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84章:太叔公的反击
    “弘润,你太放肆了!”魏天子沉声喝道。

    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出面呵斥赵弘润。

    岂料赵弘润在听闻此言后,翻了翻白眼,淡淡说道:“父皇是【大魏宫廷】第一天认识儿臣么?”

    魏天子张了张嘴,居然被赵弘润这句话堵地无言以对。

    他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八子从来就不是【大魏宫廷】循规蹈矩的儿子,砸幽芷宫、糟蹋御花园的观赏物,甚至于为了当面嘲笑他老子,于征战楚国后悄悄溜回皇宫。

    若是【大魏宫廷】细数这些斑斑罪迹,魏天子怀疑自己都要被这劣子给气死。

    暗自摇了摇头,魏天子问道:“弘润,你想怎样?”

    他的话,让在座的诸人心中一愣,他们没想到魏天子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不是【大魏宫廷】率先斥责、惩戒这个狂妄的小子,反而用一种近乎无可奈何的语气询问后者究竟想要怎样。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也就恍然了:人家,毕竟是【大魏宫廷】亲父子!

    “一千万两白银!”赵弘润以他那糟糕的坐姿,举起右手,竖起一根手指。

    在堂内诸人简直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魏天子皱眉思忖了一下,居然转头望向了太叔公。

    『这算什么意思?』

    太叔公险些就将心中这句话脱口而出。

    他暗自心说,赵元偲啊赵元偲,你不会打算是【大魏宫廷】站在你那个狂妄的儿子那边吧?

    不过,魏天子只是【大魏宫廷】稍稍瞧了一眼太叔公赵泰汝,见后者面沉似水,毫无表示,便迅速地又转回头望向赵弘润,摇摇头说道:“弘润,宗府是【大魏宫廷】拿不出一千万两银子的,这样吧,这笔恰敬笪汗ⅰ慨,由国库拨给,如何?”

    『老子居然对儿子妥协?』

    在座的诸人不可思议地瞧着这一幕。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这件事能解决,他们并无所谓。

    只可惜,赵弘润并不打算让他们如愿,闻言后淡淡说道:“父皇,国库的钱,乃是【大魏宫廷】稳固社稷、造福万民所用,父皇身为我大魏君王,若以权谋私,恐怕不能让我大魏六百万国民信服啊。”

    言下之意,他拒绝接受户部的钱,一定要宗府拿出这笔恰敬笪汗ⅰ慨来。

    见此,那位才刚刚缓过气来的三叔公,指着赵弘润骂道:“小辈,你是【大魏宫廷】有意要为难宗府,与宗府作对么?!”

    “为难宗府,此话怎讲?”赵弘润转头望向三叔公,淡淡说道:“难不成三叔公觉得,国库里的钱,我姬赵氏一族可以随意取用么?只要三叔公你点个头,行,本王就认可户部替宗府偿还这笔费用!”

    “我……”三叔公面色涨红,半响说不出话来。

    他哪敢点头承认这种话,虽然说他姬赵氏一族以往其实没少占国家的便宜,但这种事如何好摆在台面上说?

    毋庸置疑,只要他敢点头,一旦赵弘润将这件事传扬出去,他立马就会被魏国六百万国民所唾弃,真正意义上的万夫所指,这个污名,他一辈子都洗不清。

    而见三叔公无言以对,赵弘润撇撇嘴冷哼一声,嘲讽道:“既然做不到,你插什么嘴?一边呆着去!”

    说罢,他转头望向魏天子,抢在魏天子前头,认真地说道:“父皇,你瞧,三叔公也觉得此举不妥。”

    『你是【大魏宫廷】怎么看出来的?』

    魏天子张了张嘴,瞥了一眼那位又一次捂着胸口作痛苦状的三叔公,不禁有些同情这位叔父。

    而随后,魏天子再次提出了一条建议。

    “那……这样吧,算国库暂时借给宗府的……”

    说着,魏天子瞧了一眼赵弘润,又补充道:“算上利息。”

    赵弘润脸上闪过几丝不悦之色,正色说道:“父皇,眼下户部或许仍有余钱,但儿臣正打算与户部、工部合作,开垦三川,期间花费千千万万,回报更是【大魏宫廷】何止十倍……父皇所说的『利息』,怎么也不会超过那『十倍利润』吧?还是【大魏宫廷】说,其实父皇也挺黑心,欲叫宗府日后偿还『一万万两白银』给户部?”

    『这劣子把朕也恨上了……』

    魏天子暗自苦笑了一声,他太了解这个儿子了,一听赵弘润所说的话,就知道这劣子准备嫁祸于他了。

    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毕竟这个儿子,向来戳心戳肺,若是【大魏宫廷】他有意报复,魏天子担心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这小子气地吐血。

    想到这里,魏天子沉声说道:“弘润,宗府拿不出一千万两银子来,你逼迫也是【大魏宫廷】无用……”

    “没有钱,可以变卖府产。”打断了魏天子的话,赵弘润指了堂内四周典雅的装饰与摆设,淡淡说道:“父皇你瞧这些檀木家具,还有青铜灯柱,这些都可以卖。……父皇你放心,儿臣绝不会为难宗府,甚至于,看在情面上,还会以市价收购,哪怕小到……每一块砖!”

    『此子……莫不是【大魏宫廷】要拆了宗府?』

    堂内诸人面色骇然。

    此时,赵弘润的二伯赵元俨忍不住了,皱眉说道:“弘润,宗府可是【大魏宫廷】我姬姓赵氏一族的脸面,难不成你要拆了它么?”

    “脸面?”赵弘润轻哼一声,淡淡说道:“原来还有这东西么?我还以为某些个老东西倚老卖老、以大欺小,欲逼迫我默许他们损公利私的时候,就早已丢尽了呢!”

    “放肆!”赵元俨呵斥道。

    但是【大魏宫廷】除了呵斥一句放肆,想来他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了,毕竟这件事本来就是【大魏宫廷】宗府这边站不住道理。

    于是【大魏宫廷】,他张了半天嘴,但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却在旁皱皱眉说道:“弘润,凡事不可做绝……”

    话音刚落,就听赵弘润笑着说道:“不不不,父皇,这是【大魏宫廷】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谁是【大魏宫廷】鸡、谁是【大魏宫廷】猴?』

    除了魏天子赵元偲与宗府宗正赵元俨兄弟二人外,其余堂内的诸人面色都很难看,皆看着赵弘润在那侃侃而谈。

    “父皇,儿臣觉得,宗府的存在,恐怕让父皇也感觉到有诸多不适吧?这回宗府失却道理,这可是【大魏宫廷】天赐良机啊!儿臣以为,正好趁这次机会,大力削弱宗府,最好连脊骨都给他打断,叫其难以难以翻身!”

    『……臭小子!』

    魏天子睁大眼睛瞅着赵弘润,心中暗骂。

    他心说:的确,这是【大魏宫廷】一次削弱宗府的好机会,可你小子倒是【大魏宫廷】私底下跟朕说啊!众目睽睽之下,当众将此事说破,你这算什么?

    忽然转念一想,魏天子的面色就变得更差了。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赵弘润不可能会犯这种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大魏宫廷】,他是【大魏宫廷】故意的。

    故意说出这番话,来离间他与宗府的关系。

    这不,太叔公、三叔公、堂叔公、小叔公这四位宗老,包括现任宗府宗正赵元俨,在听到这番话后,皆不约而同地望了一眼魏天子,神色相当诡异。

    『混账!连你老子你都敢算计?』

    魏天子恨恨地瞪了一眼赵弘润,表情就像是【大魏宫廷】吞了一只虫子那样感觉别扭、恶心。

    因为赵弘润说得没错,这次,的确是【大魏宫廷】借机削弱宗府大好时机,事实上,他心中早已在开始盘算。

    可问题就在于,眼下被赵弘润一针见血地说破,使得他不得不站在他儿子这边,有种被儿子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可偏偏魏天子又不想违心地放过这次机会。

    “父皇,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这时,赵弘润轻轻说了一句。

    或许别人没听懂,但魏天子却能明白。

    而此时,太叔公赵泰汝深深扫了一眼魏天子,开口道:“罢!我宗府,哪怕是【大魏宫廷】变卖府产,也会给你凑足一千万两银子!”

    『什么?』

    包括赵弘润在内,堂内诸人面带惊愕地望向太叔公赵泰汝。

    而期间,魏天子隐约能感觉到,赵泰汝望向他时的眼神,已不复平日那般。

    『……朕就知道介入其中准没好事!』

    魏天子暗骂一句,他知道,他被这位长辈给记恨上了。

    果不其然,太叔公赵泰汝在说完那句话后,没有再看魏天子,而是【大魏宫廷】对赵弘润说道:“弘润,此番是【大魏宫廷】我宗府有过在先,因此期间所发生的种种,老夫不与你计较,并且如你所言,凑一千万两白银作为给你的补偿。……你满意了吧?”

    『……』

    赵弘润略有些意外地望了眼太叔公,缓缓点头,淡然说道:“还行吧。”

    见此,太叔公拄着拐杖又坐回了位置上,沉声说道:“既然如此,眼下,就开始商量一下『开放三川』之事吧!”

    “……”赵弘润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老东西……眼睛够尖啊。』

    赵弘润不禁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这位太叔公城府如此之深,在发现魏天子并没有站在宗府那边后,便当即认可他赵弘润所要求的巨额补偿。

    这就意味着,按照规矩,赵弘润不能再拿宗府此前的行为说事。

    而宗府会有什么损失么?

    不出意外的话,若是【大魏宫廷】宗府能使赵弘润退让,对魏国国内的王族、公族、贵族开放三川,想必那些王族、公族、贵族,会很乐意凑一千万两银子给宗府。

    毕竟,贵族阶层可是【大魏宫廷】占据着魏国绝大多数的财力,区区一千万两,对于整个阶层来说,又如何算得上是【大魏宫廷】什么大不了的呢?

    『这老东西……』

    深深望了一眼神色冷淡的太叔公赵泰汝,赵弘润皱了皱眉。

    因为他意识到,他借宗府来逃避与王族阶层商谈三川之事的打算,还未开始实行就已经泡汤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开天录  重生之财源滚滚  漂亮女人  我闺女是天师  开天录  全职武神  中学生阅读网  飞剑问道  论文大全网  五代梦  逆天邪神  穿越小说  赘婿  就爱读小说  开天录  大学生必备网  励志名人名言  中国会计网  民国谍影  理财知识  神级兵王都市行  莽荒纪  修真聊天群  太初  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