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46章:谁偷袭了谁
    八月二十六日夜里,羯角部落的族长比塔图率领两万羯角骑兵,悄然来到了雒城西城门外大概两三里处的位置。

    只见夜空中,一轮残月发出朦朦胧胧的微弱月色,也不见有繁星点点。

    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偷袭与被偷袭的好天色。

    『……高原天神护佑。』

    骑在马上,比塔图默默地祈祷着,毕竟这场仗的生胜负,对于他羯角部落至关重要。

    打败商水军那支魏军尚在其次,只有擒住那个叫做姬润的魏国小子,他羯角部落才有资格与魏国平起平坐地谈判,才能继续存在于世。

    远远观望雒城的西城墙,比塔图看到雒城西城墙上遍布火把,借助火的光亮,他明显可以看到西城墙上人影憧憧,几乎每段城墙皆有二三十名士卒正在巡防。

    这算哪门子的防守薄弱?

    比塔图心中暗骂。

    不过他也明白,就算城内的魏军如今再是【大魏宫廷】视他羯角为无物,必要的防守多半是【大魏宫廷】不会放松的,就看城内那些以嘎契罕为首的亲善羯角的人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唔,很遗憾比塔图并不清楚,羝族纶氏部落族长禄巴隆的弟弟嘎契罕,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这时,比塔图的样子博西勒来到了前者身侧,压低声音说道:“大族长,果真不派战士们去巡视四周么?我担心会有魏军的埋伏。”

    比塔图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此地是【大魏宫廷】嘎契罕等羝族人的巡防范围,他们会给予我们方便,但若去了别的地方,保不定会碰到那些甘愿给魏人当狗的羱族人或羝族人。”

    因为萨因告诉过他,尽管纶氏、孟氏、胥氏这些羝族部落的巡逻哨兵人数远不如羯角的骑兵,但他们依旧在夜里负责着对城外四郊的警戒,若是【大魏宫廷】碰到那些亲善羯角的羝族战士倒是【大魏宫廷】还好说,可若是【大魏宫廷】碰到甘心臣服于魏人的羝族战士,那么这次的偷袭也就泡汤了。

    “……”博西勒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平心而论,他至今仍不相信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的话,觉得这件事或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魏人针对他们设下的陷阱。

    但因为找不出什么破绽,因此他心中也有些迷茫,只是【大魏宫廷】暗自嘱咐自己,万事小心谨慎,尤其是【大魏宫廷】保护好的义父比塔图。

    估摸到了亥时前后,比塔图有些紧张地攥紧了缰绳。

    因为按照他与萨因制定的计划,亥时前后,便正是【大魏宫廷】他们里应外合对付魏军的时刻。

    可迟迟未瞧见城内的讯号,比塔图心急如焚。

    “什么时辰了?”比塔图面色焦虑地低声询问博西勒。

    “应该已过亥时。”博西勒低声回答道。

    听闻此言,比塔图心中更加焦虑,皱眉低声说道:“已过约定的时辰,嘎契罕这家伙究竟在做什么?”

    “……”博西勒沉默不语,望向雒城的目光中充满了迷惑。

    『若果真是【大魏宫廷】魏人的陷阱,一到时辰,魏人就应该行动才对……可眼下已过亥时,雒城却无丝毫动静,莫非……莫非这事并非是【大魏宫廷】魏人的诈计?』

    博西勒越想越迷糊。

    他们并不清楚,就在他们于暗处窥视雒城西城墙时,远在雒城西城墙的城门楼上,赵弘润命人熄灭了附近的火把,也与一大帮人在暗中窥视着城外夜幕下的那片漆黑。

    尽管无法用眼睛瞧见,但赵弘润隐隐可以感觉到,在远处漆黑的夜幕下,那些羯角骑兵们摩拳擦掌,恐怕是【大魏宫廷】早已心急如焚了。

    “肃王殿下,已过亥时了。”纶氏部落族长禄巴隆在旁提醒道,他以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记错了约定的时间。

    “本王知道的。”赵弘润微笑着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再晾他们片刻,人在心急时,往往难免会忽略潜在的凶险……”

    禄巴隆与附近其余族长们闻言一愣,均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赵弘润。

    因为据回来禀告的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所言,他们按照赵弘润所教授的对话去说服比塔图,果然是【大魏宫廷】打消了比塔图的怀疑,尤其是【大魏宫廷】那句『我们尚可给魏人当狗而生,然此战之后,羯角怕是【大魏宫廷】不复存在』,简直是【大魏宫廷】奇句,使得比塔图对萨因他们深信不疑。

    人,居然能将另外一人的心思揣摩地如此透彻?

    如此,大概又过半柱香左右,就听赵弘润低声说道:“差不多了……”

    听闻此言,城门楼上诸族长们精神一振。

    当即,得到命令的商水军士卒,自行点燃了城内一堆早已准备好的柴薪,随后迅速朝东城门撤离。

    在城门楼上,赵弘润向商水军的伍忌交代了几句,亦领着诸族长们,沿着城墙向城东的城门楼转移,只留下一小部分知情的商水军士卒,依旧值守在城墙上。

    而在雒城西郊,比塔图等得心急如焚,真恨不得此刻就冲到城内,质问嘎契罕等人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可能是【大魏宫廷】临时有了什么变故,使得嘎契罕他们误了时辰……』

    他只能这样劝说自己。

    而就在这时,雒城城内火光大作,隐约还传来了西城门附近商水军士卒的惊呼声。

    “喂,你看城内……”

    “怎么回事?”

    “城内为何无故起火?”

    “快吹警笛……”

    那些商水军的对话,依稀传到比塔图这边,让听得懂魏国语的比塔图急地肝痛不已。

    他连连在心中大骂:嘎契罕,你倒是【大魏宫廷】快派人将城门打开啊!

    也难怪比塔图如此焦急,毕竟,嘎契罕在城内放火,这的确是【大魏宫廷】一招妙招,但若是【大魏宫廷】延误了开城门的时间,致使在城墙上守卫的商水军发现情况不对吹响了警笛,那么这声其实是【大魏宫廷】用来唤醒城内士卒起身灭火的警讯,或许也会让他们羯角骑兵无功而返。

    『快!快!快!』

    比塔图牢牢攥紧缰绳,在心中不住地念叨着。

    而就在这时,雒城西城门传来了一阵异常的动静。

    “唔?你们是【大魏宫廷】……你们做什么?”

    “你……有人作乱了,鸣警!鸣警!”

    “守住城门!”

    西城门附近,人声嘈杂,这让比塔图心中更加焦急了。

    好在这次耽搁的时辰并不久,一会儿工夫,西城门便吱嘎吱嘎地打开了。

    见此,比塔图精神一震,振臂呼道:“羯角的儿郎们,杀进去!”

    “喔喔——”

    两万羯角骑兵,竭力策马冲向西城门,比塔图作势也欲上前,却被他养子博西勒眼疾手快拉住了缰绳。

    “你……你做什么?”比塔图震惊地望着博西勒。

    只见博西勒眼神冷峻地望着雒城的西城门,沉声说道:“大族长不必亲往涉险,族内的战士们,会替大族长擒住那个姬润的。”

    比塔图想了想,觉得这话倒也对,于是【大魏宫廷】便与博西勒伫马在高坡上,静静地关注着这场偷袭战。

    而此时,在那两万羯角骑兵中,乌角部落的族长戈尔干与乌蹄部落的族长里尔哈契,已带着族内的战士杀入了西城门。

    只见二人策马冲入西城门后,果真见城门内倒着二十余名商水军士卒,并且,还有数十名身穿皮袄的羱族或羝族人。

    “魏军的帅帐在何处?”乌角部落族长戈尔干红着眼睛质问道。

    只见有一名羝族人指向城内深处,用羱族语道:“在中军,往这个方向去就能到。”

    听闻此言,乌角部落族长戈尔干二话不说,朝着前方冲去。

    而在他身后,两万名羯角骑兵紧跟其后,在进入城内后便四下散开。

    尤其是【大魏宫廷】乌角部落与乌蹄部落的战士们,对于他们而言,这场战斗可谓是【大魏宫廷】他们向魏人复仇的战事,报复魏人袭击了他们的部落营地。

    足足有一炷香工夫,这两万羯角骑兵这才陆续冲入城内,消失在夜幕下。

    而就在这时,奇异的事发生了,只见一名羝族人踢了踢脚边一具商水军士卒的尸体,那具“尸体”,居然坐起来了,并且,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在羝族战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羱族语)羯角人上当了,我们也撤吧。”

    “唔。”

    只见这些扮作尸体的商水军士卒中,有一名百人将,挥挥手对四周的士卒与羝族战士说道:“将那桶猛火油搬过来。”

    两名商水军士卒,从城墙边的阴暗角落搬来一桶沉重的木桶。

    那名百人将用利剑在木桶上戳了一个口子,挥手喝道:“撤!”

    顿时,木桶里流出了黑色粘稠的液体。

    话音刚落,城门这边的商水军士卒,皆离了城,绕着城墙向北、或向南撤离,而城墙上的商水军士卒,亦一边假意地大声呼喊,一边沿着城墙向南城墙或北城墙撤离。

    只见这些士卒中,有几人身上背着一根长绳,不难猜测是【大魏宫廷】作为逃生的工具使用。

    而那名商水军的百人将,则在临离开前,用手中的火把,丢向了那一滩黑色粘稠的猛火油。

    霎时间,西城门的城门洞火光迸现,那因为石油燃烧而导致的高温火海,顿时就吞蚀了整个城门洞,用火焰将城门洞给堵死了。

    而与此同时,那些对此毫不知情的羯角骑兵们,仍在策马奋力朝着城内深处冲着。

    可冲着冲着,他们也逐渐感觉到四周的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要知道,方才他们冲入城内的时候,城墙上便高鸣警笛,可直到眼下,他们沿路冲进城内,居然没有碰到什么敌人。

    “(羱族语)魏军……全睡死了么?”

    “(羱族语)不,恐怕是【大魏宫廷】……”

    乌蹄部落族长里尔哈契环视了一眼四周,脸上露出几丝惊色。

    他眼中的雒城,十分寂静,仿佛除了他们这些羯角人,没有一名魏人。(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笔趣阁小说  汉乡  最强终极兵王  吞噬星空  99养生网  棉花糖小说网  开天录  作文吧  玄界之门  工作总结  房贷计算器  五行天  努努书坊  大明元辅  斗战狂潮  第一课件网  个性说说  作文吧  减肥方法  龙组兵王  都市之神级宗师  战神狂飙  全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