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五十二章:肃王与桓虎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想当初魏国王室宗族子弟『肃王姬润』率领两万五千浚水军从大梁出征,最终成功击溃了楚暘城君熊拓进犯魏国的十六万大军的消息,已不仅仅只流传在魏国内,而是【大魏宫廷】逐渐传到了韩国、卫国、以及居住在这片三川之地的阴戎耳中。

    而韩地出身的桓虎,自然已听说过此事,知道魏国王室中有『肃王姬润』这么一号人物。

    只不过,眼下他所眼前目睹的『肃王姬润』,与他以往所想象的,实在差距甚大。

    要知道,传闻中的『肃王姬润』,据说可是【大魏宫廷】用死亡威胁逼降了五万楚国军队,掳掠了三四十万楚国民众的人,尽管魏国这边尽可能地将这位王室英杰的形象朝着好的一面宣扬,但是【大魏宫廷】在别的国家,『肃王姬润』的形象就难免被渲染成不好的一面。

    比如桓虎,在他看来,似『肃王姬润』那般做法,就是【大魏宫廷】一个不折不扣的『恶党』,因此,他下意识地将『肃王姬润』想象成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比如像南梁王赵元佐似的。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肃王姬润』竟然是【大魏宫廷】一个年仅十五的魏国王室少年,别说面容阴沉,甚至于长地还挺眉清目秀的,丝毫看不出来是【大魏宫廷】一个曾用坑杀手段来威胁那五万楚国降兵归降于魏国的恶党。

    『莫不是【大魏宫廷】在诓我?』

    桓虎将信将疑地望了一眼李钲。

    不过仔细想想,他觉得李钲应该没有诓骗他的必要。

    『难不成那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竟真是【大魏宫廷】那肃王姬润?』

    桓虎默不作声地望着远处的赵弘润,在心中暗道几声可惜。

    他很遗憾,那位雇佣他们前来虏掠魏王的雇主,不曾给这位肃王也明码标价,否则,此番便可以大赚一笔。

    “怎么,不继续方才你我二人的厮杀么?”

    见桓虎久久没有动静,李钲沉着脸问道。

    要知道李钲心中还憋着一股气呢。

    “……”桓虎看了一眼李钲。在思忖了片刻后。便打消了与李钲厮杀的打算。

    毕竟他的武力其实要逊李钲一筹,方才之所以能占据上风,不过是【大魏宫廷】用嘴皮子功夫让李钲心神不定,以至于难以发挥出平时的水准罢了。而如今,那位肃王已接管了虎贲禁卫的指挥。让李钲能够放行地将心神灌注于这边,桓虎若再敢上前,那可就真是【大魏宫廷】送死了。

    当然了。似这种自灭威风的话,桓虎自然不会说出口。只见他摇了摇头,从容淡定地说道:“我方才就说过,我没有定要与你厮杀的必要。……与其跟你生死相搏。我更加好奇于,那位传说中以弱胜强击溃了十六万楚军的肃王。眼下如何凭借寥寥数十人,抵挡我两百余骑……蟊贼。”

    说到最后两字时,桓虎有意地瞥了一眼李钲。脸上满是【大魏宫廷】调侃嘲弄之色,显然,他对于赵弘润以及李钲二人蔑称他们为『蟊贼』一事很是【大魏宫廷】不快。

    而听到桓虎这么一说,李钲刚刚放松的心神不由地又提了起来。

    确实,肃王弘润曾率领两万五千浚水军,击溃了楚暘城君熊拓十六万大军,但是【大魏宫廷】据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呈上来的战报,事实上那十六万大军,并不能算是【大魏宫廷】精锐的正规军,而是【大魏宫廷】楚国一些走投无路的农夫与贫民所临时招募而成,几乎不曾训练多久的军队罢了。

    这些人之所以能攻破魏国好几座城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因为楚军任由军中士卒抢掠敌国城池百姓的这条诱惑给了他们莫大的战斗欲望,因此变得异常凶悍,若不是【大魏宫廷】当时双方士卒人数相差实在太多,这股楚军根本无法攻克像召陵县这样的城池。

    可眼下这群马贼,却是【大魏宫廷】实打实的凶悍之徒,这群人骑术精湛,训练有素,实力丝毫不亚于正规军,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这些人似乎是【大魏宫廷】看淡了生死,无论是【大魏宫廷】杀人或者被杀,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少心理影响。

    这群人,是【大魏宫廷】久经生死考验悍匪!

    虽然说虎贲禁卫亦是【大魏宫廷】久经操练的精锐之师,可他们终归是【大魏宫廷】负责魏天子出行的护卫军,虽然不至于戏称为仪仗队,但上阵杀敌的经验,说实话的确不多,正因为如此,方才在李钲与桓虎纠缠时,那些虎贲禁卫就显得有些慌乱,以至于在片刻工夫内,便死了十几人。

    率领这样一支虽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几乎没有杀敌经验的军队,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这里仅仅就只有不到百名虎贲禁卫,又如何抵挡得住两百多骑凶悍的马贼?

    想到这里,李钲恨不得丢下桓虎,亲自前往指挥那些虎贲禁卫。

    但是【大魏宫廷】他很清楚,他不能轻举妄动。

    因为眼下那些马贼,仍然处于一种各自为战的状态,这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由于桓虎并未指挥他们的关系,倘若李钲放松了对桓虎的威胁,桓虎腾出手来指挥那些其麾下的马贼,局面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拜托你了,肃王殿下!』

    事到如今,李钲唯有将希望托付给这里恐怕是【大魏宫廷】最有战场经验的赵弘润。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已接管了指挥权,指挥着那些虎贲禁卫们用手中的盾牌组成一道防线。

    『很普通的兵阵嘛……』

    桓虎眼中闪过几丝失望,他还以为这位『肃王姬润』会使出什么对付他们的妙招呢,结果,就只是【大魏宫廷】步兵对付骑兵的老一套罢了。

    可就在桓虎失望之际,虎贲禁卫们所构成的防线出现了些许的变化,只见原本是【大魏宫廷】密集的数排站列,忽然变成了单排,摆出了仅一人深度的阵型。

    『哈?』

    桓虎张了张嘴,只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要知道,步兵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兵阵,最关键的就是【大魏宫廷】阵型必须紧密,要密不透风,似眼下那些虎贲禁卫,他们仅凭一人的防线,有何威胁可言?骑兵一冲就冲散了,到时候就是【大魏宫廷】一场屠杀。

    『喂喂喂,那肃王究竟懂不懂战法啊。竟然用步兵在骑兵面前摆出如此薄弱的防守……简直就是【大魏宫廷】白白给人杀嘛。』

    桓虎摸了摸下巴。有些猜测不透。

    而此同时,他麾下那些马贼们,亦注意到了虎贲禁卫们这边的动静,一个个脸带着嘲弄。舔着嘴唇重组了阵型。

    “这帮家伙,竟然想用一人厚的防线阻挡骑兵?”

    “哈哈哈。真是【大魏宫廷】小瞧骑兵啊。”

    “杀杀,杀光他们!”

    众马贼叫嚣着,朝着虎贲禁卫的防线展开了冲锋。仅看这一幕,很难想象这支奔马队伍整齐的军队。竟然只是【大魏宫廷】一支马贼。

    『肃王殿下究竟想做什么?』

    李钲心中也是【大魏宫廷】大吃一惊,毕竟他也清楚,一人深度的步兵阵型。根本挡不住骑兵的突击。

    但他没有任何异动,默默旁观着。因为他知道,那位肃王殿下,再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曾经以弱胜强、以微小损失赢得了战争大捷的主帅。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摆出这种自杀式的阵型。

    马贼们开始冲刺了,而虎贲禁卫们没有丝毫动静。

    直到马贼们距离虎贲禁卫们的防线仅十余丈远时,赵弘润突然抬手下令道:“众虎贲军听令,将尔等手中的长枪,朝着迎面而来的蟊贼,用力投掷出去!”

    话音刚落,那一排虎贲禁卫中,举起右手手中的长枪,朝着迎面冲刺而来的马贼们,狠狠丢了出去。

    顿时间,毫无提防的马贼们人仰马翻,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些冲在队伍前方的马贼们,纷纷被那些长枪戳穿了身体,死不瞑目。

    “砰砰砰——”

    在一连串重物坠地般的声响过后,双方这才回过神来。

    他们这才发现,方才这一下,竟有二十几名马贼直接被那些长枪刺穿身躯,死于非命。

    这一幕,唬地那些幸存的马贼们立即勒住了缰绳,呆呆伫立在原地。

    『这帮蠢货……他们竟然停下来了。』

    桓虎无奈地用手拍了怕脑门,心说:骑兵没了冲刺的速度,这还有什么威胁?

    『不过……』

    桓虎转头望向了一眼在虎贲禁卫们当中的赵弘润,暗暗咋舌。

    『真够乱来的啊,竟然将主战的长枪当成投枪使……虽然说这招的确出人意料,然而失去了长兵器,这样真的合适么?』

    就在桓虎暗暗猜测之际,虎贲禁卫们的阵型发生了变化,大约一半左右的虎贲禁卫们排成了一排,他们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似乎准备用这短兵器与马贼厮杀的样子。

    而另外一半左右的虎贲禁卫,也不晓得躲在前方队友的盾牌后方干什么。

    “……”

    “……”

    众马贼们面面相觑,显得有些踟蹰。

    不得不说,方才一下子就损失了二十几人的事实,给他们的心神造成了巨大的震撼,毕竟这帮马贼攻青羊部落时,双方厮杀了有足足有一炷香工夫,最终这伙马贼中战死的也不过八九人而已。

    而方才几乎眨眼工夫内,二十几个兄弟就没了。

    他们有心想再次冲锋给那些战死的兄弟们报仇,可眼瞅着那些虎贲禁卫们手中的佩剑,他们心底不禁有些犯怵。

    因为他们谁也不敢保证,当他们再次冲锋的时候,那群卑鄙的家伙会不会故技重施,将那些佩剑也丢出来伤人。

    僵持了有足足好一会,桓虎实在忍不住了,骂道:“蠢货,若对方敢丢出那些剑,他们手中便再无兵刃,任由你们屠杀,连这点都不明白么?!”

    听闻此言,那些马贼们顿时醒悟过来,当即朝着那些虎贲禁卫们再次展开冲锋。

    『……』

    “嘁!”赵弘润皱眉望了一眼桓虎的方向,竟下令道:“后撤!”

    在桓虎与李钲二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数十名虎贲禁卫在面对马贼们的冲刺时,竟然迅速后撤。

    这让那群马贼们顿时打消了心中的顾忌,嗷嗷大叫着,驾驭着胯下战马加速冲刺。

    反观桓虎,心中却已然出现了不好的预感,连忙大声喊道:“停下!停下!”

    可惜,他喊地太晚了,那些马贼已经无法停止冲锋,只见在他们一脸狰狞地策马冲过方才虎贲禁卫们布置防线的地段。

    突然间,队伍前方的马贼们只感觉胯下一空,他们胯下的战马,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纷纷栽倒在地。

    一时间,众马贼人仰马翻,摔在地上惨嚎惨叫。

    『怎么回事?』

    尽管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但桓虎还是【大魏宫廷】被亲眼所目睹的这一幕震惊了,他实在不能理解,他麾下那些小崽子们,明明好端端驾驭着战马,为何会莫名其妙地摔倒。

    他眯着眼睛仔细一瞧,这才发现,在原来虎贲禁卫们布置防线的地段,地上不知何时已挖出了许多拳头大小的坑。

    不错,这些坑洞,是【大魏宫廷】趁马贼们被头一波长枪投掷的攻势所震撼时,由那一半左右躲藏在队友盾牌之后的虎贲禁卫们,用随身的剑刃挖掘的。

    这些坑洞不大,仅拳头左右,用他们手中的剑刃刷刷两下就能挖掘。

    而这些坑洞也不深,仅仅半个手掌深度罢了,但已足以让疾奔状态的奔马将马蹄陷入坑中崴了脚,因此摔断马腿,连带着马背上的马贼们亦摔得半死。

    “杀!”

    随着赵弘润一声令下,虎贲禁卫们再次上前,用手中的佩剑在那些摔在地上难以动弹的马贼身上补了一刀。

    旋即,这支虎贲禁卫,重新回到了方才布置兵阵的地段,前排士卒再次放下了手中的盾牌,隔绝了对面马贼们的视线。

    一时间,方才还在叫嚣着要将这些虎贲禁卫全部杀死的马贼们,此刻鸦雀无声,连接两拨攻势的失利,以及那数十名兄弟莫名其妙的战死,让他们心中的斗志浇灭了几分。

    就连桓虎,脸上亦露出了惊叹之色。

    『原来如此……原来第一波投掷长枪,目的是【大魏宫廷】为了拖延时间,震慑那群蠢货么?真正的杀招,是【大魏宫廷】那些小坑吧……正是【大魏宫廷】阴损啊,在这种昏暗的地方使出这种“卑鄙”的招数……』

    桓虎饶有兴致地望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坑,将这招坑害骑兵的招法记在心里,保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呢。

    『真是【大魏宫廷】了不起,在这种地方,在此等处境下,还能想到如此巧妙的阴招,不愧是【大魏宫廷】击溃了楚国十六万大军,逼降、掳掠四十余万人的恶党。不过……杀了我数十名兄弟,这笔血债,还是【大魏宫廷】要向你这位魏国的肃王讨回来……』

    想到这里,桓虎收敛的脸上的笑容,高举拳头喝道:“小的们,集合。”

    众马贼听闻此言,纷纷拨转马头,在桓虎的身边再次重组阵型。

    见此,就连李钲亦只能后退。

    一时间,整个魏人营地变得寂静下来,由桓虎所亲率的马贼众,与赵弘润所统帅的虎贲禁卫,这两支人马对峙着。

    然而,就在桓虎准备亲自指挥这群马贼作战时,魏人宿营地外,急匆匆地跑进来一队气喘吁吁的虎贲禁卫,数量大约有近百人。

    『嘁!错过时机了么……』

    见此,桓虎皱了皱眉,随后深深望了一眼对面的赵弘润,嘴角扬起几分笑意。

    他那份笑容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咱们还会碰面的,魏国的肃王,到时候,再让我来讨回今日这笔血债吧!

    “撤!”

    当机立断,桓虎选择了撤退。(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作文大全  重生修仙我为王  作文吧  太初  毕业论文网  好名字  减肥方法  牧神记  史上最强重生者  经典古诗词  说说大全  花百科  情话网  管理资料下载  重活一次  谎话大王  战神狂飙  盛唐之帝国崛起  龙组兵王  经典语录  武道孤圣  名人名言  励志故事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