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44章:诈诱
    『里应外合、大破魏军』,不可否认,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的建议让羯角部落的族长比塔图砰然行动。

    可心动归心动,并不代表比塔图就这样简简单单地相信了三人的话。

    是【大魏宫廷】故,他在沉思了片刻后,沉声问道:“三位头领的来意,本族长已经了解。……但本族长还是【大魏宫廷】想不通,眼下明明是【大魏宫廷】魏人更占上风,为何你们却会来与本族长私会?”

    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对视一眼,随后,萨因站出来行礼说道:“大族长这话说的,要不是【大魏宫廷】走投无路,我们岂肯臣服于魏人?……但是【大魏宫廷】,魏人有连弩、有投石车,有猛火油,这三者的威力,大族长你前些日子也见到过了,若我雒城当时不肯投降臣服,我巩、雒两地的部落,恐怕早已被魏人屠杀殆尽了。”

    比塔图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故作惊讶地问道:“什么?你们是【大魏宫廷】假意臣服于魏人?”

    听闻此言,孟氏部落的头领阿鲁冷哼一声,自嘲道:“要不然呢?魏人残暴,将我氐族的睺氏一支屠杀殆尽,我氐族岂肯真心臣服于魏人?”

    “……”比塔图摸着胡须沉思不语。

    羝族睺氏部落被魏国的砀山军所灭,此事已经是【大魏宫廷】遍传三川之地的事了,甚至于,当初比塔图还利用这件事,叫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去拉拢雒、巩之地的中小部落。

    只可惜,雒巩之地的中小部落在魏军强大的攻势前几无战力可言,打了几仗便草草降服于魏人,让比塔图希望他们拖住魏军脚步的意图成了空话。

    半响后,比塔图问道:“你们密谋与本族长私下联合,何人为领头羊?”

    萨因闻言说道:“是【大魏宫廷】我们族长的亲弟弟嘎契罕,正是【大魏宫廷】他在上次将雒城的变故透露给大族长你的。”

    『纶氏部落的嘎契罕……』

    比塔图心中释然,因为他以往曾数次见过嘎契罕,并且,嘎契罕十分向往强大的羯角部落,一直希望他们纶氏部落有朝一日也能像羯角部落那样强大。

    因此,对于嘎契罕亲善他羯角部落,比塔图并不是【大魏宫廷】不能理解。

    “那么,你的族长禄巴隆呢?他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比塔图又问道。

    “这个……”萨因显得有些犹豫。

    见此,比塔图心中起疑,故意问道:“怎么?是【大魏宫廷】不方便透露的事么?”

    “倒也不是【大魏宫廷】不方便透露……”萨因犹豫了半响,这才皱眉说道:“只是【大魏宫廷】,我们族长最近的样子有点古怪,因此嘎契罕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他……”

    “有些古怪?什么意思?”比塔图闻言心下有些好奇。

    只见萨因脸上闪过一丝为难,随后神色怪异地说道:“大族长应该知道,魏军在攻打雒城时,曾无意间用猛火油焚毁了我纶氏部落在城内的部落营地吧?”

    其实这件事比塔图是【大魏宫廷】不知情的,但他却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说道:“唔。……然后呢?”

    “然后……我纶氏部落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走投无路之下,族长他去求见了那个魏国的肃王。也不知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反正自那以后,族长他就变得有些奇怪,只要是【大魏宫廷】那个魏国肃王的命令,无不争着抢着去做,而那个魏国的肃王,也对我们族长越来越信任了……”

    『……』

    比塔图闻言皱了皱眉,有些鄙夷地说道:“禄巴隆,难不成已变成了魏人的走狗么?”

    听闻此言,萨因有些色变地说道:“大族长何出此言?族长他也是【大魏宫廷】为了部落,走投无路……”

    “走投无路?”比塔图冷笑两声,随即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最近,那个魏国的姬润,可有找过你们族长?”

    萨因愣了愣,好似回忆了片刻,这才说道:“有,族长经常被那个肃王请去喝酒,每次喝地醉醺醺回来,还带回一些魏人的饰物……有时,他还会醉醺醺地告诉我们,说什么我纶氏部落今日会飞黄腾达什么的……”

    比塔图一听心中便已有了定论,冷笑道:“蠢材!你们族长分明是【大魏宫廷】被魏人给收买了!”说罢,他冷哼一声,轻蔑地嘲讽道:“飞黄腾达,嘿!给魏人当狗,的确也能飞黄腾达!”

    “……”萨因顿时色变,面色一阵青白。

    瞧见萨因这模样,比塔图摇摇头,一脸遗憾地说道:“禄巴隆,当初也是【大魏宫廷】本族长所敬重的勇士,没想到,居然会堕落到这种地步……”说罢,他转头望向萨因,问道:“还有谁,与你们族长禄巴隆一样,频繁被姬润请去喝酒的?”

    “请喝酒的话,所有族长都被那个魏国的肃王请去过,不过若论次数,就数我们族长与白羊部落的哈勒戈赫最为频繁。”

    “哈勒戈赫?”比塔图闻言冷哼一声,毫不意外地撇嘴冷笑道:“那老家伙……当初在合狩时就出面支持魏人,不奇怪。恐怕,他耻于自己是【大魏宫廷】高原天神的子民,而恨不得是【大魏宫廷】一名魏人吧?”

    看得出来,比塔图对羱族白羊部落的族长当初在合狩时,违背他的意愿而率先出面支持魏人,至今仍怀恨在心。

    骂了几句,比塔图总算是【大魏宫廷】宣泄了心中的怒火,转头对萨因说道:“回去告诉嘎契罕,若是【大魏宫廷】他真心助本族长打败了魏人,我比塔图便支持他当纶氏部落的族长,并且,从今以后,我羯角部落与纶氏部落结盟。”

    听闻此言,萨因连忙摆摆手说道:“大族长误会了,嘎契罕并不是【大魏宫廷】想当部落的族长,只是【大魏宫廷】不希望被魏人奴役……”

    很遗憾的,他的说辞,被比塔图当成了客套话,挥挥手打断道:“无论怎样都好,总之,禄巴隆自甘堕落去当魏人的狗,这种人也能继续担任一个部落的族长?”

    萨因怏怏地合上了嘴,随即问道:“那……里应外合的事,大族长觉得如何?”

    “什么时候?”比塔图摸着胡须沉思道。

    萨因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最好尽快……”

    比塔图皱皱眉,一瞧萨因等三人,却见他们表情有异,遂立即问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么?”

    只见萨因脸上露出几许羞愧,讪讪说道:“我们三人在潜出雒城的时候,被两名巡逻的魏军给发现了,我们怕走漏风声,就把那两人给杀了……魏军有点卯的军纪,每日清晨,那些大小兵将会清点人数,万一发现那两名士卒失踪……”

    『这几个蠢货!』

    比塔图忍着气瞪着萨因等三人,心说这三个蠢货未免也太不小心了,这么大的事都会出岔子?!

    不过看在对方尚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比塔图并未开口怒骂,而是【大魏宫廷】在沉思了半响后,点头说道:“那就今夜!”

    “今夜?那是【大魏宫廷】最好……”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闻言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慢着!”

    比塔图与萨因、阿鲁、舒尔哈几人下意识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开口的居然是【大魏宫廷】一直在旁默默注视着后者三人的羯族年轻勇士博西勒。

    “博西勒?”

    比塔图疑惑地望向了博西勒。

    只见博西勒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萨因三人,沉声说道:“大族长,这件事可能有诈。”

    萨因等人闻言面色微变,在博西勒的眼神逼视下不禁有些心虚,却只能硬着头皮装出气愤的样子。

    “你是【大魏宫廷】何人?居然敢擅自插嘴?”

    比塔图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三位头领别动怒,他是【大魏宫廷】我的养子。”说罢,他转头望向博西勒,问道:“博西勒,为何你会有这样的想法?”

    “大族长且稍等,容我问问他们。”

    “……”比塔图微微一愣,待眼珠微转后,却不说话。

    见此,博西勒走近几步,目视着萨因三人,问道:“三位头领,你们是【大魏宫廷】怎么潜出雒城的?”

    萨因看了一眼比塔图,见后者无动于衷,遂表情怏怏地解释道:“我纶氏部落负责协助魏军守雒城的北城墙,只要别被城墙上的魏军发现,偷偷潜出来还不简单?”

    博西勒默然不语,毕竟在最近三日的攻城战中,雒城北城墙的确是【大魏宫廷】飘着羝族纶氏部落的战旗的。

    “何时离城的?”

    “没注意时辰,大概……一个时辰前吧。”

    “一个时辰?”

    萨因脸上露出几分鄙夷,没好气地说道:“我们是【大魏宫廷】偷偷溜出城来的,自然要小心谨慎了。……为了不引起城墙上的魏军的主意,我们三人还都是【大魏宫廷】用自己的腿走过来的。”

    “……”

    在此之后,博西勒又追问了数个问题,但始终没有听出什么破绽,皱了皱眉。

    见此,比塔图心中的疑虑被打消了,打了个哈哈对萨因等人说道:“博西勒他啊,为人就是【大魏宫廷】谨慎些,哈哈,好了,这件事……”

    可刚说到这,博西勒却再次打断道:“大族长且深思,我还是【大魏宫廷】觉得这件事不对劲。”说罢,他抬手指向萨因三人,皱眉说道:“这三人来得太巧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们羯角束手无策的时候来,就仿佛是【大魏宫廷】……看准了我们别无选择似的。”

    听闻此言,萨因、阿鲁、舒尔哈这回真的是【大魏宫廷】心虚了。

    毕竟博西勒猜得没错,主导这件事的魏国肃王赵弘润,的确是【大魏宫廷】捏准了羯角部落此刻已束手无策,这才派三人前来诈诱。(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北宋大表哥  超强吸妖器  北宋大表哥  无敌超神奶爸  开天录  管理资料下载  重生之财源滚滚  电视指南  极品最强大少  诸天最强大咖  全球高武  寒门崛起  太初  战国赵为帝  逆剑狂神  金庸网  全职法师  武道孤圣  民国谍影  房贷计算器  开天录  广东高考网  毕业论文网  励志名人名言  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