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59章:鄢陵惊闻
    在屈塍的带路下,赵弘润一行人来到鄢陵县。

    由于屈塍事先已派军卒前往鄢陵报信,因此,待等赵弘润一行人抵达鄢陵的时候,此县的县令已带着县内的官员,在鄢陵的城门口恭候。

    鄢陵县县令叫做彭异,三四十岁的年纪,一瞧见此人的模样,赵弘润就觉得有点面熟,拥有过目不忘才能的他,总感觉这位彭县令在哪里看到过。

    一问之下,赵弘润这才恍然,原来这位彭县令,居然就是【大魏宫廷】当年他率军攻击暘城君熊拓封邑期间,下令平暘军收缴了家中财富的五家楚国贵族之一,彭氏一族的家主。

    “你彭氏一族亦投奔了我大魏?”

    赵弘润实在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看来,只有那些楚国的平民才会投奔魏国,没想到,连彭氏一族居然也投奔了魏国。

    要知道,彭氏一族当时可是【大魏宫廷】被平暘军收缴了九成的家产。

    听闻赵弘润开口询问,彭异毕恭毕敬地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大魏有似公子润您这般英明的王族,相信国家会越来越昌盛……”

    彭异尽挑着好话讲,可实际上呢,他们彭氏一族投靠魏国,只是【大魏宫廷】害怕被平暘军收缴了九成家产的他们,事后被熊拓榨干而已。

    毕竟在楚魏之战前,彭氏等熊拓封邑境内的几大贵族,为了利益也没少做些让熊拓感到不爽的事。本来,熊拓还会顾忌五大贵族的联手抗拒,还会对他们容忍一二,而既然赵弘润已带着平暘军已在这几个贵族的家堡内扫荡了一回,将企图反抗的家丁、家仆全给杀了,他熊拓还会畏惧这些贵族的反抗?

    要知道,暘城君熊拓可并非心慈手软之辈,他可要比赵弘润更加狠辣。

    于是【大魏宫廷】,彭异便带着家人投奔了魏国,毕竟在他看来,赵弘润麾下的军队已经抢掠过他们一回,按理来说不至于再抢第二回,再者,魏国的政治环境也要比楚国好得多,单靠仅剩的一成家产,他们彭氏一族也能在鄢陵扎根,慢慢发展起来。

    而倘若留在楚国,那恐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并非是【大魏宫廷】彭异的猜测,事实上,当他彭氏一族在鄢陵扎根之后,他派人到楚国打探过。

    果不其然,那些选择留在楚国的中小贵族们,皆被暘城君熊拓榨干了家产,以往那些营生的渠道,亦被熊拓、熊琥所接管。

    否则,熊拓何来钱财找魏国买粮食、买武器,并且又迅速筹建了一支十万人的新军?

    在得知此事后,那些投奔魏国的原楚国贵族们,皆是【大魏宫廷】暗道侥幸,因为选择留在楚国的那些贵族们,皆沦为了暘城君熊拓筹建新军的牺牲品,反观他们,虽辛辛苦苦搬迁到了魏国的鄢陵,却在这座县城扎根下来,并且很迅速地就再次发展起来。

    这也难怪,毕竟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魏国朝廷,都未打压这些楚国投奔而来的贵族们,只要这些贵族们奉公守法。

    这不,朝廷连鄢陵、长平、商水三地的县令之职,都让这些原楚人们自己推荐,可谓是【大魏宫廷】给足了优厚的待遇,相信朝廷这个不亚于『千金买马骨』的做法,日后必定会吸引一些在其余国家不得重用的人,使天下的人才陆续向魏国汇聚。

    而在闲聊期间,彭异与屈塍,将赵弘润一行人请到了县内的县衙。

    一路上,彭异小心翼翼地陪着赵弘润,言行举止皆非常恭谨,看得出来,他对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充满畏惧的。

    这也难怪,毕竟赵弘润在魏国颍水北郡的南部,包括在楚国颍水南郡的北部,威慑力要远比魏国朝廷更甚,毕竟附近,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以寡敌众击败暘城君熊拓的地方,且一路打到了楚国境内。

    不过事实上,赵弘润对彭异还是【大魏宫廷】颇有好感的,毕竟彭氏一族,当年很顺从地就交出了全部的家产,最后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感觉过意不去,给他们留了一成,换而言之,彭氏一族是【大魏宫廷】非常识时务的人。

    当然,让赵弘润对彭异印象大佳的,还是【大魏宫廷】在进城后赵弘润所亲眼看到的城内的现况。

    记得当初赵弘润为了算计平舆君熊琥,曾让鄢陵的原住民搬迁到安陵,并且放了一把火将鄢陵给烧了,然而眼下,城内的建筑早已大致建成,且城中的治安情况,亦让赵弘润十分满意。

    鉴于这两点,因此赵弘润毫不在乎彭异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楚人,亦或者,他与屈塍有什么私底下的交易。

    什么?看似彭异与屈塍没有什么关系?

    呵,若没有执掌两万鄢陵军的屈塍的支持,彭异能够成为如今鄢陵县的县令?

    当然,赵弘润对此并不介意,反正无论屈塍也好,彭异也罢,只要他们确实能将鄢陵治理好,赵弘润根本不会吝啬一两个位置。

    来到鄢陵县的县衙后,彭异将赵弘润请到了县内,并且吩咐庖厨端上他早已准备好的酒菜。

    赵弘润颇有兴致地发现,鄢陵县新修的县衙,虽然形似魏国的建筑,但是【大魏宫廷】却有着浓重的楚国风格。

    唔,确切地说,应该是【大魏宫廷】如今整座鄢陵县城内的建筑,皆普遍带有浓浓的楚国风格,这不,赵弘润便好几次看到县衙的建筑以及摆设上,雕刻着似神怪之类的形象,而这些魏国是【大魏宫廷】没有的。

    魏国,除了信奉『天父地母』外,就只有腾挪祥云之上的蛟龙,传说中统御大地的麒麟,以及军队旗帜上最常见的猛虎。

    而楚国这边,倒是【大魏宫廷】有很多似火凤、巨龟等奇奇怪怪的神兽,甚至还有不少某个部位酷似人形的『神祗』的形象。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赵弘润正在大量那些用于装饰的雕纹,彭异连忙解释道:“肃王殿下莫怪,我等原是【大魏宫廷】想入乡随俗,建造大魏风俗的建筑,无奈贵国……啊不,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某一些人,他们……不愿帮助我等,于是【大魏宫廷】就只能……”

    望着彭异脸上的苦笑,赵弘润顿时就明白了。

    显然,彭异等人原先也是【大魏宫廷】打算找些魏人,像他们请教魏国的建筑风格,不过想想也知道,鄢陵四周,似召陵、安陵、淮阳等地的魏人,因为楚魏之战而憎恨这些楚人,怎么可能帮助他们建造城内的建筑呢?

    “无妨。既然我大魏接纳了你等,对于你们的文化与习俗,我大魏自然也会给予包容。”赵弘润笑着说道,一副大国的宽容做派,尽显作为大贵族的气度。

    而这也是【大魏宫廷】彭异对赵弘润毕恭毕敬的原因之一,毕竟赵弘润出身魏国最大贵族,是【大魏宫廷】姬姓赵氏的王族子弟,在彭异等人的故国楚国,唯有芈姓熊氏一族能相提并论。

    倘若换做某个出身底下的平民,相信就算打败了楚人,注重血统的楚人也未见得会真心屈服。

    没办法,血统的贵贱,早已深入了楚人的心中,看似无形,却是【大魏宫廷】比力量更有威力的东西。

    酒过三巡,赵弘润便向彭异说起了他此番前来南下的主要目的,坦言告诉彭异,他此番是【大魏宫廷】特地为了解决鄢陵县与安陵县这两县民众争执矛盾一事而来。

    听闻此言,彭异脸上露出了几许迟疑之色,在想了想后,拱手对赵弘润说道:“肃王,这件事的过错,并不在于我鄢陵民众,是【大魏宫廷】安陵……太过分了!”

    赵弘润早知彭异会这么做,闻言笑着说道:“好好好,本王也是【大魏宫廷】知道大概的。其实在本王看来,这件事就是【大魏宫廷】双方心中本有怨隙,使得误会一步步升级,因此才酿成纷争而已。”

    听闻此言,彭异与屈塍对视了一眼,随即小心翼翼地询问赵弘润道:“肃王,您所知的,能否坦言告诉在下?”

    赵弘润一听有些纳闷,不解地说道:“不就是【大魏宫廷】最初有两伙人上山狩猎,一不小心撞见了,结果打了起来……”他遂将他所听说的告诉了彭异。

    没想到彭异在静静听完后,居然沉默了片刻,随即对赵弘润说道:“不,肃王,我鄢陵与安陵所发生的冲突,并不像肃王所知的那样,只是【大魏宫廷】一场闹剧。”

    “什么意思?”赵弘润皱了皱眉。

    “首先。”彭异举起一根手指,正色说道:“我鄢陵县民上山狩猎,所撞见的,并非是【大魏宫廷】安陵的寻常县民,而是【大魏宫廷】安陵的贵族。其次,那几名我鄢陵的县民,并未与其争执什么像殿下所言的,『这片山究竟是【大魏宫廷】属于鄢陵还是【大魏宫廷】属于安陵』,事实上,是【大魏宫廷】那伙安陵的贵族大骂我县县民是【大魏宫廷】『战败的贱民』,并纵容家仆将其杀害……”

    “将其杀害?”赵弘润的眉头皱着更紧了。

    “是【大魏宫廷】的。”彭异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五个人,四死一重伤。”说罢,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重伤的那人,是【大魏宫廷】我鄢陵一支贵族的小儿子,虽然在投奔大魏后已失去了贵族尊位,但仍有一些家仆跟随。此子,在逃回县内后,没过多久就因为伤重不治而亡。”

    “……”

    “那家以『贡』为姓氏,贡出自端木,端木出自芈姓,家主叫贡攸,有三个儿子,长子名『婴』、次子名『孚』,死的那个是【大魏宫廷】他的小儿子,名『幼』。……贡婴、贡孚兄弟二人,皆有勇力,带着家中仆人前去寻仇,在那片山丘中埋伏了三月,终于等到那伙贵族,兄弟二人带着家仆一齐杀出,然而那名贵族却逃脱。事后,安陵县令派人来向在下讨要凶手,在下知道,一旦将贡婴、贡孚兄弟二人交给安陵,则此兄弟二人必死,遂不予,然而,那名贵族,却带着人马来我鄢陵县外讨要凶手,说是【大魏宫廷】不交出凶手,则攻破城池。当时贡婴、贡孚兄弟二人气愤,率带人杀出城外,双方于县外一场血战。……当时鄢陵军被调往砀山,在下只好派人前往商水,寻求商水军的帮助,好在巫马将军来的及时,否则,彼此伤亡要更大。”

    “彼此伤亡?”赵弘润眉头凝紧,要知道据他所知,那只是【大魏宫廷】一场闹剧,并未出现什么伤亡。

    “是【大魏宫廷】的,彼此伤亡,大概有一千三百人左右。”彭异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眼眸中露出惊骇之色,难以置信地说道:“怎么会这么多?……安陵县令呢?据本王所知,他可是【大魏宫廷】派来了县兵啊。”

    彭异闻言轻哼一声,嘲讽道:“安陵县令的确派来了县兵,但是【大魏宫廷】却并未插手,只是【大魏宫廷】在一旁旁观。在下甚至怀疑,这支县兵分明就是【大魏宫廷】给那个安陵贵族站脚助威来的。”

    “岂有此理!”

    赵弘润一拍桌案,将酒樽震落在地,酒水洒了一地。

    “彭异,你所言可是【大魏宫廷】属实?”

    “句句当真!”彭异拱手说道:“肃王若是【大魏宫廷】不信,可询问巫马焦将军。若再不信,可询问我鄢陵县内任何一名县民。”

    “好!”赵弘润点点头,望着彭异沉声说道:“倘若你有半句虚言,待本王查清此事,定当斩你;倘若你句句属实,本王给你鄢陵出头!……你可敢与本王约定此事?”

    “敢!”彭异抱拳正色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深深望了眼彭异,随即猛然站起身,拂袖走出厅堂之外。

    “走!卫骄,去安陵!”

    “是【大魏宫廷】!”

    卫骄等五位宗卫跟紧其后。(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超强吸妖器  全本小说网  第一星座网  北宋大表哥  牧神记  玄界之门  扶蜀  情话网  据说娱乐网  全民领主  超级兵王  逆剑狂神  花百科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社保查询网  春野小神医  杀神白起  笔趣阁  健康报网  字幕库  我闺女是天师  从全球高武开始  极限保卫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