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486章:说服(二)
    『PS:那两章有那么爽嘛,居然那么多书友打赏,真是【大魏宫廷】万分感谢~尤其“yang199174”书友又打赏了五万币,真是【大魏宫廷】让作者感动坏了~另外,作者生日快到了,希望广大书友在起点的本书页面上送个祝福呗,不花多少时间而且免费,一人一次,让送祝福的人数变得好看点,让虚荣的作者高兴一下,话说去年才百来位,郁闷==』

    ————以下正文————

    偏厅内,一片死寂。

    赵弘润面色自若地饮酒吃菜,而与他对坐的成陵王赵文燊,则死死地盯着前者,额头不知何时渗出了一层微小的汗珠。

    大约过了有盏茶工夫,成陵王长吐了一口气,望着赵弘润正色说道:“肃王殿下,恕本王无法接受。”

    在说完这句话后,看得出来成陵王不禁有些紧张,毕竟他已经亲眼目睹过,眼前这位年纪尚且十六岁的肃王,在不合心意的情况下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强势霸道。

    但出乎成陵王意料的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听到他拒绝后,并没有发怒,而是【大魏宫廷】放下手中的筷子,目视着他,和颜悦色地说道:“族叔,本王还记得在宗府时,你对本王所说的那一番话,本王觉得,族叔是【大魏宫廷】一个冷静而并非冲动之人。……能坦言告诉本王,族叔为何拒绝么?”

    成陵王略微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赵弘润在被他拒绝后居然没有生气,然而平静地询问原因。

    『这小子……与在宗府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啊。』

    怀着对赵弘润的诸多猜忌,成陵王思忖了片刻,沉声说道:“肃王殿下,你才智非凡,年纪轻轻便为我大魏做出诸多贡献,战功亦赫赫,承蒙你尊我一声族叔,我托大受之。……肃王,族叔岁数虽不必宗老,但也已食了四十年的谷米,有些事,族叔我还是【大魏宫廷】看得清楚的。”

    “悉听高见。”赵弘润笑眯眯地说道。

    只见成陵王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在略一迟疑后,正色说道:“年前,肃王殿下平定三川,却暗叫朱亥指使成皋军封锁成皋关,拒绝国内王族、公族、贵族所掌的商队,扶持平民的商人,期间甚至有许多人丧命……族叔不知肃王殿下为何偏袒那些平民商人,但这件事,想必肃王殿下你也知道,这是【大魏宫廷】不占道理的。因此,肃王殿下借口三川那边事物繁忙,从九月一直拖到十二月末,这才返回大梁……为何?因为肃王无礼在先,不希望与我等当面对质,对否?”

    “哼嗯。”赵弘润淡淡一笑:“接着说。”

    “……不单单族叔我,事实上,有不少人都瞧出来了,瞧出肃王殿下你,在这件事上颇为心虚。”顿了顿,成陵王瞥了一眼赵弘润的面色,接着说道:“我等手底下的商队,远在成皋关,我等鞭长莫及,但我等,这些日子可没有闹事吧?既然陛下告诉我们,殿下会在年前返回大梁,那么,族叔这些人就等着,等着肃王返回大梁。……因为我等只是【大魏宫廷】为了三川的利益,并非真心要与肃王殿下为敌。”

    “呵。”赵弘润闻言撇了撇嘴,笑道:“族叔说动宗府,使宗府对本王施压,这难道是【大魏宫廷】善意的表示?”

    听闻此言,成陵王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给过殿下机会的。……族叔我,还有另外三人,皆向肃王殿下你送出过请帖,殿下无论何时过府,与我四人中无论任何一人交涉,都成。但是【大魏宫廷】,殿下全无表示。……就算殿下是【大魏宫廷】在年前最后两日才返回大梁,可元日期间整整三天工夫,殿下却无动于衷,哪怕是【大魏宫廷】派个人知会我等一声,约个日期商谈此事呢?没有。”

    “……”赵弘润深深望了一眼成陵王,自斟自饮了一杯。

    “当时我们四人就已证实,殿下不会主动来与我等商谈……因此,我们唯有请宗府出面。”说到这里,成陵王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未曾想到殿下居然如此的……如此的,呵呵呵。”

    在带着满满深意笑了两声后,成陵王再次开口道:“如今殿下将宗府彻底得罪,毋庸置疑,宗府为了打压殿下的气焰,势必会支持我等,殿下已无丝毫胜算。……在这种情况下,族叔我十分好奇,殿下究竟何来的底气,认为我会倒戈站到殿下你这边,对宗府恩将仇报呢?若是【大魏宫廷】我没猜错的话,若是【大魏宫廷】让殿下打灭了宗府,那么下一个遭殃的,就会是【大魏宫廷】我们这些人了吧?”

    听着成陵王冷静的分析,赵弘润轻轻地拍着巴掌,赞许道:“本王没料错,族叔果然并非愚昧之徒。”

    “这算赞许?”成陵王皱了皱眉。

    不过当他回想起赵弘润曾当面辱骂太叔公、三叔公,他还是【大魏宫廷】接受了,点点头说道:“本王姑且认为是【大魏宫廷】赞许吧。”

    “是【大魏宫廷】赞许。”赵弘润肯定了一句,随即提起酒壶给双方都斟了一尊酒,期间,他对成陵王说道:“王叔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觉得,本王在这件事上,毫无胜算?”

    『这还用说?』

    成陵王端着酒樽,眼神古怪地瞅着赵弘润。

    岂料,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事实上,族叔,本王有一计,可以令我大魏所有的王族、公族、贵族,顷刻间父子离心、兄弟反目,使各家族支离破碎。……你,信么?”

    成陵王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古怪了,皱眉瞅着赵弘润。

    见此,赵弘润笑道:“看来族叔不信,无妨,片刻工夫而已。……请族叔借本王纸笔。”

    成陵王将信将疑,当即唤入一名府上下人,令其取来纸笔墨砚,交给赵弘润。

    只见赵弘润一口饮下杯中的酒水,随即将纸铺在桌上,提笔疾书。

    不过数倍酒的工夫,赵弘润便写完了,放下笔来,将桌上的纸一调头,推至成陵王面前。

    成陵王惊疑地望了眼赵弘润,拿起那张纸来,细细瞅着,口中念道:“推恩……令?”

    “仔细琢磨。”赵弘润随口丢出一句,随即自顾自喝起酒来。

    见赵弘润居然如此胜券在握,成陵王心中又惊又疑,连忙仔细看起手中那篇《推恩令》来。

    只见他越看越心惊,越看面色越是【大魏宫廷】惨白,以至于到最后,非但面色苍白、眼露惊恐,甚至于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突然,他抬头望向赵弘润,悲愤而惊恐地叫道:“肃王殿下,你乃王族宗家嫡系,难道竟欲绝我姬赵氏一族么?!”

    听到成陵王在偏厅内大叫,他的护卫急忙冲了进来,可当这些人发现厅内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后者的两名宗卫,都好端端地或坐或站在那,并没有对他们家王爷不利时,那些护卫皆有些惊愕,面面相觑,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得他们家王爷喊出了那样惊恐的大叫。

    “叫他们出去吧,族叔也不希望此事泄露吧?”赵弘润笑眯眯地问道。

    成陵王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随即喝斥那几名护卫道:“谁叫你们进来的?出去!没有本王的召令,谁也不得踏入厅内!”

    “……”众护卫们面面相觑,连忙退出厅外。

    见这些护卫陆续退离,成陵王这才敢将他方才下意识按在胸前的那张纸,犹豫不决地放回桌上,随即,目不转睛地望着赵弘润,发自肺腑地惨笑道:“肃王殿下,还真是【大魏宫廷】屡屡出乎族叔的意料,我原以为你在宗府内威胁几位宗老,威胁我等时,已足够彰显你的狠辣,想不到……肃王居然还深藏着如此恶毒的计策。”

    说罢,他再次拿起那张纸,将其小心折叠好放入怀中,目视着赵弘润冷冷说道:“我不会让殿下你得逞的!”

    “你想做什么?”赵弘润笑问道。

    只见成陵王面色阴沉,冷冷说道:“我会即刻将这件事传达出去……”

    “有用么?”赵弘润毫不惊慌,丝毫没有抢夺的意思,自己给自己斟着酒,淡淡说道:“别费那个劲了。本王既然敢透露给族叔,就有把握,哪怕这件事传得天下皆知,亦能推行下去。”说罢,他望着成陵王,意有所指地说道:“推动这道令的,并非本王,而是【大魏宫廷】人心,人心的贪婪。……族叔有几个儿子?本王估计着,最起码也得有三四人吧?本王觉得,若族叔挑选其中一人作为世子,其余几人,想必都会心有不甘吧?忽然有一日,朝廷下令推恩,允许庶出之子分得一部分家产,族叔觉得,你那几个儿子,会因为明知这是【大魏宫廷】朝廷削弱成陵王一支的计谋,而主动放弃分得家产么?”

    “……”成陵王张着嘴,哑口无言,只是【大魏宫廷】大颗大颗的冷汗沿着脸庞滴落。

    因为他很清楚他那几个儿子的秉性,就算知道这是【大魏宫廷】朝廷的阴谋,也绝不会放弃分得家产的,毕竟他们若是【大魏宫廷】放弃的话,所有的家产都会归于世子,他们顶多分到一口汤而已。

    既然能分肉吃,为何要去喝汤?

    正如赵弘润所言,这道推恩令,推动它的是【大魏宫廷】人心,是【大魏宫廷】『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嫉妒心、贪婪心。

    不是【大魏宫廷】提早得知这件事就能预防的。

    不出差错的话,一旦这道令下达,魏国国内至少会有一半的王族、公族、贵族家族父子离心、兄弟反目,如今团结和睦的贵族阶层,顷刻间变成一盘散沙。

    此时此刻,成陵王终于意识到,为何眼前这位年轻的肃王殿下,可以『攻楚国使暘城君熊拓乞和、伐三川使羯角比塔图葬身』,此子的眼界,不是【大魏宫廷】寻常人能比的。

    “啪。”

    一声轻响,赵弘润将饮尽酒水的酒樽放在桌上,随即微笑地看着成陵王,平声静气地说道:“眼下,族叔可以与本王好好谈谈了么?”

    成陵王咬着牙,从怀中取出那张纸,在犹豫再三后,将其摆回桌上。

    随即,他长长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学生阅读网  绝世邪神  论文大全网  字幕库  极品全能学生  逆天铁骑  作文吧  全民领主  都市之神级宗师  笔趣阁  伏天氏  作文大全  全职法师  广东高考网  全球灵潮  小学生作文  明末第一贼  IT百科  最强狂兵  诡秘之主  男性健康  盛唐之帝国崛起  大明元辅  超级神基因  管理资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