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二十七章:祀天(三)
    『Ps:哈哈哈,容我大笑三声解尴尬。忙中出错,事实上,前两章的章节名都是【大魏宫廷】两百开头的,实在太惭愧了。』

    ————以下正文————

    『祭文上的字消失了?』

    赵弘润隐隐约约听到了礼部尚书社宥与东宫太子弘礼的对话,心中着实吃了一惊。

    要知道,就连他这种往日全然不将循规蹈矩当一回事的家伙,今日那也是【大魏宫廷】小心翼翼,可想而知今日祭天仪式的庄重肃穆。

    然而,东宫太子弘礼却搞砸了。

    『嘿,这下子,这位太子爷要倒大霉了!』

    赵弘润幸灾乐祸般地冷眼旁观,同时,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身旁神色淡然的雍王弘誉,心中微微有些咋舌。

    尽管他早就猜到这位雍王二哥势必会在今日祭天仪式中对东宫太子下手,可他还真没想到,这位二哥选择下手的套路竟然是【大魏宫廷】如此毒辣,若是【大魏宫廷】顺利的话,那今日那位东宫太子,势必要在祀天坛下方近十万大梁百姓面前威信大跌。

    甚至于,这位雍王事后还可以叫人偷偷放出一个谣言:天父对东宫主持祀天仪式不满,因此以神力遮盖了祭文上的文字。

    别怀疑,魏人会相信的。

    在笃信天父地母的大魏,若是【大魏宫廷】一个人被冠上被天地厌恶的高帽子,那可就全毁了。

    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这位如今名满大梁的肃王,一旦中了类似的陷阱,魏人对他的看法与评价亦会随着谣言的传播程度而逐渐扭转,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威望、名声如今远远不如赵弘润的东宫太子弘礼。

    自古以来,政治陷害无外乎阴谋嫁祸与品德抨击,相比较而言,后一种往往更加百试百灵。

    而所谓品德抨击,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泼污水,当然,是【大魏宫廷】非常有技巧地泼污水。即不能留下容易被人看穿破绽的把柄。同时也不能让对手找到还击、甚至是【大魏宫廷】绝望关头企图拉上你共归于尽的机会。

    记得当初吏部文选司司郎罗文忠就是【大魏宫廷】这么做的,害得赵弘润在宗府的小黑屋『静虑室』呆了整整七日,好在那时候他也算是【大魏宫廷】简在帝心,得到了魏天子的关注与重视。否则,一个身败名裂。一直处在权利边缘的皇子,还真奈何不了一位吏部的司郎。

    只可惜,当初罗文忠的招数是【大魏宫廷】高归高。但因为布置仓促,根本无法瞒过魏天子的眼睛。只不过魏天子懒得去理会罢了,毕竟就算要找回场子,那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事。他堂堂大魏君王降尊去对付一介臣子,这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而相比较罗文忠。今日雍王弘誉陷害太子弘礼的手段,那可就要高出不止一筹了。

    祭文,是【大魏宫廷】太子弘礼的幕僚骆瑸写的。之后保管祭文的人选,亦是【大魏宫廷】太子弘礼的宗卫,可以说从头到尾雍王弘誉的人便不曾接近那份祭文,可那份祭文上的文字,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神乎其神地消失了,仿佛冥冥中那位天父果真对这位东宫太子弘礼有所不满的样子。

    『他是【大魏宫廷】怎么做到的呢?』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望着雍王弘誉。

    当然,赵弘润不可能会去相信什么这世间果真有什么所谓的神祗,他更加倾向于这是【大魏宫廷】人为的暗算。

    至于幕后的推动者嘛,喏,身边这位雍王皇兄便是【大魏宫廷】。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位雍王皇兄是【大魏宫廷】怎么在东宫太子的眼皮底下,将祭文上的字给变没的?

    『难道东宫身边的幕僚骆瑸,实际上竟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

    赵弘润皱眉思忖着。

    在他看来,有机会将祭文掉包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大魏宫廷】骆瑸,而另外一个,就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的宗卫长冯述。

    不过赵弘润立马就排除了冯述,因为宗卫是【大魏宫廷】不可能会背叛他所效忠的皇子的,这是【大魏宫廷】宗府所制定的『宗卫制』的死规矩,倘若那个冯述当真因为什么原因背叛了东宫太子,那么,虽天下之下,也绝容不下此人!

    宗府内的宗卫们,或者说是【大魏宫廷】羽林军们,将会倾巢出动,将冯述这个败坏了他们宗卫名声的叛徒以及他的亲朋杀死,哪怕冯述逃到别的国家亦无济于事。

    但事实上,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出现,因为自幼被宗府抚养长大、自幼被灌输了忠于主君思想的宗卫,根本不可能会背叛各自所效忠的皇子,哪怕在绝望时,那些宗卫们也只会想着如何寻找机会自杀,否则,宗卫羽林郎又怎配称之为大魏内对姬赵一族最忠心的军队。

    换而言之,有嫌疑的就只有那个骆瑸。

    赵弘润下意识地望向那骆瑸,却意外地发现,那骆瑸此时竟死死地盯着他,眼中闪着惊怒。

    第一反应,赵弘润不禁有些发懵,他心说这关本王屁事,你盯着我做什么?

    可一转念,赵弘润忽然反应过来,他终于意识到,那骆瑸并不是【大魏宫廷】在盯着他,而是【大魏宫廷】在盯着他身边的雍王弘誉。

    『哟哟哟,这可有意思了……』

    瞥了一眼面色自若的雍王弘誉,再瞧一眼那满脸不悦的骆瑸,赵弘润心中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因为从骆瑸那惊怒的眼神不难看出,他对于此刻东宫太子弘礼的窘境惊怒非常,并且,此人亦在一瞬间猜到了幕后主谋。

    当然,似这般并不能排除这骆瑸与雍王弘誉有联手演戏的可能,因此,赵弘润亦不能轻易断言,这骆瑸究竟是【大魏宫廷】东宫的人,还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

    赵弘润睁大眼睛望着此刻祀天坛上的众人,一副纯粹看好戏的模样。

    他还真想看看,今日这件事将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帮东宫太子?

    赵弘润想都未想过。

    一来,他没有任何立场去帮东宫太子弘礼。

    二来,就算他有心替换东宫太子,避免姬魏朝廷此番在大梁百姓百姓面前出丑,亦是【大魏宫廷】有心无力,因为他根本不擅长这类祀天的祭文。

    倘若说,赵弘润事先有看过那篇祀天祭文的话,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倒是【大魏宫廷】可以代替东宫念诵祭文,挽回局面,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那篇祀天祭文他并没有事先过眼。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赵弘润事先看过那篇祀天祭文,他也不会站出来。

    因为很明显,雍王弘誉设下这等陷阱,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对付东宫太子,要让他颜面丧尽、威信扫地,赵弘润若在这个时候站出去,岂不是【大魏宫廷】帮了毫无好感的东宫太子,却破坏了颇有好感的雍王的大计?

    至于朝廷的颜面,小事而已,大魏宽松的治民之策,注定了朝廷与官员会不时地遭到士子以及平民的抨击甚至是【大魏宫廷】辱骂发泄,多骂两句,亦不痛不痒。

    顶多就是【大魏宫廷】被传为笑料而已。

    反正在赵弘润看来,朝廷被本国民众骂,这不很正常嘛。

    当然了,抱持这种想法的,恐怕也只有赵弘润一人而已,至少此刻那位礼部尚书社宥,早已急得面色发白、满头冷汗了。

    也难怪,因为赵弘润一开始便不重视这种祀天仪式,因此,自然也不会在乎倘若仪式出现重大变故后果会如何如何,但是【大魏宫廷】礼部尚书社宥可不怎么看待。

    事实上不单单是【大魏宫廷】他,相信绝大多数的魏人,都会十分重视这类祀天祭地的仪式,一旦仪式出现差错,后果会如何?

    说实话,后果不堪设想!

    往夸大了说,此刻祀天坛下近十万大梁百姓皆会惶恐不安,将此事认为是【大魏宫廷】对上天的不敬。

    对上天不敬会如何?

    在这个年代的魏人看来,一旦触怒了上天,那么来年大魏势必会多灾多难,天灾人祸连连。

    而一旦这个谣言传开,将会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将整个大魏境内扩散,到时候不知会有多少魏人因此心生惶恐,致使民心浮动、治安不稳等种种恶劣的后遗症。

    当然了,对此,历来朝廷也有补救方案,那就是【大魏宫廷】丢出几个背锅的倒霉鬼,将祀天这等大典失败的过错全部归过于这几人,并且重新准备祀天仪式。

    事实上,自古以来因为诡异的天象而无辜丢官的朝廷官员,数量那可不少。

    而今日这回,倘若这祀天仪式当真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么,东宫太子弘礼以及礼部尚书社宥,无疑都是【大魏宫廷】属于注定要背锅的那类人。

    死,不至于,但遭到贬职那是【大魏宫廷】肯定的,哪怕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相信必定也得有很长一段时间黯然失色,不得不淡出朝野视线。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眼下东宫太子弘礼与礼部尚书社宥可谓是【大魏宫廷】急地满头是【大魏宫廷】汗。

    事实上,此刻祀天坛上,除了魏天子面色阴沉不定,皇子们一个个或纯粹看好戏、或幸灾乐祸外,那些协助仪式的礼部官员与干事们,一个个亦是【大魏宫廷】失了方寸。

    在仪式的紧要关头,这祭文上的字消失了?

    这如何向祀天坛下那些翘首以待的众大梁民众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赵弘润忽然注意到那骆瑸迈步走向了东宫太子,站在太子弘礼身后低声说了几句。

    『他想做什么?』

    赵弘润见此一愣,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东宫太子弘礼脸上的紧张惊恐之色却逐渐退了下去,只见他向前又迈了两步,神色肃穆地望向手中那空无一字的祭文。

    而与此同时,祀天坛上响起一个声情并茂、徐徐念诵祭文的声音。

    “大魏皇帝谨遣太子弘礼,敢昭告于天父昊天氏……”(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神豪之娱乐天下  落秋中文  首富杨飞  明朝败家子  创世中文网  逍遥游  回到地球当神棍  绝世邪神  超强吸妖器  最强终极兵王  理财知识  第一星座网  修真聊天群  棉花糖小说网  诸天最强大咖  漂亮女人  首富杨飞  大宋男儿  工作总结  房贷计算器  全本小说网  飞剑问道  战国赵为帝  诡秘之主  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