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02章:多方推手(二)
    玉珑公主自幼循规蹈矩,并没有接触过宗府,但她也听说过,宗府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地方,是【大魏宫廷】专门用来惩罚王族子弟的府衙。

    当日,她便带着芈芮火急火燎地又前往的怡王府,也就是【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的府邸。

    而那时,也赵元俼刚刚返回其王府,命府上的侍女烧水准备洗浴。

    作为『一方水榭』背后的金主,赵元俼的府邸可比肃王府奢华气派地多,单单是【大魏宫廷】他平常用于洗浴的设施,就不是【大魏宫廷】肃王府那种小家子气的府邸可比的。

    那洗浴的池子,比赵弘润的卧室还要大,浴池中所铺的鹅卵石,个个椭圆,晶莹圆润,虽然不比某些贵族府邸奢侈到用金砖银砖铺砌那种地步,但造价亦绝对不会便宜。

    而就当六王叔躺靠在水温适中的池子里准备泡澡解解乏,消除一些旅途中所积累的疲劳时,在那浴池旁的帘子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赵元俼瞥了一眼那人影,面色如常,长吐了一口气,将后脑勺也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

    而这时,帘子后那个人影低声说道:“主上,肃王被拘禁于宗府。”

    “……”赵元俼愣了愣,在池子里坐了起来,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他不能理解。

    毕竟据他所知,他那位八侄赵弘润才刚刚平定三川、返回大梁,朝廷的封赏都还未下达呢,这种时候,断然没有会将这个功臣抓入宗府的道理。

    就算是【大魏宫廷】像上次那样,赵弘润又打了似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这类诸侯王的世子,宗府也不可能会真的处罚赵弘润,顶多嘴上批评教训两句就得了。

    “因为三川的事。”帘子后的人影低声解释道:“此事,在下的人,已向主上禀告过。”

    赵元俼回忆了一番,皱眉问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成陵王、济阳王、中阳王、原阳王他们?”

    “是【大魏宫廷】。……肃王拒绝对国内贵族开放三川,国内贵族遂请成陵王、济阳王、中阳王、原阳王出头,与肃王交涉。……据说,这四名诸侯王向肃王府递出了请帖,但肃王并非接受邀请,于是【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他们四人便请宗府出头……么?”

    赵元俼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忽然浴池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那帘子后的人影一听,连忙小声说道:“主上,在下告退。”

    说罢,帘子一晃,那人影已消失地无影无踪。

    而随后,赵元俼的宗卫长王琫走了进来,朝着池子里自家王爷抱拳禀道:“王爷,玉珑公主求见,说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被宗府抓了。”

    “竟有此事?”赵元俼眼眉一挑,当即从浴池里站了起来,披上浴巾,吩咐道:“让玉珑先在客厅歇息片刻,我即刻出去。”

    “是【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抱抱拳,同时,他炯炯有神的一双虎目,瞥了一眼那仍在微微摇晃的帘子,随即又瞥了一眼殿内另外一边,那稳定燃烧着的、火苗一跳也不跳的蜡烛铜灯。

    “王琫?”

    赵元俼此时已擦汗身上的水,披上了衣服,一回头见宗卫长王琫还站在那里,疑惑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不,没事了,王爷。”王琫淡淡一笑,摇摇头,待抱了抱拳后,转身离开了内殿。

    望着王琫的背影,赵元俼心中有感,亦望了一眼此时已处于静止的那层帘子,脸上露出几许思索之色。

    片刻之后,换好了衣服的赵元俼,到厅堂会见了正在那焦急等待的玉珑公主。

    不得不说,玉珑公主当真是【大魏宫廷】心急如焚,毕竟对于她而言,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最早与她亲近、并且对她极好极好的亲人,毫不夸张地说,纵观整个宫廷,她最信任的,恐怕也就只有如今已贵为肃王的赵弘润了。

    这不,一瞧见六王叔赵元俼从内厅出来,玉珑公主便起身紧走几步,一把抓住赵元俼的袖子,焦急地说道:“六叔,弘润他被宗府抓起来了,你想办法救救他吧。”

    赵元俼见玉珑公主身上仍然是【大魏宫廷】那一副猎服的打扮,便知这个丫头在回到肃王府后,都没洗浴换衣服便急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忙宽慰她道:“玉珑,弘润被抓到宗府,这又不是【大魏宫廷】什么稀奇事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还别说,计算一下次数,赵弘润这次可是【大魏宫廷】第三次被抓到宗府了,而静虑室对他也不算什么陌生的地方,毕竟早在两年前,赵弘润就因为被当时吏部的郎官罗文忠陷害,在静虑室内被关了数日。

    不夸张地说,像这种一而再、再而三被宗府拘禁的王族宗室子弟,当今还真是【大魏宫廷】绝无仅有。

    “可这次不同啊。”见赵元俼一脸『你别大惊小怪』之色,玉珑公主焦急地解释道:“过去两日是【大魏宫廷】因为弘润顽皮,可这次……高括说,是【大魏宫廷】什么,什么国家大事,我不懂,但是【大魏宫廷】高括说,这次与以往不同。”

    『高括……那小家伙,倒是【大魏宫廷】善于结交朋友,据说已结识了一些兵卫与禁卫,替弘润打探消息,有点儿意思。』

    赵元俼在脑海中闪过赵弘润身边宗卫高括的面容,随即对玉珑公主说道:“玉珑,你大可放心,弘润是【大魏宫廷】谁?他可是【大魏宫廷】我王族宗室子弟,况且此番又在三川立下了大功,宗府不会将他怎么样的。……别忘了,那小子如今受到你父皇的器重,想来这件事,你父皇也盯着呢。”

    一听这话,玉珑公主稍稍安心了许多。

    因为她这才想起,赵弘润可不似她这般不受他们父皇魏天子的宠爱与器重。

    “可是【大魏宫廷】……弘润他给我讲过在宗府那个小黑屋子里受罚的事,六叔,你能不能帮帮弘润?”玉珑公主恳求道。

    赵元俼愣了愣,随即苦笑道:“玉珑,六叔在朝中毫无权势地位,就算是【大魏宫廷】有心想帮弘润,也帮不上啊。……更何况,那是【大魏宫廷】宗府,那可是【大魏宫廷】六叔也得罪不起的。”说罢,他伸手摸了摸玉珑公主的头发,笑着说道:“另外,可别小看弘润,过不了多久,他就能脱困的。”

    “真的吗?”玉珑公主问道。

    “拭目以待。”赵元俼微笑道。

    说罢,他见玉珑公主总算是【大魏宫廷】稳定下来了,遂上下打量了几眼前者,笑着问道:“玉珑,你这身衣服……很久没换了哦。”

    “我太着急了……”玉珑公主红着脸解释道。

    “呵呵,要不然在六叔这边梳洗歇息一下?”

    玉珑公主想了想,摇头说道:“我还是【大魏宫廷】回肃王府梳洗吧,那样弘润一回来,我就能知道。”

    “也行。”赵元俼点点头,招招手唤来一名宗卫,吩咐道:“送公主。”

    “是【大魏宫廷】!”那名宗卫抱了抱拳,护送玉珑公主返回了肃王府。

    如此,又过了十几日,一直等到正月十九日,宗府还是【大魏宫廷】没有释放赵弘润。

    玉珑公主实在忍不住了,但又不敢去向她自幼畏惧的父皇魏天子求情,于是【大魏宫廷】便又带着芈芮跑到了赵元俼的怡王府,哭着哀求后者想想办法。

    赵元俼好一阵劝说、安抚,足足哄了一整日,这才哄住了玉珑公主,随后叫人将哭累了的玉珑公主扶到北屋的待客厢房安歇。

    而他自己,则来到了书房,坐在书桌后思忖着解决的办法。

    毕竟他与赵弘润相识多年,名为叔侄,但论关系的亲密,哪怕称之为父子也不为过,记得当初魏天子都有些吃味:赵弘润明明是【大魏宫廷】他的儿子,却偏偏与其叔赵元俼亲如父子,对他这位真正的父亲却是【大魏宫廷】冷言冷语。

    『看来,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低头的意思啊,那小子太倔强了……不过,四王兄(即魏天子),居然也没插手的迹象……哼,对待自己器重的亲生儿子,亦是【大魏宫廷】这般么?』

    就在赵元俼思忖之际,有一名府上的下人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赵元俼愣了愣,随即眼眸中闪过一丝恍然。

    只见那名下人低着头给赵元俼倒了一杯茶,随即低声说道:“主上,今日晌午城内传开了一则谣言,诋毁宗府为了姬赵一族的利益,欲撇下肃王,与成陵王等人分食三川之利,眼下已传得沸沸扬扬。……另外,冶造局的局丞王甫,就在方才,以『司署缺钱』作为借口,宣布停止冶造局的所有事务。”

    说罢,那名下人退出了书房。

    赵元俼端着茶盏喝了一口,喃喃自语:“诋毁宗府的谣言?在背后推手的家伙胆子不小啊……还有那王甫,那家伙在朝廷摸爬滚打近十年,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敢在这种事上冒头的人啊,威胁朝廷?他胆子更大。”

    『等会……』

    赵元俼又喝了一口茶,眼眸异色连连。

    『奇了怪了,眼下不过申时,晌午出现的谣言,半日不到,居然已传得沸沸扬扬?话说回来,内侍监对于这种诋毁宗府,诋毁姬姓赵氏王族的谣言,居然不管不问、无动于衷,任凭它传遍全城?』

    想到这里,赵元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心中暗暗想道:终日忍不住了么,四王兄?

    『不过……那冶造局的王甫又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此人在这个时候宣布冶造局停工,倒是【大魏宫廷】给了四王兄一个介入插手此事的合理借口,巧合?还是【大魏宫廷】说,那王甫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这则谣言乃是【大魏宫廷】内侍监放出的?那家伙有这等眼力?可若有这等眼力见识,当初怎么会在冶造局一丢近十年呢?奇怪……』

    赵元俼满脸惊诧,想不出头绪来。

    不过他心中,倒是【大魏宫廷】已不担心了,因为他知道,他的那位四王兄,即当朝天子,已经出手准备干预这件事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养生网  我闺女是天师  创世中文网  据说娱乐网  阅读封神系统  盛唐风华  大明元辅  民国谍影  经典古诗词  中华康网  锦衣夜行  无敌超神奶爸  修真聊天群  大族激光  笔趣阁小说  电脑爱好者之家  落秋中文  中药大全  努努书坊  都市医圣妙厨  说说大全  超强吸妖器  花百科  都市之神帝驾到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