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二十八章:祀天(四)
    “怎么回事,为何东宫太子殿下还不念诵祀天祭文?”

    当祀天坛上出现变故的时候,事实上坛下那些伫立着的大梁民众们也逐渐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毕竟任谁看到那位东宫太子爷摊着那份祭文傻傻地站着,久久不见他念诵祭文,总会发觉些什么。

    “莫不是【大魏宫廷】祀天坛上发生了什么变故?”

    宗卫沈彧等人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的想法与他们殿下赵弘润大同小异:今日若东宫太子搞砸了,那可大事不妙。

    逐渐地,周围的人群们,亦逐渐响起窃窃私议。

    而就在民众们逐渐感觉不安时,忽然高坛之上传来了念诵祭文的声音:“大魏皇帝谨遣太子弘礼,敢昭告于天父昊天氏……”

    『唔?』

    宗卫沈彧等人听到那声音愣了一下,因为他们感觉,那似乎并不像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的声音。

    『是【大魏宫廷】谁在念诵祭文?究竟祀天坛上发生了什么事?』

    沈彧等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而与此同时,在祀天坛上,相信绝大多数人看傻了,因为他们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声音,并非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在念诵祭文,而是【大魏宫廷】在他身后的那名幕僚,那名叫做骆瑸的幕僚,正声情并茂地背诵通篇祭文。

    虽然说那篇祀天祭文正是【大魏宫廷】那骆瑸所著,可这并不绝对意味此人就能背诵通篇文字啊。

    而那骆瑸,便洋洋洒洒通篇背诵了下来,而且没有丝毫的停顿,仿佛就跟当真对照着那篇祭文念诵的一样,更难能可谓的是【大魏宫廷】,此人在背诵过程中非但没有丝毫的口误,而且念地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哪怕是【大魏宫廷】最苛刻的祭祀礼官,恐怕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此人……』

    赵弘润不由地眯了眯眼睛,有些吃惊地望着那骆瑸。

    要知道。虽然一篇祀天祭文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千字左右。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但凡用于祭祀的祭文,用词相对生僻,一般人就算是【大魏宫廷】对照着祭文念。也很难念得像骆瑸那般有如行云流水般的通畅。

    是【大魏宫廷】的,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都没有万般把握。

    不可否认,只要看过一遍的文章,赵弘润几乎都能默写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一字不差、毫无口误地背诵下来,毕竟口诵与默写。是【大魏宫廷】有着本质恰敬笪汗ⅰ盔别的,前者难度更大。

    而那骆瑸,却从头到尾毫无停顿地将他所著的那篇祀天祭文给背了出来。眼瞅着这一幕,祀天坛上大多数人都不禁为之目瞪口呆。

    『此人。也有过目不忘的才能?』

    作为过目不忘才能的拥有者,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自以为是【大魏宫廷】地以为,这天底下当真就没有能在才能天赋上超越他的奇才。但是【大魏宫廷】,他也从未想过这么快就遇上一位。

    虽然并不能肯定那骆瑸的天赋当真远超他赵弘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大魏宫廷】,这骆瑸亦拥有着过目不忘的天赋。

    否则,他绝对不能如此顺畅地将通篇祭文背诵出来。

    而除了惊讶于骆瑸的才能外,赵弘润更加吃惊于此人的胆气。

    要知道,眼下那骆瑸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身边的幕僚,此番他能踏上祀天坛,也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东宫太子弘礼对他格外器重,让他手捧那份祭文罢了,否则,似他这般平民身份,根本没有资格踏足这里。

    没见连玉珑公主,连众皇子的宗卫们都没有资格踏足这里么?

    可就是【大魏宫廷】这样一位顶着平民身份的幕僚,当着祀天坛底下近十万大梁百姓的面,面色自若地背诵出他所著的通篇祭文,并且做到毫无停顿,且不说他的才能,单单是【大魏宫廷】这份胆量,就足以使人更高看一筹。

    『骆瑸……应该不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

    赵弘润轻吐了一口气,凭着骆瑸方才出人意料的举动,他终于认定,这骆瑸十有八九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人。

    因为此番若没有骆瑸的话,相信东宫太子这回铁定要倒霉,很有可能会在雍王弘誉后续一系列传出的谣言中被打倒,被迫戴上『被天所弃』的高帽子,从此一蹶不振。

    当然,不排除那至今还在演戏,明明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却帮东宫太子解围,从而得到后者的信任等等,只不过,这种可能性在赵弘润看来实在太小了。

    明明可以一棒子打倒,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难不成雍王弘誉觉得凭借此事还不足以搬倒东宫太子,因此设下计中计?

    倘若当真如此,那赵弘润只能承认,雍王弘誉这位二哥,实在是【大魏宫廷】也太工于心计了。

    只不过,当赵弘润从雍王弘誉眼中瞧出了些许惊愕与难以置信时,他心中释然了:骆瑸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并且,雍王弘誉也未料到那骆瑸竟然用这种方式替东宫太子解了围。

    『假唱……不,应该是【大魏宫廷】假念。』

    赵弘润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太子弘礼与幕僚骆瑸,旋即拿眼偷瞧身边雍王弘誉的表情。

    看得出来,雍王弘誉明显有些失望,皱着眉望着那骆瑸,眼神很是【大魏宫廷】复杂。

    而这个时候,赵弘润总算也猜到了雍王弘誉的整个意图:一石二鸟!

    是【大魏宫廷】的,一石二鸟。

    很显然,雍王弘誉非但打算借今日的祀天仪式一闷棍将东宫太子打晕,更要借机离间东宫太子与其幕僚骆瑸的关系。

    至于为何要离间两者的关系,待看到方才那骆瑸精彩的表演后,相信不难猜测。

    此人,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俊杰!

    留这样一个人在东宫太子身边担任幕僚,相信雍王弘誉心中必定不安,势必要想办法将其除掉,可没想到,那骆瑸凭着自身的才能,一举挫败了雍王弘誉的阴谋,使其功亏一篑。

    『既然骆瑸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的人,换而言之,“机关”在那份祭文上……』

    赵弘润瞥了一眼东宫太子手中的祭文。

    在肯定了这一点后,赵弘润已经大概猜到雍王弘誉所用的手段了,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一种会逐渐褪色的墨汁而已。

    『呵。看来吏部内。有雍王皇兄的人。……可惜,真可惜啊……』

    赵弘润暗暗为雍王弘誉感到惋惜,在他看来,今日这位二哥这招招数。的确是【大魏宫廷】高明。

    若是【大魏宫廷】设计成功的话,东宫太子弘礼今日铁定要倒霉。

    别看太子弘礼眼下方寸大乱。可等到事情过后,待等他仔细回想,第一个会怀疑的。保准是【大魏宫廷】他的幕僚骆瑸。

    因为经手过那份祭文的,就只有太子的宗卫长冯述。以及幕僚骆瑸。

    排除掉绝不可能出现背叛的宗卫,值得怀疑的,也就只剩下骆瑸了。

    这是【大魏宫廷】人之常情。

    换句话说。若是【大魏宫廷】此计成功的话,雍王弘誉非但暂时搬到了太子弘礼。同时也设计了那骆瑸,使太子弘礼不会再信任这位幕僚。

    只可惜,如此高明的一石二鸟之计。却败在了那骆瑸手中。

    相信今日之后,太子弘礼非但不会按照雍王弘誉所希望的那样怀疑骆瑸,反而会对他更加信任。

    这就意味着,日后雍王弘誉的日子不会好过,毕竟赵弘润看得出来,那骆瑸可是【大魏宫廷】有真才实学的,不像他,只是【大魏宫廷】借助杰出的天赋混日子而已。

    『实在可惜……』

    赵弘润暗自替雍王弘誉这位二哥感到惋惜。

    毕竟总得说来,他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倾向于这位二哥夺得皇位的,因为比起东宫太子,这位二哥给他的印象要好得多,多得多。

    不过,好感归好感,并不意味着赵弘润要帮他一把。

    莫以为前一阵子在玉珑公主那件事中,雍王弘誉借他出入宫令与出入城令,就表示赵弘润欠他一个人情。

    事实上较真起来,去年端阳日在文德殿内,赵弘润破坏了东宫的『立言』大计,应该是【大魏宫廷】雍王欠他一个人情才对。

    只不过那时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为了自己泄愤,并未将这个人情算到雍王头上。

    但不管怎样,雍王在事后借几块令牌给赵弘润,也不能说是【大魏宫廷】因此欠下什么人情。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在于一旦被牵扯到皇帝争夺,赵弘润俨然也会被打上『雍王』的标签,日后再想抽身,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因此,似这种事关夺嫡的不归路,还是【大魏宫廷】能避就避,尽量保持中立为好,反正日后无论是【大魏宫廷】东宫还是【大魏宫廷】雍王上位,都不至于对这位『肃王』怎样,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权重、权轻的区别而已。

    隔岸观火、待价而沽,这才是【大魏宫廷】上位者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不会去向东宫太子告密,告诉对方雍王弘誉会在今日祀天仪式中陷害算计他。同样也不会选择雍王弘誉的阵营,帮着他设计陷害东宫太子。

    两不相帮,才是【大魏宫廷】最聪明的选择。

    “哈……”

    可能是【大魏宫廷】最精彩的部分过了,赵弘润直感觉困意又袭上了心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虽然东宫太子暂时逃过一劫,不过,只要后续雍王皇兄丢出那“天弃太子”谣言,相信也能达到起初的目的,只不过效果没有原先预计的那么好罢了。另外,太子“遗失”祭文上的文字,相信父皇与朝廷事后也会追究,这些事,应该足够东宫焦头烂额了……雍王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大魏宫廷】没能借此离间太子与骆瑸的关系吧。……那骆瑸,的确是【大魏宫廷】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话说,不晓得父皇会气成什么样,终归这祀天仪式差点就搞砸……唔?』

    正值赵弘润暗暗偷笑着望向其父皇魏天子的面色时,他惊愕地发现,魏天子尽管脸上遍布阴沉之色,但是【大魏宫廷】那眼神……却并无愠怒。

    是【大魏宫廷】的,没有丝毫的愠怒,唯有坦然淡定。

    突然间,魏天子似乎注意到了赵弘润的目光,转过头来瞧了他一眼。

    而让赵弘润感觉目瞪口呆的是【大魏宫廷】,魏天子望着他,嘴角竟扬起了一丝一闪而逝的笑意。

    『笑?这个时候?』

    赵弘润愕然地瞪了眼睛,再仔细看时,却发现魏天子早已收回了视线。

    『怎么感觉……是【大魏宫廷】我要被坑啊?』

    脑海中清晰回望着方才魏天子那一闪而逝的笑意,赵弘润隐隐有种要被坑的预感。(未完待续。)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美食供应商  IT百科  明末第一贼  盛唐之帝国崛起  伏天氏  天天美食  IT百科  极品家丁  大族激光  99养生网  三国高校传  美食供应商  逆剑狂神  诸天最强大咖  创世中文网  中国会计网  阅读封神系统  盛唐风华  全本书屋  励志名人名言  极品全能学生  诡秘之主  明朝败家子  说说大全  就爱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