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27章:商水军入驻
    『我还是【大魏宫廷】过于冲动了……』

    当日傍晚,在阳夏县县衙前衙的花园里,赵弘润暗自叹了口气。

    理智告诉他,在手底下仅仅只有四千商水军可用的情况下,贸然进驻阳夏、并宣布代朝廷收回这座县城的主权,这是【大魏宫廷】非常冒险的行为。

    因为在下午时,与赵弘润有所一番交谈的那位叫做游马的男子,从对方一口叫破他肃王的身份,却并未对他做出什么敌意的举动,这就意味着,阳夏隐贼是【大魏宫廷】不希望与他这位肃王展开正面交锋的,因此,就算赵弘润带着七百余乔装改扮的商水军进入阳夏,阳夏隐贼们也是【大魏宫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少,游马所代表的游马众,以及他背后的邑丘贼,多半是【大魏宫廷】没打算与他赵弘润闹得不可开交。

    然而,赵弘润却因为一件让他极其愤怒的事,让商水军公然亮出身份,正式进驻了阳夏,并对全城宣布恢复朝廷对阳夏县的治理,这就意味着与阳夏县的隐贼势力撕破了脸皮。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可能原本并不打算与他赵弘润为敌的隐贼势力,是【大魏宫廷】否会为了这座县城而选择联合一起来对抗他赵弘润,这就变成了一桩无法预测的事。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树敌了,他没有想办法去分化阳夏隐贼势力,反而给了后者一个联合起来的契机。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大魏宫廷】此刻坐在赵弘润对面的,那位正在喝酒吃菜的老人,年仅四旬却苍老得犹如五六十岁的阳夏县马潜。

    看得出来,这位马县令可能是【大魏宫廷】很久没有接触荤腥,以至于石桌上几道在赵弘润看来普通平常的家常菜,他却吃地津津有味,并时不时地催促赵弘润道:“王县丞,你也吃啊。”

    赵弘润苦笑了一声,因为他已不止一次地向眼前这位县令大人自表身份,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他那番介绍这位马县令根本没有听进去,反而将赵弘润错认为他府内一名姓王的县丞。

    而宗卫们,亦被这位马县令错认为府衙内的衙役。

    地痞吕三说得没错,这位马县令早已经疯了,深陷于他自己脑海中的幻想,不可自拔。

    赵弘润拿起酒壶,为这位马县令斟满了酒。

    今日下午的时候,当看到这位马县令独自一个人升堂的时候,赵弘润心中的触动很大。

    因为马潜明明已经疯了,连自己究竟叫什么都想不起来,可他还牢牢记得自己是【大魏宫廷】阳夏县的县令,在除他以外空无一人的府衙内,依旧履行着作为县令的职责。

    尽管此人自扮门仆、衙役、笔吏,最后才是【大魏宫廷】他的本职县令官,看起来有些可笑,但赵弘润却笑不出来。

    他只感觉莫名的哀伤,以及无法平息的怒火。

    堂堂一县县令,正经通过科试高中而委任为官的饱学之士,曾致力于希望改变阳夏县隐贼横行局面的有志栋梁,有这样,被阳夏当地的隐贼害地家破人亡,神智错乱。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气愤于这件事,赵弘润这才决定立即收回阳夏,用最强硬的手段来对付那些阳夏隐贼。

    他知道,这条路很凶险,最稳妥的处理方式,自然是【大魏宫廷】等屈塍的两万鄢陵军从砀山回归鄢陵,而伍忌的一万五左右商水军,亦在受到朝廷赏赐后回到商水,只要这两支军队一到,阳夏隐贼根本不足挂齿。

    然而,赵弘润却因为阳夏县县令马潜的遭遇,提早一个月决定与阳夏隐贼撕破脸皮,这正是【大魏宫廷】他暗暗感叹自己仍然太过于冲动的原因。

    当然,感叹归感叹,他并不后悔,他觉得,他有必要为眼前这位阳夏县县令,讨回一些东西,向当初迫害这位朝廷命官的人,以及那些袖手旁观、坐视这位朝廷命官遭受迫害的那些人,连本带利地收回一些东西。

    朝廷命官,绝非是【大魏宫廷】可任人宰割的对象!

    这边赵弘润眼中杀意连连,而对坐,那位马县令已酒足饭饱,正在用抹布擦着胡子上的油渍。

    “王县丞,我让你去办的事,你办得如何了?”马潜一本正经地看着赵弘润问道。

    望着马潜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赵弘润愣了愣,也不知什么想的,拱手微笑道:“不知县令大人指的是【大魏宫廷】哪件事,请示下。”

    马潜皱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本官不是【大魏宫廷】叫你在全城的士馆张贴布告,勒令其限期关闭那等脏污纳垢之地么?那些人有何反应?”

    『原来如此……』

    听了这句话,赵弘润顿时就明白了马潜之所以会被那些阳夏隐贼所害的原因。

    他暗暗摇头。

    不可否认,马潜的主张是【大魏宫廷】正确的,毕竟那些阳夏隐贼用士馆作为幌子,招揽游侠、发布悬赏,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似这种士馆,岂可坐视不管?

    可问题就在于,马潜高估了朝廷对那些贼子的威慑,也低估了那些贼子的凶狠。

    想了想,赵弘润拱手说道:“回禀县令大人,那些贼子还未关闭士馆,不过,下官会让他们关闭的。”

    “唔。”马潜点点头,不甚满意地说道:“那你可要抓紧。需知,我阳夏县的南边,便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平舆县,楚人亡我大魏之心不死,倘若我阳夏出现什么动乱,楚人很有可能会趁机发兵攻打……”

    赵弘润知道马潜说的是【大魏宫廷】五六年前的情况,毕竟在五六年前,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的确对魏国抱持着极大的敌意,前者频繁出兵攻打汾陉塞,而后者亦不乏派出细作在阳夏、鄢陵、商水等地骚扰。

    赵弘润很想告诉马潜,他已与暘城君熊拓及平舆君熊琥堂兄弟二人达成了默契,目前这两位楚国的王公贵族,他们的目标早已改变为夺取楚王的位置,数年内暂时已不会再对魏国使什么阴谋,但最终,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颔首说了一句“下官遵命”。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阳夏县令马潜,已陷在其自己的臆想中难以自拔了,不管如今的局势变得如何,这位县令大人,恐怕是【大魏宫廷】一辈子都只能活在五六年前的那个局势中,无论从外界看到、听到什么,恐怕都不能将其唤醒。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到后衙去看看夫人,王县丞你也早点归家,免得尊夫人挂念。”说着,马潜站起身来,朝着赵弘润拱手笑了笑,随即转身朝后衙去了。

    『夫人……』

    赵弘润默默地望着形单影只的马潜。

    眼下这座县衙内,哪里还有马潜的妻儿,那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后者自己臆想出来的而已。

    赵弘润不难猜测,在他与商水军并未进驻这座县衙的时候,这位县令大人,恐怕就是【大魏宫廷】这样,独自一人住在县衙内,活在他自己臆想出来的世界中。

    在那里,他的妻儿仍然活着,并未被阳夏隐贼残忍地杀死。

    “沙沙……”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引起了赵弘润的注意,他转过头来,望见宗卫朱桂正迈步走向这边。

    “殿下。”朱桂抱了抱拳,说道:“刚得到的消息,巫马(焦)将军已率领其余的三千三百商水军,抵达了阳夏城外,巫马将军派人请示殿下,究竟是【大魏宫廷】在城外建筑营寨,还是【大魏宫廷】入城屯扎。”

    “命其入城!”

    赵弘润稍微思忖了片刻,便沉声说道:“入城后,立即接管阳夏的城防、驻所,以及兵备库与粮仓,以往的县兵,全部取缔,阳夏县内的所有在职人员,全部削职。”

    “是【大魏宫廷】!”宗卫朱桂抱拳而退。

    一炷香工夫后,已驻军在城外的商水军大将巫马焦便接到了赵弘润的命令,他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进驻阳夏的军令。

    三千三百名商水军士卒,排列地整整齐齐,迈步朝着阳夏县的西城门而去。

    这一幕,让守在县城城墙上的县兵们面面相觑。

    商水军那『魏商水』字样的旗帜,让他们意识到这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本国军队,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好端端的,为何会有军队进驻阳夏。

    难道是【大魏宫廷】为了对付城内的那些人?

    作为本地人,众县兵心中暗暗叫苦,因为他们已有预感,这阳夏县恐怕要发生一场动乱。

    “关城门!”

    一名看起来像是【大魏宫廷】头头的县兵咬牙下令道。

    几名县令犹豫了一下,准备下城关闭城门,可他们沿着城墙内侧的阶梯还没走多远,就被一帮人被逼了上来。

    原来,是【大魏宫廷】宗卫卫骄所率领的两百余名乔装假扮成平民的商水军士卒。

    只见卫骄高举着『肃王府』的令牌,眼神冷冷地扫视着城墙上的县兵,语气低沉地说道:“以肃王殿下的名义,使商水军接管阳夏,妄动者,以乱党之罪论处,格杀勿论!”

    “肃……”

    “肃王?”

    众县兵瞠目结舌,他们哪里晓得城内居然来了这样一位大人物。

    倒是【大魏宫廷】那名县兵头头眼中闪过几丝惊怒之色,低声说道:“肃王……当真要与我阳夏隐侠为敌么?”

    “隐侠?”卫骄冷哼一声,轻蔑说道:“你们也配?!”

    说罢,随着他一挥手,他身后两百余名商水军士卒涌上城墙,一个个刀剑出鞘,对准了城墙上的县兵们。

    “拿下!”卫骄抬手一指那名县兵头头,顿时,有几名商水军士卒冲上前来。

    县兵头头咬了咬牙,终究是【大魏宫廷】没敢反抗,被那几名商水军士卒用刀刃架住了脖子。

    而与此同时,城下城门洞内,商水军大将巫马焦跨坐着坐骑,率领着三千三百商水军,在城门口附近许多县兵神色各异的注视下,缓缓进驻城内。(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花都最强医圣  银行信息港  励志名人名言  中国会计网  重活一次  盛唐之帝国崛起  大争之世  电视指南  战神狂飙  都市之归去修仙  漂亮女人  女性健康  99养生网  穿越小说  中学生阅读网  大王饶命  秦吏  星座网  修真聊天群  逆剑狂神  重生之财源滚滚  健康报网  最强终极兵王  免费算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