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零九章:缘由
    “果真又是【大魏宫廷】你……”

    赵弘旻望着赵弘润这位堂弟无言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早在他听说『原阳王世子赵成琇在一方水榭的翠筱轩遭遇贼人』,他心中已有所预料。

    毕竟,『一方水榭的翠筱轩』里面所居住的『苏姑娘』,别人不清楚难道他赵弘旻还会不清楚么?

    那可是【大魏宫廷】他堂弟赵弘润的女人。

    因此,一听说『翠筱轩』三字,赵弘旻便下意识地联想到了赵弘润。

    待等他带着宗府的羽林军儿郎前来一看,得,果真又是【大魏宫廷】这位爷。

    于是【大魏宫廷】问题就来了,怎么处置呢?

    一方是【大魏宫廷】原阳王世子赵成琇,一方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那可都是【大魏宫廷】姬氏一族的族兄弟,这处置起来,自然棘手。

    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肃王弘润这位堂弟,早已今非昔比,不但是【大魏宫廷】目前大梁内声势最高的皇子,就连宗府内的老人们,都对这个小辈颇为欣赏。

    可偏偏这位被姬氏一族老人们所器重的小辈,在青楼内将一名姬氏分家的族兄扒个精光,看那情形似乎还准备丢到河里去的样子,这……实在棘手!

    “都退下!”

    赵弘旻挥了挥手。

    见此,他身后的宗府羽林军儿郎们,纷纷退出房间外,连带着那名赵成琇的护卫,亦被他们捂住嘴拉了出去。

    “砰。”

    房门被关上了。

    见此,赵弘旻这才缓缓走向赵弘润,在隔着纱帘瞧了一眼内室的三女后,他转头望向赵弘润,低声说道:“在这青楼之内,你将他衣服扒个精光,是【大魏宫廷】打算做什么啊?”

    “我本打算将他丢出去的。”赵弘润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谁叫这家伙在小弟与心爱女人私会时,贸然闯入进来,非但对小弟的女人出言不逊。更意图将她掠走……”

    赵弘旻望了一眼脚下那躺了遍地的赵成琇的护卫们。又望了一眼不知因何呆若木鸡的原阳王世子赵成琇,低声对赵弘润说道:“给为兄一个面子,此事到此为止。”

    赵弘润看了一眼赵弘旻。

    事实上,对于这位温文尔雅不逊他六哥赵弘昭的堂兄。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颇有好感的。

    毕竟这也是【大魏宫廷】一位很有贵族素养的堂兄。

    想当初,这位堂兄带着羽林儿郎来捉拿赵弘润前往宗府时。还曾厚道地暂时避退,使赵弘润有工夫与苏姑娘话别,以免她过于担心。而不是【大魏宫廷】立即蛮横地将他抓走。

    这份体贴的恩情,赵弘润自然记得。

    “好。就看在兄的面子上。”

    赵弘润点了点头,朝着沈彧、吕牧二人一挥手。

    见此,沈彧与吕牧二人这才松手。

    瞧见二人放了手。那位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连忙下了窗台,用手捂着私密处。神色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赵弘旻与赵弘润。

    赵成琇并不傻,尽管他不认得赵弘旻也不认得赵弘润,但是【大魏宫廷】他可以从那些羽林儿郎的服饰中判断出。带队的赵弘旻必定是【大魏宫廷】他的族兄,因此他方才才会大声呼喊这位族兄呼救。

    可让他感觉惊异的是【大魏宫廷】,那个“姜润”,竟然与他那位宗府的族兄称兄道弟,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个“姜润”,十有八九也是【大魏宫廷】他姬氏一族的族人!

    『姜……润?润?不会吧?』

    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赵成琇顿时面如土色。

    毕竟若是【大魏宫廷】他猜测无误的话,那么,这一回他可是【大魏宫廷】得罪了眼下大梁内名声最盛的一位族中兄弟,肃王姬润!

    一想到方才他口口声声以『肃王姬润』的堂兄自居,他又是【大魏宫廷】羞愤又是【大魏宫廷】愤怒。

    “将衣服穿好。”

    望着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赵成琇,赵弘旻温声提醒道。

    听闻此言,赵成琇更是【大魏宫廷】羞愤,从地上拾起被扒的衣服,缩在墙角手忙脚乱地穿戴起来。

    待等穿戴好一切,他也没心思丢下什么狠话,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见此,赵弘旻转头望向赵弘润。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懂了这位堂兄的目色,赵弘润苦笑着说道:“我也要走一趟么?”

    “这是【大魏宫廷】规矩。”赵弘旻点点头道。

    赵弘润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说道:“事实上,我本来就打算明日前去拜访的。”

    赵弘旻微微笑着,不接话茬。

    见此,赵弘润也没有办法,无奈道:“我与她们说一声。”

    赵弘旻点点头,负背着双手转身走向雅间的外头:“为兄在胡同口等你。”

    目送着这位殿下徐徐走出房间外,沈彧与吕牧二人走到赵弘润身边,刚要说话,却立即闭上了嘴,因为此时内室内的三女已撩起了纱帘。

    “方才……是【大魏宫廷】何人?”

    苏姑娘惊疑不定地问道,因为她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苏姑娘脸上的担忧之色,赵弘润有意地揶揄她道:“是【大魏宫廷】我的族兄,你也见过的。……大概是【大魏宫廷】去年的这个时候吧,你忘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

    苏姑娘闻言一愣,旋即顿时俏脸绯红。

    她如何会忘却当初她与赵弘润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而缠绵一宿后,次日清晨赵弘润的那位堂兄过来抓人,吓得当时通体****的她面红耳赤地躲在被窝里不敢露头。

    『不过……姜公子的那位堂兄这回过来做什么?』

    苏姑娘惊疑地望了眼外室,见那位原阳王世子赵成琇早已不知所踪,心下有所明悟:或许姜公子那位堂兄是【大魏宫廷】专门负责调解这类争执的官员。

    “我去一趟,没什么事的,放心。”赵弘润宽慰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已经有过一次经历,苏姑娘并不担心赵弘润这一去有什么凶险,她反而更担心另外一件事。

    “姜公子可要小心方才那名原阳王世子……奴家觉得这件事若能和解还是【大魏宫廷】和解为好,终究此人是【大魏宫廷】肃王弘润的堂兄……”

    “呃……好吧。”赵弘润苦笑着点了点头。

    又说了几句,赵弘润便带着芈姜、沈彧、吕牧三人离开了一方水榭,而苏姑娘与丫环绿儿则去唤来一方水榭内的仆役,请他们帮忙收拾一片狼藉的屋内。

    而在离开一方水榭的时候,芈姜冷不丁问道:“方才那人,是【大魏宫廷】你的宗族堂兄?”

    “唔。”赵弘润望了望左右。低声解释道:“用你们楚国的称呼方式。姬旻,我二伯的大公子。不过在大魏,一般都叫他弘旻,赵弘旻。”

    “赵弘旻……”芈姜了然地点了点头。旋即皱眉问道:“此人为何会露面?是【大魏宫廷】要偏袒那个赵成琇么?”

    赵弘润一听就晓得她误会了,遂解释道:“我大梁。有专门负责处理裁决姬氏一族内部问题的府衙,号曰宗府,那赵成琇也是【大魏宫廷】我姬氏一族的族人。我与他的争执。就由宗府来裁决,其余大理寺、刑部。均没有这个权利与资格。”

    “原来如此,专门裁决王族内争执的廷狱。”芈姜恍然大悟,旋即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我方才用茶杯砸伤了那赵成琇,会让你因此受罚么?”

    “不。是【大魏宫廷】我砸伤了他。”赵弘润微笑着纠正道。

    “……”芈姜闻言惊疑地望了一眼赵弘润,讶然问道:“你是【大魏宫廷】在包庇我?”

    赵弘润淡淡笑了笑,摇头说道:“与其说是【大魏宫廷】包庇你。不如说是【大魏宫廷】……我更加倾向于那一下是【大魏宫廷】我砸的。”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无论暘城君熊拓当初在魏国颍水南郡做了何等伤天害理的事,可他终归是【大魏宫廷】为了楚国的强盛,更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曾经的对手。

    在刨除了一切成见后,赵弘润亦觉得暘城君熊拓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出色的楚国王公贵族,至少后者有着使整个楚国推行改革,削弱熊氏旧贵族势力的权利,提高楚国平民地位,使整个楚国变得愈加强大等种种宏大抱负,并且,对方也正在逐步地实现自己的抱负。

    比如当初率军攻打大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获取更多的政治资本,以求能坐上楚国,方便日后推动楚国的改革么?

    似这等人物,称得上是【大魏宫廷】一位可敬的对手。

    而那赵成琇是【大魏宫廷】什么货色?

    一个仗着自己是【大魏宫廷】姬氏族人,欺男霸女、欺软怕硬的孬货而已,当初大魏危难之际,怎么不见这家伙率领私兵前来援助?

    一个对大魏毫无贡献可言的家伙,有什么资格与立场去侮辱楚国的暘城君熊拓?!

    似赵成琇这类王族中人,无疑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熊拓等人眼中的『国家的毒瘤』,是【大魏宫廷】日后要想办法除掉,或者至少要削弱其权利与地位的王族中的那一类人。

    『……』

    听闻赵弘润的解释,芈姜默然不语。

    可能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那句解释,让她听出了某些不可明言的深意。

    一行人径直走向胡同的尽头,在那里,赵弘润的堂兄赵弘旻正等候在胡同口,旁边还停着一辆马车。

    “那小子呢?”赵弘润瞥了一眼马车,问赵弘旻道。

    “乘另外一辆马车先往宗府去了。”

    赵弘旻抬了抬手,请赵弘润上车,可没想到,芈姜亦跟着赵弘润登上了马车。

    见此,赵弘旻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待仔细一瞧,看穿了芈姜那女扮男装的本质后,他也就不在意了。

    待等沈彧与吕牧坐上了马夫的位置,那位驾驶马车的羽林军儿郎,便挥舞起马鞭,徐徐驾着马车往宗府方向而去。

    在马车内,赵弘润好奇地询问堂兄赵弘旻道:“旻堂兄,最近大梁有什么盛事么?”

    “什么?”赵弘旻闻言有些不解。

    见此,赵弘润补充道:“小弟就是【大魏宫廷】纳闷,那原阳王的世子,为何会来大梁?是【大魏宫廷】父皇召见原阳王?”

    “陛下并未召见原阳王。”赵弘旻摇着头说道。

    “这就奇了……既然并未父皇召见,那赵成琇来大梁做什么?”

    赵弘旻闻言望了一眼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不知?”

    赵弘润一听更加纳闷了:“为何我会知晓?以往我与那赵成琇素未谋面。”

    听闻此言,赵弘旻微微摇了摇头。

    “事实上,不止原阳王世子赵成琇。前一阵子,有不少侯王的世子来到我大梁。这些人,都是【大魏宫廷】为你而来的。……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为你那一批从楚国运来的庞大物资而来。”

    『……』

    听闻此言,赵弘润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大王饶命  极限保卫  小学生作文  娱乐大头条  全球高武  女性健康  赘婿  神道丹尊  中药大全  天天美食  天涯八卦  五行天  IT百科  星座网  民国谍影  励志名人名言  全本小说网  都市医圣妙厨  工作总结  中国会计网  战国赵为帝  明末第一贼  IT百科  女性健康  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