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八十六章:软胁
    有了自己父皇的支持,赵弘润总算是【大魏宫廷】稍稍安心了许多。

    可尽管如此,当他到了宗府,在几名宗卫羽林郎的指引下见到了他那位二伯赵元俨时,这位二伯脸上那仿佛木雕般僵固的面孔,仍让赵弘润不禁有些心虚。

    也不知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巧合,二伯赵元俨这次接见赵弘润的地点,仍然还是【大魏宫廷】在那片他亲手栽培的花圃前,这让赵弘润暗自松了口气。

    毕竟,他最担心的就是【大魏宫廷】这位二伯在似静虑室那种氛围阴暗压抑的密室内接见他,因为那会让他倍感压力。

    “宗正,肃王到了。”

    那几名宗卫将赵弘润领到赵元俨面前,旋即,其中一名宗卫走上前几步,在后者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那一瞬间,赵弘润清楚地注意到,他二伯赵弘润皱起眉头扫了他一眼。

    『看来那名宗卫是【大魏宫廷】在向二伯禀告郎卫军统领周骥的事……』

    赵弘润心中暗暗猜测道。

    毕竟素来不离宫廷的郎卫,这回破例送他前来宗府,并且还是【大魏宫廷】由郎卫军统领周骥亲自带队,赵弘润不相信他眼前这位二伯猜不到此举背后的深意。

    “我知道了,你等退下吧。”

    在微微点了点头后,赵元俨遣退了那几名宗卫。

    而在此之后,他便转身身来,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看来你并非不知轻重……”

    “二伯指的什么?”

    赵弘润一脸懵懂地问道。

    事实上,当然听得懂二伯这句话的深意,但他只能装出懵懂无辜的样子,不敢流露丝毫得意之色。

    要知道,别看他如今已取得了其父皇魏天子的支持,可事实上,在处理姬姓赵氏一族的族内矛盾之事上,他父皇魏天子未必就比他眼前这位二伯更具话语权。

    毕竟魏天子只是【大魏宫廷】掌大魏国家大事的君王,而宗正却是【大魏宫廷】执掌姬姓赵氏族内事物的长老般人物,两者并不可相提并论。

    因此。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下。赵弘润并不想亲口道出他父皇的支持,用来压制眼前这位二伯,这只会使事情朝着糟糕的一面发展。

    当然了,稍稍地暗示一下倒是【大魏宫廷】无妨。正如魏天子叫郎卫军统领周骥亲自护送他儿子赵弘润前来宗府一样,其用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放出个讯号给赵元俨。因此,只要赵弘润别太过于洋洋得意,他二伯赵元俨看在魏天子的面子上。还是【大魏宫廷】不至于过多苛责的。

    『这个小滑头……』

    赵元俨皱眉盯着赵弘润这个侄子。

    平心而论,他对这个侄子还是【大魏宫廷】颇有好感的。毕竟对方是【大魏宫廷】他姬姓赵氏一族宗族子弟中的翘楚,能堪比者寥寥无几,不出意外的话。日后的大魏,势必会由这些优秀而杰出的年轻一代来肩负。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此子小小年纪便已深酣的狡猾,他并不欢喜。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但事实上。赵弘润这位二伯,对『规规矩矩地不择手段』这条家训是【大魏宫廷】保持着抵触心理的,在他看来,做人就要堂堂正正,顶天立地、身影不斜,任何权谋手段,在他眼里皆不过是【大魏宫廷】“狡猾”而已。

    而更让他心情不渝的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个小侄子,显然也早已受到了那些家训的熏陶,已有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苗头。

    这不,方才他就听那名宗卫低声汇报,他这个侄子此次前来他宗府,竟然是【大魏宫廷】由郎卫军统领周骥亲自护送过来的,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小子事先已猜到了他召见其过来宗府的目的,提前一步找了一个坚实的靠山。

    这一点,还真是【大魏宫廷】出乎了他赵元俨的意料。

    并且,让他微微有些动怒。

    正如赵弘润曾经对赵元俨这位二伯的猜测,赵元俨乃当今大魏君王赵元偲的二兄,可虽说是【大魏宫廷】兄弟,但赵元俨远远不如赵元偲那样开明。

    当然了,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元偲被姬姓赵氏的族老们看中,选为宗府宗正的原因。

    简单地说,或许大魏需要一位有开拓精神的明君,但姬姓赵氏,并不需要一名激进的掌舵者。

    也难怪,毕竟姬姓赵氏一族在大魏已足够强大,只要皇权依旧还被这个家族的族人捏在手里,那么,这个家族便没有可能衰弱。因此,选一位稳健守成的家族掌舵者,要远比选一名激进的人更加适合。

    因此,被培养为姬姓赵氏掌舵者的赵元俨,在宗府内众族老的熏陶下,逐渐朝着古板、顽固的老一辈姬姓赵氏族人靠拢,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极其不喜欢宗府的氛围,以及畏惧其二伯赵元俨的原因。

    而似这等顽固守旧的长辈,最厌恶的便是【大魏宫廷】族内晚辈的“阴奉阳违”,就跟赵弘润当前所做的这样,虽然一口答应前来宗府,但是【大魏宫廷】在此之前,却先到垂拱殿取得了大魏天子的暗中支持。

    似这种举动,是【大魏宫廷】赵元俨所不能容忍的。

    毕竟姬姓赵氏的皇权并不能凌驾于姬姓赵氏的宗族权利之上,两者是【大魏宫廷】平起平坐的。

    而似赵弘润这种想借助魏天子的皇权来压制宗府权限的举动,往严重了说就是【大魏宫廷】违反了『规矩』,影响了以往皇权与宗府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若不是【大魏宫廷】赵元偲对赵弘润这个侄子还心存几分好感的话,甚至会武断地裁定这是【大魏宫廷】对宗府的挑衅。

    挑衅宗府,这个罪名针对姬姓赵氏族人而言,可不亚于所谓的欺君之罪,视情节轻重囚禁个几年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的事。

    不过很幸运,赵弘润上回主动肩负国难、率领浚水军击退暘城君熊拓,并且扬军反攻入楚国的赫赫战绩,为他在宗府赚得了不少好印象,哪怕是【大魏宫廷】他二伯赵元俨不喜欢他有时候那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行径,也稍稍会网开一面。

    “你用什么代价,说服了你爹?”

    在盯着赵弘润半响后,赵元俨沉声问道。

    因为在他看来,哪怕是【大魏宫廷】父子,但倘若魏天子赵元偲没有得到什么的话,并不会如此明确地向宗府示意,暗示袒护之意。

    而听闻此言,赵弘润的面色不免显得有些怏怏,他并没有隐瞒,如实说道:“父皇要走了博浪沙与祥福港日后八成的利润。”

    『……』

    赵元俨面色微微一愣,表情亦逐渐变得缓和了几分。

    毕竟他也是【大魏宫廷】知道轻重的,在他看来,倘若朝廷得到了那两座河港的八成的利润,相信国库必定更加充盈,整个国家势必会以更快的速度增强。

    不过反过来说,如今连魏天子、朝廷都介入了这件事,并且为了那庞大的利润而暗中支持赵弘润,这就意味着,宗府就更难叫赵弘润将博浪沙归还原阳王了。

    说实话,赵元俨自然清楚,一旦他侄儿赵弘润在博浪沙投入大量金钱建造河港,那么这座河港日后必定会成为一座庞大利润来源的金山。

    若从本心出发,他自然更倾向于将这笔恰敬笪汗ⅰ慨交给大魏国库,而不是【大魏宫廷】交给原阳王那一支姬姓赵氏的分支,可问题就在于,似这种侵占封国土地的先例不能开,因为这会导致国内其他封王的不安。

    不得不说,这就是【大魏宫廷】赵元俨、赵元偲兄弟二人看待问题的着眼点不同所导致的差异:赵元俨身为宗府宗正,堪称是【大魏宫廷】姬姓赵氏一族的掌舵者,他更加在意整个庞大氏族的内部和睦与团结;而赵元偲作为大魏君王,他首先考虑的是【大魏宫廷】整个大魏,是【大魏宫廷】祖宗打拼下来的基业,江山社稷,其次才轮到姬氏赵氏一族。

    “昨日,原阳王派人送了一封书信过来,信内言及,你……你糊弄其世子赵成琇,使其将原阳东郊一片名为博浪沙的河滩,以十五万两白银的价格卖给了你,看来这件事是【大魏宫廷】属实的了。”赵元俨微叹了口气。

    然而听闻此言,赵弘润立马摇头否认“小侄虽说的确用十五万两银子买下了博浪沙,但是【大魏宫廷】首先,此事并非小侄提起,而是【大魏宫廷】赵成琇主动开口;其次,小侄也从未糊弄或者哄骗赵成琇将博浪沙卖给我。……这两项罪名,二伯可不能强加给小侄。”

    “但是【大魏宫廷】你从始至终也没有提醒他的意思,不是【大魏宫廷】么?”赵元俨语气复杂地反问道。

    赵弘润听了这话,哂笑道:“要怪,只能怪他鼠目寸光,浊目难辨金珠,与我何干?……难不成,二伯要让侄儿为了他人的愚蠢而受罚么?”

    『早听说此子伶牙俐齿,果不其然……』

    赵元俨有些无言以对,毕竟此事若真是【大魏宫廷】由赵成琇主动提起的话,那就的确不关赵弘润的事,就像后者说的,只能怪对方蠢。

    可问题在于,原阳王赵文楷可不是【大魏宫廷】他儿子赵成琇,一听说博浪沙要建造河港,便也意识到了这片土地在日后的价值,不依不饶请求宗府出面追回那份地契,对此,身为宗府宗正的赵元俨还真有些头疼。

    而就在这时,赵弘润忽然伸出手,将一枚随处可见的石子递给赵元俨。

    同时,他口中淡淡说道:“事实上,二伯并不需要为此劳神,在小侄看来,这件事很容易解决。”

    “……”赵元俨不解地接过那枚普普通通的石子,将信将疑地望着眼前的侄子。

    只见赵弘润脸上露出几分嘲讽之色,撇嘴冷笑道:“只要小侄取消在博浪沙建造河港的打算,这件事不就解决了么?!……这井我冶造局还未开挖呢,一个毫不相干的家伙,就企图跳出来抢水喝!真是【大魏宫廷】可笑!”

    『……』

    赵元俨微微色变,面色隐隐也有些挂不住。(未完待续。)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明朝败家子  伏天氏  全职法师  全职武神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龙图腾  飞剑问道  武道孤圣  修真聊天群  步步生莲  全球高武  男性健康  小学生作文  逆剑狂神  第一星座网  美食供应商  超级无上神帝  中华康网  广东高考网  中华养生网  战神狂飙  铸天之景  都市之归去修仙  南方财富网  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