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93章:战争升级
    『魏军粮草被袭』一事,固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对成皋关大将军朱亥的授意,毕竟似前一阵子司马安的砀山军那般无故屠杀阴戎部落,那可是【大魏宫廷】会引起一些不好的舆论的。

    因此,要对巩、雒一带的羱族与羝族人用兵,就要『师出有名』,占据『大义』的名份。

    毕竟眼下,巩、雒一带的羱族人与羝族人首先对成皋军展开了攻击,这就让魏国一方占据了道义的上风。

    其实这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一种诱使对方先出手的诈术而已,而一旦那些三川部落果然敢对魏国动武,那么魏国这边也好心安理得地举起拳头,将对方一顿暴揍。

    赵弘润是【大魏宫廷】这样考虑的。

    不过话说回来,成皋军遭到袭击,且押运“粮草”的三百辆粮车又被夺走,这使得成皋关的大将军朱亥亦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件事。

    八月八日,成皋关正式对三川用兵。

    其成皋军大将军朱亥一方面派人向大梁汇报此事,一方面遵从肃王赵弘润的调遣,派出五千步兵、一千骑兵,兵锋直指『巩』这座曾经的魏国古城。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率领两万商水军、一万两千余砀山军(非正式编制军士不计算在内),自鸦岭东侧启程,浩浩荡荡朝着『雒』这座同样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建国初期的古城而去。

    “两日内,给本王拿下雒!”

    在出发前,赵弘润对商水军与砀山军下达了死命令。

    没办法,毕竟羯角部落的二十余万大军已逼近巩、雒一带,若是【大魏宫廷】没能在这支羯族人的大军抵达之前拿下雒城,魏军的处境就会变得相当艰难。

    而对于赵弘润的这道死命令,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欣然领命,居然亲自率领砀山军的骑兵营,与季鄢、乐逡两名将军一起,对雒地一带的羱、羝两族军队展开了速攻。

    是【大魏宫廷】的,只限于羱羝两族的军队,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对司马安的『限制』。

    毕竟这位大将军的排外情绪实在太强烈,尤其是【大魏宫廷】面对做出了背叛举动的雒地的三川部落,赵弘润生怕他再来一次不分老幼的屠杀。

    至于如何区别军队与平民,赵弘润的解释非常简单:手持武器的三川之民,不降即杀!

    砀山军的骑兵们,呼啸着脱离了本队。

    而砀山军的两支步兵营,『战克营』与『攻拔营』,则由大将闻续与白方鸣二人率领,作为协护军,保护商水军将那些运载着可怕战争兵器的车队,缓缓朝雒城而去。

    不得不说,自从在鸦岭峡见识过了这批由冶造局所研发的新式连弩后,砀山军对商水军的评价直线上升,当然了,这与商水军伏击那支羯族先遣骑兵,与他们砀山军携手合作也有关系。

    总之,鸦岭峡一战过后,砀山军对商水军的态度明显和善了许多,这可能与他们大将军司马安的态度有关。

    毕竟在赵弘润循序渐进的诱导下,司马安逐渐开始接受似乌兀、乌娜这样的羱族人,也逐渐不再对楚人出身的商水军报以成见,毕竟两者的确给予他砀山军不小的帮助。

    而似赵弘润麾下三万余人突然变更撤退方向、朝着雒地而来的异常,亦引起了雒地一带羱族与羝族部落的警惕。

    这不,前几日刚刚召开过族长会议的众部落族长,再次齐聚一堂,激烈讨论这支魏军的来意。

    “(羱族语)魏军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察觉了什么?”

    “(羱族语)你是【大魏宫廷】指,那些魏人已经得知我等投靠羯角部落?这……怎么可能?”

    众部落族长们面面相觑。

    要知道,他们商议得出协助羯角部落、将魏人赶出三川的这个决定,距今只不过寥寥两三日罢了。

    这点时间,只够他们聚集本部落的部落战士,在巩、雒一带沿途的隘口布置营地防线,根本来不及按照计划的那样,去袭击砀山军与商水军的后方,怎么这两支魏国军队就会得知了呢?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

    因为他们少算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大魏宫廷】,魏人们并非是【大魏宫廷】在他们决定协助羯角部落之后才察觉到此事,而是【大魏宫廷】,魏人们一直在等,在等这件可能会发生的变故。

    “(羱族语)会不会,那些魏人只是【大魏宫廷】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

    一名羱族部落的族长抱持着侥幸的心理,猜测道。

    而就在这时,毡帐外忽然闯入了一名他们的族人,对他们言道:“『纶氏』部落的头领谵丹刚才派人送来消息,他们在巩地南侧的山丘隘口击退了成皋关的一支运粮队伍,却发现粮车上所运的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谷米,而是【大魏宫廷】魏人用来喂马的糠皮。……谵丹头领提醒诸位族长,我们上当了,魏人不知从何已经得知了我方投靠羯角部落的消息,再过不久,多半连魏国的成皋关都会派出军队,讨伐我们。”

    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闻言目瞪口呆,毕竟那名叫做谵丹的中年人是【大魏宫廷】他部落的头领,也是【大魏宫廷】他下令其驻守在那片隘口的,他又岂会不知。

    顿时间,毡帐内一片骚乱,因为在座的这些位族长逐渐开始意识到,那支“躲”在鸦岭东侧此番突然朝着他们雒地而来,究竟是【大魏宫廷】出自什么原因了。

    “(羱族语)魏人……魏人要打过来了!”

    “(羱族语)该地的,羯角部落不是【大魏宫廷】派了五千多名部落骑士追击那支魏军么?那些人呢?”

    瞧着毡帐内那乱乱哄哄的场面,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摇了摇头,用忠告的语气对在座的部落族长们说道:“诸位,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么?那支魏军……根本就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见到羯角部落大军的强盛而退却,这是【大魏宫廷】中原国家所推崇的兵法中的一招,『示敌以弱、骄其军心』,他们那是【大魏宫廷】故意装出弱小的样子,目的,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引诱你们做出投靠羯角部落的决定!”

    说罢,他轻哼着讥讽道:“一旦魏军真的露出獠牙,你们以为单凭那区区五千余羯角部落的骑士,就能阻止那些魏军么?说不准,那五千人,早已埋骨在鸦岭峡了!”

    “哈勒戈赫!”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闻言怒声呵斥道:“你也是【大魏宫廷】羱族人,为何要助涨魏人的威风,灭我们族人的士气?”

    哈勒戈赫冷冷地看了一眼拉比图,旋即对在座的众部落族长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希望诸位族长冷静地做出抉择,眼下还不晚,让战士们放下武器,打开雒城的城门,让魏军入内……”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给打断了:“什么?放下武器?放魏军进入雒城?你这是【大魏宫廷】要我们将头颈伸到魏军面前,叫他们砍下我们的头颅么?”

    “魏军不会杀我们。”哈勒戈赫争辩道:“在合狩时,他们曾经帮助我白羊部落击退那些马贼,他们的目标只是【大魏宫廷】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他们的羯角部落而已。”

    “你怎么能保证?难道你与魏国私通么?”拉比图质问道。

    哈勒戈赫哑口无言,摇摇头叹息道:“我没有。我只是【大魏宫廷】希望诸位能冷静地做出抉择,莫要招惹强大的魏国……魏国的国民,比我们羯、羱、羝三族人加起来还要多,多得多……”

    “可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军队,却没有我们的战士勇猛!”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再次打断了哈勒戈赫的话,一脸激奋地对在座的诸位族长说道:“诸位,那支魏人,区区四万不到,而我们这边,单单这雒地一带,就有不下于三万的战士,更何况,我们的友族,羯角部落正率领多达百万的战士来援助我们,我们一定可以击败魏人,将魏人赶回成皋关!……这是【大魏宫廷】我们三川之人的土地,我们才是【大魏宫廷】这里的主人!我们可以决定那些魏人的生死!”

    在座的诸位部落族长闻言面面相觑,良久,有一位羝族部落的族长询问拉比图道:“那……事到如今咱们要跟魏军打仗么?”

    “打!为何不打?”只见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舔了舔嘴唇,冷笑说道:“咱们有羯角部落的百万战士做后盾,怕那魏军做什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百万战士』这个词,在座的诸部落族长们逐渐显得有些蠢蠢欲动起来,毕竟拉比图的那一番话,可是【大魏宫廷】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见此,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失望地摇了摇头,在与立场相同的羝族『孟氏』部落族长以及另外两位族长对视了一眼后,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诸位族长们执意要与魏军打仗,恕我们四个部落不能奉陪,我们已经私下商量过了,即日起,我们四个部落,迁出雒地。”

    说着,羝族『孟氏』部落的族长等其余三位族长们亦站了起来,纷纷点头附和。

    见此,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眼神一冷,不客气地冷哼道:“大敌当前,你们却要退缩么?”

    “并非退缩,只是【大魏宫廷】不想做无谓的战争,更不想让部落里的年轻人白白送死。”

    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望了一眼在座的诸位族长们,在思忖了一番后说道:“好,你们四支部落,可以迁出雒地,但是【大魏宫廷】,为了防止你们私通魏人,麻烦四位族长留在此地,作为人质。……四位放心,待等我们打败魏国的军队后,四位便可重获自由,到时候,四位无论想将部落迁往何地,我们都不会阻止。”

    说着,他挥挥手,示意毡帐内的部落战士们将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用绳索绑了起来。

    哈勒戈赫等人没有反抗,并且阻止了本部落企图动手解救他们的族人,随后,哈勒戈赫用严肃地口吻对在座的众部落族长们说道:“但愿诸位能打赢魏军,否则……”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任由那些部落战士将他们带到关押的地方去了。

    同日,雒地阴戎聚集军队,准备对魏军用兵。(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寸芒  减肥方法  笔下文学  减肥方法  伏天氏  蜡笔小说  励志故事  莽荒纪  圣龙图腾  如意小郎君  大王饶命  免费算命网  超强吸妖器  全球高武  开天录  天涯八卦  战神狂飙  美食供应商  花都最强医圣  龙组兵王  逆天邪神  开天录  字幕库  超级神基因  论文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