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一十七章:肃王的手段
    争论陷入了僵局,由于户部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两位大人的袖手旁观,导致户部左侍郎范骉略有些底气不足,哪怕他有着户部辖下四司的司郎支持。

    而相比之下,兵部的意见乍一看便颇为一致,都是【大魏宫廷】要从户部手中取得一部分利益,至于工部,工部左侍郎孟隗的态度看起来有些犹豫,既希望为他们工部争取一些利益,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至于其他三部,除了礼部尚书社宥来瞅瞅热闹外,另外吏部与刑部甚至无人前来。

    瞧见这一幕,赵弘润心中多少也已有些明悟。

    “换个地方吧,莫要吵到父皇与三位中书大臣处理政务。……去本王的文昭阁!”

    丢下一句话,赵弘润率先走向了殿外。

    见此,殿内诸大臣在面面相觑之后,转头望向魏天子。

    说实话,虽然魏天子无所谓那笔庞大钱物的分配,但话说回来,瞧着这帮平日里衣冠楚楚的朝中大臣为了本部的利益扯嘴皮子,这也算是【大魏宫廷】一种消遣不是【大魏宫廷】?

    不过既然他儿子赵弘润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即便心中略有些遗憾,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大魏宫廷】便自顾自对中书令蔺玉阳道:“蔺卿,将你批阅完的那叠奏呈取来朕看看。”

    很显然,这是【大魏宫廷】一句暗示,暗示在殿内的这帮大臣,他这位大魏天子不想插手那笔恰敬笪汗ⅰ慨物,叫他们自行处理。

    见此,殿内众大臣们心领神会,在向魏天子行礼之后,纷纷退出了垂拱殿。

    大概一炷香工夫后,赵弘润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文昭阁,此番与他一同前来的,当然还有那些位朝中大臣们。

    进了自己的寝阁,赵弘润吩咐殿内的宫女们奉茶,旋即一言不发地跪坐于前殿的主位上,抬手示意这些位大臣入座。

    诸位大臣们相互瞧了瞧。旋即分别坐于殿内两旁。

    而有意思的是【大魏宫廷】。明明以户部左侍郎范骉为首的户部官员为其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两位大人预留了坐席,而李粱与崔璨二人,却仿佛对此视若无睹,故意坐到了另外一边。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有意思了……』

    兵部尚书李鬻与礼部尚书社宥不动声色地瞅了一眼面色难看的范骉。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也坐到了另外一边。

    于是【大魏宫廷】乎。文昭阁前殿内,除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二人的户部官员们坐一排,而另外一些位大臣坐在另外一排。隐隐有种泾渭分明的意思。

    而赵弘润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用略显惊诧的目光来回扫视着李粱、崔璨与范骉三人。

    此时此刻。就算是【大魏宫廷】傻子也看得出来户部内部出现了问题,而这个问题,显然是【大魏宫廷】关于政治站队。

    那位户部左侍郎范骉。很显然已经站到了东宫太子弘礼一方,要不然。又岂会不遗余力地打算为那位东宫殿下捞一份好处。

    至于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结合前一阵子雍王弘誉曾几乎每日造访户部,并且协助户部筹集物资。因此可以猜测,这两位或许是【大魏宫廷】站在雍王弘誉那边。

    当然了,也有可能这两位大人只是【大魏宫廷】单纯地想保持中立,就跟那位礼部尚书社宥,单纯在旁瞅瞅热闹而已。

    换而言之,眼下赵弘润的要针对的,便是【大魏宫廷】那位户部左侍郎范骉,与以他为首的户部辖下四司的长官,即直接领导『户部本署』、『度支』、『金部』、『仓部』的四位司郎。

    别以为司郎这个官职不大,要知道,司郎乃司部的长官,可以理解为负责人,协助尚书、侍郎管理着官署内的主事、干事、公吏,说句不夸张的话,若是【大魏宫廷】四位司郎联合起来,暗下使坏,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们的顶头上司,尚书、侍郎,那也得被架空。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是【大魏宫廷】不大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下,除非,除非他们有了更强大的靠山,足以当他们不惜得罪顶头上司。

    比如,那位东宫太子殿下。

    『……』

    赵弘润拿眼扫视着那户部的五位大人,左侍郎范骉、本署司郎严铮、度支司郎何漾、金部司郎蔡禄、仓部司郎匡轲。

    不得不说,这帮人的做法让赵弘润感觉极其的不爽。

    联合起来向魏天子弹劾他赵弘润?

    这算什么?

    难道那批物资是【大魏宫廷】规定必须上缴给户部的?

    心中越想越气,以至于赵弘润的望着那五名大臣的眼神都逐渐变得阴冷了许多:“范骉、严铮、何漾、蔡禄、匡轲……五位大人可是【大魏宫廷】想好如何分配那笔物资了?”

    『这是【大魏宫廷】点名了?』

    殿内诸位大臣心中一凛。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就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再气愤,也不会当真拿整个户部的官员开刀,因为这样一来,将会使整个户部的运作瘫痪,造成难以估量的国家损失。

    因此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大魏宫廷】杀鸡儆猴,选几个典型例子出来,狠狠整治一番,震慑户部其余官员。

    “何漾大人,你是【大魏宫廷】度支司的司郎,若那笔恰敬笪汗ⅰ慨物上缴户部,理当先过你手,既然如此,本王就先问你吧……你觉得如何分配较为妥善?”

    度支司司郎何漾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料到赵弘润先点名他,表情僵硬,吞吞吐吐地说道:“下官……下官不知。”

    “不知?”赵弘润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不知,你们便联合起来,向父皇弹劾本王?……怎么,看本王年幼好欺不成?”

    “这……”何漾闻言面色微变,连忙解释道:“肃王殿下误会了,下官等人只是【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

    此时,宫女们已奉茶上来,见此,赵弘润接过茶水,轻抿了一口,淡淡问道:“只是【大魏宫廷】什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何漾被赵弘润身份地位所慑,吞吞吐吐,因此,左侍郎范骉连忙替他圆场道:“肃王殿下,其实……”

    然而,范骉刚刚开口,就被赵弘润给打断了。

    “范侍郎,本王问的何大人!”瞥了一眼面色难看的范骉,赵弘润毫不客气地打断道:“待会,有的是【大魏宫廷】让范大人开口的机会,但是【大魏宫廷】眼下,还请范大人闭嘴……办得到么?”

    『……』

    殿内诸位朝中大臣面面相觑,想来他们也没想到赵弘润的态度竟然如此的不客气,而作为当事人的范骉更是【大魏宫廷】面色涨地通红。

    要知道,他可是【大魏宫廷】朝中左侍郎,户部内除尚书李粱外,就属他官职最高,哪怕是【大魏宫廷】放眼朝廷,那可也是【大魏宫廷】一等一的重臣,然而眼前这位肃王殿下,却直言叫他闭嘴,这简直是【大魏宫廷】匪夷所思!

    见范骉面色涨红一言不发,赵弘润脸上的表情也随之阴沉了几分,冷冷说道:“若是【大魏宫廷】范大人不满于与本王商谈,那也无妨,本王派人知会百里跋、司马安、徐殷三位大将军,让这三位大将军来与你等商谈,如何?!”

    听闻赵弘润此言,哪怕是【大魏宫廷】李粱、崔璨二人面色亦是【大魏宫廷】微变,更何况是【大魏宫廷】范骉那一帮的户部官员们。

    让百里跋、司马安、徐殷三位大将军来跟他们户部谈?

    那还得了?

    要知道一个不好,那三位大将军一怒之下将他们户部大院拆了都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的事。

    再者,若是【大魏宫廷】那三位大将军在商谈期间瞧他们谁不顺眼,私底下派几个麾下的军卒混入大梁,找机会将他们在回府的路上截下,暴揍一顿,这又与何人述苦去?

    要知道在往年,由于军费的问题,户部的官员不是【大魏宫廷】没有被军方的人威胁,甚至是【大魏宫廷】暗下教训。

    这正是【大魏宫廷】户部官员素来觉得军方的人蛮不讲理的原因之一。

    “说啊,究竟是【大魏宫廷】要与本王谈,还是【大魏宫廷】希望与那三位大将军去谈?”目视着范骉,赵弘润毫不客气地用近乎质问的语气追问道。

    范骉闻言心中微惧,要知道若是【大魏宫廷】他在傍晚回府途中,被军方的士卒找机会截住,拖到无人的小巷里噼里啪啦暴打一顿,那可是【大魏宫廷】非但连刑部都不太愿意过问,就连东宫太子亦不会愿意替他出头的。

    毕竟『驻军六营』,是【大魏宫廷】有其蛮横不讲理的资格的。

    “还……还是【大魏宫廷】与肃王殿下谈为好。”

    见赵弘润作势欲喊人,范骉面色顿变,连忙服软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这才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就麻烦范大人暂时闭嘴,等本王问到大人的时候,大人再开口……办得到么?!”

    范骉深深地望了一眼赵弘润,默默地点了点头:“下官……遵命。”

    『……』

    殿内诸多朝中大人瞧得清清楚楚,神色各异。

    兵部尚书李鬻与其左侍郎徐贯,自然冷笑连连,一副幸灾乐祸之色。

    要知道,去年这个时候,他们便早已吃过这位肃王殿下的亏,知晓这位殿下的厉害,如今见竟然有人步他们的后尘,那自是【大魏宫廷】乐得在旁瞧好戏。

    然而户部的那些官员们,见此神色就有些不安了,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此番带头的左侍郎范骉,在这位肃王殿下面前根本就是【大魏宫廷】毫无地位可言。

    『肃王殿下这一棒挥得好啊!』

    纯粹来看好戏的礼部尚书社宥,见那些户部官员们在瞧见范骉被赵弘润毫不客气地呵斥之后一个个面露不安之色,心下暗暗好笑。

    而户部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显然也看出了这个苗头。

    『……范骉此番为讨好东宫,朝这位肃王殿下的兜里伸手,非但他要被剁掉爪子,恐怕我户部,也要因此蒙难呐……』

    在对视一眼后,李粱与崔璨暗自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笔趣阁  战国赵为帝  飞剑问道  创世中文网  阅读封神系统  大宋男儿  大明元辅  社保查询网  天天美食  大魏宫廷  极品最强大少  第一星座网  民国谍影  全本小说网  南方财富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谎话大王  天涯八卦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民领主  大王饶命  字幕库  回到地球当神棍  无敌超神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