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07章:忠烈之后
    最终,那名叫做陈宵的骑驴男子还是【大魏宫廷】被沈彧等宗卫们给制服了。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十名宗卫一拥而上,哪怕是【大魏宫廷】百里跋、司马安那些位大将军恐怕都难以抵挡,芈姜亦是【大魏宫廷】,只要她不使用些诸如迷药之类的旁门左道的东西,就算是【大魏宫廷】施展剑舞那种神奇的剑技,也不会是【大魏宫廷】十名宗卫的对手。

    只不过片刻工夫,一干宗卫们将此人用绳索绑了,带到了赵弘润面前。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与我单打独斗!”那陈宵气愤地喊叫道,显然不是【大魏宫廷】很服气。

    不过也难怪,毕竟是【大魏宫廷】十名宗卫一同出手制服了他,还在打斗间将其打地鼻青脸肿的,此子会心服就怪了。

    赵弘润没有理会此人的愤慨,而是【大魏宫廷】仔细观察这名叫做陈宵的男子。

    他发现,正如宗卫穆青所言,此人只是【大魏宫廷】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看似身形消瘦,然而实则手臂上皆是【大魏宫廷】肌肉,是【大魏宫廷】一名十分精壮的男子。

    至于容貌,赵弘润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他感觉对方的模样有些熟悉,好似他哪里瞧见过,可凭着出色的记忆,赵弘润却又能肯定,他并没有见过此人。

    『这是【大魏宫廷】怎么一回事?』

    赵弘润摸了摸下巴,觉得有些纳闷。

    更让他感觉纳闷的是【大魏宫廷】,此刻陈宵正用恨恨的目光盯着他,显然这就是【大魏宫廷】芈姜所说的『淡淡的杀气』的缘由。

    “你……好似很恨我?”赵弘润仔细端详了陈宵一阵,问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我与你有什么过节么?还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因为我拆穿了你的关系?”

    一听到『拆穿』二字,那陈宵面色涨红,更为气愤了,只见他在死死盯着赵弘润半响后,忽然开口说道:“既已被肃王识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肃王……?』

    赵弘润与众宗卫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宗卫穆青,却见后者连连摆手说道:“都这么瞧着我做什么?我可没说漏嘴。”

    听闻此言,宗卫长沈彧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看来芈姜大人说得没错,此人果真是【大魏宫廷】冲着公子来的。”

    沈彧不可能会怀疑穆青,毕竟穆青虽说是【大魏宫廷】宗卫中最年幼且最没正行的一个,但忠诚毋庸置疑,不可能会在赵弘润面前撒谎。

    换而言之,这名叫做陈宵的男子,其实早就知道了赵弘润的身份。

    想到这里,宗卫卫骄一把抓住陈宵的衣襟,几乎将跪在地上的后者给拽了起来,盯着他冷冷质问道:“你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有何企图?!”

    岂料,面对着卫骄的质问,那陈宵面无惧色,轻哼一声,平静说道:“单打独斗,你不是【大魏宫廷】我的对手。”说罢,他转头望了一眼众宗卫,又补充道:“你们皆不是【大魏宫廷】我对手!”

    『嚯?!』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众宗卫们脸上变颜变色,而抓着此人的卫骄,更是【大魏宫廷】气怒地举起了拳头。

    而就在这时,赵弘润阻止道:“卫骄,住手!”

    听到自家殿下喊停,卫骄这才罢休,重哼一声,松开了抓着陈宵衣襟的左手,仍由他跪回地上。

    然而,那陈宵却没有丝毫感激赵弘润的意思,然而愤愤地对赵弘润说道:“假仁假义!”

    “你这家伙……”

    众宗卫闻言大怒,当即就要教训此人一番,却被赵弘润挥挥手被遣退了。

    赵弘润觉得很奇怪,因为他感觉,这骑驴男子陈宵望向他的目光,与其说是【大魏宫廷】仇恨吧,倒不如说是【大魏宫廷】怨恨,再者,那句『假仁假义』也有点问题。

    『难道此人与我发生过什么?』

    赵弘润实在有些想不明白。

    他敢打赌,他绝对没有见过此人。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虽然没有见过此人,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隐隐感觉对方这张脸有点熟悉,好似在那里瞧见过似的。

    想了想,赵弘润问陈宵道:“你是【大魏宫廷】魏人?”

    “是【大魏宫廷】!”陈宵毫无隐瞒的意思。

    “听你口音,像是【大魏宫廷】大梁那边的……你是【大魏宫廷】哪里人?”

    “中阳!”

    『中阳?』

    赵弘润很是【大魏宫廷】纳闷。

    中阳县他知道,就在大梁的西侧:大梁往西便是【大魏宫廷】中牟,中牟再往西就是【大魏宫廷】中阳。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他并没有去过中阳啊。

    越想越奇怪,赵弘润索性直接了当地问道:“你跟着我们做什么?莫非,你要杀本王?”

    赵弘润注意到,那陈宵在听到那声『杀』字时,面色一呆,眼眸略微有些迷茫,但待等他稍作沉默之后,他却又咬牙说道:“不错!我要杀你为父报仇!”

    赵弘润愣住了。

    为父报仇,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他赵弘润杀了此人的父亲?

    赵弘润有些茫然。

    要知道,迄今为止,尽管他赵弘润并未亲自动手杀掉什么人,但事实上,间接死在他命令下的人并不少,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那些人都是【大魏宫廷】楚人与羯族人啊,而这陈宵却是【大魏宫廷】一名魏人,赵弘润还从未下令杀过魏人呢。

    “你父亲叫什么?”赵弘润好奇问道。

    然而听闻此言,那陈宵眼中却冒出了怒火,愤怒地说道:“明明下令杀了我父亲,却连他叫什么都不记得么?哼!”

    说罢,他双目一闭,摆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架势,不再与赵弘润说话。

    赵弘润又问了几句,见这陈宵再没有回答,心中隐隐有所猜测道:看来,若不能回想起此人的父亲,这家伙是【大魏宫廷】不打算再开口了。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叫高括、种招二人将陈宵带到一旁,严加看守,并吩咐众宗卫不得对此人动粗。

    因为他感觉,这件事有点奇怪。

    天色,越来越暗,赵弘润一行人索性宿了一宿。

    而在这一宿,赵弘润躺在羊皮毯子上,望着夜空中繁星点点,脑海中思索着方才的一幕。

    『我……真的杀过什么魏人?』

    赵弘润实在有些茫然。

    他仔细地回想审问陈宵时候的经过。

    他发现,当他询问陈宵,后者是【大魏宫廷】否想要杀他的时候,这个叫做陈宵的男子,曾出现过片刻的茫然。

    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其实此人也在犹豫此事?

    『不太对呢……』

    赵弘润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觉得很奇怪,因为倘若他赵弘润果真杀了对方的父亲,这个叫做陈宵的男人,为何还能如此的……冷静?按理来说,不是【大魏宫廷】得恨不得将他赵弘润大卸八块么?

    可这家伙倒好,居然跟了一路也未见他趁机动手,甚至于,当宗卫穆青为了试探他,向其讨要米饼时,这家伙还将他仅有的两块饼赠给了穆青。

    更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当他赵弘润怀着好玩的心思叫穆青赠陈宵一带肉干时,后者居然还亲自过来准备向他道谢。

    是【大魏宫廷】的,真的是【大魏宫廷】为了道谢而来,因为当时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这说明他并非是【大魏宫廷】打算借机行刺,为父报仇。

    “想不通,想不通……”

    赵弘润喃喃自语着。

    『中阳人士,姓陈名宵……中阳人士,姓陈名宵……中阳人士,姓陈名宵……』

    在心底默默念叨了许久,赵弘润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隐隐感觉有人推他,睁开眼睛一瞧,才发现是【大魏宫廷】宗卫长沈彧。

    “公子,咱们该启程了。”沈彧说道。

    赵弘润望了一眼天色,这才发现天色早已大亮,众宗卫们正在收拾昨夜用来挡风的羊皮毯。

    撩起盖在身上的羊皮毯,昨日和衣而睡的赵弘润便隐隐感觉身上有些凉飕飕的。

    也难怪,毕竟眼下正值二月初,虽说魏国境内绝大多数地方已是【大魏宫廷】一片冰雪消融、春意盎然的景象,但气温仍然很冷。

    “……”赵弘润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了那位此刻正裹着一块羊皮毯的骑驴男子陈宵。

    此时,宗卫吕牧从一只小型的炊鼎内,用一只木碗舀了一碗热水,递给赵弘润说道:“公子,喝碗水暖一暖身子。”

    赵弘润接过木碗,随即朝着那陈宵努了努嘴,问道:“那个,你们给他的?”

    吕牧愣了愣,随即点头说道:“卑职昨晚守夜时,见他冻得瑟瑟发抖,于是【大魏宫廷】……”

    “唔。”赵弘润满意地点点头,喝了口水吩咐道:“也给他一碗。”

    “明白。”吕牧点点头,随即又问道:“要将他也带上么?”

    “带上吧。”赵弘润颔首道。

    “是【大魏宫廷】。”

    大概一刻辰之后,昨晚睡在马车内的众女也陆续醒来了,众人就着烧开的热水吃了些干粮、肉干,继而便再次上路。

    至于那被绳索绑得严严实实的陈宵,也骑着他那只毛驴,被宗卫高括牵着一起赶路。

    眼瞅着那陈宵依旧愤恨地瞪着自己,赵弘润着实有些无奈,因为他想了一宿,也没有想出此人的父亲究竟是【大魏宫廷】谁。

    因为在赵弘润看来,他下令杀魏人,这根本就是【大魏宫廷】无稽之谈嘛!

    『要不然是【大魏宫廷】这家伙脑袋昏头了吧?我何时下令杀过魏……等会!』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早晨寒冷的风一吹,也可能是【大魏宫廷】灵机一动什么的,反正,赵弘润浑身一颤,终于想起了什么。

    是【大魏宫廷】的,的确发生过。

    只有一次,他亲自下令杀了一些魏人。

    那是【大魏宫廷】发生在两年前,在楚暘城君熊拓率军攻打鄢陵大营的期间……

    『中阳人……陈……』

    赵弘润猛得勒住缰绳,回头冲着陈宵惊愕地说道:“你……是【大魏宫廷】已故的原召陵县令,陈邴、陈大人之子!”

    听闻此言,坐在毛驴背上一副愤愤之色的陈宵,猛然睁大了眼睛,似有些惊讶、有些意外地望着赵弘润。

    “终于想起来了么,肃王殿下!”(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我闺女是天师  中国会计网  情话网  牧神记  IT百科  极品全能学生  作文大全  棉花糖小说网  如意小郎君  tplink  励志名人名言  努努书坊  回到地球当神棍  创世中文网  龙组兵王  汉乡  全本书屋  经典语录  美食供应商  哲夫当立  逍遥游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