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90章:堂审
    三月二十九日,大清早,安陵城内的那些贵族世家们,有一半以上收到肃王赵弘润送至府上的传令,令其家主在当日的巳时前往县衙受审。

    尽管赵弘润并未在传令中注明什么『如果不去会怎样怎样』的威胁,但那些收到了传令的贵族世家们皆不敢以身尝试。

    因此,各家的家主早早地便聚集在县衙府门前,唉声叹息,哪怕是【大魏宫廷】见到了熟人,亦是【大魏宫廷】强颜欢笑,暗自后悔当初不该踏入这趟浑水,听信安陵王氏一门的话,企图逐走那位肃王殿下。

    要知道,那些从未参与犯禁之事的中小世族们,那可是【大魏宫廷】屁事都没有。

    待等巳时正刻一到,县衙府门大开,县衙内走出一名衙役,正是【大魏宫廷】刚刚当上班头的严庸的心腹牛壮,只见他提着棍棒,瓮声瓮气地喊道:“肃静!”

    听闻此声,县衙外方才还乱糟糟的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那些往日里对牛壮根本不屑一顾的世族家主们,这会儿皆眼巴巴地看着牛壮,一副担惊受怕之色。

    看得出来,牛壮是【大魏宫廷】头一回感受当众瞩目的滋味,咧着嘴笑着,活脱脱像是【大魏宫廷】个大小孩,这让底下众多家主们暗自咒骂:你这夯货,你倒是【大魏宫廷】快说啊!

    好在牛壮虽然对那种被瞩目的感觉感到新奇,但倒也不至于忘却严庸的嘱咐,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后,沉声说道:“县老爷升堂,众人犯堂外候审!”

    说罢,这夯货转身走入了县衙。

    『众人犯?』

    县衙外的众多贵族世家的家主们听得心头火起,可待他们瞧见县衙府内府外那些全副武装的商水军士卒,他们不由地暗自叹了口气,一个个唉声叹气地步入县衙,站在堂外。

    只见此刻在堂内,严庸身穿官服威严地坐在主位上,堂下两旁商水军士卒林立,那种肃杀的气氛,让站在堂外窥视的众家族家主们心中暗暗叫苦:这气氛哪里是【大魏宫廷】像升堂?这分明是【大魏宫廷】要杀人啊!

    在堂内,赵弘润坐在旁听的位置,神色淡然地注视着堂外黑压压的人群,随即,他转过头去,朝着严庸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后者可以开始了。

    严庸心中那个激动啊。

    他激动地手都在哆嗦。

    要知道自从来到了安陵赴任以来,他何曾像今日这般威风过?

    要是【大魏宫廷】在以往,他想审判安陵城内的贵族们?想也别想!

    但今日不同,因为他背后用肃王赵弘润撑腰。

    『这是【大魏宫廷】一次足以让我铭记终生的堂审。』

    严庸暗自对自己打着气,他知道他在来到安陵后几乎是【大魏宫廷】毫无建树,沦落为以安陵王氏一门为首的众贵族们的走狗,但在卸任之前,他要当一回真正的地方县令!

    “啪!”

    严庸手中的惊堂木狠狠拍在桌案上,沉声喝道:“带人犯!”

    “威——武——”堂下林立的商水军士卒临时客串衙役,但声势远比那些寻常衙役吓人得多,这不,堂外的众多世家中,有好几位家主在听到这一阵大喝后,面色苍白、双腿发软,瘫坐在地。

    宗卫穆青迈步走到大堂门口,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逐个念起名单来。

    按理来说,这种事应当由佐官主簿来做,可无奈何县衙的人前一阵子全跑光了,虽说后来有几个见赵弘润与严庸一方逐渐变得强势,厚着脸皮跑回来想继续担任旧职,可惜被赵弘润一撸到底,削去了官职。

    毕竟,似这种不能与地方县令同进同退的墙头草,要来何用?

    至于此举算不算僭越,那倒不至于,因为作为魏国的皇子,赵弘润本来就有权利将地方县县令以下的任何官职削掉,且不会受到任何指责。

    当然,这份特权也止步于县令,毕竟地方县的县令,地位还是【大魏宫廷】很特殊的,是【大魏宫廷】在吏部登记备案的,一般情况下,赵弘润并没有权利将其削职,除非他像如今的东宫太子那样执掌了吏部。

    这也是【大魏宫廷】当初赵弘润之所以没有削掉严庸官职的原因。

    “以下人犯入堂受审,崔氏一门、崔铮,冯氏一门、冯远……”

    在宗卫穆青念着名单的时候,牛壮羡慕地看着前者,因为赵弘润本来是【大魏宫廷】不想参与堂审,可惜的是【大魏宫廷】,他不识字,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只好让宗卫穆青暂时客串主簿。

    “……贺氏一门、贺彦,以及,赵氏一门,赵峪(赵来峪)。”

    堂外的人群中,顿时议论纷纷。

    要知道,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清楚赵来峪的安陵赵氏一门与赵弘润的关系,没想到,赵弘润居然头一个拿自己的族人开刀。

    下意识地,那诸多家主们伸长脖子关注着,关注着赵来峪的赵氏一门,看看这支王族分支会遭到怎样的处置,以此来推断他们各自将面临的处罚。

    只见在众人的关注下,赵来峪拄着拐杖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他并没有什么惊慌,毕竟这场堂审,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走个过场罢了,毕竟他与赵弘润早就在私底下有了协商。

    但表面上,他依旧装出一副愤恨且无奈的模样。

    一干人来到堂内,严庸瞥了一眼仿佛事不关己的赵弘润,在凝视了赵来峪片刻后,沉声说道:“赵峪,本官敬你乃王族中人,又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长辈,就不对你『杀威』了,来人,设座。”

    宗卫吕牧搬了把凳子过来。

    “……”赵来峪目视了一眼赵弘润,拄着拐杖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板着脸不说话。

    这让赵弘润暗暗嘀咕:这老东西,还挺会装。

    然而,其余几位家主,就没有这么好过了,魏国刑律规定,人犯在受审前,必先遭到十棍杀威棒,以灭其气焰。

    “打!”

    随着严庸一声冷喝,左右两班走出几名商水军士卒来,提着棍棒,将那几名家主按倒在地,噗噗噗打了十棍。

    期间,堂内那几名家主哀嚎声阵阵,吓得堂外受审的家主们面色苍白:养尊处优的他们,何曾遭受过如此酷刑?

    这那真的是【大魏宫廷】什么酷刑么?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那些执刑的商水军士卒,手里留着力呢。

    为何?

    因为这头一批堂审的贵族世家的家主们,他们与赵来峪一样,都是【大魏宫廷】过来演戏的,这些人私底下早就得到了赵来峪的许诺与嘱咐。

    因此别看他们叫地凄惨,就跟挨宰的猪似的,可事实上,都是【大魏宫廷】装的。

    唔,或许也不是【大魏宫廷】全然都是【大魏宫廷】装的,毕竟就算商水军的军卒们收着力,这帮悍卒一棍打下来,亦是【大魏宫廷】相当痛的。

    十记杀威棒告一段落,那一干商水军士卒回归班列,但见严庸一拍惊堂木,沉声喝道:“你等,可知罪!”

    “知罪,知罪!”

    除赵来峪外,那些家主们跪在地上,纷纷哭叫道:“县令大人,我等皆是【大魏宫廷】受到了王氏的教唆,否则,绝不敢煽动民众造反……”

    『好家伙,这算是【大魏宫廷】落实了王氏的造反罪名?』

    赵弘润瞥了一眼面目表情的赵来峪,再一次心中感慨:这老东西,果真是【大魏宫廷】心狠手辣的枭雄,对待自己家门以往的联姻亲家亦毫不手软。

    不过仔细想想,若不借此机会将王氏彻底踩到泥里,赵来峪的赵氏一门如何能取代前者在安陵的地位呢?

    “煽动民众造反……你们好大的胆子!”严庸又拍了一次惊堂木,怒声斥道:“你等可知,这是【大魏宫廷】抄家充军的罪过?!”

    “县令大人饶命,县令大人饶命。”

    “我等只是【大魏宫廷】受王氏的蛊惑,请县令大人开恩。”

    那几名家主纷纷求情,其中有一人更转头望向赵弘润,磕头说道:“肃王殿下,我等知罪了,我……我愿意将一半家财让出,乞求肃王殿下饶过我等,莫要将我等逐出安陵。……安陵乃是【大魏宫廷】敝下的故乡,如何能轻离?请肃王殿下开恩……”

    “……”赵弘润一言不发。

    而此时,就见严庸一拍惊堂木,怒声呵斥道:“收声!肃王殿下岂会看重你那区区家财?……此番肃王殿下只是【大魏宫廷】旁听,在这堂上,本官最大!”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严庸不禁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尽管此举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私下授意,毕竟后者并不想背上『压榨贵族家产』的污名,但话说回来,能当着赵弘润的面喊住这句『在这里本官最大』的人,纵观整个魏国,又有几人?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我等糊涂了。”

    那几名家主,连忙又向严庸求饶。

    见摆足了架子,严庸收敛了脸上的怒容,徐徐说道:“即便你等只是【大魏宫廷】受王氏挑唆,但参与煽动民众造反一事,罪不可恕!……不过,看在你等往日对安陵有所贡献的份上,本官思忖着应当对你等网开一面。……你等果真愿意交纳一半家财?”

    “愿意!愿意!”

    “我等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

    几名家主连忙说道。

    严庸闻言点了点头,请示赵弘润道:“肃王殿下,我安陵眼下正缺一笔恰敬笪汗ⅰ慨安置城外的难民,既然这些人愿意交出一半家产,可否特例网开一面?……终归,惩罚这几人,不如救济更多的难民。”

    赵弘润装模作样地寻思了片刻,这才淡淡说道:“严大人做主便是【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堂内的几名家主顿时满脸气色,而站在堂外的那些贵族们,心思亦活络起来。

    虽说交出一半家产确实心痛,但若是【大魏宫廷】能让赵弘润点头解除对他们的惩罚,让他们仍旧可以留在安陵,这样的代价,他们还是【大魏宫廷】愿意支付的。

    毕竟没有几个世家,像安陵王氏那样,在郑城仍有一个实力强大的的本家。(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神豪之娱乐天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免费算命网  天天美食  娱乐大头条  星座网  杀神白起  最强逆袭  北宋大表哥  重活一次  五行天  重生修仙我为王  战神狂飙  九御神王  武道孤圣  全本书屋  全民领主  极品家丁  作文大全  首富杨飞  健康报网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励志故事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