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55章:沈彧的决定
    三日后,青鸦众的应康再一次亲自来到商水县羊舌一氏的府邸上,向赵弘润汇报他们青鸦众的隐贼村位置。

    据应康所说,他们青鸦众在商水县东南侧找到了一片无名的丘陵地带,他们将其命名为『青鸦之丘』,并且,决定将隐贼村建在这里。

    赵弘润回忆脑海中的记忆,这才明白应康所说的『青鸦之丘』,应该指的就是【大魏宫廷】商水东南侧与楚国的边界附近,那片有丘陵、有泥潭、有森林,地形非常复杂的那一片地域。

    因为赵弘润并不了解隐贼的生活、行动习性,因此他并没有对应康指手画脚地出什么主意,他只是【大魏宫廷】告诉应康,若是【大魏宫廷】后者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商水县内的羊舌焘,也可以向商水军的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将寻求帮助。

    对此,应康心中十分满意。

    他本来以为他们青鸦众在投奔了这位肃王殿下后,会失去以往的所有的自由,可没想到,这位肃王殿下根本不打算插手他们青鸦众内部的事,只要他应康将青鸦众带领好。

    “肃王殿下,据初步估计,村落的建设大概需要数个月,期间并不需要很多的人手,不知肃王殿下有何吩咐我青鸦众的事?”

    因为感受到赵弘润对青鸦众的信任,应康投桃报李,主动请事,大概他也是【大魏宫廷】想向赵弘润证明:赵弘润这般看重他青鸦众,这个选择是【大魏宫廷】正确无误的。

    “暂时本王没有……”

    赵弘润说了半截,忽然想起了那日兵部派人送到他手中的公文,摸了摸下巴,问道:“应康,你可听说过『桓虎』此人?”

    『桓虎?那是【大魏宫廷】谁?』

    应康脸上露出几许迷茫之色。

    赵弘润显然是【大魏宫廷】看出了应康心中的迷惑,解释道:“此人乃韩国出身的盗贼,去年我大魏联络三川部落,欲商谈『借道』一事时,此人在此期间曾率三四百寇骑,夜袭我大魏与三川部落的宿营地,更企图挟持本王的父皇……”

    应康闻言惊地倒抽一口冷气。

    要知道,别看他们这些隐贼以往平日里在心情糟糕时大骂朝廷如何如何,或者大骂魏天子如何如何,可事实上隐贼们普遍并不敢与朝廷作对,因此每回朝廷派来围剿的军队时,他们总是【大魏宫廷】躲起来,避其锋芒。

    而如今,听说那个大盗贼桓虎居然曾率寇骑夜袭朝廷的驻地,甚至于企图挟持魏天子,应康顿时被唬地说不出话来。

    忽然,应康灵机一动,下意识地问道:“莫非是【大魏宫廷】韩国的『砀郡游马』?”

    赵弘润闻言眼眸微微一亮,赞许地点了点头。

    何谓『砀郡游马』?

    那是【大魏宫廷】魏国曾经为了打击宋国所创建的骑军,名义上是【大魏宫廷】贼寇,实际上却是【大魏宫廷】受朝廷命令的正规军,专门做一些魏国不方便插手的事。

    比如,当宋国进攻魏国的盟国卫国时,魏国碍于宋国背后的大国齐国,不好自己出动,如此便叫砀郡游马军在宋国境内骚扰、惹事,让宋国对卫国的军事行动泡汤。

    因此,赵弘润也曾怀疑过大盗贼桓虎的那一支骑兵,便是【大魏宫廷】韩国那边的『砀郡游马』,目的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给魏国制造混乱。

    “本王亦有类似猜测,不过,本王与那桓虎只碰面过一回,况且只是【大魏宫廷】远远瞧见,并不曾说过话,因此,真相如何,本王也无从所知。……不过,无论他是【大魏宫廷】贼军也好,受命于韩国也罢,总之,我大魏不可任他肆意行事。”说着,赵弘润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桓虎此贼,本在成皋关境外,但前几日,本王接到兵部派人送来的公文,言成皋军围剿桓虎失败,桓虎率数百寇骑绕过伊山,从伊山南侧潜入我大魏阳翟,于阳翟附近消失了行踪。……青鸦众的头一桩差事,就替本王将桓虎的踪迹找出来吧。”

    听闻此言,应康表情有些诧异,语气有些古怪地道:“只是【大魏宫廷】找到桓虎的踪迹?……事实上,我青鸦众可以将桓虎或擒或杀,送于肃王驾前。”

    赵弘润闻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应康,你太小瞧那桓虎了。……以本王判断,那桓虎绝对要比金勾更加棘手。找到他,跟着他,然后本王派兵围剿。”

    『那桓虎……竟会比金勾更加棘手?』

    应康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区区数百骑盗贼而已,他青鸦众如今有数千人手,明明是【大魏宫廷】轻易就能解决的事。

    然而,见赵弘润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他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抱拳说道:“属下遵命。”

    望着应康离去时的背影,赵弘润便知这位青鸦众的首领,心中必定没将桓虎当一回事。

    不过这无所谓。

    反正,只要应康在桓虎那边吃了苦头,他自然会醒悟,醒悟『天下豪杰绝不仅限于他阳夏县』的这个道理。

    当然了,倘若应康有本事擒杀那桓虎,这对赵弘润也没有什么坏处。

    赵弘润自然不会去在意他手中的利剑太过于锋利,他只在意这柄利剑在锋利之余,会不会割伤他的手指。

    应康离开之后,赵弘润站在前厅,目光不经意地望向了站在一旁、持剑护卫的宗卫卫骄。

    以往,此时站在他身边的宗卫,几乎都是【大魏宫廷】宗卫长沈彧,而如今,却换成了卫骄,这让赵弘润多少有些不适应。

    而卫骄,同样也显得很不自然。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方才应康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仿佛在无声地询问『怎么今日不是【大魏宫廷】沈彧而是【大魏宫廷】你卫骄』时,卫骄心中也很是【大魏宫廷】别扭。

    赵弘润与卫骄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几眼,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率先开口安抚。

    “卫骄,方才你不必那般拘束,那应康是【大魏宫廷】不会对我不利的。……似你方才那般瞪眼瞅着对方,对方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呢。”

    『诶?』

    卫骄愣了愣,他这才意识到,或许应康根本不关心赵弘润身边的宗卫究竟是【大魏宫廷】宗卫长沈彧还是【大魏宫廷】他卫骄,对方只是【大魏宫廷】奇怪于他卫骄为何拿眼瞪着他而已。

    『是【大魏宫廷】我想太多了么?』

    卫骄暗自自嘲了一句,随即苦笑对赵弘润说道:“往日卑职也曾护卫殿下左右,并未感觉有何不适,只是【大魏宫廷】这几日,浑身不自在……”

    赵弘润自然不会错误地认为这是【大魏宫廷】卫骄不喜呆在他身边,卫骄会感觉不自在的原因,无非还是【大魏宫廷】因为沈彧。

    毕竟卫骄人如其名,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以至于如今沈彧受了重伤,他暂代了宗卫长的职务,这让卫骄有种窃夺了沈彧地位的愧疚感。

    倘若是【大魏宫廷】他当年凭着真本事击败了沈彧,被赵弘润亲口任命为宗卫长,那卫骄自然是【大魏宫廷】问心无愧,然而,以眼下这种方式暂代宗卫长,卫骄有种『胜之不武』的错觉。

    更何况,七八年下来,当年一心想与沈彧争夺宗卫长的卫骄,如今随着宗卫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如兄弟,这份心早就淡了。

    “去看看沈彧吧。”

    “呃……好。”

    二人来到了府内的厢房,本想去沈彧的屋子瞧瞧,没想到,却意外地发现沈彧居然没在屋子,而是【大魏宫廷】站在院子里,好似是【大魏宫廷】在发呆。

    然而,在沈彧的脚边,却掉落着一柄出鞘的利剑。

    赵弘润与卫骄对视一眼,心中咯噔一下,连忙沿着走廊赶了过去。

    而此时,沈彧脸上露出一副毅然神色,弯下腰,再次用右手拾起那柄利剑。

    见此,卫骄惊声急叫道:“沈彧,别做傻事!”

    “啊?”

    沈彧满脸愕然地回过头来,意外地看到赵弘润与卫骄正疾步赶来,遂抱拳向赵弘润行礼:“殿下。”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卫骄走上前,不动声色地将地上那柄利剑拾了起来。

    随即,脸上带着愤怒,低声质问沈彧道:“沈彧,为了这点挫折就萌生死志,你对得起殿下对你的栽培么?!”

    “萌……萌生死志?”

    沈彧满脸惊愕地看着卫骄,随即,他恍然地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卫骄,你太小看沈某了。”说着,他转头望向同样将信将疑的赵弘润,解释道:“殿下,您误会了,卑职只是【大魏宫廷】想试试而已……”

    见沈彧神色坦然,赵弘润自然不会再怀疑沈彧那是【大魏宫廷】想自刎,可能,沈彧只是【大魏宫廷】想试试,是【大魏宫廷】否如芈姜所言,他日后再无法提起重物。

    想到这里,赵弘润连忙劝道:“沈彧,你太心急了,芈姜不是【大魏宫廷】说了么,要养好手筋,最起码也要个一年半载,在这段期间,你不可手提重物,以免伤势加重。”

    他并没有询问沈彧尝试的结果如何,毕竟,那柄利剑方才是【大魏宫廷】掉落在地上的,这已经很明朗了。

    “话虽如此……”沈彧闻言苦笑了一声,摇头对赵弘润说道:“殿下,沈彧恳请暂时离开殿下一段时日。”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不悦说道:“不允!”

    说罢,他恼怒地冲着沈彧骂道:“沈彧,你在想什么?!手筋受伤就觉得自己是【大魏宫廷】个废人了?你左手不还好好的么?从今日起,给本王改练左手剑!”

    “……”

    沈彧张着嘴,颇有些哭笑不得。

    好家伙,卫骄觉得他要自杀,而自家这位殿下,也觉得他要自暴自弃。

    天见可怜,他沈彧根本就没有自暴自弃的想法。

    别说右手手筋受创,就算失去了右手,他沈彧仍然能以另外一种方式为自家殿下出力。

    “殿下误会了,卑职只是【大魏宫廷】想暂时调到军中,到百里跋、司马安、朱亥等大将军身边,学习如何统帅兵马。”(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战神狂飙  第一课件网  无敌超神奶爸  电视指南  笔趣阁小说  工作总结  最强逆袭  谎话大王  开天录  首富杨飞  战国赵为帝  说说大全  全职法师  锦衣夜行  全本小说网  经典语录  玄界之门  汉乡  中学生阅读网  五行天  逆天铁骑  大族激光  诸天最强大咖  全民领主  电脑爱好者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