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15章:不速之客
    八月十六日上午,羝族纶氏部落与孟氏部落两位的族长,禄巴隆与孟良二人,结伴来到了雒城西城墙。

    由于四周皆是【大魏宫廷】听不懂羱族语的商水军士卒,因此,这两位族长倒也不担心他们的谈话会被偷听。

    “(羱族语)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禄巴隆?”

    “(羱族语)说不好……昨日羯角部落的大军到了城外后,我曾试探过族内那些头领,但是【大魏宫廷】,没问出什么来。”

    “肃王不是【大魏宫廷】告诫过你,莫要惊动他们么?……潜伏在草丛中的蛇一旦受到惊吓,可是【大魏宫廷】会溜走的,到时候就更不好找了。”孟良告诫道。

    “我明白你所说的道理。”禄巴隆叹了口气,随即皱眉解释道:“可我就是【大魏宫廷】忍不住。……若是【大魏宫廷】可耻的背叛者果真出现在我纶氏部落,那我纶氏部落日后还何面目立足于雒水之盟?立足于魏国与其余二十二个联盟部落面前?”

    “肃王信任你,这就足够了。”孟良低声说道:“肃王不是【大魏宫廷】说了么?一位可以为了族人的生存机会而忍气吞声向曾经的敌人低头的族长,是【大魏宫廷】一位伟大的族长,值得信任!”

    听闻此言,禄巴隆脸上露出了浓浓的被认同感,喃喃说道:“孟良,你知道么?真的很不可思议。据我所知,肃王今年只不过十五岁而已,我们族内十五岁的坏小子们,终日里只晓得嬉闹捣乱……”

    “可不能这么比。”孟良摇摇头,笑着说道:“肃王是【大魏宫廷】魏王之子,生来便是【大魏宫廷】接掌魏国权柄的人,魏国的王室,对他们的要求更高……”说到这里,他小声补充道:“因此,昨日听肃王透露他小时候玩过泥巴时,我真的很意外……”

    “哈哈哈。”禄巴隆闻言亦大笑起来。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这些深知那位肃王手段与权谋的部落族长们,实在很想象那样一位老成持重的肃王竟然也会有像寻常孩童那样和泥巴玩的童年。

    “唔?”

    忽然间,孟良的眼神略微有些变了,抬头指向城外,压低声音说道:“禄巴隆,羯角人又回来了。”

    禄巴隆闻言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城外,发现果然如孟良所言,昨日仅在雒城露了个面便再次后撤的羯角的骑兵,此刻再次出现在了城外那处山坡上。

    而与昨日的有所不同的是【大魏宫廷】,尽管连那些羯角骑兵们的面容都瞧不真切,但禄巴隆却仿佛能感受到对方那浓浓的战意。

    “看来今天要打了……”禄巴隆低声嘀咕道。

    听闻此言,孟良皱了皱眉,有些踌躇地说道:“比塔图已经到了么?那个曾经号称『羯族第一勇士』的比塔图……”刚说到这,忽然他的语气一滞,眯着眼睛望向远处山坡陆续竖起的战旗,喃喃说道:“喂喂喂,『乌边』什么时候加入羯角部落了?”

    “可不止『乌边』。”禄巴隆的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抬手指向一个方向,低声说道:“你看那些图腾旗。”

    孟良眯着眼睛仔细朝着禄巴隆所指的方向望去,喃喃念叨道:“『灰角』、『乌角』、『乌蹄』……唔?那是【大魏宫廷】……『羷(lian)』部落?喂喂,难道我们要同时与两个大部落为敌么?”

    『注:作者有强迫症,既然设定了三川之民以羊为图腾,就必须在命名部落时与羊搭边,否则心里不得劲,并不是【大魏宫廷】像某些人说的炫耀什么生僻字。作者也是【大魏宫廷】靠查字典的,有什么好炫耀的?为了方便诸位读者,以后这类生僻字都会注上拼音。』

    “继续看。”禄巴隆阴沉着脸,低声说道。

    孟良疑惑地瞥了一眼禄巴隆,再次将目光投向远方,忽然,他看到远处竖立着一面部落战旗中,上面绘着一只巨角熊熊燃烧的巨大羱羊,他遂喃喃道:“『燃烧的觝角』?这是【大魏宫廷】……”

    突然间,他面色顿变,一脸震惊地失声道:“『炎角』?守护『王庭』的炎角,为何会在羯角的军队中?!”

    说罢,他与禄巴隆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速速禀告肃王!”

    大概小半个时辰左右,赵弘润在孟良与禄巴隆的指引下,带着『雒水联盟』的众部落族长们,一同来到雒城西边的城墙,登高远望城外羯角部落的大军。

    而此时,只见在数里之外的视线尽头,在那边山坡下,不计其数的羯族骑兵正伫立在那,仿佛就像是【大魏宫廷】一块草原上的巨大灰斑。

    不过更让人震惊的,恐怕还得数这些羯角骑兵阵前,那些好似整整齐齐排列着队伍的羯角奴隶军团,那密集的人头,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并没有密集恐惧症,亦感觉头皮发麻。

    『数量太多了……』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要知道,去年他率军阻击楚军时,都不曾在同一个战场上见到这等数量的敌人,简直是【大魏宫廷】接天连地,仿佛远处视线范围内,皆是【大魏宫廷】那些衣不遮体衣的奴隶军。

    与这支奴隶的数量相比,仿佛当初楚军的人海攻势,全然算不上什么了。

    “那么……你们所说的大部落呢?”

    赵弘润回头望了一眼孟良与纶氏两位族长,皱眉问道:“本王记得你们称他们为『羷』与『炎角』对吧?他们也是【大魏宫廷】像『羯角』那样的大部落么?”

    话音刚落,就听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微叹了口气,语气低沉地说道:“还是【大魏宫廷】由我来解释吧。”

    赵弘润望了一眼孟良与禄巴隆,随即对哈勒戈赫点了点头。

    见此,哈勒戈赫走上前一步,语气凝重地说道:“肃王方才说反了。……『羷』与『炎角』,并非是【大魏宫廷】像『羯角』那样的大部落,应该称,『羯角』是【大魏宫廷】像『羷』与『炎角』那样的大部落。”

    “『羷』与『炎角』,是【大魏宫廷】颇经岁月的大部落么?”赵弘润一下子就听懂了哈勒戈赫想要表达的含义。

    “是【大魏宫廷】的。”哈勒戈赫点点头,沉声解释道:“『羯角』,是【大魏宫廷】近二十年来迅速壮大的羯族部落,她的前身,只是【大魏宫廷】一个自称『角』的小部落,在羯族部落中,似那等以羊角为图腾、并自称『角』部落的小部落,比比皆是【大魏宫廷】。……角部落之所以能从小部落成为大部落,是【大魏宫廷】因为比塔图,他打败了其他羯族部落的勇士,因此曾经被成为『羯族第一勇士』,羯族人中的小部落,敬服于他的勇武,遂陆续投靠,逐步使得角部落越来越强大,以至于如今,成为了羯族人中的一支大部落。”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狐疑问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羯族人不只『羯角』一支大部落?”

    “是【大魏宫廷】。”哈勒戈赫点了点头,讲述道:“肃王应该听说了,我羱族从高原南迁至『北地』时,曾遭到胡人的袭击,为了抗击胡人,我羱族人的王庭组建了『羯』,一支不事牧羊、专门用来与胡人作战的军队。”

    “唔。”赵弘润颔首道:“此事本王听说了,还听说当初那支『羯』的军队,便是【大魏宫廷】如今羯族人的前身。”

    “是【大魏宫廷】这样没错。”哈勒戈赫点点头,旋即继续讲述道:“当时的『羯』,由于集中了我羱族各部落的勇士,因此非常强大,连强劲的胡人都不是【大魏宫廷】羯部落的对手,因此,羯迅速壮大,很快就发展到了十几万人,并且掳掠了几十万胡人作为奴隶,帮助他们与胡人打仗。……但是【大魏宫廷】,肃王您也知道,人是【大魏宫廷】要吃食物的,无论是【大魏宫廷】羯族的战士,还是【大魏宫廷】胡人奴隶。大量俘虏来的奴隶,使得我羱族各部落负担不起羯巨大的食物消耗,因此,羯便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部落,并用驯化后的一部分奴隶替他们放牧羊群,即『羯部落』。……而这个时候,羯部落打败了北地的几人胡人部落,却引起了北方胡人几个大部落的警惕,为了抗击那数个胡人大部落的进攻,『羯部落』拆分成『羷』、『羚』、『羯』三支部落,分别抵御北方、东北、东边三个方向的胡人部落,而这三个部落,即羯族的三个大部落。……而羯角,只是【大魏宫廷】羯族的第四个大部落。”『注:羷、羚、羯,皆是【大魏宫廷】好斗好狠的羊。作者强迫症。』

    “哼唔。”赵弘润哼应了一声,随即又问道:“那么『炎角』呢?部落的名号都也带着『角』,她不是【大魏宫廷】羯族部落么?”

    “『炎角』是【大魏宫廷】我们羱族的军队。”哈勒戈赫表情有些诡异地讲述道。

    赵弘润一听莫名其妙,愕然问道:“你们羱族不是【大魏宫廷】没有专门的军队么?”

    “有的。”哈勒戈赫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只有一支,一支负责保卫『乌须王庭』的军队,其战旗是【大魏宫廷】『燃烧着的觝角』,象征是【大魏宫廷】『敌人的毁灭』。”

    “……”赵弘润闻言一愣,用眼睛扫了一眼在场的诸部落族长们。

    他终于明白,为何在听到『炎角』后,这些部落族长们的表情是【大魏宫廷】那样的古怪。

    『居然是【大魏宫廷】乌须王庭的王庭卫军?……什么意思?难道乌须王庭也打算介入这场战争?』

    赵弘润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

    要知道,乌须王庭在诸三川部落中的地位就相当于魏王与魏朝廷在魏国的地位,那可是【大魏宫廷】一呼百应的。

    倘若只是【大魏宫廷】羯角的话,哪怕羯角是【大魏宫廷】羯族人的第四个大部落,赵弘润亦不至于过分地担心。

    可若是【大魏宫廷】这场战争中介入了乌须王庭,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若是【大魏宫廷】乌须王庭站在羯角部落那边,或许,这场战争就真的会演变为魏国与三川的种族战争。(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明朝败家子  中华康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房贷计算器  花百科  重生之财源滚滚  春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龙组兵王  北宋大表哥  赘婿  战国赵为帝  最强狂兵  如意小郎君  健康报网  社保查询网  太初  寒门崛起  中学生阅读网  全本书屋  全职武神  修真聊天群  回到明朝当王爷  铸天之景  电脑爱好者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