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零四章:争吵
    “苏姑娘苏姑娘,那苏姑娘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堂堂肃王围在她其左右?不过是【大魏宫廷】一青楼之妓罢了!”

    『……』

    沈淑妃骇然地捂着嘴,不敢相信魏天子竟然会这样直白地说他们儿子所喜欢的女人。

    这可是【大魏宫廷】要坏事的!

    果不其然,听闻此言的赵弘润眼神一冷,冷笑说道:“好与不好,孩儿说了算。……事实上,父皇挑选女人的眼光也不见得有多高明,记得当初,父皇还将陈淑嫒那等刁蛮、庸俗的女人当宝,致使其气焰嚣张。孩儿实在纳闷,能看上陈淑嫒那等女人的父皇,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孩儿?又有什么资格对孩儿的苏姑娘指手画脚?”

    『……』

    沈淑妃张了张嘴,这才发现她儿子说话也很毒。

    “你!”魏天子果然气噎了。

    正如赵弘润所言,魏天子当初对陈淑嫒颇为痴迷,如今想想,其实那也不过只是【大魏宫廷】单纯外貌极具姿色的女人罢了,内涵、修养,远远不如王皇后、乌贵嫔、以及眼前的沈淑妃,事实上魏天子也很纳闷,自己曾经为何会对陈淑嫒那般痴迷纵容。

    但话虽如此,这种事魏天子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被自己儿子提出来,这让做老子的他颜面何存?

    “至少陈淑嫒不敢对朕推三阻四!”

    “哈哈哈!”赵弘润夸张地大笑了三声,冷冷说道:“那并非是【大魏宫廷】父皇的能耐,而是【大魏宫廷】父皇屁股底下所坐的那个位子让陈淑嫒如此罢了!……倘若父皇只是【大魏宫廷】一介平民,父皇还有把握能叫陈淑嫒那般乖乖听话么?!”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嘲讽道:“而孩儿能!即便孩儿并非姬赵一族子弟,也没有肃王的头衔,苏姑娘依然会对孩儿不离不弃……这种感情,父皇恐怕是【大魏宫廷】不能理解的!”

    『这混账东西!』

    魏天子闻言大怒,怒不可遏地指着儿子,半响后这才强忍着怒气正色说道:“弘润。你是【大魏宫廷】朕的儿子。生来就是【大魏宫廷】要做大事的人,岂能被女人所缚?”

    “说这大话之前,先瞅瞅父皇后宫的妃子人数吧。”赵弘润冷哼一声,不屑说道:“儿臣只不过苏姑娘一位红颜知己。父皇有多少后妃?王皇后、施贵妃、乌贵嫔、孙贵姬、刘淑仪、陈淑嫒……还要儿臣再数下去么?”他歪着脑袋瞅着其父皇,脸上满是【大魏宫廷】嘲讽之色。

    “至少朕未曾为女子所牵绊手脚!”

    “哈哈哈!”赵弘润夸张地大笑了几声。嘲讽道:“不过是【大魏宫廷】那些后妃忙着勾心斗角,顾不上父皇罢了!”

    “你……”魏天子顿时语塞,毕竟他也不是【大魏宫廷】不清楚王皇后眼下与施贵妃正斗得跟热窑似的。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这父子二人说话越来越直冲。心惊胆战的沈淑妃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陛下、润儿,这父子二人。有什么话好好说嘛……润儿,向你父皇道一声罪。”

    沈淑妃不说还好,说到道歉告罪。赵弘润心中又升起一股气来,冷冷说道:“娘。凭什么每回都是【大魏宫廷】孩儿低头?”

    “因为朕是【大魏宫廷】你老子!”魏天子瞪着眼珠子骂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冷笑说道:“哈!因为如此,是【大魏宫廷】故父皇就能心安理得替孩儿安排日后要走的路?……别想否认!祀天仪式一事。本欲孩儿没有丝毫关系,是【大魏宫廷】父皇算计了孩儿,将冶造局硬塞给孩儿!”

    听到这件事,魏天子不觉有些尴尬,毕竟那时的确是【大魏宫廷】他算计了当时毫无防备的儿子,较真起来,算不上是【大魏宫廷】什么光彩的事。

    可话虽如此,魏天子对此的态度仍旧强硬:“你自己疏于防范怪谁?……再说了,冶造局是【大魏宫廷】你自己选的,朕逼过你么?”

    “父皇说这话还真是【大魏宫廷】心安理得啊!……不愧是【大魏宫廷】『君』,嘴上功夫了得!”

    “放肆!”魏天子闻言愈发心怒,不过看在沈淑妃在旁劝说的份上,他总算是【大魏宫廷】稍稍冷静了下来,望着赵弘润冷冷说道:“总之,肃王妃的人选,你给我尽早确定下来。”

    此时,赵弘润亦冷静了一些,皱眉瞅着他父皇不说话。

    良久,他冷冷说道:“父皇,三番两次利用自己儿子,恐怕不是【大魏宫廷】明君所为啊!”

    “什么?”

    “父皇想要装蒜么?”赵弘润轻哼一声,说道:“父皇于今时今日着孩儿挑选肃王妃的人选,难道不是【大魏宫廷】为了转移国内百姓的注意力么?”

    『……』

    魏天子眼睛微微一睁,既不承认、也不反驳。

    “看来父皇是【大魏宫廷】默认了。”微微摇了摇头,赵弘润嘲讽道:“父皇还真是【大魏宫廷】打地一手好算盘。……此时抛出孩儿成婚的消息,相信国内百姓的注意力皆被会孩儿的婚事所吸引,如此一来,关注『徐殷大将军谣言』一事的百姓便会少得多。若议论此事的人数急剧减少,相信那则谣言的影响势必会大打折扣……”

    『这小子……』

    魏天子嘴唇微微一动,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儿子。

    他不得不感慨,只要这个儿子别过于冲动,一针见血看待事物的精准,就连他亦忍不住要赞叹。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有件事赵弘润猜错了。

    别看魏天子以往所做的那些事往往都是【大魏宫廷】经过深思熟虑,可偏偏这回,他只是【大魏宫廷】单纯地厌恶那位苏姑娘影响了他儿子的正事罢了,并不是【大魏宫廷】像赵弘润所说的,企图用『肃王成婚』的爆炸消息去掩盖那则事关徐殷大将军的谣言。

    魏天子之所以不开口,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在他仔细琢磨赵弘润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还别说,他儿子的这个“建议”,让魏天子颇有种眼睛一亮的感觉。

    毕竟这招,可比中书令蔺玉阳所提出的『换防』建议还要高明,不动声色便能化解那则谣言所带来的危害。

    不得不说,要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知道他父皇此刻心中正在想什么的话,相信他多半会吐血。

    毕竟,因为他的一句话,使得他父皇想让他找一位肃王妃的念头变得更加迫切了。

    可惜赵弘润不清楚此事,甚至于,他还企图跟他父皇谈条件。

    “父皇。像以往一样。做个交易吧。”

    “说来听听。”

    『……』

    眼瞅着这两个仿佛又恢复了正常的父子俩,沈淑妃感觉就连自己也无法理解了。

    至于在旁乖乖伫立着的宫女小桃,此刻早已是【大魏宫廷】看傻了眼。

    毕竟在他们面前这对父子,明明刚才还在争吵。可转念间,便看似心平气和地做什么交易。堪称喜怒无常。

    倒是【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始终面色自若地在旁候着,毕竟对于这对父子,他已看惯了太多的争吵。早已见怪不怪了。

    而在沈淑妃与宫女小桃古怪的表情中,赵弘润拉过一把凳子坐在桌旁。压低声音对魏天子言道:“孩儿可以默许被父皇利用,用孩儿成婚的消息去掩盖那则谣言,但前提是【大魏宫廷】。肃王妃的人选,孩儿自己来决定。”

    “本来朕就是【大魏宫廷】让你自己做主……”

    “父皇知道儿臣不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手指叩击着桌上的画册。赵弘润目不转睛地看着其父皇,斩钉截铁地说道:“儿臣要苏姑娘……”

    “断无可能!”可能是【大魏宫廷】早已猜到儿子想说什么,以至于魏天子还未等赵弘润说完。便同样用斩钉截铁的口吻否决了此事。

    “当真不可能么?”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父皇应该明白,这是【大魏宫廷】击溃那则谣言的最佳办法。……可若是【大魏宫廷】没有儿臣的配合,恐怕办不到。”

    “你是【大魏宫廷】在威胁朕么?”魏天子眯了眯双目,冷笑道:“事实上,朕只要放出『肃王选妃』的消息,一样可以达成目的!”

    『……』

    赵弘润面色微变。

    不可否认,他父皇说得没错,以他赵弘润如今在大魏、尤其是【大魏宫廷】大梁内的声望,倘若他父皇当真放出了替他挑选王妃的消息,相信整个大魏都会轰动。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夸,到时候不知会有多少名门世家处心积虑想将其府上千金塞过来给他做王妃。

    到那时候,事关徐殷大将军的那则谣言,又还能有多少人惦记着?

    “父皇你还真是【大魏宫廷】……睿智啊!”赵弘润在『睿智』两字上加重了轻,嘲讽意味相当浓重。

    只可惜这种程度的讽刺对于魏天子而言根本不算什么:“终归朕是【大魏宫廷】你老子!”

    “父皇主意已决?”

    “唔!……明日朕会放出消息。”

    “好好。”赵弘润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忽然,他脸上露出几分笑意,说道:“儿臣忽然觉得,『肃王成婚』恐怕不足以吸引全国百姓的目光,不如改成『肃王逃奔』如何?”

    魏天子闻言面色顿变,难以置信地看着赵弘润:为了一介青楼之女,你这混账竟欲抛弃皇子身份,与其私奔不成?!

    “你敢?!”

    这回,魏天子脸上当真露出了怒容,甚至于面色隐隐已有几分阴冷。

    “哼!”

    赵弘润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他没敢再放什么狠话,毕竟他父皇脸上的表情着实让他有些惊惧。

    他倒不是【大魏宫廷】担心自己,而是【大魏宫廷】担心苏姑娘,毕竟他父皇倘若有意针对苏姑娘,那苏姑娘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即便如此,赵弘润也没有在此退让的意思。

    毕竟他很清楚,苏姑娘因为前几日那一声『芈姜』,本来心情若不佳,倘若再听说什么『肃王欲挑选肃王妃』,这对苏姑娘恐怕是【大魏宫廷】个不小的打击。

    因此,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想到这里,赵弘润坚定了心中想法,怒气冲冲地离开了皇宫。

    待他出皇宫宫门的时候,不远处有一辆奢华马车正慢悠悠地停了下来,一名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从窗口看到了赵弘润与其宗卫们的身影。

    “唔?那不是【大魏宫廷】弘润那小子么?”

    中年男子似乎是【大魏宫廷】想喊赵弘润,但是【大魏宫廷】在瞧见赵弘润脸上那愤怒的表情后,他似乎放弃了呼喊,伸手摸了摸下巴,脸上很是【大魏宫廷】疑惑。

    “怎么看似怒气冲冲的……去查查。”

    “是【大魏宫廷】,王爷。”

    马车夫位置上,一名神色气势皆不像是【大魏宫廷】寻常马夫的男子低声应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小学生作文  房贷计算器  赘婿  就爱读小说  民国谍影  谎话大王  励志名人名言  最强特种兵王  天涯八卦  99养生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神道丹尊  毕业论文网  广东高考网  全本小说网  笔趣阁  中学生阅读网  修真聊天群  减肥方法  盛唐之帝国崛起  调教大宋  五代梦  战神狂飙  秦吏  最强特种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