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76章:霸道的和事老
    约一个时辰左右,赵弘润只带着沈彧与吕牧两名宗卫,被其堂兄赵弘旻的马车带到了宗府。

    眼前的宗府,依旧是【大魏宫廷】记忆中的宗府,看似与两年前相比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有所变化的,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心态。

    “弘润堂弟。”

    见赵弘润居然负背着双手站在宗府府门前四下张望,赵弘旻不禁有些吃惊。

    因为在他印象中,但凡是【大魏宫廷】因为犯事而被宗府请到府内的王族子弟,到了这里无一不是【大魏宫廷】战战兢兢、规规矩矩,哪怕是【大魏宫廷】贵为东宫太子的弘礼,数年前因为犯事而被魏天子罚到宗府时,亦着低着头进出。

    包括两年前的赵弘润。

    赵弘旻还记得,两年前他奉命去城内一方水榭那片烟花之地缉拿眼前这位堂弟时,尽管这位堂弟当时面色镇定,但凭着他的眼力,他还是【大魏宫廷】能看出这位堂弟当时心里没底,只是【大魏宫廷】强装镇定而已。

    而待等去年,待赵弘润因为在一方水榭与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起了冲突时,亦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旻带着宗府的宗卫羽林郎前往缉拿。

    当时,赵弘旻便隐约已感觉到,赵弘润没有向前一遭那样畏惧宗府了。

    而如今,这位堂弟第三次蒙宗府召唤,却似乎是【大魏宫廷】对宗府已毫无畏惧,居然没有立刻进府,反而站在宗府府门外优哉游哉地打量起府门的装饰来,这份镇定工夫,赵弘旻暗暗佩服不已。

    但佩服归佩服,赵弘旻还是【大魏宫廷】得上前催促眼前这位堂弟,因为他很清楚,这次召见赵弘润的人究竟是【大魏宫廷】谁,那可是【大魏宫廷】连他爹,宗府宗正赵元俨、俨王爷都得乖乖靠边站的几位族老。

    “弘润堂弟,咱们还赶紧进府吧……若是【大魏宫廷】有人瞧见你故意在此耽搁,报之府内,恐对你不利。”

    赵弘旻小声地提醒道。

    “……”赵弘润闻言望了一眼堂兄,淡笑问道:“此次,并非是【大魏宫廷】二伯叫我来的吧?”

    他口中的『二伯』,指的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旻的父亲,宗府宗正赵元俨。

    赵弘旻望了一眼随行的那一队宗卫羽林郎,含糊地说道:“此事,堂弟你入府后便知。”

    说罢,他在转身的工夫,朝着赵弘润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作为暗示。

    赵弘润一看就懂了,毕竟在宗府内,能使唤动宗正赵元俨父子的,没有几个。

    『看来今日会十分凶险呐……』

    思忖了一下,赵弘润在堂兄赵弘旻的催促下,终于迈步向府内。

    宗府,美其名曰是【大魏宫廷】任何一名姬姓王族、公族成员的家,但事实上,不会有多少姬姓子弟乐意来这里,除非是【大魏宫廷】别有所图,毕竟宗府的职构好比是【大魏宫廷】朝廷的刑部,只不过它惩戒的皆是【大魏宫廷】刑部所无权审问的姬姓子弟而已。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不过是【大魏宫廷】朝廷以及刑部丢出来哄骗黎民百姓的罢了,真实的残酷现实是【大魏宫廷】,王族成员皆拥有死刑豁免,简单地说,若是【大魏宫廷】有一名姬姓子弟犯了罪,只要他不是【大魏宫廷】造反、谋国、欺君,他是【大魏宫廷】不会被判处死刑的,哪怕民怨滔天,顶多也只是【大魏宫廷】一边终身圈禁,一边推出去一个身边人作为替罪羊,平息民怨而已。

    而负责圈禁这名姬姓子弟的,就只会是【大魏宫廷】宗府,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一股势力或朝廷府衙,有权监禁姬姓子弟。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魏国国内那些姬姓王族子弟,对于宗府还是【大魏宫廷】颇为畏惧的,毕竟虽说没有判死的危险,但终身圈禁,这对于一位本可享尽荣华富贵的王族子弟而言,那绝对是【大魏宫廷】不亚于死亡的痛苦。

    因此,那些犯了事被抓到宗府来的姬姓子弟,没有一个不是【大魏宫廷】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满嘴『我会改过自新』的话,似赵弘润这般双手负背、昂头挺胸走入宗府的,恐怕还真是【大魏宫廷】头一个。

    见此,赵弘旻忍不住小声劝说,劝说赵弘润收起这份骄傲,毕竟这可是【大魏宫廷】在宗府里。

    可惜赵弘润却婉言拒绝了堂兄赵弘旻的提醒,态度坚决地说道:“我不觉得,我是【大魏宫廷】因为犯事而被抓到宗府,为何不可昂头挺胸?……我问心无愧!”

    赵弘旻还想再劝,但见赵弘润态度坚决,他唯有放弃,只能小声地暗示赵弘润,待会说话时尽量婉转,切莫冲撞了那几位。

    赵弘润嗤笑一声,不置与否。

    沿着走廊转过前堂,经过了宗卫羽林郎的操练场地,又经过了好几座花园,赵弘润被赵弘旻带到了府内深处的一座大屋。

    此时,赵弘旻停下了脚步,抬手指向屋内,说道:“堂兄我只能带到这里了,弘润堂弟且入内吧。……切记,不可莽撞。”说罢,他对沈彧与吕牧二人也说了几句,大意是【大魏宫廷】让他俩止步于此。

    沈彧与吕牧二人有些不情愿,毕竟以往赵弘润身边,无论何时都势必会有至少一名宗卫守护,哪怕赵弘润与苏姑娘或者苏姑娘行房事时,他们也会留一个人在屋外守着,毕竟这是【大魏宫廷】宗卫的职责,确保自家殿下的安全。

    但奈何这是【大魏宫廷】从小将他们抚养长大的宗府,规矩甚大,他们尽管不情愿,也只能乖乖听命。

    “殿下,那卑职二人就在此守候,殿下若有何……唔,需要,喊我们一声即可。”

    沈彧对赵弘润暗示道。

    显然,在抚养他们的宗府与眼下效忠的对象之间,沈彧与吕牧二人还是【大魏宫廷】选择了后者。

    当然了,这并不会成为诟病,毕竟若是【大魏宫廷】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就不配当一名皇子身边的宗卫。

    只不过他那带有暗示性的话,让赵弘旻苦笑不已。

    “无妨,我能应付。”

    眼瞅着沈彧与吕牧那一脸『我豁出去了』般的神色,赵弘润略有些好笑,在安抚了他们几句后,便迈步走入了大屋。

    而此时,屋内早已得知了赵弘润来到的情况,从内堂走出来一名宗卫羽林郎,恭敬地说道:“肃王殿下,请随卑职来。”

    赵弘润点点头,跟着这名宗卫羽林郎来到内堂。

    刚走入内堂,他的眼眸便下意识地收缩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内堂两侧的席位中,坐着好几人。

    东侧席四人,西侧席四人,总共八个人,而且从外貌判断,年纪均比赵弘润得大上两轮。『注:轮,一般泛指生肖,一轮十二年。』

    这就意味着,这些人十有八九都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长辈。

    不过让赵弘润意外的是【大魏宫廷】,他在东侧席的首席,瞧见了他二伯赵元俨。

    这是【大魏宫廷】他在这八位长辈中唯一熟悉的。

    而让赵弘润更加意外的是【大魏宫廷】,他二伯赵元俨除了在他进内堂时睁眼瞅了一眼之后,便始终是【大魏宫廷】保持着闭目养神的姿态,仿佛是【大魏宫廷】局外人似的。

    “设坐。”

    在东侧席,在赵元俨的下首,一名年纪比赵弘润大了恐怕不止两轮的老人,张嘴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宗卫羽林郎取来一份褥垫,居然摆在内堂靠门处的中央。

    『这算什么?要审问么?』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深深望向那名老人,只见对方头发已明显花白、据赵弘润初步判断,年纪恐怕比他二伯赵元俨还要大,但是【大魏宫廷】这位老人说话时的气势,却十分强烈。

    那是【大魏宫廷】一种唯有久居高位才能逐渐养成的上位者的气势。

    “坐!”那名老人,见赵弘润静立不动,皱皱眉,又再一次说道。

    口吻,几近于命令。

    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愈发不爽,而就在这时,赵元俨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赵弘润,眼睑一垂,仿佛是【大魏宫廷】在暗示后者坐下。

    见此,赵弘润坐了下来,坐姿与堂内那八人一样,皆是【大魏宫廷】跪坐。

    虽然他很讨厌别人用这种命令似的语气对他说话,但二伯赵元俨的面子,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要给了,毕竟他二伯在前两回都挺维护他的。

    当然,在跪坐下之后,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瞅着那边的那位老人,在心底骂了一句老东西。

    岂料在这个时候,那位老人开口了:“谢坐之礼呢?”

    “什么?”赵弘润好似没听清。

    见此,那位老人那张古板的老脸上愈加不悦,冷冷说道:“谢坐之礼!……难道礼官没有教你么?!”

    『……』

    赵弘润眯了眯双目,但终究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拱手拜道:“小辈弘润,多谢宗老赐坐。”

    “唔。”那位老人略感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口对他下首的两位年纪相仿的老人说道:“元偲疏于管教此子……”

    那两位老人,闻言神色各异地望向赵弘润,其中一人符合地点了点头,另外一位却面带微笑,赞誉道:“然此子之才德……小辈无人出其右。”

    “那又如何?”最早那位老人冷哼一声。

    见此,赵弘润心中愈发不爽。

    而就在这时,赵元俨睁开眼睛,十分突兀地插嘴道:“弘润,这三位,乃是【大魏宫廷】你的三叔公、堂叔公、小叔公。”

    『我……勒个去!』

    赵弘润心中微微一惊,尽管他已有所预感,但赵元俨的介绍,仍然让他万分震惊。

    叔公……整整大他两辈!

    而且同时就出现三位。

    按照魏人六十年一甲子的习俗来说,这三位,恐怕是【大魏宫廷】宗府硕果仅存的三位老人了吧?

    『看来三川之事,当真影响不小……居然炸出了这几位平时不出门户的老古董。』

    即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此刻心中亦有些忐忑,拱拱手恭恭敬敬地拜道:“弘润,见过三叔公、堂叔公、小叔公。”

    “哼,还算记得点礼仪。”那位三叔公,即方才要求赵弘润行『谢坐之礼』的老人,见此淡淡说道。

    而在其下首,那位堂叔公淡然地瞅着赵弘润,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点头,不置褒贬。

    唯独那位方才夸赞赵弘润的小叔公,此刻笑眯眯地点着头,招招手说道:“弘润啊,莫要拘谨,此番我们三个老家伙请你来,是【大魏宫廷】希望你们双方能坦诚地谈谈……”

    『双方?』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下意识地望向西侧席位的那四人。

    『原来如此……』(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健康报网  逆天铁骑  汉乡  神豪之娱乐天下  tplink  极品最强大少  南方财富网  逆剑狂神  中国玉米网  全职武神  就爱读小说  电脑爱好者之家  完美世界  战神狂飙  房贷计算器  全本书屋  神级兵王都市行  中世纪崛起  我闺女是天师  经典语录  开天录  如意小郎君  战国赵为帝  飞剑问道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