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四十章:迈出的第一步
    兵铸局郎官郑锦在冶造局遭到辱打,随后更是【大魏宫廷】冶造局的匠工们丢出司署门外,当这个消息传遍朝中六部二十四司时,不少司署为之哗然。

    要知道,郑锦的家世可不低,其父族郑家,历代皆在朝中为官,其父乃朝中散骑常侍郑伦,其父郑庸更是【大魏宫廷】担任过礼部左侍郎,而再往前推,郑家中人亦不乏有担任过九卿的先代,可谓是【大魏宫廷】大梁中的名门之后。

    而其母亲,那更是【大魏宫廷】现兵部尚书李鬻的女儿,兵铸局局丞李缙的妹妹,因此,当那一干公吏们将凄惨的郑锦抬到郑府后,其母李氏又惊又怒,非但连命人唤来丈夫郑伦,更请来父兄,企图为儿子主持公道。

    “女儿不管那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否贵为肃王,他无缘无故地叫人毒打我儿,又是【大魏宫廷】所为哪般?父亲,女儿恳请父亲向陛下奏请此事,定要让他赵弘润还我儿一个公道!”

    在郑锦的寝具,其母李氏对其父亲李鬻哭求道。

    然而还等李鬻有所表示,李氏的丈夫散骑常侍郑伦便在旁喝止道:“妇人之见!……你以为那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寻常的皇子么?”

    李氏抹了抹眼泪,愤愤说道:“妾身知道那赵弘润乃击退楚军的功臣,因此获封肃王,可即便如此,亦不能无端端叫人毒打我儿,这还有王法么?”

    『王法?对方是【大魏宫廷】姬氏宗族嫡系,你跟他提王法?』

    李鬻、李缙、郑伦三人闻言用异样的眼神望了一眼李氏,旋即,李氏的兄长李缙开口言道:“小妹,你先在此照顾锦儿,为兄与父亲还有妹夫,到隔壁房间坐会。……记住,这件事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李氏望了一眼父兄与丈夫的面色,虽然心中愤愤,仍顺从地点了点头。

    见此,李鬻、李缙、郑伦三人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在关上了房门之后。郑伦不解问道:“缙兄。锦儿今日为何会去冶造局?”

    李缙闻言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妹夫不知,昨日傍晚,冶造局局丞王甫派人知会朝中六部二十四司。宣布解除以往冶造局与各部各司署之间的合作。……我兵铸局,为了今年给驻军六营更替军备一事。曾托冶造局修缮、赶制一批马车,昨日王甫突然叫人过来知会我兵铸局,说是【大魏宫廷】那批马车要我等自己想办法。若无意外,锦儿今早在听说此事后。势必是【大魏宫廷】带着一些人手到冶造局询问究竟去了。”

    说到这里,李缙歉意地对妹夫郑伦说道:“此事都怪为兄,忘了将肃王弘润入主冶造局一事。告诉锦儿,才致使他遭遇此祸。”

    郑伦闻言摇了摇头。要知道,在他郑家逐渐衰败的如今,其子郑锦之所以正在兵铸局这个油水多的司署当差。全赖他岳父与妻兄的提携,并且,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这么说,锦儿是【大魏宫廷】无辜撞在那肃王手里了?”

    听闻郑伦此言,兵部尚书李鬻捋了捋胡须,点点头沉声说道:“锦儿此番算是【大魏宫廷】命不好,变成了那肃王杀鸡儆猴的牺牲……看来,肃王入主冶造局后,冶造局势必会有一番大变动。”

    郑伦闻言深思了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能否借宗府……”

    他并没有说完,但相信李鬻、李缙二人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可以是【大魏宫廷】可以,不过,此举无异于与那位肃王为敌……”李鬻摸了摸胡须,颇有微愁眉不展地说道:“那肃王弘润,老夫与他打过两次交道,此子虽然年方十五,但论手段,毫不逊色雍王……”

    “父亲的意思,莫非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李缙闻言不悦说道:“锦儿,好歹也是【大魏宫廷】一名郎官,前往冶造局亦是【大魏宫廷】为了公事,哪怕有言语上的冲撞,也不至于被毒打成那般模样。”回想起侄儿郑锦被打地面颊红肿、嘴唇更是【大魏宫廷】殷红一片,李缙心中着实恼怒。

    要知道,郑锦虽然性格狂妄些,但也并非是【大魏宫廷】草包,至少舅舅李缙安排的差事,他每次都能办得很好,更别说他懂得奉承讨好,因此,李缙很是【大魏宫廷】疼爱这位侄儿,哪怕说是【大魏宫廷】视为己出也不为过。

    以至于眼下,作为亲生父亲的郑伦还未有所表示,李缙这位舅舅心中却早已气愤填膺。

    “竖子,你还不明白么?”见儿子气愤难平,李鬻怒声说道:“肃王此举,并非是【大魏宫廷】针对锦儿,他是【大魏宫廷】要借锦儿告诫朝中六部二十四司,告诉那些朝中官员,眼下他肃王弘润入主冶造局,若有任何胆敢造次,这就是【大魏宫廷】下场!……你要报复肃王,可以,你眼下将此事上报宗府,相信宗府的人定会秉公办理此事。然而你想过没有,待等那肃王从宗府出来之后呢?”

    “……”

    李鬻捋了捋胡须,冷笑说道:“别说锦儿此番只是【大魏宫廷】皮外之伤,并无性命之忧,就算那肃王失手将锦儿给打死了,宗府的人又岂会真的制裁那肃王?要么你有本事叫那肃王一直被关在宗府内,否则,等他出来,到时候,我李家,还有贤婿的郑家,都将会是【大魏宫廷】肃王报复的对象!……那位睚眦必报的肃王,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他为敌的人,先吏部文选司司郎罗文忠,便是【大魏宫廷】前车之鉴!”

    “……”听闻此言,李缙脸上怒容稍减,皱眉说道:“难不成只能忍气吞声?”

    李鬻捋着胡须沉思了片刻,郑重说道:“忍一时风平浪静。……肃王并非仗势欺人之辈,但最恨有人威胁,户部的左侍郎范骉,如今在户部的处境,你不是【大魏宫廷】不清楚,明明有着东宫太子撑腰,可结果呢?户部仍旧权利大失。这就是【大魏宫廷】威胁肃王的下场。”说罢,他转头望向郑伦,叮嘱道:“贤婿,若你听老夫一劝,便劝服你妻,莫要在这个时候选择与肃王为敌,哪怕是【大魏宫廷】李、郑两家联手,也是【大魏宫廷】得罪不起的。”

    “小婿明白。”郑伦拱手恭敬说道。

    见此,李鬻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笑着说道:“你也不必担心,此番肃王是【大魏宫廷】做得有些过火,但这并非是【大魏宫廷】祸,反而是【大魏宫廷】福。”说到这里,他又转头望向儿子李缙,正色说道:“缙儿,眼下的冶造局,局势诡谲,你兵铸局要退避三分。”

    李缙闻言心中不是【大魏宫廷】滋味,却又不敢忤逆父亲,只好乖乖地点头答应:“孩儿遵命。”

    于是【大魏宫廷】乎,李家与郑家,竟丝毫没有表示。

    这让朝中六部二十四司的官员们大为惊诧,毕竟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关于郑锦的事,李家与郑家竟选择了忍气吞声,别说报复,就连一句抗议也无。

    甚至于,就连赵弘润都感到十分意外,毕竟为了起到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效果,在他的默许下,那郑锦与其一干公吏受的伤可不轻。

    正如兵部尚书李鬻所预测的那样,赵弘润早就想好,若是【大魏宫廷】此番李家与郑家咽不下这口气,使宗府介入,赵弘润并不介意从宗府中释放出来后,连带着李家与郑家一起收拾,可如今对方如此顺从人意,反而让赵弘润稍稍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算了,这件事日后再说吧。』

    摇摇头将这桩事抛之脑后,赵弘润唤来了局丞王甫与陈宕、程琳、荀歆三名郎官。

    当赵弘润将心中所想跟这四位一说,王甫、陈宕、程琳、荀歆四人不禁有些为之动容。

    为何?

    因为赵弘润吩咐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大魏宫廷】清点冶造局内的人员名单,并提升所有人的俸禄。

    “提升匠工的俸禄?”

    王甫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大魏宫廷】的。”赵弘润点头肯定道。

    他已了解了目前冶造局内文官与匠工们的月俸情况,他实在难以想象,作为冶造局内中坚力量的匠工们,每月的俸禄折合银两竟然只有大概区区六十两左右,而经验丰富的匠师们在此基础上提升二十两。

    对此,赵弘润简直无语,要知道从匠工熬到匠师,所消耗的岁月何止七八年,可月俸却仅仅只提升了二十两。

    至于冶造局内的文官,月俸普遍也不高,就拿身为冶造局局丞的王甫来说,他每月的月俸也只有一百八十两,其余陈宕、程琳、荀歆三位郎官,其月俸按资历在八十两到一百二十两左右,至于一般公吏,其月俸也是【大魏宫廷】按照资历,从三十两到五十两不等。

    以大梁的物价,三十两一个月的月俸能干嘛?虽然足够一家五口吃喝穿戴,但相信绝对留不下什么积蓄,因此,一旦得病,那就只能硬抗,连看病抓药的钱都没有。

    “从即日起,我冶造局内所有人的月俸翻倍!……另外,本王有言在先,这只是【大魏宫廷】初步提升月俸,只要日后冶造局的发展合乎本王的意愿,哪怕月俸再翻个几倍,亦不成问题。”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赵弘润不禁有些感慨。

    要不是【大魏宫廷】手中还捏着三十万两银子的钱,相信他也不能如此底气十足。

    “总而言之,干得出色,自然月俸增涨就越快。”

    在赵弘润的金钱攻势下,暂且不说冶造局内的工匠们在听说此事后会如何,至少屋内四位文官,他们的积极性便已被调动起来。

    “殿下要我们做什么?”郎官程琳兴致勃勃地问道,因为他有预感,这位肃王殿下恐怕是【大魏宫廷】要有一番大动作。

    『第一步做什么……』

    听闻程琳的询问,赵弘润沉思了片刻,忽然笑着说道:“咱们,先来造一把尺子。”

    『尺子?咱们冶造局有尺子啊。』

    王甫、陈宕、程琳、荀歆面面相觑,脸上满是【大魏宫廷】不解之色。(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养生网  花都最强医圣  99养生网  飞剑问道  步步生莲  神道丹尊  房贷计算器  毕业论文网  超强吸妖器  最强终极兵王  最强特种兵王  牧神记  创世中文网  励志名人名言  伏天氏  太初  北宋大表哥  逆剑狂神  笔趣阁  飞剑问道  星座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中国会计网  诡秘之主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