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五十二章:联盟之议
    『此人,便是【大魏宫廷】那击败了暘城君熊拓十六万大军的魏国肃王姬润?』

    在紫宸殿内,一名叫做公羊育的楚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霸气外露的赵弘润。

    或许在外人眼里,他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随行的陪使节而已,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看起来脸庞消瘦、眼眶深凹的中年儒士,便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身边最为倚重的智囊谋士。

    更不会有多少知道,固陵君熊吾当初之所以能在宋地打得宋国降将南宫节节败退,所凭借的并非那号称精锐的十余万固陵军,而是【大魏宫廷】借助了这位深谋之士的力量。

    而此番公羊育扮作寻常随行使节,陪同暘城君熊拓、固陵君熊吾以及士大夫黄砷前来魏国的王都大梁,也正是【大魏宫廷】向亲眼见识见识那位挫败了暘城君熊拓十六万大军的魏国肃王。

    回想起起这桩事,公羊育仍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去年八九月的时候,他所效力的固陵君熊吾,在宋地的进展还不如暘城君熊拓在颍水郡的成果。

    当时暘城君熊拓憋着一股气想要在战果上将固陵君熊吾远远甩在后头,实际上,熊吾亦是【大魏宫廷】这般想法。

    可谁曾想到,当时势头大好的暘城君熊拓,竟然在接二连三地惨败在这位魏国的肃王手中,非但先前的战果毁之一炬,就连自身的封邑亦被对方给攻陷了。

    当时,固陵君熊吾在听说这件事后哈哈大笑,一副幸灾乐祸之色,可公羊育便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后续事态的演变,逐步朝着对固陵君熊吾不利的方向改变,先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由于魏国肃王姬润对楚暘城君熊拓的几番大胜而对魏国的军队实力产生了几分兴趣,随后在魏国睿王姬昭的促成下,摆出一副要与魏国在东西两侧一同夹击楚国的架势,在邳县修筑城池。

    正如公羊育此前所担忧的,齐王僖的介入。使得楚东以楚王熊胥为首的熊氏贵族们有些心慌了。毕竟齐、鲁、宋两国联军向来便是【大魏宫廷】他们楚国心头挥之不去的噩梦。

    而如今,虽然宋国已被攻灭,但若是【大魏宫廷】实力比宋国更强的魏国取代了宋国在『齐鲁宋』三国联盟的位置,达成了『齐鲁魏』三国联盟。那么这股势力,将足以使整个楚国为之动荡不安。

    更何况。楚东熊氏贵族们所掌握的精锐王军,此刻还在吴越等地镇压叛乱,若是【大魏宫廷】此时齐鲁魏联手攻楚。那么对于楚国而言,简直就是【大魏宫廷】灭顶之灾。隐隐有覆国之险。

    当时公羊育就猜到,他们楚国不可能再打下去了,因为再打下去。非但楚西会被魏国的那位肃王姬润给侵吞,而楚东也会遭到齐、鲁两国联军的攻打。到时候吴越等地的叛军再发一轮力,那么他楚国便是【大魏宫廷】三面被攻,一个不好。甚至要丢掉半数的国土。

    果不其然,楚王熊胥派遣了季连氏的后裔、黄姓名门贵族的代表,黄砷,命此人担任使节。

    那时,公羊育便建议君上固陵君熊吾不必再费心费力攻略宋地了,因为没有必要了,齐王僖的介入,就已经熄灭了以楚王熊胥为首的楚东熊氏贵族对于继续这场战争的勇气,以及在这场战争中勇夺最后胜利的信心。

    然然,固陵君熊吾并没有听从劝说,并没有采纳公羊育的建议。

    而事实证明,公羊育的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

    正如他所料,黄砷直接前往了当时已被魏军所攻克的正阳,求见了那位正打算攻略暘城君熊拓最后三座封邑城池的魏国肃王姬润,与其达成了两军罢兵言和的协议,支付了一大批钱物,才使得那位魏国的肃王率军撤离暘城君熊拓的封邑。

    公羊育不得不感慨,有时候世事就是【大魏宫廷】这么讽刺:明明暘城君熊拓是【大魏宫廷】惨败在魏国肃王姬润手中,但是【大魏宫廷】因为后者的关系,楚国宫廷不得不派士大夫黄砷与其媾和,这就使得暘城君熊拓拥有了与魏军谈判的权利,反而促使在宋地连连得胜的固陵君熊吾成为了此战最大的失利者,辛苦白忙碌一阵,到时候却没有丝毫的收获。

    这个结局,别说固陵君熊吾无法接受,就连公羊育都有些不甘心。

    因此,当固陵君熊吾对其父王熊胥纠缠不休,定要担任此番出使魏国王都的主使官时,公羊育并没有阻止,甚至于,他还扮作了一名随行使节,想用自己的眼睛,亲眼瞧瞧魏国国内的现况,瞧瞧那位堪称力挽狂澜的魏国肃王姬润。

    还别说,第一眼瞧见那肃王姬润,公羊育就感觉此子非比寻常,因为从来没有人会在迎宾的宴席上,叫身边的护卫拔剑砍向他国的主使官,更别说这位主使官还是【大魏宫廷】一国的王子。

    原因,仅仅只是【大魏宫廷】这位主使官在他的言语逼迫下,因为恼羞成怒而失态说出了对他们魏国宣战的胡话而已。

    啊,仅仅只是【大魏宫廷】谁都不会当真的胡话,或者说气话。

    可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姬润,却仿佛当了真,直接叫身边的护卫拔剑相向。

    那真的只是【大魏宫廷】一个玩笑么?

    公羊育可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那位魏国的肃王姬润分明是【大魏宫廷】在借此警告他们这些楚人:这里是【大魏宫廷】大梁!

    甚至于,公羊育忍不住猜测,倘若固陵君熊吾身边那位护卫没有及时保护好自家邑君,使得熊吾当真被那名魏人错手给劈死了,那么这件事,又将以怎样的局面告终呢?

    『想必他会立即拉上齐王僖对我大楚宣战吧?』

    回想起赵弘润那句『本王素来喜欢先下手为强』,公羊育暗自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杀,或不杀固陵君熊吾,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那肃王姬润的两个取舍选择而已。

    『看来得提醒熊吾公子,否则,若是【大魏宫廷】他再继续挑衅魏国,或有可能真会被那姬润给杀了。』

    想到这里,公羊育低声对身边的同僚说了几句,叫其找机会提醒熊吾。

    而待等他嘱咐完毕,他忽然发现,对面那名魏国东宫太子身边的幕僚骆瑸,正神色难以捉摸地望着他。

    『……太过于冷静了么?』

    隐隐感觉好似被对方看出了什么的公羊育,不动声色地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

    正如公羊育所猜测的那样,东宫幕僚骆瑸正用惊奇的目光望着前者。

    因为骆瑸诧异地发现,在殿内几乎所有人都被肃王赵弘润那霸道的做法与言辞所震惊时,而楚人的随从使节中,却有一名脸庞消瘦的楚国使节面色自若地观察着他们大魏的肃王赵弘润。

    那份镇定,不像是【大魏宫廷】假的。

    『那是【大魏宫廷】何人?』

    骆瑸一边用善意的笑容回应着公羊育的微笑,一边在心中暗暗称奇。

    不知为何,对面那名楚人,让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迫力。

    不过这份疑惑,转念间便被骆瑸收到了心底,毕竟眼下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促成魏楚言和。

    别看他们大魏眼下已与齐国达成了初步协议,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大魏就乐意与楚国开战,彼此打地死去活来不可开交,从魏国自身利益考虑,自然是【大魏宫廷】要尽量避免战争,这才符合本国利益。

    最好,天底下除了他们大魏外,其余各国皆彼此征伐不断。

    当然了,这只是【大魏宫廷】美好的奢望,但并不现实。

    正在商议两国言和的,是【大魏宫廷】礼部尚书杜宥与楚使的副使节黄砷,整个紫宸殿内,一时间仿佛就只有这两位在交谈,其余诸人,只是【大魏宫廷】静静地在旁听着。

    哪怕是【大魏宫廷】方才挑衅大魏的固陵君熊吾,亦或是【大魏宫廷】霸气地震慑了对面那些楚人的肃王赵弘润,此时皆安安静静地坐在各自的席中,听着杜宥与黄砷的辩论。

    按理来说,这种事关两国外交的大事,本不应该在这种迎宾宴上谈论,而应该在更加正规的场合,在谈判桌前。

    但似乎那些楚人们并不在意这种小事,也难怪,毕竟似眼下的局势,对于他们楚国是【大魏宫廷】非常不利的,若是【大魏宫廷】他们不能说服魏国,那么,魏国理所当然会向齐王僖靠拢。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清楚这件事,因此,礼部尚书杜宥底气十足,谈笑风生与黄砷争论,争论着『魏国究竟倒向齐国还是【大魏宫廷】倒向楚国更符合魏国的本国切身利益』这个问题。

    而黄砷所做的,便是【大魏宫廷】一个劲地抹黑齐王僖,直接将其形容成是【大魏宫廷】一个喜怒无常的君王。

    不过说实话,黄砷的话倒也是【大魏宫廷】实际,毕竟齐王僖还真是【大魏宫廷】那位一位喜怒无常、难以揣摩的君王。

    据天下传闻,齐王僖做事仅凭个人喜好,顺他眼的人,哪怕只是【大魏宫廷】一介马夫,可能第二日就能登阁拜相;反过来说,若是【大魏宫廷】齐王僖瞧你不顺眼,哪怕你是【大魏宫廷】宫廷内高高在上的相臣,也就可能在第二天就直接叫你滚蛋,甚至是【大魏宫廷】卷铺盖滚出齐国。

    总而言之,那是【大魏宫廷】一位你完全吃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的君王。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齐王僖在齐国的贵族圈子里其实并不受拥护,只是【大魏宫廷】那些齐国贵族们十分地忌惮王室,尤其是【大魏宫廷】目前的齐王吕僖,因此,不敢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罢了。

    毕竟那是【大魏宫廷】一位一旦你得罪了他,他就会立马使你一无所有的“暴君”,所谓伴君如伴虎,事实上指的便是【大魏宫廷】这类君王。

    而礼部尚书杜宥自然不会仅凭黄砷这几句话就改变立场,毕竟目前在魏人的眼中,素无交集的齐人,自然要比屡屡攻打他们大魏的楚人好的多。

    直到黄砷丢出一句让殿内所有魏人大吃一惊的话来。

    “若有朝一日吕僖不在了呢?”(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最强狂兵  玄界之门  励志故事  房贷计算器  全职法师  笔下文学  花百科  经典古诗词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族激光  中华养生网  中国玉米网  如意小郎君  寸芒  极品全能学生  明朝败家子  绝世邪神  逆天铁骑  圣龙图腾  无敌超神奶爸  男性健康  广东高考网  逍遥游  广东高考网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