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九十六章:撤军楚境
    “你的话,本王是【大魏宫廷】否能理解为,你不打算再与本王殊死相斗了?”

    当说出这句疑惑的时候,其实赵弘润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前几日在谈判的时候,暘城君熊拓还对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乱刀将他赵弘润砍死。

    可今日,赵弘润却还未有感受到对方的敌意,这让他忍不住有些怀疑:眼前的暘城君熊拓,究竟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本人,亦或是【大魏宫廷】由他人假扮。

    “啊,你可以这般理解。”

    “告诉本王理由。”赵弘润皱眉问道。

    “这不显而易见么?”熊拓摊了摊双手,表情古怪地说道:“据我大楚的传说,巫女的青蛊难以根治,倘若真是【大魏宫廷】如此,你就成了熊某的……堂妹夫。”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表情俨然也像吞了一条恶心的虫子那般。

    而赵弘润显然也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胸闷。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在数个月之前,二人还是【大魏宫廷】你死我活的绝对对立局面,如今,一转念似乎有着握手言和的可能,甚至于,还极有可能攀上一门亲戚,这种仿佛来自上天恶意捉弄的转变,让赵弘润与熊拓短时间内都难以适应。

    “与熊某联手,如何?”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暘城君熊拓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目的:“熊某助你登上魏王宝座,你亦暗助熊某成为大楚的王,怎样?”

    “……”赵弘润默然不语。想来此时此刻的他,总算是【大魏宫廷】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昨日的仇敌、今日的盟友』。

    但是【大魏宫廷】在思忖之后,赵弘润却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本王对我大魏的王这个位子不感兴趣,亦不会助你登上楚王的位子。……若非某些缘故,本王早就把你给杀了!”

    “我听说了。”暘城君熊拓毫不意外地笑了笑,讥讽道:“阿姜方才提起过我,说当她对你言述汝南君熊灏大人与熊某以及她们姐妹三者关系的时候,当提到革新改变时,你眼中那可是【大魏宫廷】杀气腾腾啊……”

    “换做是【大魏宫廷】你呢?”赵弘润反问道。

    “杀!以绝后患!”暘城君熊拓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

    “……”

    二人对视了一眼。均不由沉默下来。

    他们彼此都清楚。若非有着芈姜那层因素在,他们彼此间绝无握手言和的可能,因为交手过一回的彼此,太清楚对方究竟是【大魏宫廷】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而眼下的尴尬就在于。因为某些缘故,他们都没有办法除掉彼此。

    一阵沉寂过后。暘城君熊拓再次开口道:“无论如何,也不愿助熊某坐上楚王的位子么?……说不定,若是【大魏宫廷】熊某成为了楚王。或许会有什么可趁之机也说不定。”

    “……”赵弘润一言不发。

    他知道熊拓口中的『可趁之机』指的是【大魏宫廷】什么。

    毕竟,熊拓的抱负是【大魏宫廷】想办法根除楚国内部包括熊氏一族在内的旧贵族势力。但由于这股旧贵族势力太过于根深蒂固,因此,即便熊拓日后当真成为了楚王。也很难大刀阔斧地对楚国进行改革。

    到时候,毋庸置疑将会有大批以熊氏一族为首的旧贵族势力站出来反对熊拓。

    然而。暘城君熊拓可不是【大魏宫廷】汝南君熊灏那种会顾念同族之情的人,他更加心狠手辣,因此可以想象。当日后成为了楚王的熊拓提出改革时,相比他也已经做好了与旧贵族势力全面决战的准备。

    到那时,整个楚国将会陷入内乱纷争,这不可否认将会是【大魏宫廷】魏国进攻楚国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可问题在于,若是【大魏宫廷】楚国承受住了那次浩劫,劫后重生,那么,无论是【大魏宫廷】魏国还是【大魏宫廷】齐国,都将会有天大的麻烦。

    对于一般无法把握的事,赵弘润赌一赌也无妨,可若是【大魏宫廷】牵扯到整个魏国的国运、命运,即便是【大魏宫廷】他,亦不敢轻易下注。

    良久,赵弘润语气莫名地说道:“你越是【大魏宫廷】这么说,本王就越发想将你留下啊……”

    暘城君熊拓俨然是【大魏宫廷】从赵弘润的话中听出了什么言外之意,淡淡笑道:“那就换一种说法好了。……拜你所赐,熊某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我大楚内的声势将大受影响,非但别想再压制溧阳君熊盛,或许就连固陵君熊吾那个蠢货都打压不下……熊吾暂且不说,可那熊盛,可不好对付。”

    “溧阳君熊盛么?”赵弘润摸了摸下巴,意有所指地说道:“他不是【大魏宫廷】被贬了么?”

    熊拓愣了愣,神色莫名地盯了赵弘润半响,似笑非笑地说道:“知道地不少啊?是【大魏宫廷】屈塍还是【大魏宫廷】晏墨对你说的?”说罢,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皱眉道:“父王的确是【大魏宫廷】对他不满,但不可否认,国内支持熊盛的贵族势力依然不少。再者,如今齐国在邳县修城,不难猜测,齐国将陆续对我大楚先展开一阵子试探性的进攻,待等你魏国排除了内患,齐王僖或有可能再次组建诸国联军,讨伐我大楚……而熊盛的领地就在溧阳,齐国要越过楚齐边界,就势必会与其有所摩擦。……熊盛若是【大魏宫廷】兵败还好,若是【大魏宫廷】他陆续打赢几仗,在熊某被你挫败的当下,他的声势势必会如日中天……”

    说到这里,熊拓转头望向赵弘润,用低沉的口吻补充道:“熊盛,那可也是【大魏宫廷】极少数支持汝南君熊灏大人改革事宜的人之一……而且,他比熊某更难对付。”

    『……又是【大魏宫廷】一个有意使楚国改革的熊氏大贵族么?』

    赵弘润闻言心中微惊。

    要知道之前他拒绝与熊拓联手,无非是【大魏宫廷】他不希望楚国有任何改革的可能性,因为一旦楚国改变了原来的治国方略,约束了贵族权利,并且提高了楚国内平民的地位与待遇,那么,这个国家势必将会快速发展,对他魏国造成威胁。

    因此,赵弘润绝无可能暗中支持熊拓。

    可如今听熊拓所言,那溧阳君熊盛竟然也是【大魏宫廷】一位有意改变楚国现有面貌的大贵族,这就让赵弘润难免有些犹豫了。

    毕竟他曾经听屈塍、晏墨等人提起过那溧阳君熊盛,与脾气暴躁。得罪了不少本土贵族的暘城君熊拓不同。溧阳君熊盛可是【大魏宫廷】一位相当受到贵族们推崇的楚王之子,就连不肯轻易服输的熊拓亦坦言此人相当难对付。

    那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暗中支持即将失势的熊拓,与那位即将得势的溧阳君熊盛争夺楚王的位置。对于他们魏国而言更加有利呢?

    赵弘润皱眉思忖了片刻,忽然。他开口问道:“据本王所知,溧阳君熊盛此前是【大魏宫廷】被你打压?为何?”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料到赵弘润会突然问起此事,熊拓皱了皱眉。似乎是【大魏宫廷】这个话题让他有些不快。

    不过他也明白,若是【大魏宫廷】无法说出让赵弘润满意的理由。这位魏国的肃王是【大魏宫廷】断然不可能会支持他的。

    想到这里,熊拓咂了咂嘴,一脸不渝地说道:“是【大魏宫廷】他动摇了汝南君熊灏大人的决心。……具体的。熊某不想再细说,你只要知道。我与他绝无并立的可能就是【大魏宫廷】了!”

    『原来是【大魏宫廷】这样……』

    赵弘润回想起芈姜曾透露给他,当初她的父亲汝南君熊灏,正是【大魏宫廷】在接见了如今的溧阳君熊盛之后。这才打消了率领楚西军队与楚东贵族抗争的决定,在说了一番『太心急』、『大楚还未做好革新准备』的感慨后,将壮志未酬的抱负托付给了当时还未成为暘城君的熊拓。

    因此在赵弘润看来,熊拓的话应该是【大魏宫廷】可信的。

    想了又想,赵弘润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酌情暗中给予对熊拓的支持,反正,只要熊拓与熊盛这两头猛虎在短期内无法胜出胜负,保持着两虎相争的局面,这对魏国而言,确实是【大魏宫廷】最有利的局面。

    “你想要什么?”赵弘润低声问道。

    暘城君熊拓闻言嘴角扬起几分笑意,旋即毫不客气地说道:“大量的米粮!大量的军备!”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赵弘润心中的顾虑,暘城君熊拓哂笑道:“放心,这次熊某不会去找你们魏国的麻烦,熊某只是【大魏宫廷】打算去巴参合一下……”

    『巴?』

    赵弘润愣了愣,要知道,巴是【大魏宫廷】一个由许多个小国并立的地方,并且,巴楚关系不错,很难想象暘城君熊拓竟然会打算谋图巴国。

    “巴……据说一向与你楚国关系不错?”

    “呵!话虽如此,有些东西,熊某觉得还是【大魏宫廷】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加稳妥……”

    『比如……马!』

    熊拓心中暗暗说道。

    不得不说,因为麾下军队缺少精锐轻骑的关系,此番他可是【大魏宫廷】在魏军手中吃尽了苦头。

    但反过来说,因为这场国战,熊拓亦清楚了解到了骑兵在战场上的重要性,若是【大魏宫廷】他能组建起楚国首支的骑兵队,非但可以震慑魏国,也用来欺负欺负那些对战马丝毫看不上眼的楚东贵族。

    当然了,除了马匹以外,巴国的殷富也是【大魏宫廷】熊拓希望得到的,尤其是【大魏宫廷】谷物、锦缎等等。

    『参合,而不是【大魏宫廷】攻打……么?』

    赵弘润打量了熊拓一阵,压低声音道:“撤军之时,本王会将平暘军的装备留给你,米粮亦留一部分给你……”

    熊拓闻言摇了摇头:“这远远不够!”

    见此,赵弘润不悦道:“你可莫要得寸进尺!”

    “熊某的意思是【大魏宫廷】……”熊拓抬头望向赵弘润,低声说道:“你应该听说了,熊某以往不时会与你魏国的越境商人交易,交易一些……贵国限制本土流至外邦的东西,熊某无所谓……更换一位长久的交易对象。”

    『……』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了皱眉,神色莫名地望了一眼熊拓。

    “好好考虑吧。……大概今年的三四月,熊某会亲自走一趟大梁,旁观我大楚寿郢派出的使节与贵国的和谈事宜,介时,熊某会亲自登门拜访。”

    “去大梁?你胆子可真大啊……”赵弘润闻言冷笑道,毕竟魏人中恨不得将熊拓千刀万剐的,可是【大魏宫廷】大有人在。

    “哼!”熊拓轻哼一声,起身走向书房外。

    “此事用不着你管。……对了,据熊某所知,寿郢的那批物资,前两日已上路了,准备好交割事宜,然后……叫你麾下兵马,带着那批东西,滚出熊某的封邑!”

    “……”

    手指叩地着书桌,赵弘润目视着熊拓走出屋外。

    不可否认,他此刻的心情不由地有些感慨,毕竟谁能想到,他与熊拓的敌我关系,竟会逐渐变得如此复杂呢。

    洪德十七年二月初,楚国士大夫黄砷当初所承诺的那笔充当赔款的物资,陆续抵达汝南。

    此时赵弘润麾下八万大军,正式进入了忙碌阶段,几乎每日都有数以万计的士卒,押解着装满了珍珠、玉石、漆器、铜器等物资的马车,将其沿着陆路运至陈县,卸下马车,返回汝南。

    如此反复十余日,这才将此番魏军的收获尽数从汝南转移至陈县,装上三千人将伍忌早已准备好的战船,将其逐步地运往大魏境内。

    而同时,随着天子逐渐转暖,大批大批的楚国平民,亦踏上了迁往魏国的路程。

    那至少三十万的民众,在魏军的护送下,有的在陈县乘坐战船前往魏国,有的则徒步前往魏国,此时暘城君熊拓的封邑,可谓是【大魏宫廷】十室九空。

    不过,似乎暘城君熊拓对此并不在意,也难怪,毕竟两军交战期间魏军的势力还未触及的襄城、暘城等淮河一带,暘城君熊拓仍有远远超乎那三十万民众的封邑人口。

    不夸张地说,此番打了败仗而损失惨重的熊拓,再失去了那些民众后,反而可以缓解他封邑内的粮食紧张。

    待等二月底,诸事差不多已完毕,包括五万余平暘军在内,赵弘润麾下八万魏军正式撤军,将正阳、汝南等楚国城池,交割给暘城君熊拓,由暘城君熊拓最近组建的军队接管。

    而在此期间,赵弘润遵照他与熊拓私底下的交易,使屈塍、晏墨等平暘军将领,在率领军队撤军的时候,将全军的武器、装备脱卸,留给虽然有兵源但缺少军备的暘城君熊拓。

    同时,每座城池赵弘润亦给熊拓留下了不少军粮。

    当然了,城内的楚国平民,此刻早已被赵弘润席卷一空,虽然其中有些楚民不愿远迁魏国,但那个比例,实在是【大魏宫廷】微不足道。

    关于他与熊拓的私下交易,赵弘润并没有告知浚水营,毕竟从某种角度说,这也算是【大魏宫廷】一种资敌的做法。

    他只是【大魏宫廷】稍稍透露给了屈塍、晏墨等将领罢了,毕竟这些投降了魏国的楚将们,待等到了魏国后就只有依附他这一条出路,几乎没有背叛的可能。

    至于五万余平暘军士卒空着手前往魏国,会不会惹人怀疑,赵弘润并不在意。

    毕竟,远在鄢水附近的鄢水大营,那座并无多少魏军屯扎的空营内,可是【大魏宫廷】还遗留着数万原属于熊琥军的军备。

    只要拆了这座营寨的附加防御设施,足以武装起五万平暘军。(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蜡笔小说  中华康网  房贷计算器  中国玉米网  最强狂兵  棉花糖小说网  全职法师  天天美食  玄界之门  修真聊天群  秦吏  就爱读小说  穿越小说  神豪之娱乐天下  tplink  好名字  都市之神级宗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民领主  个性说说  寒门崛起  工作总结  天涯八卦  字幕库  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