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九十七章:婆媳相见(三)
    『Ps:编辑跟我说,历史文有个战力榜,竞争不是【大魏宫廷】很激烈,你去试试吧。我说我去看看。结果到起点首页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第一位的那位,单日爆更十万字,我绝对愣是【大魏宫廷】看了30秒才回过神来。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我还是【大魏宫廷】老老实实写我自己的吧。』

    ————以下正文————

    『与芈姜究竟是【大魏宫廷】何关系?』

    若是【大魏宫廷】在一两个月前,赵弘润对此毫不犹豫,他与那个腹黑、嘴毒、面无表情的女人没有丝毫关系。

    但如今不知为何,『毫无关系』这句话他竟愣是【大魏宫廷】说不出口。

    这份复杂的心情,一直维持到入夜众人在北屋的厅堂用饭。

    平心而论,饭桌的佳肴颇为诱人可口,毕竟掌厨的厨子那可是【大魏宫廷】宗卫们临时从皇宫的御膳房里请过来的,做菜的手艺那自是【大魏宫廷】无以伦比。

    可即便如此,赵弘润却感觉有些味同嚼蜡,因为他心中仍在深思着与芈姜的关系。

    不可否认,他喜欢苏姑娘的温柔,也挺喜欢小丫头羊舌杏的乖巧,这就不难推测出选择理想女伴的的观念,而芈姜,她有什么优点?

    腹黑、嘴毒、面无表情,生活习性也跟个七老八十的老妪似的,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此女善与毒虫为伍,比如蛇、蝎、蜘蛛、毛虫,有些甚至连赵弘润都会感觉厌恶以及恶心的爬虫,她却能面无表情地将其抓在手里把玩,简直就没有一丁点的女人味可言。

    但诡异的是【大魏宫廷】,对于似这般的芈姜,赵弘润发现自己越来越能接受这方面的事物了,就跟某个搞笑剧内的台词似的:一旦接受这种设定,似乎还能觉得挺可爱。

    简直不可理喻!

    赵弘润对于自己心态的莫名改变也感到有些无语。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的目光,芈姜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待发现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视线时,便迅速地撇开了视线。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忽然间,他心中一动。偷偷拿眼瞥了一眼苏姑娘的方向。正巧看到她正神色难以捉摸地瞧着他,随后又瞧了一眼芈姜。

    『不好不好……』

    赵弘润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眼下他与芈姜“眉来眼去”,那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件什么好事。

    而在主位上。沈淑妃时而与乌贵嫔低声议论着什么,时而笑吟吟地招呼着众女吃菜。她的视线,来回投在苏姑娘与芈姜两者间,让本来挺尴尬的气氛变得愈发尴尬。

    “芈姜。你是【大魏宫廷】汝南县人,对吗?”

    冷不丁。沈淑妃问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想到沈淑妃会询问自己,芈姜愣了愣,这才点头说道:“是【大魏宫廷】的。沈淑妃。”

    “除了你那位堂兄与你身边的亲妹妹,家中可还有其他的亲人?”沈淑妃又问道。

    芈姜愣了愣。这才意识到沈淑妃口中所说的『那位堂兄』,多半指的就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他摇头轻声说道:“或仍有些亲眷。但已不来往了。”

    “喔。”沈淑妃点了点头。

    其实她多少也了解一些芈姜的事,并且有关于芈姜的亡父汝南郡熊灏的事,沈淑妃或多或少也听某位“偷偷告密”的宗卫提起过,因此倒也并不惊讶。

    “此番你来我大魏,是【大魏宫廷】打算长住在此吗?”沈淑妃又问道。

    “这个……”芈姜摸不透沈淑妃的想法,不好贸然回答,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赵弘润。

    这一幕被沈淑妃瞧在眼里,让她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妾身就说嘛,这女孩子家的,若非什么特殊缘故,岂会背井离乡?』

    沈淑妃似嗔似责怪地瞥了一眼赵弘润,可能是【大魏宫廷】在暗暗责怪自己儿子不肯说实话。

    旋即,她又问芈姜道:“过去那阵子,在我大梁住得惯么?”

    『……』

    芈姜愈加糊涂了,眼眸中闪着疑惑之色,在想了想后,她如实说道:“对于贵地的风俗仍有些困惑,不过,住地挺好的。”

    “那就好……”沈淑妃看似满意般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又询问了芈姜许多问题,比如说,芈姜姐妹二人在年幼时离开了故国楚国后去了哪里。

    当从芈姜平淡的口吻中听说,当时年仅三岁左右的此女背着尚在襁褓内的妹妹芈芮,被迫背井离乡前往千里之外的巴国时,那种孤苦无依,听得沈淑妃与乌贵嫔连连叹息不止。

    “你那堂兄当时未曾派人护送你姐妹俩么?”

    芈姜如实说道:“我堂兄派人护送了,不过在进入巴国的第一天晚上,车队便遭到了当地巴人的袭击,护卫们为了保护我姐们俩,皆牺牲了……”

    芈姜说得很是【大魏宫廷】轻描淡写,但是【大魏宫廷】屋内众人却是【大魏宫廷】听得一阵心惊肉跳,别说沈淑妃对这姐妹俩的不幸遭遇暗暗垂泪,就连赵弘润亦感觉有些吃惊。

    毕竟这一段过往,芈姜可不曾告诉过她,甚至于,眼瞅着芈芮那茫然的模样,很显然就连她也不清楚。

    也难怪,毕竟芈芮当时尚是【大魏宫廷】在襁褓中的年纪罢了。

    “真是【大魏宫廷】苦命的孩子啊。”沈淑妃又叹了口气。

    在旁,乌贵嫔亦不由地摇头感慨,喃喃说道:“正应了她姐妹俩的名儿呐……姐姐是【大魏宫廷】苦姜,妹妹是【大魏宫廷】幼草……皆是【大魏宫廷】苦命的孩子呐。”

    眼瞅着这两位母性泛滥的长辈,赵弘润在旁越听越感觉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按理来说,苏姑娘应该才是【大魏宫廷】今日这顿饭上的主角,可沈淑妃却围着芈姜问长问短,这岂非是【大魏宫廷】变相地冷落了苏姑娘?

    期间赵弘润偷偷望了一眼苏姑娘,只见她低眉顺目地坐下来,那仿佛无人问津似的处境,让赵弘润看了感觉一阵心疼。

    他有些想跟他娘沈淑妃说说,可奈何饭桌上人多嘴杂,他也不好说得太过于明显,只好等这顿饭结束了,再好好与沈淑妃说一说此事。

    这一顿饭,在沈淑妃与乌贵嫔对芈姜姐妹二人的问长问短中,总算是【大魏宫廷】结束了。

    可能起初芈姜并未觉得怎样。但随着后来沈淑妃询问她的问题逐渐变得有针对性。聪慧的她仿佛隐隐也猜到了什么似的,俏脸逐渐泛红,时而偷瞧赵弘润的目光也不如之前那么镇定。

    而望着这一幕,苏姑娘眼中的苦涩之意仿佛更浓了。轻咬着嘴唇坐在那不说话,时而幽怨地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

    好不容易熬到这顿饭结束。赵弘润赶紧将母亲沈淑妃拉到一旁,小声地询问她。

    “娘,您对苏姑娘有什么成见么?”

    沈淑妃看上去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解问道:“为娘瞧那苏姑娘挺好的呀,虽然年纪稍稍大了些……润儿为何这么问?”

    “既然如此。娘您在方才饭桌上,干嘛围着芈姜问东问西?”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

    “你个臭小子,如今翅膀硬了。敢来指责为娘的不是【大魏宫廷】。”沈淑妃嗔恼地用手指一点儿子的脑袋,旋即解释道:“对于你那位苏姑娘呀。吃饭前为娘便已经了解地差不多了,反倒是【大魏宫廷】那芈姜,为娘对她了解不多……”

    “您想知道什么啊?”赵弘润无奈地说道:“孩儿与你芈姜并无什么瓜葛。”

    “你当为娘眼瞎呀?”沈淑妃嗔恼地瞅着儿子。旋即压低声音说道:“润儿,其实为娘觉得,芈姜人也挺好……哦,为娘不是【大魏宫廷】说苏姑娘不好,只是【大魏宫廷】为娘觉得,芈姜她……”

    “行了行了,娘。”抬手打断了沈淑妃的话,赵弘润颇有些疲倦地说道:“今日你想见的,不是【大魏宫廷】苏姑娘么?”

    “这倒是【大魏宫廷】……”沈淑妃看似是【大魏宫廷】醒悟过来过来。

    『您可真是【大魏宫廷】……』

    暗自摇了摇头,赵弘润苦笑着继续说道:“您就没想过,您方才那样,无异于是【大魏宫廷】冷落了苏姑娘么?”

    “咦?”沈淑妃脸上露出几许吃惊之色:“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么?”

    “……”赵弘润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难怪,毕竟沈淑妃自小进入皇宫,之后向来是【大魏宫廷】安分守己,兼之平日里身体状况也不佳,身边仅两个儿子与宫女小桃等寥寥几人陪伴,因此,对于人情世故未免薄弱些。

    而听闻自己儿子的提醒,沈淑妃亦逐渐意识到自己方才那样似乎确实有点不太妥当。

    “苏姑娘……不至于那么小家子吧?”

    望着母亲那讪讪的模样,赵弘润翻了翻白眼,用夸张的口吻说道:“也就是【大魏宫廷】苏姑娘脾气好,若换做是【大魏宫廷】我,恐怕早就拂袖走人了。”

    “你这孩子!”沈淑妃瞪了儿子一眼,旋即皱眉问道:“那眼下怎么办?要不为娘再与苏姑娘说说?”

    “别了。”赵弘润摆了摆手,连忙说道:“还是【大魏宫廷】让孩儿自己去说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

    正如他所料,在饭后那段时间内,苏姑娘显得有些魂不守舍,每每抬头望向他赵弘润时的目光,亦仿佛是【大魏宫廷】深藏着千言万语似的。

    见此,赵弘润找了一个机会,将苏姑娘叫到了屋外。

    “淑妃娘娘……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不喜奴家?”

    果不其然,苏姑娘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大魏宫廷】对她自己的质疑。

    见此,赵弘润连忙哄道:“怎么可能?”

    “那她……”苏姑娘低了低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赵弘润轻轻握起她的手,两人漫步在庭院的鹅软石小道上。

    “你是【大魏宫廷】想问,方才我娘为何在饭桌上频频询问芈姜,而冷落了你么?”

    “冷落倒不不至于,只是【大魏宫廷】……”苏姑娘摇了摇头,旋即抬起头来,闷闷地说道:“奴家只是【大魏宫廷】觉得,令堂对芈氏姑娘要比对奴家更加……”

    『……』

    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暗自苦笑了一声。

    其实他也看出来了,尽管他娘沈淑妃对苏姑娘并没有什么成见,但不可否认,沈淑妃对芈姜的好感的确要比对苏姑娘的好感多得多,单单是【大魏宫廷】芈姜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坚强地将年幼的妹妹拉扯长大,就足以让同情心泛滥的沈淑妃与乌贵嫔对她好感度爆棚。

    更何况,芈姜还要比苏姑娘整整年轻三四岁,恰恰好符合魏人们对于大媳妇的看法。

    “别胡思乱想了。”

    赵弘润握紧了苏姑娘的手,旋即轻轻将其揽在怀中,低头在她耳边轻声了一句,羞得苏姑娘俏脸绯红,羞不可耐地低下了头。(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全本小说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神豪之娱乐天下  寸芒  调教大宋  步步生莲  作文吧  电脑爱好者之家  都市医圣妙厨  极品家丁  娱乐大头条  大学生必备网  南方财富网  社保查询网  超强吸妖器  阅读封神系统  最强狂兵  房贷计算器  最强逆袭  重生修仙我为王  明末第一贼  从全球高武开始  五代梦  最强特种兵王  金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