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零二章:无异状『加更2/14』
    或许是【大魏宫廷】战争期间的日子,让赵弘润改变了些许曾经在作息方面的习惯,以至于次日,他在巳时前后便早早地醒了过来。

    严格说来,巳时已谈不上早,不过对于赵弘润这种曾经不到日上三竿不起来的懒鬼而言,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非常罕见的早起了。

    穿好衣服步出寝居,赵弘润诧异地发现芈姜正坐在前殿,喝着一杯茶。

    似乎这个女人对喝茶情有独钟。

    “早。”赵弘润打着招呼道。

    然而听到这句话,芈姜眼中却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淡淡说道:“早?都快临近午时了。”

    “对于一贯午时、未时起身的我来说,巳时,已蛮早了。”赵弘润耸耸肩解释道。

    “哼。”芈姜轻哼了一声,淡淡讽刺说道:“看来你们魏人要比我原想的惰懒许多。”

    听闻此言,赵弘润亦反唇讥讽道:“可能是【大魏宫廷】我魏人的日子比较好过吧,你也知道,我魏人的赋税要低得多,所以,哪怕稍微偷懒些,也能活得有滋有味……”

    『……』

    芈姜闻言眼中闪过几丝不悦之色,她当然听得出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在讽刺什么。

    “算了,我不想与你斗嘴。……今日有什么异状么?”

    “唔。”赵弘润闻言抓了抓头发,说道:“以往不到午时、未时不会醒来的我,今日巳时就醒了,这算不算异状?”

    “……”芈姜冷冷看来一眼赵弘润,自顾自喝茶,不再理睬后者。

    见对方似乎有生气的迹象,赵弘润笑着改口道:“逗逗你而已,不用这么严肃吧?……昨日我听那蠢丫头说,你似乎是【大魏宫廷】不善于表达息怒……”

    芈姜自然明白赵弘润口中的蠢丫头指着正是【大魏宫廷】她的妹妹芈芮,一边在心中暗暗责怪妹妹又被眼前这家伙套出了些什么,一边提醒对方她方才的疑问:“异状。”

    “好好好,异状。”赵弘润仔细回想了片刻,耸耸肩说道:“至今为止。没有什么异状。”

    “没有么?”芈姜点了点头。自顾自喝茶。

    望着这个女人那淡然处世的样子,赵弘润一时也猜不透对方心中所想,试探着问道:“据你所知,那什么青蛊何时会……唔。有所征兆表现出来?”

    “说不好。”芈姜捧着茶杯淡淡回覆道:“正如你所说,那是【大魏宫廷】许久以前的传说。我又从何得知?不过看你前些日子搂着那个叫做羊舌杏的小姑娘,一脸自得的样子,应该是【大魏宫廷】暂时还未有什么事吧?”

    “一脸自得?”赵弘润面色古怪地瞅了芈姜一眼。逗她道:“莫非心中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芈姜用莫名的眼神看了赵弘润一眼,露出一种仿佛无以言喻的眼神。无语地摇了摇头。

    『无趣!』

    赵弘润暗自撇了撇嘴。

    他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大魏宫廷】他日后当真因为那什么青蛊的关系迎娶了这个不会笑、不会哭的女人,那日后的日子将会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凄苦。

    好在那什么青蛊至今都没有任何征兆。弄得赵弘润都忍不住开始怀疑,怀疑那什么蛊虫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早就已经悄悄死去了。让他俩白白在这猜测、顾忌。

    但是【大魏宫廷】不管怎么来说,赵弘润此时对那什么青蛊的忌惮,已远远不似当初还在楚地的那会儿了。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毕竟他这回来的时候,因为小丫头羊舌杏不会骑马的关系,一路上他可是【大魏宫廷】搂着她这么过来的,虽然没有什么肌肤之亲,但二人也算足够靠近了吧?

    可即便如此,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丝毫的异状。

    对此,赵弘润只能如此得出结论:要么就是【大魏宫廷】年仅十四岁的羊舌杏还根本不能称作女人,要么,就是【大魏宫廷】那什么青蛊被夸大了,其实那种邪物根本没有这种骇人听闻的功效,只是【大魏宫廷】以讹传讹而已。

    『可能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种模样渗人寄生虫……』

    赵弘润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在没有确切认知那种虫子之前,赵弘润可不敢贸然地叫御医抓几副药药死那条虫,他准备前到宗府查查相关文献资料再说。

    不过,宗府是【大魏宫廷】一个相当特殊的府衙,即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也不是【大魏宫廷】想去就去的,因此,他决定先派人向宗府知会一声。

    当然,他会找个借口什么的,毕竟这种事可大可小,在事情还未有所眉目之前,他不想弄得人人皆知,尤其是【大魏宫廷】不想他的母妃沈淑妃因此而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宗卫高括从殿外走了进来,瞧见自家殿下今日早早就起来了,着实愣了一下。

    “殿下,早。”

    “早,高括。”

    在芈姜暗暗摇头的无语目光中,赵弘润与高括相互打了声招呼。

    “高括,浚水营回驻地了么?”

    “是【大魏宫廷】的,昨日就已经回浚水了。”高括点点头,将他所知的消息告诉了赵弘润:“不过百里跋大将军,以及李岌、曹玠、宫渊、于淳、吴贲五位将军,仍暂住在城内的驿馆。”

    “屈塍、晏墨、巫马焦他们呢?”赵弘润问道。

    其实此番与浚水军一同前来大梁的,还有商水军与鄢水军,兵数不多,两军各自仅五百人而已,但是【大魏宫廷】除了留守在商水的谷粱崴,以及留守在鄢陵、长平一带的左洵溪与左丘穆两名将军外,其余屈塍、晏墨、巫马焦、伍忌、华嵛、公冶胜等原平暘军的将领,此番亦随同浚水军来到了大梁,其用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向魏天子以及大魏朝廷表明心迹而已。

    “两军各五百军士,此刻亦暂驻在浚水,与浚水军一起。至于屈塍、晏墨、巫马焦、伍忌、华嵛、公冶胜等人,眼下则与百里将军、曹玠将军一样,住在城内的驿馆……”说到这里,高括好似想到了什么,提醒赵弘润道:“殿下,据我方才打听到了消息,朝廷对于殿下越权私自分派军队驻扎在商水与鄢陵、长平三县,似乎有些不满……尤其是【大魏宫廷】兵部的几位大人,他们普遍觉得,殿下不应该在战后仍旧保留那两支全然由楚人组成的军队。或许是【大魏宫廷】几位大人觉得楚人不可信……”

    “哼。”芈姜听到这里轻哼了一声。

    望了一眼明显有些不渝的芈姜。赵弘润挥挥手说道:“兵部的不满,无所谓。……商水军与鄢水军皆是【大魏宫廷】跟随本王立下汗马功劳的,虽是【大魏宫廷】楚人,也理当封赏!……父皇不会因此而区别对待的。”

    说着。赵弘润好似想起了什么,吩咐道:“对了。高括,你亲自走一趟宗府,就说……唔。本王想去拜会一下二伯。”

    “宗府?”高括闻言一愣,好奇问道:“殿下去宗府做什么?”

    也难怪他心中纳闷。毕竟赵弘润中了芈姜青蛊的这件事,赵弘润只告诉过沈彧、卫骄、吕牧三名老成持重的宗卫。另外,屈塍与晏墨或有这方面的猜测。毕竟当初赵弘润将重伤的芈姜带回正阳县时,曾拐弯抹角地向他们询问有关于巫蛊的事。只可惜没有什么收获。

    而其余人,哪怕信任如百里跋,亲近于羊舌杏。甚至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一贯的心腹高括等其余宗卫,并不清楚此事。

    论及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不希望此事泄露而已。

    “没什么,就是【大魏宫廷】去拜会一下二伯。”

    “俨王爷?”高括面色有些古怪。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对赵弘润的那位二伯有何成见,问题是【大魏宫廷】那位二王爷如今执掌着宗府,除了几位姬氏一族的老人,即赵弘润以往口中的“老头子”外,如今宗府的第一人。

    即便是【大魏宫廷】姬氏一族的子孙,在没有什么要事的情况下也是【大魏宫廷】不得随随便便进出宗府的。

    “殿下有什么要紧事么?”高括好奇问道。

    见高括出言询问,赵弘润亦有些头疼,含糊说道:“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要紧事,就是【大魏宫廷】……先去了再说。”

    不过更让他头疼,俨然还是【大魏宫廷】那位整日板着脸的二伯,若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他也不希望去拜会那位。

    “喔。”高括点了点头,同时已经做好了被宗府的人赶出来的心理准备。

    刚要转身离去,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殿下,是【大魏宫廷】今日去拜会俨王爷么?”

    “这个……”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芈姜,语气古怪说道:“明日吧,待会,本王要去一趟……唔,一方水榭。”

    『原来如此。』

    高括心中了然,露出几分坏笑,不过在看了一眼芈姜后,他脸上的那种坏笑立马便收了起来。

    毕竟除了沈彧、卫骄、吕牧三人外,其余宗卫们至今都还摸不透他们殿下与芈姜这位楚国巫女的关系。

    “快去!”

    “是【大魏宫廷】!”

    高括抱了抱拳,转身而去。

    瞥了一眼离去的高括,芈姜忽然开口问道:“一方水榭……是【大魏宫廷】你那位倾心的红颜知己所居住的地方么?”

    显然,她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与高括方才曾频频拿眼偷偷观瞧她,而期间高括的那种捉狭的目光更是【大魏宫廷】不言而喻。

    “不知死活。”芈姜嘴里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旋即,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揉了揉因为跪坐了许久而有些发酸的小腿,淡淡说道:“我与你一道去。”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你去做什么?”

    “去看看你肃王姬润曾经提过的那位红颜知己……你以为我会这么说?”瞥了一眼赵弘润脸上那古怪的神色,芈姜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是【大魏宫廷】为何?”

    “我……不喜呆在似这般的宫殿内。”芈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眸中隐约有些伤感。

    赵弘润见此恍然,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那可也是【大魏宫廷】楚国的熊氏大贵族出身,按照大魏的说法,相当于郡主的身份。

    不过理解归理解,带着芈姜去见那位苏姑娘,赵弘润总感觉有些不妥。

    见此,芈姜淡淡说道:“你还在等什么?是【大魏宫廷】在等羊舌家的小丫头,还是【大魏宫廷】在等我妹?”

    『……』

    见芈姜搬出她妹妹芈芮来,赵弘润一阵恶寒,他可不想被那个蠢丫头给缠上。

    “算你狠!”

    赵弘润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下来。

    可能是【大魏宫廷】瞥见赵弘润脸上那不悦的神色,芈姜暗自叹了口气。

    『虽然我不知该如何解蛊,不过,若是【大魏宫廷】你当真因为别的女人而毒发,我有办法可以救你……说不出口啊,这种话。』(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作文大全  赘婿  说说大全  全本书屋  个性说说  回到明朝当王爷  说说大全  女性健康  免费算命网  寸芒  就爱读小说  逆剑狂神  大族激光  社保查询网  诸天最强大咖  太初  斗战狂潮  金庸网  笔趣阁小说  落秋中文  花百科  经典语录  房贷计算器  创世中文网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