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04章:纶氏依附(二)
    『原来是【大魏宫廷】这样……』

    在听了孟良的解释后,面色稍霁的赵弘润这才明白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此番孤身前来求情的原因。

    但这并不表示他会原谅此人的“背叛”举动,改变主意让纶氏部落在雒地居住。

    想了想,他说道:“既然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军攻城而造成的损失……这样吧,本王叫砀山军与商水军取一部分军粮给你,足够你纶氏部落过冬的粮食。……至于让你纶氏部落继续安居在雒地,抱歉,本王不会信任曾对我大魏军队露出敌意的部落。”

    『怎么这样……』

    禄巴隆惊愕地抬起头望向赵弘润,他没想到赵弘润的态度竟然如此坚决,宁可给他们部落一批足够他们过冬的粮食,也不愿意同意他们再继续居住在雒地。

    见此,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开口求情道:“肃王……”

    可惜,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抬手打断了:“孟良族长,本王也是【大魏宫廷】有为人处世的原则的,不要让本王违背做事的准则,好么?……若是【大魏宫廷】单单如此便赦免了纶氏部落,岂不是【大魏宫廷】开了不好的先例?……『与魏国打仗?没事,打呗,反正就算打输了,事后求求情也能得到赦免。』若是【大魏宫廷】形成了这样的误会,本王会很为难的。……既然选择了与我大魏为敌,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是【大魏宫廷】么?”

    “……”孟良哑口无言,毕竟赵弘润说的句句确凿,让他无从反驳。

    而这时,禄巴隆咬了咬牙,忽然开口说道:“肃王,倘若我纶氏的战士皆为肃王作战呢?!可否赦免我族先前的过错?”

    “为本王作战?”赵弘润愣了愣,他还真没想到禄巴隆会提起这件事。

    “是【大魏宫廷】的。”只见禄巴隆点点头,严肃地说道:“我听说羯角部落纠集了数十万的奴隶,这样庞大的军队,想必就算是【大魏宫廷】魏军也会感到为难。而我纶氏部落,十岁以上男子皆可以作为肃王麾下的兵丁,肃王可以命令他们去做任何事,哪怕全员皆战死,我族亦不会有半点怨愤!……只求,我族仍可在三川居住,哪怕是【大魏宫廷】偏远、贫瘠的草地。”

    “十岁以上?”孟良闻言大吃一惊,睁大着眼睛忍不住惊声说道:“禄巴隆,你疯了?那样你纶氏部落还有什么……”

    “至少我纶氏部落还留有希望。”禄巴隆望着孟良,坦然地说道:“族内那些十岁以下的孩童,只需十年就能长大成人,我纶氏部落仍有机会兴旺。反之,若是【大魏宫廷】去了北地,我纶氏部落十有八九会被胡人蚕食殆尽。”说罢,他转头望向赵弘润,目色炯炯,一脸期待地望着后者。

    “……”望着禄巴隆那毅然的眼神,赵弘润微微有些动容,一时间竟也有些无措。

    而这时,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在旁小声说道:“肃王,事实上,纶氏部落对贵国一向亲善,这一点,肃王可询问贵国成皋关的朱亥大将军。……说句不好听的,禄巴隆之所以受到黑羊族长拉比图的蛊惑,其原因,却是【大魏宫廷】贵国的砀山军,曾攻灭了无辜的『睺氏』部落……”说罢,他顿了顿,望着赵弘润诚恳地说道:“纶氏与睺氏以往关系颇好,砀山军手下留情未曾杀害的那数百名女子,已被禄巴隆接到了他的族中……肃王想见一见么?”

    『……』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在望了一眼哈勒戈赫、孟良、禄巴隆三位族长后,轻吐一口气,陷入了沉思。

    不可否认,没有尽早地制止司马安,使得这位大将军率领砀山军在这片三川之地制造了几次无谓的屠杀,攻灭了好几个本来与魏国比较亲善的部落,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此番率军出征三川之地期间,至今唯一的一件憾事。

    更让他心中有愧的是【大魏宫廷】,他不可能为了睺氏部落,当真将司马安那样杰出的大将军给杀了,似这种自毁长城的事,他身为魏人的皇子,是【大魏宫廷】绝对做不出来的。

    哪怕司马安并未被他劝服,依旧桀骜不驯,他顶多也只是【大魏宫廷】出于惩戒的目的,暂时革除司马安先行军副将、砀山军大将军的军衔罢了。

    这是【大魏宫廷】袒护么?

    这当然是【大魏宫廷】袒护。

    正因为如此,当哈勒戈赫提及被砀山军攻灭的睺氏部落时,赵弘润顿时就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虽然那是【大魏宫廷】司马安与砀山军造下的杀孽,可作为前者的上帅,部下的杀孽,上帅自然有连带责任,这是【大魏宫廷】无法撇清的。

    “那数百名女子……眼下境况如何?”赵弘润沉声问道。

    禄巴隆愣了愣,在哈勒戈赫与孟良二人频频向自己施加眼色的同时,低着头低声说道:“除了有个别几个自刎殉情外,其余女人,目前的状况还可以,只是【大魏宫廷】……对魏人稍微有些……”

    后半句,他说得很含糊,相信他本来想说的,是【大魏宫廷】那些女人『对魏人深恶痛绝』。

    赵弘润暗暗叹了口气,随即换了一个坐姿,面朝着禄巴隆,郑重地低头弯腰,行礼歉意说道:“关于这件事,姬润深表歉意。……司马安乃姬某麾下的将军,可姬某未能及时制止他,使得他做出了这等丑恶的屠杀,实在抱歉。”

    见此,毡帐内五位族长面色动容,要知道,据方才他们所感觉的,这位魏国的肃王那可是【大魏宫廷】威势比较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更加迫人的魏国大贵族,杀伐果决、一言决定数万乃至十余万人的命运,简直就像是【大魏宫廷】一位年轻的王者。

    可这样一位王者,此刻竟向他们低头表示对那件屠杀的歉意,这让在场五位族长们只感觉心中有种特殊的浓郁感情顿时充满了胸腔。

    那是【大魏宫廷】尊重!

    是【大魏宫廷】对他们的尊重!

    “肃王请起。”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连忙上前扶起了赵弘润。

    此时此刻,帐内的几位族长们这才算是【大魏宫廷】真正地认可了『魏人』。

    虽然魏人中有像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那样的屠夫、刽子手,但亦有像眼前这位年轻的肃王那样勇于承担部下过错,并真诚地向弱小部落表示歉意的魏国王族。

    一个国内王族一员却能屈尊向三川之地的小部落低头认错的国家,怎么可能会是【大魏宫廷】一个蛮横的国家?

    想到这里,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亦跪倒在禄巴隆身旁,替后者求情道:“肃王,我族亦愿为肃王作战,恳请肃王对纶氏部落网开一面。……我听说贵国有『将功补过』的说法,能否让纶氏部落为肃王与羯角部落作战,将功补过?”

    其余三位族长亦代为求情。

    见此,赵弘润思忖了片刻,郑重对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说道:“禄巴隆族长,本王再问你一句,你可愿意与我大魏成为友邻,成为盟友。”

    “千情万愿。”禄巴隆欣然说道。

    “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往你纶氏并非我大魏的盟友,因此,哪怕你们做出了与我大魏敌对的举动,本王还是【大魏宫廷】赦免了你们,并未伤害你们族人的性命。……可若是【大魏宫廷】日后,你与我大魏成为了盟友,却在我大魏信任你们的期间,做出了背叛的举动,到那时候,本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势必会像日后覆灭羯角部落那样,将背叛者铲除。”

    禄巴隆闻言,神色严肃地说道:“若日后我纶氏部落果真有人背叛,我禄巴隆先杀了那背叛者,将其头颅献给肃王,再于肃王跟前自刎谢罪!……其余族人,任凭肃王发落!”

    “好!”赵弘润点点头,旋即扶起禄巴隆,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本王衷心邀请纶氏部落,继续安居在雒地。……不,这片三川之地,无论贵部落想住在哪,我大魏皆不会干涉。并且,倘若有外敌进犯,贵部落不妨求援于成皋关,我大魏定会派出援军,支援与我大魏亲善的友邻!……此誓,天地可鉴!”

    听闻这种种厚待,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面色欣喜,当即说道:“这样,我禄巴隆即刻去召集族人,正如我所说的,十岁以上族人,皆为肃王驱使。”

    “那倒不必。”赵弘润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禄巴隆族长若是【大魏宫廷】诚心想帮助我军,只需派出一些部落中的成年男子,替本王打探此地四周,本王要知道羯角部落的动向。”

    “就这个?”禄巴隆愣了愣,旋即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说道:“肃王放心,这件事包在禄巴隆身上。”

    赵弘润闻言,笑着将禄巴隆请入席中,并亲自为他倒了一杯来自魏国的酒水。

    其余四位族长对视一眼,纷纷举杯祝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而与此同时,其余近十位族长们,在被赵弘润逐退后,私下聚集在一起,商议着对策。

    毕竟他们可不愿意带着族人离开这片肥沃的土地。

    “(羱族语)那位魏国的肃王不愿赦免我们,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羱族语)青羊部落的混账小子欺骗了我们,说什么魏人会放过我们……”

    “(羱族语)事实上,乌兀那小子并没有欺骗我们,魏人的确没有杀死我们族人的意思不是【大魏宫廷】么?”

    “(羱族语)可是【大魏宫廷】他们却要逼我们离开这片土地!”

    “(羱族语)要不然,咱们去投靠羯角部落?”

    “(羱族语)你疯了?魏军拥有那样可怕的战争兵器,不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单靠人多就能打赢的。若是【大魏宫廷】咱们投靠羯角部落,就算羯角部落战胜了魏军,也难保魏国不会再派出军队……相反,若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战败,到时候那位魏国的肃王,岂会再一次饶过我们?”

    “(羱族语)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诶?等会,纶氏部落的禄巴隆族长哪去了?”

    众部落族长面面相觑。

    他们这才发现,处境最为窘迫的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不知何故不在此地。(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国会计网  中华养生网  神道丹尊  大明元辅  99养生网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男性健康  神级兵王都市行  极品最强大少  漂亮女人  飞剑问道  tplink  逆剑狂神  北宋大表哥  极品家丁  创世中文网  扶蜀  全球灵潮  中世纪崛起  极限保卫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论文大全网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球灵潮  武道孤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