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36章:鏖战!雒城攻防战!(五)
    『PS:加更啦,加更啦,求订阅~求月票~』

    ————以下正文————

    待等李惠、乐豹、央武等『一部营』的商水军士卒第二次踏上城墙,接替友军的防守岗位,天色已经临近黄昏,然而城外那些羯角奴隶兵,却仍不知疲倦地企图攀爬城墙。

    『天呐……』

    在踏上城墙之后,李惠望了望四周,暗自惊呼一声,因为他发现,城墙上遍布尸体,简直没有让他们能够立足的空间。

    而那些仍然在浴血奋战的『二部营』的士卒们,一边奋力阻止着羯角奴隶兵攻上城墙,一边将友军的尸体往城内运,待等这场结束后,焚烧尸体,将骨灰运回商水县。

    至于那些奴隶兵们的尸体,『二部营』的士卒们索性将其当做檑木使,一具具地丢到城外,将那些企图爬上城墙的奴隶兵砸下去。

    莫说不人道,事实上这即是【大魏宫廷】战场的残酷:为了胜利,可不择手段!

    “『二部营』退后!退至城内!退至城内!”

    千人将冉滕在步上城墙后,高声呼喊,命令『二部营』与『一部营』换防,而似李惠、央武、乐豹等『一部营』的士卒,迅速上前接替了『二部营』友军的岗位,将那些疲累不堪的友军替换了下来。

    “速度要快!”

    “『二部营』都下去!下城墙!”

    “将伤员带走!”

    各『一部营』的千人将、五百人将、百人将们,纷纷开始接管指挥。

    战死的商水军士卒尸体,迅速被背至城下,而那些尚有一丝气息的伤员们,则迅速被带往城内医治止血,羱族人的草药膏,或许能够挽回其中好些人的性命。

    『二部营的伤亡……比我们要多啊。』

    在换防的期间,李惠四下打量着周遭,他不可思议地发现,『二部营』的伤亡情况比他们『一部营』要多得多,这让他感觉很不可思议。

    毕竟按照常理,他们『一部营』所面对的羯角奴隶兵,才是【大魏宫廷】体力充沛、斗志高昂的对手呀。

    而这时,一名左肩膀插着一根箭矢的老卒从李惠身边走过。

    『唔?箭矢?』

    李惠瞧着这名老兵肩膀上的箭矢发愣,毕竟,奴隶兵可没有弓箭这种高级的武器。

    可能这名老兵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李惠正在打量他,脚步稍微一顿,嗓音沙哑地叮嘱道:“小心羯角骑兵!……那群畜生,跟咱们故乡那些混账将领没啥区别。”

    说罢,老兵拍了拍李惠的肩膀侧,头也不回地下了城墙。

    『……什么意思?』

    李惠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而就在这时,千人将冉滕与『二部营』的一位千人将低声交谈了几句,随即朝着两侧高声呼喊,他所喊的话,算是【大魏宫廷】替李惠解答了心中的疑惑。

    “众士卒注意,严防羯角骑兵用长弓偷袭!……众士卒注意,严防羯角骑兵用长弓偷袭!”

    『羯角骑兵参与进攻了?』

    李惠下意识地望向城外,果不其然,只见在离城百余丈远的位置,几支羯角骑兵正各自驾马绕过一个圈,且迅速朝着西城墙这边而来。

    而千人将冉滕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厉声喊道:“提防箭袭!提防箭袭!……盾手保护同泽!”

    话音刚落,就见城外的羯角骑兵已靠近了西城墙,只见他们迅速拐了个弯,与西城墙平行飞奔,趁此机会,拉开长弓,朝着城墙上射出一波箭雨。

    那可真的连绵不断的箭雨,那些绕着圈策马飞奔的羯角骑兵,好似只有在符合某个条件——与西城墙平行、且在射程范围内——才会射出箭矢,而这种古怪的战术,虽然单时间内的箭矢并不算多,但胜在连绵不绝,简直是【大魏宫廷】让城墙的商水军士卒们连抬头的空隙也无。

    “那群家伙就不怕误杀友军么……”

    与同为盾手的伍内士卒焦仲一同用盾牌保护着李惠、乐豹、焦孟三人,央武一嘴骂骂咧咧。

    可随后亲眼所目睹的一幕,却让他无言地闭上了嘴。

    是【大魏宫廷】的,城外那些羯角骑兵,根本不在乎那些仍然在攀爬城墙的奴隶兵的死活,他们射出的箭矢,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不分敌我的。

    而这一幕,对于商水军绝大多数的老卒而言,异常的熟悉。

    想当初他们在暘城君熊拓麾下时,那些楚国的将领们也似这般,丝毫不顾及他们的死活。

    “(楚语)这帮畜生!”

    不远处,一名士卒用楚国的方言低声骂了一句,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在骂城外那些羯角骑兵,还是【大魏宫廷】在骂当初率领他们,也同样不将他们当人看待的楚国将领们。

    『混账东西!』

    『以为这样就能够打击我军的士气么?!』

    『少他娘的瞧不起人了!』

    城墙上的商水军士卒们,心底憋着一股怒火。

    或许他们终有一日会被某支敌军打败,但是【大魏宫廷】,绝不可能是【大魏宫廷】这种不顾己方人员伤亡的混账!

    “众儿郎们,将这些羯角奴隶兵压制下去,让羯角人瞧瞧我楚西儿郎的骨气!”

    远处,传来了两千人将易郏的怒喊。

    听闻此言,那些心中憋着一股怒火的商水军士卒,居然不再躲避箭雨,竟然冒着箭雨堵在了城墙外侧,将那些仍然企图攻上城墙来的羯角奴隶兵,死死地压制在外沿。

    “轰——”

    又是【大魏宫廷】一块增高的木墙被羯角奴隶兵推倒在城墙上,这使得城墙上那些增高的木墙,又少了一块,几乎已剩不下多少。

    但这丝毫无损此刻怒火满腔的商水军士卒们的士气。

    不过就是【大魏宫廷】冒着箭雨与敌军厮杀么?

    楚西儿郎所经历的战场,从未就是【大魏宫廷】腹背受敌的!

    “将他们逼下去!”

    千人将冉滕手指着一群已攀登上城墙的奴隶兵,厉声吼道。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几个照面的工夫,那一群约二十几名奴隶兵,很快就被两侧的商水军士卒给杀尽。

    并且,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那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羯角奴隶兵,居然没能再抢登上城墙。

    虽然说之所以造成这个情况,有一部分原因是【大魏宫廷】因为城外的羯角骑兵用箭雨射杀了好些登上城墙的奴隶兵,可要知道,商水军的士卒同样冒着那些羯角骑兵的箭雨。

    两者的处境是【大魏宫廷】一致的!

    只能说,此时此刻的商水军所爆发出来的实力,那是【大魏宫廷】足以令砀山军与成皋军都为之侧目的实力!

    愚蠢的羯角人,用愚蠢的战术,惹火了这些出身楚西,同样长久经历着似这般不公平待遇的商水军士卒们!

    “砰砰砰……”

    商水军的盾兵们,用手中的盾牌堵死了城墙上的缺口,用盾牌、用铠甲、用血肉之躯,铸成了一道让羯角奴隶兵们难以逾越的高墙。

    而在盾兵们身后,其余的商水军士卒们有的用长枪协助作战,有的则迅速扛起地上的敌军尸体,将其当做滚木、滚石,丢向城墙外侧,砸倒了一名又一名企图攀登上城墙的敌军。

    『这群士卒……疯了么?居然不顾头顶上的箭雨……』

    一名上城墙来探查情况的羱族战士吃惊地望着城墙上的这一幕,他实在想不通,这群魏兵怎么一个个跟发狂了似的。

    不过稍稍愣了一下之后,他便立马想起了肩负的任务,挤到城墙的外沿,窥视城外羯角骑兵的位置。

    没过多久,城内的羱族战士们亦用长弓展开了反击。

    而与此同时,在雒城西南角那片高坡上,在那『羷部落』与『炎角军』的战旗下,有两支各有数百人的队伍,正静静地旁观这场惨烈的攻城战。

    而其中在各自队伍前头的两人,他们的面色更加凝重。

    这二人,一人是【大魏宫廷】『羷部落』的一位头领鄂尔德默,另外一人,则是【大魏宫廷】『乌须王庭护卫军』『炎角军』的千夫长乌鲁巴图。

    “(羱族语)你怎么看待这场仗,年轻的炎角千夫长?”

    望了一眼身边那位看上去仅二十几岁的千夫长乌鲁巴图,鄂尔德默面色凝重地问道。

    只见乌鲁巴图徐徐吐了口气,低声说道:“(羱族语)魏国的军队……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

    “(羱族语)是【大魏宫廷】啊,谁能想到呢?比塔图兴师动众地聚集了二三十万人,却竟然被对方不到足足三万人挡在雒城城外,苦战了一个余时辰,竟然也未攻上城墙……”鄂尔德默一脸感慨地说道。

    “(羱族语)不,本来那些胡人奴隶已经攻上城墙了,只不过……”乌鲁巴图说了句公道话,随即将目光投向雒城的西城墙,表情古怪地补充道:“只不过,不知怎么,似乎是【大魏宫廷】激怒了那支魏军……”

    说罢,他转头望向鄂尔德默,试探道:“(羱族语)对于这支魏军,羷部落有何打算?协助比塔图么?”

    “(羱族语)饶了我吧。”鄂尔德默闻言苦笑道:“乌角部落已经被一支上万人的魏国骑兵(指抢夺了羯角骑兵战马的砀山军)军队给覆灭了,族人、羊群,都被杀个精光,并且,据说那些魏人还留下了『助羯角者死!』的血字……这就是【大魏宫廷】魏人的报复啊,魏人从来就不是【大魏宫廷】温顺的羊羔。”

    说罢,鄂尔德默又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雒城的魏人,依照『乌须之誓』结成了『雒水之盟』,招揽到了雒城的羱、羝两族为他效力,看来,那位魏国的肃王给予的待遇,应该是【大魏宫廷】颇为丰厚的,否则,雒城那些那些的同族,不会如此死心塌地为魏人效力。……既然魏人选择与我三川部落和睦相处,我不会傻到与那样强大的军队为敌。”

    “(羱族语)真不像是【大魏宫廷】一名羯族人会说的话。”

    “(羱族语)嘿嘿,又不是【大魏宫廷】每一个羯族部落都好战的?我羷部落只会将武器对准那些真正的敌人。”

    “(羱族语)真正的敌人?”乌鲁巴图闻言皱了皱眉,诧异问道:“胡?羌?巴?还是【大魏宫廷】……据说正准备对外扩张的『秦』?”

    鄂尔德默长长吐了口气,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喃喃说道:“(羱族语)魏国,在其东面,有被攻灭的宋国那大片的土地,他们对土地的需求,并不是【大魏宫廷】很迫切,而『秦』,却像是【大魏宫廷】数百年前从陇西迁出来的魏人,正迫切要开辟新的疆土……”

    『原来是【大魏宫廷】秦……』

    炎角军千夫长乌鲁巴图闻言恍然。(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开天录  锦衣夜行  明朝败家子  就爱读小说  女性健康  我闺女是天师  全本小说网  好名字  全职法师  神豪之娱乐天下  花都最强医圣  逆天邪神  飞剑问道  中学生阅读网  首富杨飞  超级神基因  中华康网  穿越小说  大宋男儿  第一星座网  超级兵王  民国谍影  大族激光  重活一次  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