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85章:说服
    为何阻止贵族商贾前往三川?

    原因很简单,是【大魏宫廷】为了扶持平民商贾,是【大魏宫廷】为了削弱贵族势力,毋庸置疑这是【大魏宫廷】着眼于大局的长远之计,但很遗憾,这些理由,并不足以被摆在台面上。

    因为贵族也在为户部缴纳巨额的商税,不夸张地说,眼下的魏国,王族、公族、贵族对魏国的贡献,要远远比平民商贾势力多得多。

    而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打压贵族商贾势力,事实上是【大魏宫廷】站不住道理的,因此,他一直在逃避与王族、公族、贵族商谈关于三川的事。

    而眼下,太叔公赵泰汝壮士断腕,一口答应了赔付给赵弘润的巨款,这就使得后者再没了退路,只能与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这四位贵族阶层的代表谈判。

    不得不说,这个变故,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始料未及的。

    他没想到,那位太叔公年高七旬,居然还有这种魄力、这种眼力。

    “本王在静虑室内呆了十七日,要先回府修养几日。”

    丢下这个借口,赵弘润结束了当日的纠缠。

    但他很清楚,宗府不会饶过他的,最多两日,宗府必定会再次派人将其请过去,与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等人商谈三川之事。

    而糟糕的是【大魏宫廷】,这回赵弘润铁定无法再故技重施、胡搅蛮缠了,否则,宗府很有可能抓住把柄,趁机来教训他。

    毕竟这回,赵弘润可是【大魏宫廷】将太叔公、三叔公都给得罪惨了。

    “看你做的好事!”

    与儿子赵弘润一同走出宗府府门,魏天子阴沉着脸,低声喝道。

    “……”赵弘润一言不发。

    因为他也知道,此番他的行为,非但没有达到他真正想要的目的,还牵连到了他父皇。

    不出意外的话,日后他与他父皇,势必会被宗府所制。

    “父皇不必着急,既然是【大魏宫廷】儿臣闯的祸,儿臣自会解决!”

    赵弘润冷静地对其父皇言道。

    “但愿如此……”魏天子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坐上玉辇,径直回皇宫去了。

    “殿下。”

    不远处,宗卫沈彧与吕牧二人驾着马车缓缓而来,他俩是【大魏宫廷】听说今日魏天子亲自来到宗府,觉得赵弘润有可能借此脱困,遂驾着府内的马车前来迎接。

    “殿下心情不佳?莫不是【大魏宫廷】又被关了禁闭?”吕牧一边将赵弘润迎上马车,一边问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惆怅地吐了口气,颇有些郁闷地说道:“被关禁闭尚在其次,骂了那几个老东西一通,我也算是【大魏宫廷】解气了,眼下的问题是【大魏宫廷】……我把这件事搞砸了。”

    沈彧与吕牧面面相觑,半响后,吕牧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咱们先回王府吧,几位主母都担心坏了,连苏姑娘听到殿下身陷宗府的消息后,都跑到了王府,日夜担忧殿下的处境……”

    赵弘润闻言眼眸一暖,点了点头。

    可是【大魏宫廷】,马车刚刚离开宗府的府门,他忽然心中一动,抬手阻止道:“等等。”

    “殿下,怎么了?”

    沈彧立刻勒住了缰绳,疑惑地问道。

    赵弘润并未解释,只是【大魏宫廷】在车厢内撩起窗帘,望向宗府府门前。

    只见在宗府府门前,还停留着四辆马车,崭新鲜亮,一瞧便知并非是【大魏宫廷】一般人用得起的马车。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四人便联袂从宗府内走了出来,四人站在宗府府门前简短地告别之后,便各自登上了那四辆马车。

    “随便挑一辆,跟上去。”赵弘润在车厢内吩咐道。

    沈彧与吕牧对视一眼,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大魏宫廷】按照自家殿下所吩咐的,随便挑了一辆,跟了上去。

    而他们所跟的那辆马车的主人,则是【大魏宫廷】成陵王赵文燊。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穿街过巷,随即来到了成陵王赵文燊在王都大梁暂时居住的王府,成陵王府。

    看得出来,成陵王赵文燊的面色很差。

    也难怪,毕竟今日他们这帮人全被赵弘润给数落、嘲讽甚至是【大魏宫廷】辱骂了一通,心情能好就怪了。

    可就当成陵王回到自己王府,准备到府内喝几杯酒压一压心火时,他诧异地发现,有一辆价值不菲的马车紧跟着来到了他的府邸,马车上的木牌吊坠上,分明刻着『肃王府』三个字。

    『是【大魏宫廷】那个狂妄的小子?他来本王府上做什么?』

    成陵王微微一愣,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几许畅快的笑容,负背双手站在那,等着赵弘润露面。

    正如他所料,当那辆肃王府的马车停稳之后,赵弘润便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见此,成陵王哼哼一笑,嘲讽道:“本王的请帖,可是【大魏宫廷】年前就投到肃王的府上了,何以肃王今日才来赴约?”

    然而,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冷冷地扫了一眼他,淡淡说道:“成陵王,你当真要用这样的口吻与本王说话么?”

    『这小子……』

    成陵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在皱了皱眉后,用如常的语气问道:“不知肃王有何贵干?”

    “入府再说!”

    丢下一句话,赵弘润便目无旁人的走入了王府,仿佛这座成陵王府是【大魏宫廷】他的府邸一样。

    见此,成陵王皱了皱眉,低骂了一句,迅速跟了上来。

    片刻之后,成陵王将赵弘润领到了府内偏厅,并叫府内的下人们奉上了一些酒菜干果。

    “肃王今日前来,想必是【大魏宫廷】改变了心意?”

    一边替赵弘润斟了一杯酒,成陵王试探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瞧了瞧成陵王身后的两名护卫,并未开口。

    成陵王会意,挥挥手遣退了身后的两位护卫,至于赵弘润身后的宗卫沈彧、吕牧二人,他全当没有看到。

    毕竟,宗卫的忠诚众所周知,并且,他也不相信赵弘润会伤害他,没有必要担心什么。

    “眼下已无外人,肃王殿下总能透露来意了吧?”

    “透露什么?”赵弘润淡淡回了一句,随即举杯饮下了杯中的美酒。

    见赵弘润缄口不言,成陵王晒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既然肃王殿下脸皮薄,不肯轻言,不妨由我这位族叔来猜测一番……”说罢,他眯了眯眼睛,一针见血地说道:“肃王是【大魏宫廷】要对付宗府么?”

    “很明显么?”赵弘润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自然。”成陵王愣了愣,随即点点头说道:“那位老祖宗给肃王殿下你出了一个难题吧?否则,肃王岂肯自降身份,主动来拜会我这位族叔?”

    『……』

    赵弘润淡淡扫了一眼成陵王,一边斟酒、一边淡然说道:“本王已提醒过你,族叔真打算用这种语气与本王说话么?”

    听闻此言,成陵王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再次威胁自己而感到气愤,另一方面,则为赵弘润喊他族叔而有些受宠若惊。

    在思忖了片刻后,成陵王斟酌着语气,摇头说道:“无论肃王殿下许下什么承诺,总之,我不会帮殿下削弱宗府的。此举,无异于自断后路!”

    “真的么?”赵弘润抬头望了一眼成陵王,平静地说道:“与本王为敌的,至今为止都没有好下场……族叔自信自己会是【大魏宫廷】例外?”

    成陵王闻言面色瞬变,不过在数息后,他还是【大魏宫廷】恢复了笑容,摇摇头说道:“肃王殿下的本事,族叔在宗府已经领教了,不过……肃王殿下,你扳不倒宗府的,你迟早要妥协的……肃王殿下虽然功勋赫赫,但在国内大半王族、公族、贵族势力面前,想来即便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也不得不妥协,最终对我等开放三川,不是【大魏宫廷】么?”

    “没错。”赵弘润放下酒樽,随即双手交叉放在桌案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成陵王,正色说道:“本王也知道这件事,我终将妥协。但这并不妨碍本王将成陵王一支视为敌人……族叔,本王在川雒的威慑,不是【大魏宫廷】宗府能比的,即便宗府最终迫使本王同意对你等开放三川,但本王手中可是【大魏宫廷】攥着五万川北弓骑……”

    “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大魏宫廷】告诉族叔,三川那边的贼匪不少,他们最喜欢劫掠贵族的商队……”

    成陵王顿时满沉似水,冷冷说道:“肃王殿下,你是【大魏宫廷】在威胁我么?”

    赵弘润毫不在意成陵王的敌意,拿起一枚果子放入嘴里,自顾自继续说道:“点个头,本王就可让族叔的商队,在三川畅行无阻。……好好考虑一下吧,族叔虽然家财万万,不过若是【大魏宫廷】前往三川的商队接二连三地遭遇抢掠,想必就算是【大魏宫廷】族叔,也无法承受吧?”

    “……”成陵王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沉声问道:“你想怎样?”

    “很简单。”赵弘润提起酒壶,给双方各斟了一杯酒,淡淡说道:“本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似太叔公、三叔公那些位宗老,年事已高,我辈不应再给他们更多的负累,应该让他们安安心心地去养老……”

    听闻此言,成陵王面色再次大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肃王,居然不单单是【大魏宫廷】要削弱宗府,还要将宗府内的那些宗老们,踢出宗府!

    而在成陵王面色大变之时,赵弘润心中亦有些无奈。

    要知道,他起初不想与这些族叔辈分的王族势力接触,但眼下,已经彻底得罪了宗府的赵弘润,不得不改变原先的打算,优先考虑打压宗府,让宗府内那些倚老卖老的宗老滚蛋。(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电视指南  逆剑狂神  全球灵潮  北宋大表哥  大争之世  修真聊天群  诸天最强大咖  明朝败家子  极品最强大少  我闺女是天师  银行信息港  神级兵王都市行  史上最强重生者  阅读封神系统  花百科  圣龙图腾  武道孤圣  IT百科  都市医圣妙厨  落秋中文  中世纪崛起  中华养生网  说说大全  创世中文网  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