顺』的意思,因此,『姜』在古义中可理解为『温顺的女子』。

    可是【大魏宫廷】当赵弘润询问过之后,他这才知道,高冷巫女口中的『姜』,其实是【大魏宫廷】『艹姜葁』。

    『注:为何写作“芈姜”,上一章已解释过。』

    “妹妹是【大魏宫廷】幼草,姐姐是【大魏宫廷】苦姜……么?”

    赵弘润转头望了一眼那高冷巫女,不,应该称作芈姜。

    “这不像是【大魏宫廷】楚国熊氏贵族会起的名字呢……”赵弘润摇摇头补充道。

    芈姜略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赵弘润,亦不隐瞒,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教我姐妹巫术的一位老妪给起的名。”

    “你姐妹的父母双亲呢?”

    “都不在了。”芈姜淡淡地说道。

    赵弘润想了想,忽然问道:“那暘城君熊拓,与你姐妹是【大魏宫廷】何关系?”

    “……”芈姜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但她这次却没有再装作没听到,而是【大魏宫廷】语气平静向赵弘润讲述一个故事:“汝南君熊灏,曾是【大魏宫廷】这片土地原来的邑君,亦是【大魏宫廷】我姐妹的父亲。”

    『汝南君?』

    赵弘润愣了愣,因为他感觉这位汝南君的邑地,与当今暘城君熊拓的封邑范围,存在着彼此覆盖,再想到芈姜提起她双亲时曾说过一句『都不在了』,他心中已有些明了了。

    “暘城君熊拓。夺了你父亲的封邑么?……这不对啊。若是【大魏宫廷】熊拓夺了你父亲的封邑,为何你们还会称呼他为熊拓大人?”

    芈姜闻言微微叹了口气:“因为,并非是【大魏宫廷】熊拓大人想加害亡父,想让亡父死的。是【大魏宫廷】整个大楚的贵族,熊拓大人努力周旋。也只能将我姐妹救下,送往巴躲避罢了。”

    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诧异。忍不住问道:“你父亲究竟做了什么,导致整个楚国的贵族都想要他死?”

    “改革。”芈姜面无表情地说道:“父亲大人觉得我大楚的治国之策存在着严重的弊端。致使大贵族与贵族们高高在上,对国家几无利益,却享尽奢华;而大楚的平民。辛苦劳作,却多是【大魏宫廷】无可遮身之衣。无可果腹之食。……因此,父亲大人向大王献策,议削弱贵族权利。还于平民……”

    『嘶……好家伙!怪不得整个楚国的贵族都要弄死他。』

    赵弘润听闻此言,不得有些佩服那位汝南君的高尚德品,不过对他的行为,却暗暗摇头不已。

    削弱整个楚国旧贵族势力的权利?

    这意味着是【大魏宫廷】要与整个楚国的旧贵族势力对抗啊!

    楚国的旧贵族势力能容得下他才奇怪!

    “被当成叛徒……杀掉了?”赵弘润试探着问道。

    “叛徒?”芈姜微微一愣,旋即自嘲道:“差不多吧,父亲大人最后获罪的罪名,便是【大魏宫廷】叛国之逆。”

    “死得好!”赵弘润的话让芈姜眼神一冷。

    可就在芈姜准备开口之际,却听赵弘润又感慨地说道:“这等贤人若是【大魏宫廷】不死,必成为我大魏心头之患!”

    “……”芈姜张了张嘴,旋即释然地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容:“我倒是【大魏宫廷】忘了,你是【大魏宫廷】魏人。”

    『印象分赚到!』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

    芈姜并没有注意到赵弘润眼中的几分得意,仍旧自顾自地说道:“当时父亲大人觉得,我大楚整个国家的运转,存在着巨大弊端,大贵族与贵族势力越来越富有,而平民则越来越贫穷,长此以往,必将使整个国家陷入内乱……须知,平民的数量可要远远超过大贵族与贵族势力。……可惜,大王没有取纳家父的建议。”

    “不可能会取纳的。”赵弘润斩钉截铁地说道。

    “……”芈姜闻言惊疑地望着赵弘润,却见后者淡淡说道:“我的父亲,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天子,即你等口中的魏王,他亦想改变我大魏国内某些……不合适的利益分配。比如,我大魏国内的权贵们,把持着整个国家八成的商利,不容许平民介入。可是【大魏宫廷】,当我与中书左丞虞子启大人提出这条改革的建议时,我父皇却拒绝了,原因就在于,这将导致整个大魏的权贵势力对此作出抵触,甚至于公然反对我父皇……”

    芈姜闻言眼中神色又转暖了几分,点点头说道:“是【大魏宫廷】这个道理。……熊拓大人,当时也劝说我父亲,可惜父亲没有听从,当时的父亲,对大王与国内的贵族,仍然抱持信任,他觉得会有人支持他。”

    “支持他?”赵弘润哂笑了一声:“结果没有,对么?”

    “有,但是【大魏宫廷】很少,只有寥寥几位,在私下的书信中劝说父亲。”芈姜叹了口气说道:“然而父亲至死都没有后悔……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我大楚想要强盛,就必须削弱旧贵族的权利,决不能抛舍掉平民,按照如今熊氏一族的治国之策,只会将整个楚国引向覆灭……”

    『……』

    赵弘润默然不语。作为一个魏人,说实话他并不希望看到敌对国逐渐变得强盛起来。

    甚至于出于私心,他反而觉得那汝南君熊灏死地好,否则,他们魏国的处境就变得很艰难。

    然而,芈姜见他默然不语,却很不识趣地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觉得父亲的想法有错么?”

    望着芈姜眼眸中那几分隐约可见的期待,赵弘润也不知怎么想的,那一刻说出了心中所想:“想要约束整个国家的贵族阶级权利,就要做好与整个贵族势力为敌的准备……这,必须有强大的军队支持。……你父亲总得想法没错,但是【大魏宫廷】,若他期望于贵族势力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地交出手中的权利,那他未免也太天真了。”

    芈姜眼中的神色又转暖了几分,看得出来她很满意于赵弘润的回答。

    “这一点,你说错了,当初我父亲执掌着整个楚西,他麾下的军队并不少……只是【大魏宫廷】,他不希望与楚东的贵族开战,因此,他选择了言和。当时他对楚东熊氏贵族派来劝降的使者熊盛公子私密商谈了一番,出来后言道,『看来我太心急了,我大楚还未做好革新的准备。』随后,父亲便选择了投降。”

    “熊盛?溧阳君熊盛?”赵弘润吃惊地问道。

    “你知道熊盛公子?”芈姜诧异问道。

    “听说过。”赵弘润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芈姜望了一眼赵弘润,亦不在意,继续说道:“事败之后,父亲从容赴死,让熊拓大人亲手割下他的首级带往寿郢……他将自己未酬的壮志,都寄托在了熊拓大人身上,他希望熊拓大人能成为日后的大王,引导我大楚革新。”说罢,芈姜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那眼神仿佛在无声地告诉后者,这就是【大魏宫廷】熊拓与他们姐妹的关系。

    可惜赵弘润根本无暇关注芈姜的眼神,他语气凝重地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说,熊拓是【大魏宫廷】继承了你父亲革新想法的后继者?”

    “嗯。”芈姜点点头,并不隐瞒:“而父亲牺牲了自己,让熊拓大人成为了如今的暘城君,因为,熊拓大人曾是【大魏宫廷】暗中支持我父亲的其中一人。”

    “……”赵弘润闻言面色微微变了变。

    要知道,他本来就觉得暘城君熊拓有些不对劲,并不像是【大魏宫廷】那些只知道享受奢华的楚国贵族,对方并没有将在封邑内收取的税收用在奢侈享受上,而是【大魏宫廷】用那笔恰敬笪汗ⅰ慨不断地攻打魏国,以及筹备军备,甚至是【大魏宫廷】向巴国购买战马。

    这俨然并非是【大魏宫廷】一位与楚国内那些旧贵族同流合污的新贵。

    “你想做什么?!”

    芈姜的眼神中露出了几分警惕,因为她忽然感觉到身边这位比她还年幼几岁的魏国肃王,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可怕。

    “……”赵弘润瞥了一眼芈姜,默不作声。

    『失策……这下子可真的是【大魏宫廷】放虎归山了!』

    赵弘润心中暗自后悔,尽管原来他对狠宰了暘城君熊拓一笔而沾沾自喜,但是【大魏宫廷】,倘若他事先就了解到此人其实有着使整个楚国改变现有状态的抱负,那么,他宁可放弃那笔赔款,宁愿冒着与楚国此刻开战的危险,也要除掉这个潜在的隐患。

    他岂能坐视有这等抱负的熊拓改变整个楚国目前的国情?

    他很清楚,如今的楚国,仍然隐藏着超乎魏国的实力,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楚国的治国之策束缚着这个国家的发展,毫不夸张地说,楚国国内的大贵族与贵族势力,是【大魏宫廷】束缚着整个楚国向更强大发展的毒瘤。

    而若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成为了未来的楚王,倘若他当真逐步开始约束旧贵族的权利,提高平民在楚国内的地位,这对魏国、齐国而言,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更糟糕的是【大魏宫廷】,那暘城君熊拓比那汝南君熊灏要心狠手辣地多,为了自己的抱负,逐步扩展治下领土,对于不支持自己的邑君,比如那位项城君熊仼,熊拓可不会向他的叔伯汝南君熊灏那样,对一血同胞心存着什么情谊。

    这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个相当危险的家伙,而如今听了芈姜的讲述,赵弘润俨然感觉,那家伙对他魏国的威胁,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大得多。

    似这种日后的隐患,最好还是【大魏宫廷】及时扼杀,免得日后终成他魏国的心腹大患!(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开天录  民国谍影  极品最强大少  绝世邪神  超级神基因  诡秘之主  三国高校传  中华养生网  情话网  广东高考网  小学生作文  九御神王  中世纪崛起  玄界之门  女性健康  史上最强重生者  工作总结  开天录  励志故事  大族激光  修真聊天群  99养生网  字幕库  步步生莲  武道孤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