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13章:安抚己内
    『PS:已有三章存稿了~』

    ————以下正文————

    战争泥盘,真的是【大魏宫廷】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东西。

    至少诸部落族长们是【大魏宫廷】这样认为的。

    因为此物,能够帮助他们俯视整个战场,有种仿佛居高临下俯视着城外羯角军队的错觉,而这个错觉,使得他们不知怎么不再担心那些羯族军队了。

    “报!城南发现敌军踪迹!”

    “报!城北发现敌军踪迹!”

    “报!城西的山坡,发现羯角奴隶军的踪迹。……他们正在砍伐附近的山林,试图建造军营。”

    来自商水军传令兵的汇报,陆续从城防传达至赵弘润所在的毡帐。

    而在听到这些汇报后,赵弘润非常从容地将一枚枚代表着羯角军队的红色木雕,摆放在泥盘中相应的位置。

    这使得羯角军的兵力分布,在这片泥盘中一目了然。

    而在布置好了这一切后,赵弘润抬起头来,对毡帐内诸位族长们沉声说道:“诸位,前番我魏军入三川时,由于本王督查不利,致使本王麾下有一支军队,做出了令人寒心的恶行,本王知道诸位族长虽然嘴上不提,但心中多少留有芥蒂。……这件事,本王会在战后给予相应的巨额的赔偿。虽然本王不能使死人复生,但是【大魏宫廷】,本王可以使尚且活着的人得到应得的抚恤与赔偿,使那些无辜牺牲者的家眷,日后能过得更好。……包括被本王焚毁了部落财富的纶氏部落。”

    “肃王言重了。”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连忙摆手说道:“肃王宽容仁慈,允许我族继续居住在三川,我纶氏部落已经感激不尽……”

    “不,诸位已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盟友,自然可以支配这片肥沃的土地,这是【大魏宫廷】清楚列在誓约条例上的,并不能减免诸部落因我大魏而蒙受的损失。……我大魏身为盟主,自当以身作则。”赵弘润严肃地说道。

    听闻这一番义正言辞的话,帐内诸部落族长们皆暗暗点头,心说:有错必纠,这才是【大魏宫廷】大国应有的气度嘛!

    “不过碍于羯角大军威逼城下,抚恤、赔偿之事,且等本王打败了羯角的大军再说。……不过本王可以保证,到时候的抚恤与赔偿,定会让诸位族长们满意。倘若信得过本王的话,咱们先来商议一下兵临城下的羯角大军,如何?”

    众族长们对视了几眼,虽然明知这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年轻的肃王为了得到他们的支持而许下的承诺,但却并未反感,毕竟这几日他们与这位肃王殿下接触的时日也不短了,自然也明白这位肃王殿下的品性。

    “肃王说得哪里话,敌军压境,自然应当率先商议此事!”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环视了一眼众族长,率先开口支持道。

    而此后,其余族长们亦纷纷点头附和。

    见此,赵弘润朝着众族长们拱了拱手,笑着说道:“诸族长深明大义,我姬润会铭记于心的。……那么现下,本王就来说说这场仗,究竟该怎么打。”

    说罢,他顿了顿,在环视了一眼诸族长后,一脸严肃地继续说道:“诸位皆是【大魏宫廷】与我大魏结盟的盟友,同进同退、荣辱与共,因此本王亦不瞒诸位。……这场仗,不好打。”

    听闻此言,毡帐内的气氛稍稍变得沉重了几分。

    其实事实上,诸族长都知道这场仗不好打,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为了大局考虑,避免被羯角部落的大军重重包围,砀山军与成皋军分别离开雒城,好使相互有个照应。但这样的分兵,也使得雒城的处境变得更加严峻。

    估算此刻城内,因为城内诸部落的老人、女人、小孩等非战斗人员已迁往了巩地,甚至要暂时撤到成皋关内去,使得雒城城内如今的人数,急速缩至三万人左右。

    其中有两万商水军,还有一万则是【大魏宫廷】雒水联盟目前二十三个部落的战士。

    而城外的有多少羯角的军队?

    据赵弘润估算,羯角人不会傻傻地将奴隶军派出去追剿砀山军与成皋军,毕竟那些因为赶路而早已疲惫不堪的奴隶军,派出去追剿砀山军或成皋军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倘若那些羯族人不傻的话,他们多半会将这些奴隶军用在攻打雒城的战事中。

    因此,保守估计,雒城将面临两万羯角骑兵以及二十余万奴隶军。

    这已经是【大魏宫廷】一个会让人绝望的巨大的兵数。

    更糟糕的是【大魏宫廷】,万一羯角人无视砀山军与成皋军的话,那么,雒城城外的羯角军,还会这个巨大数字的基础上,再增加三万羯族骑兵。

    而这一切,诸族长们其实也是【大魏宫廷】清楚的。

    只不过,让『这场仗不好打』这句话从眼前这位打败了他们的魏国肃王口中说出,远比其余任何一个人说出口更有分量,更让他们感到前途迷茫罢了。

    “连肃王您也没有把握么?”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一脸凝重地问道。

    岂料听了这话,赵弘润一脸奇怪地说道:“本王只是【大魏宫廷】说这场仗不好打,何时说过没把握?”

    『诶?』

    诸部落族长们面面相觑,似乎有些迷惑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帐内众族长们惊愕的表情,赵弘润笑着解释道:“看来,是【大魏宫廷】本王的措辞让诸位误会了,这样吧,本王解释一下。”说罢,他微微思忖了一下,反问帐内的诸族长道:“诸位族长,依你们所见,战争,拼的是【大魏宫廷】什么呢?”

    “两军的战士!”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严肃地回答道。

    赵弘润环视了一眼诸族长的表情,随后摇摇头说道:“是【大魏宫廷】持久。……在中原国家,包括我大魏,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数百年前那种能在两三个月内就结束的战争,早已经绝迹了。近几十年来中原各国所爆发的战争,动辄几十万兵力、耗时年余,有时一场局部战争打个几年,这是【大魏宫廷】很常见的事。因为各国的将领们都学乖了,他们逐渐倾向于用最微小的兵力损失,去创造最大的战果,对于每一次出兵都非常谨慎。……一方谨慎用兵,这没有问题,可当交战的双方都非常谨慎小心时,那么问题就来了:由于谁也不敢冒险,因此,双方僵持不下,以至于一场仗往往打个一两年。……而这个时候,就看双方军队究竟哪一方更加持久。”

    “……”诸族长们听得津津有味,毕竟他们从未接触过中原国家之间的战争。

    “本王所说的持久,指的是【大魏宫廷】军中士卒的士气,可持续作战的韧性,以及后勤粮草的支持等许多问题。……而其中,粮草后勤最为关键!中原国家之间的战争,拼的就是【大魏宫廷】源源不断的兵力与源源不断的粮草!”说到这里,赵弘润压低了声音,提出了一个关键:“而据本王说知,羯族人的军队,是【大魏宫廷】没有后勤粮草这个概念的。”

    “不错,羯族人在北地与胡人打仗,全靠抢掠……”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隐约已听懂了赵弘润想要表达的含义,喃喃说道:“而在这场仗中,我们部落的羊群,除了留在城内留作军粮的,其余皆已迁向东边,并不在城外放牧,羯族人无法从我们手中抢夺到什么食物……”

    “而从我们这边抢掠不到食物的羯角,却有二三十万每日要消耗许许多多事物的嘴。”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亦听懂了,脸上浮现几分释然的笑容。

    见此,赵弘润点了点头,说道:“因此,我方不必主动出击,跟羯族人耗着就可以,我们只不过三万人,而对方却有二三十万,他们每日的食物消耗,是【大魏宫廷】我方的十倍,这个差距,会拖垮他们。”

    “可是【大魏宫廷】,羯角人可能已经得到了沿途许多个部落的支持,若是【大魏宫廷】那些部落为羯角人提供食物呢?”一名族长迟疑地问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一笑,反问道:“提供多达二三十万人的食物?而且还是【大魏宫廷】日复一日?换做是【大魏宫廷】谁都不会愿意吧?……呵!若是【大魏宫廷】羯角人当真这么做,本王可以保证,只要他们半月未能攻克雒城,那些臣服于他们的部落,必定怨声载道!”

    听了赵弘润料理分明的剖析,诸族长们暗暗点头:的确,无偿供给羯角人食物,而且还是【大魏宫廷】二三十万大军的食物,哪个部落会那么傻?退一步说,一日两日倒可以接受,可十日半月的,那些部落们势必会被羯角军那庞大的食物消耗拖垮。

    到那时候,那些臣服于羯角的部落,必定会要求退出,倘若羯角人蛮横不允许的话,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毕竟三川之地上的部落,可不会白白付出,要让那些部落无偿给羯族人提供食物,这与奴役了该部落有何区别?

    想到这里,诸族长们的面色好看了许多,有些甚至已露出了欢喜的表情,仿佛他们已经打败了羯角人似的。

    不过稳重的哈勒戈赫,却想起了赵弘润那句『不好打』的话,疑惑问道:“我观肃王已有定论,可为何肃王还说『这场仗不好打』呢?”

    “因为羯角人不是【大魏宫廷】傻子,他们会在食物耗尽前疯狂地进攻雒城。”说到这里,赵弘润环视了一眼诸部落族长,郑重而严肃地说道:“此战,我方必胜!但,在胜利来临之前,面对羯角人的疯狂攻势,我方势必也会损失惨重,希望诸位族长有这个觉悟。”

    诸部落族长们面面相觑,他们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肃王所说的『不好打』,指的是【大魏宫廷】己方军卒、战士们的伤亡预测。

    而此时,赵弘润的目光,则停留在泥盘中那分别代表着砀山军与成皋军的木雕上。

    『能够驾驭么,这种多个战场同时爆发战事的大规模战争……』

    原来,赵弘润心底的不自信,源于他担心无法确切把握砀山军与成皋军的动向或企图,无法与其配合作战。

    而鼓捣出泥盘,更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把握羯角人的动向,而是【大魏宫廷】为了直观地“捕捉”那两支友军。(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飞剑问道  盛唐风华  回到明朝当王爷  全职武神  娱乐大头条  作文吧  极品全能学生  超级神基因  绝世邪神  战神狂飙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首富杨飞  最强逆袭  广东高考网  无敌超神奶爸  重生修仙我为王  经典古诗词  民国谍影  汉乡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中学生阅读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