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一十九章:提点
    当日,无心再呆在冶造局的赵弘润,带着宗卫们径直来到了六王叔赵元俼的怡王府。

    这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第一次造访这位王叔的府邸。

    赵元俼的怡王府,在他离开大梁前往陇西时,曾一度处于空置,府上除了十几名留下看守、打扫王府的老人外,并无人居住,可随着赵元俼返回大梁,重新搬回了这座王府,这座府邸再一次变得热闹起来。

    也难怪,毕竟这位俼王爷交友甚广,宾客遍布天下,上到各国的卿臣,下到三教九流,皆有相识,是【大魏宫廷】一位足看凭借面子吃一辈子的王爷。

    要做到这一点,可不简单。

    比如赵弘润,尽管他眼下名满大梁,可朝中官员就有几个会主动邀请他到府上赴宴?这或许与他身为皇子有些关系,但更主要的,还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在朝中的名声并不怎么好的关系。

    或者说,并不怎么友善。

    比如那些吏部官员,尽管他们路上碰到赵弘润时,会恭恭敬敬喊一声“肃王殿下”,可私底下,天晓得这帮人会如何埋汰。

    这也难怪,毕竟谁叫赵弘润被魏天子利用,将曾经在六部中高高在上的吏部给打落了下来呢?

    可赵弘润这位六王叔赵元俼,他在大梁内的人脉,那可真是【大魏宫廷】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据赵弘润所知,他六王叔在搬回怡王府后,前来拜访的人便络绎不绝,并且,酒水宴席不断,仿佛那些人争抢着排队请这位六王叔吃饭,简直不可思议。

    甚至于,赵弘润的几名兄长,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亦纷纷登门拜访,就连东宫太子弘礼,亦曾领着幕僚骆瑸前来拜访。

    毕竟赵元俼这位六王叔的支持。对于他们这些皇子争夺大魏君王之位。可是【大魏宫廷】一个不小的助力。

    不过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当赵弘润来到怡王府时,六王叔赵元俼并不在府内,据守门的家仆透露。赵元俼似乎带着其宗卫们到城外山林狩猎去了。

    “六叔可说过他何时回来?”

    赵弘润问那名家仆道。

    “王爷不曾明示,不过按照以往的习惯。大概黄昏时分才会返回……或者,就夜宿在城外。”家仆不确定地说道。

    “殿下?”宗卫高括犹豫地望向自家殿下,他看得出来。自家殿下此刻的心情恶劣地很。

    想到这里,高括转身对那名家仆道:“可否让我家殿下在王府内等候一阵子?”

    尽管那名家仆并不清楚赵弘润与他家王爷赵元俼的关系。但光是【大魏宫廷】肃王的头衔,就足以让他咽下拒绝的话。

    “多谢。”

    道了一声谢后,赵弘润在那名家仆的指引下。来到了北屋的正殿,自有府上的下人奉上了茶水。

    不得不说赵弘润运气不错。赵元俼今日并未选择夜宿在荒野,他在黄昏前,便带着一干宗卫们骑乘着马匹返回了怡王府。

    看得出来。赵元俼一行人出城狩猎的战果颇为辉煌,非但猎获了几只野兔与山鸡,还有一只獐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其中一名宗卫的坐骑上,还驮着一头已被箭矢射死的成年麋鹿。

    “将这些搬至厨屋,叫那些庖厨们可莫要糟蹋了本王狩猎的战果。”赵元俼仿佛尽兴而归,笑着地吩咐着前来迎接的家仆。

    可就在他翻身下马的时候,一名家仆走上前来,恭敬禀告道:“王爷,肃王求见,此刻正在北屋正殿恭候。”

    “肃王?弘润?”赵元俼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显得有些惊疑。

    毕竟据他所知,赵弘润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碌于冶造局的事,因此他才没有叫上那个素来疼爱的侄子一同去城外狩猎。

    『那小子这个时候来找我……发生什么事了么?』

    赵元俼皱了皱眉,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他的宗卫长,吩咐道:“王琫,准备酒菜。”

    其宗卫长王琫点点头。

    “再配些干果。”

    “是【大魏宫廷】!”

    吩咐完毕,赵元俼径直朝王府内的北屋正殿而去。

    在穿过了府内的林园与走廊后,赵元俼果然在北屋正殿的前殿瞧见了正端坐在席中的赵弘润。

    “弘润,怎么想到来六叔的王府啊?”

    赵元俼走了上前,笑着问道。

    赵弘润仿佛正在沉思着什么,听闻此言,这才从思绪中醒来,站起身来拱了拱手:“六王叔。”

    赵元俼挥了挥手,示意赵弘润不必如此拘礼,旋即,他吩咐身后的宗卫们在前殿中央摆了一张大的案几,他与赵弘润对面而坐。

    “弘润来的颇巧,六叔今日出城狩猎,可谓是【大魏宫廷】战果丰盛呐……待会叫你尝尝六叔狩猎所得的野味。”

    “好。”赵弘润勉强地笑了一声。

    “……”赵元俼瞧了一眼侄儿,自然看得出这位侄儿有什么心事,不过他并没有问,毕竟此时府上的家仆正奉上碗筷与酒水,人多嘴杂。

    待等那些家仆退下之后,赵元俼挥挥手使宗卫们也退下,这才心平气和地问道:“看你闷闷不乐,莫不是【大魏宫廷】又与你父皇争吵起来了?”

    “不曾。”赵弘润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自打从六王叔口中听说了何谓『君王的任性』后,弘润也觉得,我曾经对父皇或许真的过于放肆了……”

    的确,自从赵元俼提醒了赵弘润何谓『君王的任性』后,赵弘润便对他父皇魏天子心生了几分畏惧,毕竟他曾亲眼瞧见过印象中和蔼、开明的父皇,在他面前露出阴鸷而满是【大魏宫廷】杀机的一面。

    或许那才是【大魏宫廷】大魏君王赵元偲真正的一面,但不可否认,那样的父皇,让赵弘润多少有些陌生。

    一个会对儿子的红颜知己心生杀意的父亲,这如何能让儿子释怀?

    诚然,魏天子的顾虑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因为苏姑娘那件事,赵弘润难免与他产生了几分隔阂。

    这一点,从赵弘润如今不再前去垂拱殿就可以充分证明。

    “……”赵元俼注视着赵弘润,皱眉问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今日,父皇下令叫我冶造局,将量产兵器的新工艺教会兵铸局……”赵弘润面无表情地向眼前这位六王叔讲述起前因后果。

    因为是【大魏宫廷】在这位六王叔前,赵弘润在话中难免参杂着诸多的抱怨。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那个新工艺可是【大魏宫廷】他们冶造局的宝贵财富,是【大魏宫廷】比真金白银价值更好的东西,魏天子一句话就让冶造局将这个宝贵的新工艺拱手相让于兵铸局,真当赵弘润心中没有火气么?

    只不过他对其父皇已心生了畏惧,也已产生了隔阂,没有胆子像以往懵懂无知时那样到垂拱殿兴师问罪罢了。

    “六叔,你说父皇这么做,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很过分?”赵弘润气愤地问道。

    “呵呵呵。”赵元俼闻言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抬头望着赵弘润道:“弘润啊,你太心急了。”

    “什么?”赵弘润不觉有些纳闷。

    只见赵元俼提起酒壶来,替侄子斟满了一杯,同时口中笑着说道:“实话告诉六叔,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打算取代,或吞并兵铸局?”

    『诶?』

    赵弘润颇感意外地望着赵元俼,半响后皱眉问道:“很明显么?”

    “昭然若揭啊。”赵元俼笑了笑,端起酒杯来敬了赵弘润一杯,笑着说道:“尽管六叔前一阵子忙于应酬,但也听说,你鼓捣出一个什么军造署,当时六叔就猜到,你有意从兵铸局碗里抢肉。……事实上,恐怕不止六叔猜到,朝中应该也有不少官员猜到了此事。”

    “弘润不觉得此举有什么不妥。”因为是【大魏宫廷】在信任的六王叔面前,赵弘润少有地袒露了心声:“兵铸局善于铸造兵器不假,但他们对我大魏军队装备的改良与提升,几乎没有什么贡献。……若是【大魏宫廷】我能得到兵铸局的资源,我能为我大魏做得更多。”

    这一点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没有信口开河,毕竟随着冶造局所铺的摊子越来越大,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地方,比如此次与兵铸局拼造剑的数量,冶造局东拼西凑才召集了四百来组铁匠。

    虽然借助新工艺,冶造局仍然最终胜过了兵铸局,可话说回来,若是【大魏宫廷】兵铸局的那两千多名经验丰富的铁匠归冶造局所有,冶造局量产铁剑的数量会出现何等的变化?

    五倍!

    那是【大魏宫廷】月产四万把铁剑的恐怖数字!

    这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负的地方,他觉得,他要比王甫、李缙这些局丞,更适合作为一名引领者,用他所知道的知识,去引领国内经验丰富的工匠们朝着正确地方向发展技术。

    “你太心急了。”

    赵元俼摇了摇头,忽然岔开话题说道:“六叔记得,曾经教过你钓鱼的。……若鱼线绷得太紧,会如何?”

    “会因为鱼的挣扎而崩断。”赵弘润说道。

    “就是【大魏宫廷】这个理。”赵元俼给赵弘润斟满了一杯酒,淡淡说道:“你先设立了军造署,随后又挑衅兵铸局,你将兵部逼地太紧了……他们就像你鱼钩上的鱼儿,为了活命奋力挣扎。而这个时候,你需要缓一缓钓线……”

    “缓一缓钓线?”赵弘润皱了皱眉,隐约好似想到了什么。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他的心思,赵元俼笑着说道:“不错!你父皇可不是【大魏宫廷】在拆你的台,他只是【大魏宫廷】做出了最佳的判断罢了……甚至于,他这是【大魏宫廷】在帮你。”

    『怎么可能?!』

    赵弘润惊疑不定地望着赵元俼。(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大明元辅  赘婿  大争之世  北宋大表哥  超级兵王  好名字  明朝败家子  99养生网  铸天之景  理财知识  中华养生网  寒门崛起  盛唐之帝国崛起  南方财富网  管理资料下载  小学生作文  都市之神级宗师  全球灵潮  经典古诗词  星座网  飞剑问道  调教大宋  中世纪崛起  极品全能学生  无敌超神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