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86章:王氏本家的邀请
    当赵来峪来到县衙内的书房时,赵弘润仍在端详着那份以『郑城王氏』为名义送到他手中的请帖。

    由于宗卫长卫骄并未阻拦,因此,赵来峪拄着拐杖来到赵弘润身边,瞥了一眼请帖,在微微皱了皱眉后,随即“哼哼”了两声。

    “有什么建议么?”赵弘润随口问道。

    赵来峪轻笑了几声,拄着拐杖来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后徐徐说道:“老夫建议你仍以『伤重』作为借口,婉言推辞。”

    “你觉得我斗不过郑城王氏?”赵弘润有些惊异地问道。

    岂料赵来峪捋平了衣袖上的褶皱,慢条斯理地说道:“老夫是【大魏宫廷】觉得你会将事情搞砸。”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

    是【大魏宫廷】的,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赵来峪,都猜得到那名来自郑城王氏的贵客此番究竟是【大魏宫廷】为何而来。

    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想化解赵弘润与安陵王氏之间的矛盾而已。

    可赵弘润既然已经决定要拿安陵王氏杀鸡儆猴,又会轻易放过?

    如此一下,最坏的结局也无非也就是【大魏宫廷】与那名郑城王氏的族人当场翻脸。

    而赵来峪的建议,就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稍微拖延几日,待大梁那边的雍王弘誉派来他的人,让雍王去对付郑城王氏,去得罪郑城王氏。

    “可本王亲自登门你赵氏一门,遇袭受伤的把戏,早已被城内贵族看穿。……倘若此时拖延,岂不是【大魏宫廷】让城内的贵族误以为本王怕了郑城王氏?”说到这里,赵弘润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掌握了局面,可不想再出什么岔子。”

    听闻此言,赵来峪眼中闪过几丝异色,提醒道:“你能忍着住么?”

    赵弘润撇了撇嘴,轻哼一声道:“若忍不住,索性就帮雍王搬倒东宫!”

    “……”赵来峪张了张嘴,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半响后,他犹豫这问道:“弘润,那几个小子……在牢里的情况如何?”

    他口中的那几个小子,即他的几个孙子,三公子赵成稚、五公子赵成炅、八公子赵成棠、十公子赵成粲,以及十三公子赵成恂。

    这五个赵来峪的孙子,今早就被赵弘润以『贡氏兄弟案』与『县仓亏空案』两项罪行的嫌犯名义,叫宗卫周朴将其关入了县牢。

    目的很简单,就是【大魏宫廷】叫这帮以往养尊处优、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子爷,尝尝牢狱的滋味、挫一挫他们的锐气,谁要是【大魏宫廷】在牢里面不听话,或叫嚣什么,相信得到赵弘润授意的周朴,定会好好“伺候”这帮公子爷。

    而这些,都是【大魏宫廷】赵来峪托付赵弘润的。

    没办法,赵来峪的三个儿子,都不是【大魏宫廷】什么能成器的人,因此,赵来峪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几个孙子身上。

    这是【大魏宫廷】他与赵弘润的交易。

    “哼!”听闻此事,赵弘轻哼一声,淡淡说道:“几个小家伙嚣张地很,不过,周朴赏他们吃了几个嘴巴,总算是【大魏宫廷】消停下来了。”

    赵来峪一张布满褶皱的老脸微微抖了抖,随即又问道:“成恂呢?”

    不得不说,五个孙子中,赵来峪最看重的就是【大魏宫廷】赵成恂。

    提到赵成恂,赵弘润眼中闪过几丝异色,饶有兴致地说道:“据周朴所言,那小子好似是【大魏宫廷】看出了点什么了,在牢里非常安分,相当识时务。……哪怕是【大魏宫廷】周朴故意挑衅他,他也只当做没听到。”

    “唔。”赵来峪闻言眼中泛起继续赞许之色。

    毕竟他与赵弘润私底下的交易,并没有透露给那几个孙子,当时宗卫们带着商水军再次到安陵赵氏府上抓人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大魏宫廷】他赵来峪与赵弘润的谈判失败,以至于双方彻底撕破脸皮了。

    在那种情况下,赵成恂若是【大魏宫廷】仍能看出点什么,这就说明,此子的天份是【大魏宫廷】非常不错的。

    “无妨,哪怕是【大魏宫廷】看出点什么,牢里的环境,亦能磨练那帮小子的心性。……只要不致残,让周朴尽管下手!”

    “……你还真狠心啊。”赵弘润怪异地瞥了一眼赵来峪,不过他也明白,赵来峪的那几个孙子,早已被他们的父伯惯坏了,若是【大魏宫廷】不用点狠劲,那帮小子是【大魏宫廷】不会乖乖听话的。

    “你大儿媳怎么办?”赵弘润冷不丁问道。

    仿佛早已料到赵弘润由此一问,赵来峪捋了捋胡须,冷冷说道:“此女偏帮王氏,教唆文蔺,险些致我赵氏一门家破人亡,这样的妇道人家,留她作甚?老夫已叫文蔺写下休书,将其逐回王氏。”

    『……真够狠的,这老东西。』

    赵弘润暗自嘀咕了一句,随口说道:“你就不怕赵十三(赵成恂)恨你?”

    岂料赵来峪看了一眼赵弘润,笑着说道:“无妨,到时候花笔恰敬笪汗ⅰ慨将带回来就好,只要弘润你不干涉,老夫自信仍有几分薄面,不至于让我赵氏儿媳沦落到边疆为囚军。……这个女人,大抵是【大魏宫廷】不错的,借此事叫她清醒清醒也好。”

    『唔?』

    赵弘润感觉自己对王氏一们的处置,似乎是【大魏宫廷】被赵来峪给看穿了。

    不过仔细想想,赵来峪能看穿这种事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王氏好歹也是【大魏宫廷】姬姓,哪怕赵弘润要杀鸡儆猴,也不至于将他们全杀了,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充军发配而已。

    想到这里,赵弘润换了个话题说道:“县仓亏空的份额,你拿双倍补足,不要让我难做。至于贡氏兄弟那边,反正你们也不是【大魏宫廷】主犯,就不必理睬了。”

    赵来峪点点头,尽管填补双倍的亏空对于赵氏一门谈不上殷实的家底来说,是【大魏宫廷】一笔巨大的开支,但赵来峪并不在意。

    毕竟,在赵弘润的默许下,他们组织一支商队前往三川来回跑几趟,这损失就全回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者,他也能明白为何赵弘润对他们赵氏一门罚地这么狠,如若不这样,赵弘润何来借口去处罚王氏一门与其余那些城内的贵族呢?

    “回头记得在朝中上下打点。……若传出些闲言闲语,终归是【大魏宫廷】不好的。”

    留下一句话,赵来峪拄着拐杖自顾自地离开了书房。

    赵弘润对此翻了翻白眼:他又不是【大魏宫廷】三岁小儿,怎会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说到底,这老东西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来打听他几个孙子在县牢里的情况的。

    摇了摇头,赵弘润再次拿起桌上那份请柬。

    随即,他吩咐宗卫长卫骄道:“卫骄,命人备马。”

    “是【大魏宫廷】!”卫骄低头抱拳道。

    留下宗卫周朴继续看守县牢,继续教训赵成恂等人,赵弘润带着卫骄、吕牧、褚亨、穆青四人,骑马来到了王氏一门的府邸。

    一路上,赵弘润皆忍着笑,可待等他来到王氏一门的主宅时,他终究还是【大魏宫廷】忍耐不住,脸上挂满了笑容。

    为何?

    因为王氏一门名下的店铺,包括他们的主宅,皆在前几日被宗卫长卫骄带着晏墨以及鄢陵兵,借机打砸了一通,以至于眼下看起来,这座属于安陵首屈一指的豪门贵族的府邸,样子何其凄惨。

    『居然夸口要砸本王的粥厂……嘿!』

    “做得好!”

    赵弘润小声赞许了一句。

    在旁,宗卫长卫骄愣了愣,随即亦阴阴地笑了几声。

    随即,他翻身下马,用力敲响了府邸的大门。

    “嘭嘭嘭——”

    “谁啊?!”

    府邸内,传来一声愠怒的叫喊,让卫骄隐隐感觉有些熟悉。

    没过多久,便有一名家仆打开了府邸,朝外瞅了一眼。

    待瞧见卫骄时,只见那名家仆怪叫一声,满脸惊恐,下意识地就想关上府门。

    只可惜,他的力气没有卫骄大,卫骄一把就将府门给推开了。

    “你……你……”

    只见那名摔倒在地的家仆用手捂着他有些发肿的左脸,望向卫骄的眼眸中充满了惊恐与畏惧。

    『此人……好眼熟啊。』

    卫骄盯着那名家仆瞧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此人,不就是【大魏宫廷】当日他与晏墨来打砸王氏一门的主宅时,由于在给他们开门的时候出言不损,以至于被他一拳打晕在地的那名家仆嘛。

    “放心,今日不打你。”

    卫骄哂笑着从怀中取出那份请帖,丢在那名家仆脚边,淡淡说道:“去通报吧。”

    那名家仆捡起那份请帖仔细看了看,随即畏畏缩缩地说道:“我家老爷已吩咐过,无论肃王殿下何时登门赴宴,皆可径直入府。……诸位请。”

    说罢,他噔噔噔跑到府内去了,跑得很快,就仿佛生怕被卫骄追上来再次打晕似的。

    而此时,赵弘润已迈步走入了府内。

    王氏一门的主宅,他赵弘润在初抵安陵的当日,就来过一回,当时只觉得雕梁画栋十分讲究,可如今嘛,就仿佛被龙卷风袭击过一样,假山被砸塌、花木被拔起,路过的池子旁,隐约还漂浮着一层黄色的东西。

    那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东西,赵弘润不想细究,赶忙走过。

    他只是【大魏宫廷】在心中暗暗咋舌:相比较沈彧,卫骄更狠,也更损。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向府内,走了片刻工夫,赵弘润忽然瞧见迎面走来几人。

    王瓒、王泫、王伦,这三兄弟模样相似,还是【大魏宫廷】挺好认的。

    但是【大魏宫廷】走在他们三人身前的那位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赵弘润就不认得了。

    而就在赵弘润暗自猜测之际,只见那名衣冠华贵的年轻人走到赵弘润身前,拱手笑道:“郑城王氏,王瑔(quan),久仰肃王殿下威名。”

    『王瑔……』

    赵弘润敷衍般的拱了拱手作为回礼。(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九御神王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全职法师  首富杨飞  中世纪崛起  都市医圣妙厨  九重武神  毕业论文网  逆天铁骑  名人名言  最强狂兵  银行信息港  南方财富网  笔趣阁小说  如意小郎君  中国会计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之归去修仙  大宋男儿  铸天之景  极品家丁  励志故事  极品全能学生  汉乡  99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