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九十四章:初接触
    『Ps:新的一月已经到来,可惜我还欠八章,再加上月票的8-2=6章,我擦咧,怎么越还欠地越多了。总之,先还上个月的打赏加更8,然后再还上个月的月票加更6。另外,虽然加更机制暂时停止,但还是【大魏宫廷】希望诸位书友多多支持、多多订阅、多多投月票。看在我如此守信的份上。』

    ————以下正文————

    待等芈姜再次睁开时,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火热的榻上。

    她缓缓坐起身来,靠在床榻上,打量着自己所在的房间。

    这个房间,谈不上奢华,但也绝非寻常,虽然漆木所制的家具,在楚国并不值钱,但漆木,终归也分档次,就芈姜此刻所躺的这张床榻,在漆木所制的寝具中已算是【大魏宫廷】上等货了。

    而再瞧屋内壁桌上那些玉石装饰物,以及墙上所悬挂的明显带有楚国人文风俗的字画,即便芈姜久在巴国,却也晓得,只有国内那些已成气候的氏族,才有资格与资本住在这样的屋子里。

    “唔……”

    她捂着胸口痛苦地轻声呻吟了一声。

    她有些口热,因此想下床榻找些水喝,可没想到却不慎牵动了伤口,疼地她嘶嘶地吸气。

    “噗通——”

    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有人?』

    芈姜微微一惊,下意识右手摸向腰后。可惜,她非但没有摸到习惯摆放在腰后的短剑,却又一次不慎牵动了伤口,痛地她不敢再动。

    而这时,她忽然瞧见床榻旁出现了一双明亮的眼眸,一个精致地仿佛小玉人般的女子躲在床榻旁怯生生地询问她:“要……要喝水吗?”

    芈姜打量了此女几眼,心中这才想起,此女便是【大魏宫廷】当初她与她妹妹芈芮企图挟持赵弘润时,一直站在后者身旁的那名十几岁的年幼女孩,羊舌氏一族的最小的族女。羊舌杏

    “谢谢。”芈姜用一如以往的冷淡语气说道。

    “啊?”羊舌杏愣了愣。旋即这才醒悟过来,连忙慌慌张张地去倒了一杯水,一副胆怯模样地递到芈姜手中。

    “谢谢。”芈姜重复了谢意,这才接过茶杯。轻抿了一口。

    她皱了皱眉,因为她发现杯中的水热度偏高。

    “没有凉的么?”

    羊舌杏摇摇头。怯生生说道:“殿下吩咐,不能给你喝凉水,不利于伤势。”

    『殿下?』

    芈姜眼神古怪地打量了一眼羊舌杏。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楚女吧?”

    “嗯。”羊舌杏点点头。

    『明明是【大魏宫廷】楚地之女,为何那般听他的话?』

    虽然心中嘀咕。但是【大魏宫廷】芈姜并没有细问,毕竟在她被赵弘润带回来之时,她早就见过数以万计的平暘军士卒发自内心地为赵弘润安然无恙返回而呐喊欢呼。

    那些人。可都是【大魏宫廷】楚人啊。

    『一个魏人,在楚地竟然能得到如此的威望……』

    芈姜慢慢地一口一口喝着杯中的温水。待全部喝完后,她倍感舒适地轻吐了口气。

    “还有么?”

    “我……我再去倒。”羊舌杏慌慌张张地接过茶杯,赶忙又倒了一杯过来。

    此时。芈姜的渴意已缓解许多,因此,她接过茶杯后也不急着喝水,而是【大魏宫廷】好奇地问道:“你……似乎很怕我的样子?”

    “没……没有呀。”羊舌杏慌慌张张地摇着头。

    见对方不愿意说,芈姜也不再继续问,只是【大魏宫廷】自顾自喝着杯中的水。

    见此,羊舌杏犹豫迟疑了好一阵子,这才小声地问道:“那个……你真的是【大魏宫廷】巫女吗?”

    芈姜刚想说类似『你一瞧就明白』的话,结果望了一眼自身,她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已被更换过了,已不是【大魏宫廷】那身绛红衣服白色袖子的祝融之墟的巫女装束,而是【大魏宫廷】一身普普通通的楚国式样的女子褒衣。

    轻轻撩起褒衣往内瞧了瞧,她发现她胸前的伤口也经过包扎,已不是【大魏宫廷】那时赵弘润替她简单敷药包扎时的乱七八糟的样子。

    “我原本的衣服呢?”芈姜皱眉问道。

    “我拿去洗了……”羊舌杏小声说道。

    见自己的巫女装束并没有被丢掉,芈姜稍稍放心下来,旋即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问道:“也是【大魏宫廷】你替我包扎的?”

    “是【大魏宫廷】……奴。”羊舌杏小声说道:“奴还是【大魏宫廷】第一次替人包扎,希望你能满意。”

    望着对方畏惧胆怯的样子,芈姜点点头肯定道:“还不错。……多谢。”

    羊舌杏欢喜地笑了笑,可能是【大魏宫廷】见芈姜这位巫女并不像以往传闻中所知的那样生人勿近,因此,她鼓起勇气问道:“芈家姐姐,你为何要加害肃王殿下呢?他是【大魏宫廷】好人呢。”

    芈姜并不惊讶此女为何会知晓自己的姓氏,毕竟这个年纪看似比她妹妹还小一两岁的楚国女子,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身边的人,看得出来他对她也挺信任的,因此不难猜测他会告诉她一些情况。

    『姬润,可是【大魏宫廷】杀了我大楚不少人呐,你还觉得他是【大魏宫廷】好人?』

    尽管心中嘀咕着,但是【大魏宫廷】芈姜并未将这句话说出口,身为巫女,她感觉的出来,眼前的这位女子,她的灵魂十分的纯净,仿佛一尘不染。

    “姬润……是【大魏宫廷】好人么?”她自嘲地轻哼道。

    对于姬润,也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芈姜可不觉得这位魏国的肃王是【大魏宫廷】什么心慈手软之辈,那是【大魏宫廷】一位出色的上位者,具备着大贵族的素养与必要的手段。

    从他得知暘城君熊拓试图改变楚国目前的状况,眼中便露出杀意,芈姜便意识到,这位年纪轻轻的魏国的肃王,在重要的大事面前,其心肠之硬绝不逊色她所知的楚国的诸位王君。

    “他在哪?我是【大魏宫廷】说,姬润。”芈姜问道。

    “殿下在书房呢,听说召见了屈塍、晏墨等几位将军。”说到这里,羊舌杏小声嘀咕道:“殿下怎么不是【大魏宫廷】好人?将自己的寝室都让给了你,还吩咐奴好好照顾你……”

    『这是【大魏宫廷】姬润的睡榻?』

    芈姜闻言冷漠的脸上微微泛起几丝红晕,尤其是【大魏宫廷】当她依稀想起。在她昏迷前。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策马至此,将她抱上床榻时,脸色更显羞红。

    “好……好热啊,屋内。”

    她略有些惊慌地辩解道。因为她忽然发现羊舌杏正歪着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她,俨然是【大魏宫廷】也注意到了她脸上的红晕。

    “喔。”羊舌杏闻言恍然大悟。点点头释然说道:“因为殿下怕你着凉,因此特地吩咐屋内多置炉子……”

    『……』

    芈姜愣了愣,她这时才注意到。屋内果真温暖地犹如春季一般,甚至于。比寻常的春季天气还要暖和,以至于她仅仅穿着一身褒衣,亦丝毫未感受到有几分寒冷。

    “呀!奴差点忘了……”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羊舌杏连忙说道:“殿下吩咐奴给姐姐你煎了姜汤,奴差点忘了。奴这就去端过来。”

    说罢,没过一会儿工夫,羊舌杏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着紧地说道:“要趁热喝哦,殿下说凉了就没药效了……”

    『姜汤……』

    芈姜愣了愣,端过姜汤来,吹了吹热气,轻抿了一口,旋即莫名地叹了口气。

    “苦……苦吗?”羊舌杏睁大着眼睛问道。

    芈姜冷漠的脸上隐约浮现几分苦涩,喃喃说道:“姜……自然是【大魏宫廷】苦的。”『注:她名字中的姜,指的就是【大魏宫廷】生姜的姜,而不是【大魏宫廷】姜姓的姜,这里再备注下。』

    “那……那要蜜汁吗?”

    “不需要。”芈姜摇了摇头,默不作声,慢慢地将那碗姜汤全部喝下了。

    羊舌杏将芈姜手中的碗接了过来,小声说道:“那,芈家姐姐暂且歇息片刻,奴去给你熬一锅肉粥,殿下说你最近几日只能喝粥……”

    『……』

    “有劳了。”芈姜感激地点了点头,可惜,或许是【大魏宫廷】习惯的关系,她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冷淡。

    “不……劳烦。”羊舌杏端着碗噔噔噔跑出屋子去了。

    见此,芈姜换了一个坐姿靠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不可否认,火热的姜汤的确药效显著,片刻工夫,她就感觉自己身上出了一层汗,黏黏地有些不舒服。

    这时,屋门吱嘎一声推开了。

    芈姜原以为是【大魏宫廷】那羊舌杏回来了,没想到,来的却是【大魏宫廷】赵弘润。

    “哟,看起来恢复地不错。”

    『……』

    芈姜一言不发,只是【大魏宫廷】默然地注视着眼前这位贵为魏国肃王,地位相当于他们楚国暘城君熊拓、溧阳君熊盛等公子的年轻的魏人,正是【大魏宫廷】这个据说才十五岁的少年,在冰天雪地中背着她走了很长一段路,使得二人最终被浚水军的骑兵所营救。

    明明是【大魏宫廷】养尊处优的魏国贵公子,却具备那般坚韧不拔的心,芈姜忽然觉得,此刻她一命呜呼,或许才是【大魏宫廷】对他大楚更加有利的局面。

    因为她若死了,他也就死了。

    这个年轻的魏人,或将成为他们大楚日后最可怕的对手,而一旦此子成为魏王,那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楚国,不,或许将是【大魏宫廷】整个天下的噩梦。

    可是【大魏宫廷】,哪怕明知对方救自己并非全然出自真心,可当初在他背上,看着他吃力地背着她,步履蹒跚地走向正阳县时,芈姜亦不由地有些犹豫。

    “查到有关于青蛊的事了么?”芈姜淡淡问道。

    “唔?”赵弘润愣了愣,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听那个羊舌氏的小姑娘说的,说你在书房内召见屈塍、晏墨等几名楚将……此时急着召见那些原是【大魏宫廷】我楚人的将军,想来也只有那一个解释了。”说罢,芈姜仔细打量了一番赵弘润的神色,语气莫名地说道:“看来并无什么收获呐。”

    赵弘润有些郁闷地看了一眼芈姜,没好气说道:“女人若是【大魏宫廷】太聪明了,会遭人嫌的!”

    『他就不能就此死心么?』

    芈姜暗暗嘀咕一句,随即默默叹了口气。

    不可否认,她此刻有些迷茫。

    既希望赵弘润当真能想办法解了那青蛊,斩断二人间那因为一场误会所导致的孽缘,同时,她又有些担心他当真解除了青蛊。

    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或有可能将是【大魏宫廷】楚国日后最可怕的强敌,还有那份二人迷途在雪原上时的不弃不舍。

    “好好休息,『明明比本王大几岁但未见得比本王高出多少的……本王的俘虏』。”赵弘润弯腰低声留下一句话,旋即,便自顾自离开了。

    听着他关上了屋门,芈姜无言地摇了摇头。

    『小心眼……』(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字幕库  修真聊天群  三国高校传  美食供应商  斗战狂潮  重活一次  盛唐之帝国崛起  伏天氏  就爱读小说  回到明朝当王爷  作文吧  步步生莲  绝世邪神  赘婿  阅读封神系统  星座网  九重武神  飞剑问道  笔趣阁  励志故事  极品最强大少  汉乡  棉花糖小说网  极品家丁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