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二十一章:劝谏
    赵弘润嘴上说是【大魏宫廷】次日去求见其父皇,可事实上,兵部的那两位大人一走,他便立马往垂拱殿去了。

    不过就在他正准备前往垂拱殿的时候,他瞧见宗卫朱桂、何苗二人揉着额角,步履蹒跚地来到了前殿。

    见此,赵弘润笑呵呵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两位宗卫。

    朱桂、何苗,或许他俩不能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众宗卫中最稳重的,但在冷静、理智方面,这两人绝对称得上的前五,与穆青、褚亨等那些一冲动就会不顾一切掀桌子的夯货全然不同。

    没想到,他二人也被灌成这幅模样,可想而知其余宗卫们昨日被灌到何等的烂醉如泥。

    “沈彧他们还在睡?”赵弘润笑着问道。

    “可不是【大魏宫廷】么,鼾声震天。拜他们所赐,咱哥俩总算是【大魏宫廷】又活过来了……”朱桂罕见地开了一句玩笑,旋即好奇问道:“殿下要出去?”

    “不出宫。”赵弘润摆了摆手,解释道:“去一趟垂拱殿。”

    他本意想让朱桂、何苗二人自己去弄一壶茶醒醒酒,毕竟宿醉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不过不出赵弘润意料,这两名宗卫逞强地拍着胸口直说没问题,定要护着赵弘润前往垂拱殿。

    『这是【大魏宫廷】在宫内,到处都是【大魏宫廷】禁卫与郎卫,能有什么危险?』

    赵弘润心中好笑,但是【大魏宫廷】宗卫们的忠诚,他却是【大魏宫廷】收到了。

    见此,赵弘润也不矫情,带着他俩径直前往垂拱殿。

    此时在垂拱殿,魏天子与三位中书大臣仍在继续处理政务,应该还不清楚发生在文昭阁内的事。

    不过见赵弘润前来,魏天子倒也并不惊讶,只是【大魏宫廷】淡淡问道:“解决了?”

    “啊,解决了。”赵弘润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同时吩咐大太监童宪身后的两名小太监,将宗卫朱桂与何苗二人带到垂拱殿的外殿去。替后者准备一壶醒酒的茶水。

    平心而论。魏天子并不担心他儿子会在户部此次的针对中吃亏,毕竟在他看来,他这儿子那可也是【大魏宫廷】贼狡猾、贼狡猾的,他顶多只是【大魏宫廷】担心赵弘润将这件事闹地太大。以至于不好收场罢了。

    在章折上写下最后一笔,魏天子将手中的毛笔放在一旁。旋即将目光望向赵弘润,问道:“如何解决的,说来朕听听。”

    见此。赵弘润亦不隐瞒,将他与户部、兵部、工部所达成的利益分割协议告诉了其父皇:“此番那笔巨资。户部占三成半、兵部占两成、工部占一成半,共计是【大魏宫廷】七成。”

    魏天子听得心中一愣。

    毕竟众所周知,户部在这次暘城君熊拓一役中出力最大。在战前拼了命给赵弘润凑集粮草、军备,这才能保证赵弘润有足够的军粮与暘城君熊拓打了整整六个月。

    而刨除那些粮草与军备的花费。所谓的三成半,其实也只是【大魏宫廷】相当于两成、甚至一成半而已。

    虽然谈不上吃亏,但是【大魏宫廷】相比较兵部与工部最终所得。户部显然是【大魏宫廷】吃了大亏的。

    不夸张地说,似这般分配方案,赵弘润最优待的就是【大魏宫廷】兵部,其次是【大魏宫廷】工部,至于户部,别看拿着最多,可事实上,论纯利不见得能比得上前两个部府。

    『似这种分羹方式,户部竟然会同意?』

    魏天子脸上的表情着实有些奇诡,颇有兴致地说道:“弘润,你用什么法子威胁户部,使其有如此巨大的退让?”

    赵弘润闻言笑了笑,说道:“父皇误会了,皇儿如何会威胁我朝中大臣?皇儿只是【大魏宫廷】觉得,以往我大魏的某些运作方式不太妥善,因此,提出了一条较为妥善的建议。”

    “什么建议?”

    “允许兵部与工部各自建造钱库,并各自长官财政收支。”

    『……』

    此言一出,非但魏天子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就连殿内蔺玉阳、虞子启以及冯玉三位中书大臣亦是【大魏宫廷】满脸的震撼。

    『这劣子……这是【大魏宫廷】要重削户部的权啊!』

    “……”魏天子沉吟了片刻,脸上的笑容徐徐收了起来,正色说道:“弘润,此事可不能玩笑。”

    “父皇言重了,此岂是【大魏宫廷】玩笑?”赵弘润拱了拱手,正色说道:“皇儿觉得,允许兵部与工部筹建钱库并掌管各自财政,有利于缩短我朝中资恰敬笪汗ⅰ慨运转的周期。打个比方,每年开春,户部按照比例将当年的资金提前交给兵部与工部,那么,兵部与工部便可立即投入使用,展开工程,似以往提交报表向户部申请款项的方式,皇儿以为过于累赘,有时明明半年内可以完成的事,却要拖至一年,甚至更久。……似这等运作方式,只会延长我大魏赶超楚国、赶超韩国的时间。”

    “赶超楚韩?”魏天子疑惑地望了眼赵弘润:“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么?”

    “当然!”赵弘润抖擞精神,慷慨激昂地说道:“似以往那种运作方式,每项工程大概至少要延后个十几日,可能这在父皇与朝中大臣们看来并不长。……可是【大魏宫廷】父皇别忘了,当我大魏在发展国力的时候,似楚国、似韩国,他们也并未闲着,他们亦在发展强大自身。我大魏国力增强一点,楚韩的国力亦增强一点,事实上这并不能改变我大魏在这两个大国面前处于弱势的根本,更何况,像楚国,楚国的疆域与人口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数倍,若楚国增强一点国力,那么这『一点』的程度,可要远远比我大魏的『一点』更加显著,若我大魏依旧是【大魏宫廷】按部就班地发展,那么,与楚国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

    “别看区区十几日并不长,可一项工程十几日,十项工程便是【大魏宫廷】百余日,整整三个多月。三个多月,足够兵部再增铸一批新的军备,足够工部再开辟一片新的肥沃土地。……或许这这一批军备,这一片新的肥沃土地,并不能显著地缩短我大魏与楚国的差距,但是【大魏宫廷】长此以往,毋庸置疑我大魏的国力将会逐步赶超楚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所谓国与国之间的优劣势,不都是【大魏宫廷】通过这种聚沙成塔的方式,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的么?所谓的励精图治、发愤图强,指的可不是【大魏宫廷】做得多、做得好,而是【大魏宫廷】要比别人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这小子……』

    魏天子听得微微有些动容。

    尽管他很清楚,他这个儿子之所以会提出这项建议,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是【大魏宫廷】为了制裁户部,谁叫户部官员联名弹劾他呢。

    但魏天子不能否认,他这个儿子说得的确大有道理,尤其是【大魏宫廷】对那句『励精图治、发愤图强』的解释。

    魏天子有些心动了,可是【大魏宫廷】瞅着儿子那仿佛胜券在握的样子,作为老子的他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话虽如此,朕还是【大魏宫廷】要好好考虑考虑。”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不悦说道:“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百利一害之事!……再者,朝臣手中的权利分得越细致,不就更有利于加强皇权么?”

    『……』

    听闻此言,本来三位听得津津有味的朝臣们,连忙低下头继续审批章折,装作没有听到。

    而魏天子更是【大魏宫廷】下意识抬手指着赵弘润,气地说不出话来。

    他心说,虽然这固然是【大魏宫廷】一句大实话,但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这真的合适么?!

    『这不分场合的臭小子!』

    魏天子气地咬了咬牙,咳嗽一声,圆场道:“朕的意思是【大魏宫廷】,朕要与户部的大臣们商议商议……相信你所说的话,会使户部的官员们极力反对吧?”

    听到此言,赵弘润诡异地笑了笑:“不,户部的那些位大人门,皆默许了,而兵部与工部,更是【大魏宫廷】大力支持皇儿。因此,只要父皇点头,这件事顷刻间便能办成。”

    『户部竟然默许?!』

    魏天子震惊地望着儿子半响,旋即恍然大悟。

    对,户部只能默许,因为眼下还只是【大魏宫廷】他们户部与兵部、工部三者间的私下协议,而倘若一旦连刑部、吏部、吏部都参合进来,那户部就更加被动了。

    『真是【大魏宫廷】没想到……工部还好说,毕竟工部素来与此子的关系不错,可兵部……李鬻李老头竟然选择与这劣子合作,那个顽固的老家伙去年可是【大魏宫廷】被这劣子好好羞辱了一番啊……呵呵,看来本部钱库的诱惑着实不小……等会。若兵部与这劣子合作,岂不是【大魏宫廷】……』

    好似想到了什么,魏天子脸上隐约露出几许古怪,试探道:“换而言之,你所新设的商水军、鄢水军、鄢陵军,这三支军队的编制,兵部也认可了?”

    赵弘润略有些意外地望了眼父皇,亦不隐瞒,拱手说道:“李尚书深明大义。”

    『深明大义……明明去年这个时候还讥讽对方胆小如女子……』

    魏天子心中嘀咕了一句,旋即深深望了一眼眼前的儿子。他不由地感慨,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儿子,比起去年已成长了许多。

    他原以为,此番户部得罪了他儿子赵弘润,后者多半会采取极端的方式,就如去年此子打砸了陈淑嫒的幽芷宫那样,当面与户部对峙,甚至弄到最后火气上来将户部大院掀个底朝天。

    他万万没想到,赵弘润最终却用权利推手在解决了争执。

    这不可否认是【大魏宫廷】一招阳谋,但是【大魏宫廷】,着实阴险非常!

    『这劣子……真的是【大魏宫廷】有所成长了啊……』

    望着面前年纪十五岁的儿子,魏天子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毕竟作为老子,他既希望自己的儿子早日超越自己,同时又希望这个过程无休止地延长。

    在作为老子的他还未归土之时。(未完待续。)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最强终极兵王  吞噬星空  秦吏  论文大全网  赘婿  诸天最强大咖  大明元辅  从全球高武开始  房贷计算器  锦衣夜行  努努书坊  中国会计网  说说大全  圣龙图腾  重生修仙我为王  诸天最强大咖  大争之世  娱乐大头条  史上最强重生者  逆天铁骑  IT百科  寸芒  开天录  春野小神医  九重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