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06章:巩地臣服
    『PS:欠的章节终于还清了~终于可以向诸位书友讨要票票了~求推荐、求订阅、求月票~多多益善~并且从今日开始,积攒存稿。欠章的方式太累人了,还是【大魏宫廷】我先存满十章吧。』

    ————以下正文————

    八月十一日,即『雒地』三川部落向魏军投降的第三日,数十里外的『巩地』,当地的羱、羝两族三川部落,亦对城外的成皋军大将军朱亥献城投降。

    而此时,成皋军尚未打造完攻打巩城所需的攻城器械。

    “你说什么?降了?巩城的羱、羝两族降了?”

    在听说部将送来的消息后,成皋军大将军朱亥惊地瞠目结舌。

    要知道,他自八月八日从成皋关出兵,九日抵达目的地巩城,从那时起便开始下令麾下成皋军士卒打造攻城战器,准备着与巩城的三川部落展开一场激烈的厮杀,没想到仅仅只过了两日,甚至于他成皋军还未来得及打造完攻城器械,巩城的羱、羝两族便不战而降,这……

    『搞什么鬼?!』

    朱亥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当然会对此感到怀疑,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巩城附近的那些羱、羝两族的部落族长们,据说皆已到他成皋军驻扎的军营下主动上门投降了,若是【大魏宫廷】诈降,对方所冒的风险也太大了。

    “请他们进来。”

    想了一阵后,朱亥决定将那些族长们召到帅帐仔细问问。

    没过多久,部将周奎便带着数名巩城一带的三川部落族长来到了朱亥的帅帐,只见这些族长们一个个五花大绑、反绑着双手。

    见此,朱亥望了一眼周奎,其眼神这是【大魏宫廷】在询问:是【大魏宫廷】你命人给绑的?

    岂料周奎扁扁嘴,很是【大魏宫廷】无辜地耸了耸肩:他们来时就这模样。

    朱亥心下更加纳闷,忽然,他发现那些族长中,有两人并未自绑双手,并且神色模样,也不像是【大魏宫廷】前来乞降似的担惊受怕,有种仿佛置身于事外的感觉。

    见此,朱亥忍不住询问道:“两位是【大魏宫廷】?”

    只见那两人朝着朱亥躬了躬身子,其中一人用颇为顺畅的魏国语介绍道:“我是【大魏宫廷】雒地羱族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我身边这人是【大魏宫廷】氐族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此番我二人是【大魏宫廷】受贵国的肃王命令,专程前来说服巩地的羱、羝两族部落族长,向大将军您投降。”

    朱亥闻言愕然,张着嘴不可思议地问道:“我……我国肃王殿下,已攻克雒城?”

    “是【大魏宫廷】的。”哈勒戈赫恭敬地回覆道。

    『这……这也太快了吧?』

    朱亥张了张嘴,又问道:“你二人受我大魏肃王殿下的命令,言下之意是【大魏宫廷】……”

    哈勒戈赫欠了欠身子,恭敬地说道:“我雒地的诸部落,已臣服于贵国肃王麾下。”

    听闻此言,朱亥与部将周奎对视一眼,心情就跟被一群牛给狠狠践踏了似的,何其凌乱。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他们出兵巩城,那可正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下达的命令,然而仅仅只过两日,还没等他们成皋军对巩地展开正式的进攻,巩城内的诸部落族长竟然被雒城的两名部落族长给劝降了,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前前后后全然没他们成皋军什么事。

    耍人玩啊?

    朱亥张了张嘴,随即又舔了舔嘴唇,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哈勒戈赫似乎是【大魏宫廷】会错了意,见朱亥默然不语,连忙说道:“朱大将军,巩城的部落族长们是【大魏宫廷】真心臣服肃王、臣服于魏国,大将军若是【大魏宫廷】不信的,可立即进驻巩城。……城内的部落战士们,已解除了兵器,绝不会有人胆敢冒犯贵军。”

    “……”朱亥深深望了几眼哈勒戈赫,随即转头看了一眼部将周奎。

    周奎会意,点头说道:“末将领两千兵去瞅瞅。”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帅帐。

    此后,朱亥便询问了哈勒戈赫一些雒城的战事,毕竟,他还是【大魏宫廷】有些不相信这些人会如此轻易地臣服于他们魏国,因此他仔细询问了赵弘润率砀山军与商水军攻打雒城的具体经过。

    而当哈勒戈赫告诉朱亥,赵弘润是【大魏宫廷】用了三十架投石车以及百余桶灌满黑水的油桶,便逼降了雒城的诸部落后,朱亥的表情变得何其古怪。

    也难怪,虽然朱亥并不清楚那『黑水似的火油』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玩意,可他们魏军一方的损失也太微不足道了,居然不损一兵一卒就攻克了雒地?

    编瞎话也不是【大魏宫廷】这个编吧?

    可让他瞠目结舌的是【大魏宫廷】,大约半个时辰后,当朱亥越来越不耐烦于哈勒戈赫满嘴的“谎言”时,其部将周奎紧急派人前来汇报,言,他已顺利接管了巩地,期间不曾遇到任何阻碍。

    『这……』

    朱亥有些惊呆了,他这才醒悟,原来这些人,是【大魏宫廷】真的投降了。

    『难道说,肃王殿下果真是【大魏宫廷】在短短工夫内攻克了雒地,并且连这些羱、羝两族的人心也攻陷了?』

    咂了咂嘴,朱亥吩咐左右亲卫,为那些族长们解绑。

    可即便如此,他心中仍有些疑虑。

    毕竟在他看来,赵弘润能在短时间内攻克雒地,这不奇怪,毕竟这位肃王殿下早先讨伐楚国时,亦是【大魏宫廷】数日攻陷一城,战果赫赫。

    可关键在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攻陷了雒城诸部落族长的心,使其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臣服于他们魏国,这实在让朱亥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肃王殿下……不知对我成皋军有何命令下达?”朱亥试探着问道。

    听闻此言,哈勒戈赫欠了欠身子,恭敬地回道:“是【大魏宫廷】这样的,由于羯角部落的数十万大军即将抵达雒地,因此,肃王率领的商水军与砀山军,正积极筹备着这场大战。……肃王曾告诉我,他并没有直接调动成皋军的权限,但若是【大魏宫廷】大将军能给予帮助,一同抗击羯角部落大军的话,则希望大将军尽早率军赶赴雒地。”

    “……”朱亥闻言一愣,心中对哈勒戈赫稍稍有了些信任。

    的确,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先行军』的主帅,而『先行军』,指的是【大魏宫廷】砀山军与商水军,却并不包括驻守成皋关的成皋军,因此,赵弘润没有直接调动或命令朱亥的权利。

    而前几日赵弘润希望朱亥出兵攻打巩地,也只是【大魏宫廷】用『请援』的方式与口吻,事实上朱亥是【大魏宫廷】有权回绝的。

    “既然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意思,本将军自当遵从。”

    本着『只要见到肃王殿下便一切真相大白』的心思,朱亥点了点头,应允了此事。

    “两位与本将军同行么?”朱亥问道。

    “荣幸之至。”哈勒戈赫与孟良表达了愿意与成皋军同行的心迹,随即,哈勒戈赫指着帅帐内其余巩城一带的诸部落族长们,对朱亥说道:“若是【大魏宫廷】大将军不介意的,希望能将这些位族长们也带上,他们也要去洛地誓盟。”

    “誓盟?”朱亥一听就懵了,不解地问道:“什么誓盟?”

    哈勒戈赫一拍脑袋,笑着解释道:“是【大魏宫廷】我忘记说了,肃王有意将雒地打造成一个『自由商贸城池』,并邀请所有与贵国亲善的三川部落加盟,与贵国展开贸易、互通有无……而『雒水之盟』,便是【大魏宫廷】指贵国与盟约内的羱、羝两族部落,『互敬互爱』、『互不侵犯』、『同攻同守』的盟誓。”

    朱亥闻言为之动容,要知道,他驻守在成皋关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大魏宫廷】能促成魏国与三川之民的和睦,但因为羯族人的从中作梗,他一直没能促成这桩事。

    没想到,赵弘润才踏足三川没过多久,便已达成了此事。

    『不好……司马安……』

    那一瞬间,朱亥脑海中浮现一个人影,随即,他面色大变,急声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军即刻启程前往雒地,请诸位族长们随行。”

    也难怪朱亥如此着急,毕竟在他的印象中,砀山军的司马安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坐视赵弘润促成此事的,必定会像羯族人那样从中作梗,破坏那位肃王殿下好不容易达成的好事。

    他绝对想不到,他印象中那个顽固、偏执的『司马屠夫』,已然逐渐被那位肃王殿下给折服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心中焦急,以至于巩地距离雒地明明有数十里之远,朱亥与他麾下的成皋军,却在当日便抵达了雒城。

    到了雒城城外一瞧,朱亥果然发现雒城城墙上遍插砀山军与商水军的军旗。

    再仔细一瞧,在城墙上来来回回巡逻的,岂不就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士卒么?

    砀山军的铠甲,朱亥绝对不会认错的。

    『看来肃王殿下果真已攻克了雒城……』

    在城门下自报了身份,把守城门的砀山军士卒便打开城门,将成皋军放了进来。

    正如朱亥不会认错砀山军的铠甲,砀山军的士卒,又岂会认错成皋军的甲胄?

    毕竟他们两军的大将军,那可是【大魏宫廷】水火不容、早已成为了魏国朝野的一大怪谈。

    撇下麾下的军卒,让他们自己找地方扎营,朱亥带着哈勒戈赫、孟良以及其余几名巩地部落族长们,在沿途砀山军士卒的指引下,风风火火地来到了赵弘润居住的毡帐。

    此时,赵弘润的毡帐内人满为患,坐满了看打扮像是【大魏宫廷】三川之民的人,或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雒城当地的部落族长们,双方可能是【大魏宫廷】在商议着什么。

    朱亥顾不了那么多,进帐后抱抱拳,直截了当地问道:“肃王殿下,您当真是【大魏宫廷】收服了雒地的部落,准备歃血那『雒水之盟』么?”

    “大将军的消息好灵通啊。”赵弘润站起身来,朝着朱亥拱了拱手作为回礼,随即疑惑问道:“朱大将军为此有什么异议么?”

    “异议?”朱亥愣了愣,旋即连忙摆摆手说道:“不不,……某始终觉得,三川部落并非全然似羯族人那般可恶,亦有心向我大魏者,因此,肃王殿下的这项决定,某万分推崇。”说到这里,他话风一转,沉声说道:“不过,殿下做出此项决定,就要小心司马安从中作梗。……此人碍于肃王殿下的身份,或许不会当面违背肃王殿下的意愿,却某保证,他必定会在背后搅局,破坏此事。”

    “呃……”赵弘润的表情顿时间变得无比尴尬,颇有些无奈地望了一眼坐在帐内的司马安,却发现这位大将军的面色,早已阴沉如墨。

    而顺着赵弘润的目光,朱亥亦看到了坐在帐内的司马安。

    这两位大将军的视线一接触,帐内众人仿佛感觉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好名字  玄界之门  全本书屋  都市之神级宗师  笔趣阁  超强吸妖器  电脑爱好者之家  飞剑问道  扶蜀  超级神基因  房贷计算器  锦衣夜行  赘婿  最强特种兵王  银行信息港  全本书屋  阅读封神系统  小学生作文  绝世邪神  极限保卫  北宋大表哥  金庸网  战国赵为帝  全职高手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