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40章:愿打愿挨
    赵弘润离开之后,游马心情烦闷地监牢内来来回回地走着。

    要知道他今日求见赵弘润,不为别的,就是【大魏宫廷】因为想证实他那关于地道一事的猜测。

    因为在他看来,若非是【大魏宫廷】有人告密,明明前一阵子根本不知士馆下建设有地道的赵弘润,突然就知道了一切呢?

    而在一番试探后,游马已确信,那个告密的内鬼,十有八九便是【大魏宫廷】阜丘众的首领金勾。

    因为凭着他对金勾的了解,后者是【大魏宫廷】一个野心非常大的人。

    而说到金勾的野心,就不免要提及阜丘众与邑丘众的前身,即戈阳山隐贼众。

    这件事游马很清楚。

    十几年前,当『砀郡游马』遭朝廷背叛,被司马安的砀山军偷袭时,强大的游马军在短短几日间崩溃,当时的游马,还不叫这个名字,并且,也只是【大魏宫廷】一名小头目而已。

    倘若换算成魏国的军职,游马当时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名伯长。

    但是【大魏宫廷】在被砀山军攻击的期间,那些职位在他游马以上的大哥们陆续战死,他临死前受到一位大哥的嘱托,让他带着游马众的家眷,逃离砀山军的围剿。

    游马临危受命,在司马安的有意放水下,总算是【大魏宫廷】护送着他们游马军的家眷们来到了阳夏附近,求庇护于应康。

    当时,阜丘众与邑丘众尚未分家,合成戈阳隐贼,占据着整个戈阳山,是【大魏宫廷】阳夏一带最强大的隐贼势力。

    而应康当时也不是【大魏宫廷】邑丘众的首领,与金勾一样,皆是【大魏宫廷】上代戈阳众首领身边最器重的几位豪侠。

    与老奸巨猾的金勾相比,应康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豪气直爽的豪侠,在阳夏一带的声望很高。

    于是【大魏宫廷】,上代戈阳众首领决定将自己的位置传给应康。

    然而,此举却激恼了对首领位置虎视眈眈的金勾。

    谁也没有想到,在几日后,还没等上代戈阳众首领将位置正式传给应康,居然就莫名其妙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应康与金勾的火拼。

    在夺位失败后,金勾带着那一群效忠他的隐贼们,自立门户,自称阜丘众。

    而应康,也因为并非名正言顺地从上代首领手中继承戈阳众首领的原因,遭到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们的诟病,只好改称邑丘众。

    强大的戈阳众,就这样变得支离破碎,分裂成邑丘众与阜丘众这两支,而当初依附戈阳众的隐贼势力,诸如丧鸦、黑蛛、段楼等等,亦趁势崛起,逐渐发展至能与阜丘众、邑丘众平起平坐的局面。

    毫不夸张地说,当初戈阳众沦落到这种地步,全因金勾而起,尽管此人矢口否认,但有不少人仍然怀疑是【大魏宫廷】金勾暗杀了上代戈阳众的首领,因为受上代戈阳众首领信任的,并没有几个。

    而自从分裂后,阜丘众与邑丘众一直以来反目成仇,彼此都希望能吞掉对方,恢复当日戈阳众的强大。

    此次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这位强大的对手介入,想来应康的邑丘众与金勾的阜丘众,根本不会坐在同一张桌子旁。

    『若真是【大魏宫廷】金勾暗中勾结肃王赵润……不好,这件事要尽快告知应康大哥!』

    游马眼中闪过一丝毅然之色,站在牢门内仔细观察地四周的动静。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那样,游马企图越狱了。

    可是【大魏宫廷】让游马感到苦恼的是【大魏宫廷】,进过他的仔细观察,他懊恼地发现,牢房外那些充当狱卒的商水军士卒身上,并没有可打开他们这间牢门的钥匙。

    那一大串钥匙,在那位暂时担任典狱长的,一个叫做周朴的家伙手中。

    而更加不妙的是【大魏宫廷】,那个周朴居然并非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兵将,他竟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身边的宗卫,这就意味着此人不会经常出现在牢内。

    『这可怎么办?』

    游马有些头疼了。

    而就在游马感到头疼的时候,忽然,前边的牢房内传来一阵喝骂声。

    “发生了什么事?”游马询问隔壁牢房内的人。

    只见在隔壁牢房内,有个游侠朝地吐了口唾沫,愤愤地说道:“谁知道那个叫周朴的混账东西发了什么疯,居然叫那些商水军挨个牢房痛打牢内的人……”

    『啊?』

    游马愣了愣,仔细倾听,隐约听到在一阵殴打声与惨叫声中,有几名商水军士卒隐约喝斥着诸如『谁给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怒视肃王殿下』、以及『居然敢朝肃王殿下吐口水,你活得不耐烦了?』之类的话。

    『看不出来那个叫周朴的男人,居然是【大魏宫廷】这般暴虐的人……』

    游马心下有些惊疑,因为在他原本看来,沉默寡言的宗卫周朴,不像是【大魏宫廷】这种会因为睚眦之怨而施暴的人。

    不过一想到对方宗卫的身份,游马倒也释怀了。

    而转念一想,游马忽然心中一喜:那周朴还未离开?

    果不其然,宗卫周朴的确是【大魏宫廷】在挨间牢房地教训牢内那些人,没多少工夫就来到了游马隔壁那间。

    眼瞅着隔壁监牢内那些无辜遭到商水军士卒暴打的隐贼与游侠们,再瞧瞧站在牢房外那个面无表情的周朴,游马心中盘算起来。

    突然,游马开口说道:“欺负一些不敢还手的家伙,就那么有意思么,宗卫大人?”

    “……”听闻此言,周朴转头望向游马,眼中一闪而逝地闪过几丝异色。

    他不动神色地说道:“欺负?不,我在教导他们,在肃王殿下面前,当恪守尊卑礼仪,肃王殿下,不是【大魏宫廷】你们这群渣滓可以平视的……”

    『居然说……渣滓?』

    饶是【大魏宫廷】游马有意要引起周朴的注意,却也后者气地心中火起,他冷冷说道:“我等是【大魏宫廷】渣滓,你又算什么?赵润身边一条狗?”

    周朴的面色绷了起来,挥挥手对游马隔壁监牢内那些商水军士卒说道:“够了,都出来。”

    话音刚落,那些商水军士卒们除了牢房,并且锁上了牢房的锁,将钥匙还给周朴手中。

    那是【大魏宫廷】一串用筷子头般粗细的铜丝所套着的钥匙。

    看到了想要的东西,游马下意识地多瞧了两眼,周朴瞧得清清楚楚,却没有说破。

    只见周朴拿着钥匙圈走到牢门前,目视着游马冷冷说道:“别以为你是【大魏宫廷】游马众,我就不敢收拾你。”

    “好大的口气!……肃王并未下令杀我,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游马冷笑着说道。

    周朴闻言冷笑一声,点点头说道:“好,我就让你明白,我能拿你怎么样!”

    说罢,他啪嗒一声打开了锁,随即挥了挥手,吩咐道:“除了这个混账,将其他那些人都给我带出来。”

    听闻此言,商水军涌入监牢,用武器架着那些游马众的脖子,将他们带了出来,只剩下游马一人。

    见此,周朴将钥匙圈挂在腰间,抽出佩剑交给身边的商水军士卒,随即走入监牢,朝着游马勾了勾手指,冷冷说道:“来,我陪你耍耍。”

    游马死死盯着周朴腰间的钥匙圈,恨不得抢过来。

    可问题一想,他又放弃了。

    也是【大魏宫廷】,抢夺来钥匙又能如何?根本逃不出去。

    就在游马思忖之际,周朴却毫不迟疑,迈步上前一拳打在游马右脸上,只将后者打得一个跄踉,险些摔倒在地。

    『这混蛋……』

    挨了一拳的游马心中大怒,当即开始反击。

    只可惜,宗卫自幼经过宗府的教导,无论长兵器、短兵器、拳脚、骑术皆得到严格的训练,游马虽说是【大魏宫廷】出身『砀郡游马』,可这十几年下来,很少有人比划拳脚,武艺早已稀疏了,如何是【大魏宫廷】周朴的对手?只能让监牢外的游马众眼睁睁看着他被周朴一顿暴揍。

    “砰!”

    一记重拳,游马再一次被周朴击倒。

    见此,周朴摇了摇头,冷冷说道:“口气倒是【大魏宫廷】大,可惜本事稀疏……”

    而就在这时,却见游马瞧准机会,伸脚狠狠踹向周朴的右脚。

    周朴毫无防备,一下子身体前倾,砰地一声撞在牢门上,顿时,额头上流下了鲜血。

    “宗卫大人!”

    在商水军士卒们惊骇的目光下,游马嘿嘿笑道:“活该!”

    “……”摸了摸额头的鲜血,周朴脸上露出浓浓愠色,伸手将抓起游马,岂料游马早有准备,反手抓住周朴的衣襟,两个人在牢房内翻滚扭打起来。

    二人在扭打之际,游马摸到了周朴身上的钥匙圈,居然企图将其套在周朴的脖子上将其勒死。

    没想到,他的腕力不如周朴,反而被周朴用钥匙圈套住了脖子。

    “游马大哥!”

    在游马众惊骇着急的目光下,被勒住了脖子的游马双手死死地攥着铜圈,却丝毫无法撼动周朴的臂力,面色涨得地通红,双眼也开始翻白。

    而就在这时,只听嘎嘣一声,铜丝断裂,钥匙哗啦啦撒了一地。

    望着倒在地上似乎昏迷了过去的游马,周朴长长喘了几口粗气,从地上拾起那些掉落的钥匙,冷笑着走出了牢门。

    片刻之后,游马众们再次被关回牢房内,他们围在游马身边着急地呼喊着,但是【大魏宫廷】游马却好似昏迷了过去似的,死死攥着那根铜丝,毫无反应。

    直到周朴带着商水军走远,游马这才突然睁开了眼睛,举起了手中的那根铜丝,似得逞般露出了笑容。

    他根本不会想到,此时已走出了监牢的宗卫周朴,曾停下脚步望了一眼手心的那些钥匙,脸上亦露出了几分笑意。

    “哼,还算聪明……”

    说着,他又伸手摸了摸尚在流血的额角,痛得呲了呲牙。

    “出招可真阴啊,混账……”(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明末第一贼  回到地球当神棍  极品全能学生  调教大宋  五行天  男性健康  寒门崛起  励志故事  大王饶命  战国赵为帝  星座网  从全球高武开始  九重武神  开天录  南方财富网  修真聊天群  tplink  哲夫当立  中国玉米网  美食供应商  飞剑问道  明朝败家子  最强逆袭  中世纪崛起  金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