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92章:两封来信
    最终,郑城王氏的王瑔不得不妥协,同意用安陵王氏十几代人累积下来的财富,来换取安陵王氏一门的赦罪。

    毕竟在这些大贵族的眼里,族人的性命才是【大魏宫廷】最重要的,至于安陵王氏分家所失去的财富,相信在郑城王氏的帮助下,王瓒等人定能东山再起。

    真正的损失,在于安陵王氏一门被逐出了安陵,这才是【大魏宫廷】让王瑔最感到愤怒的。

    但是【大魏宫廷】没办法,在安陵,他斗不过赵弘润。

    “这份屈辱,王某铭记于心!”

    在临离开安陵前,王瑔派人向赵弘润送了一封书信,上面就写着这句话。

    赵弘润看完后晒然一笑,随手就将这张纸团成一团,丢到了窗外。

    丧家犬的叫嚣,何必在意?

    “吱嘎”一声,书房的门开了,宗卫吕牧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有些拘束不安的贡婴、贡孚兄弟二人。

    见此,赵弘润遂站起身,拱手微笑着说道:“贡氏兄弟,本王要感谢你二人深明大义。”

    “岂敢岂敢。”

    贡婴、贡孚兄弟二人,都不像是【大魏宫廷】那种能说会道的人,被赵弘润拱手一拜,顿时涨地面色通红,手足无措。

    定了定神,贡婴吐了口气,说道:“看在肃王您的面子上,我家幼弟的冤屈,就到此为止吧。”

    赵弘润愣了愣,哈哈笑道:“如此说来,是【大魏宫廷】本王欠了两位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大哥,你这叫什么话?”

    贡孚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不会说话的哥哥,随即连忙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您莫见怪,我家兄长不会说话。……在我看来,此安陵城外的难民,大多来自鄢陵,他们之所以无家可归,皆因鄢陵县已归我等……若因为我辈,让他们无法得到一个可安身之处,我辈亦深感亏欠。”

    贡婴抓了抓脑袋,点点头说道:“肃王殿下,我就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

    『你那话,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好不好?!』

    在屋内,一干宗卫们,以及县令严庸,闻言皆有些古怪地望着贡婴,望着这个脑袋也不大灵光的家伙。

    不过赵弘润倒不以为,他对于似褚亨、牛壮、贡婴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其实是【大魏宫廷】颇有好感的,因为这类人心思最为简单,而且一般情况下不会去加害别人。

    “好好好。”赵弘润赞许般望着贡孚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样,此次就算是【大魏宫廷】本王欠贡氏一个人情……”

    『肃王的人情……』

    县令严庸眼热地瞅着贡氏兄弟二人,他不禁有些羡慕。

    纵观整个魏国,有几个人能得到这份殊荣?

    可严庸还没来得及感慨完,就见贡婴大大咧咧地说道:“都说了到此为止了!……此番肃王帮咱兄弟出了口恶气,叫安陵王氏倾尽家财,还勒令王郴那狗贼亲自到咱幼弟的墓前磕头认错,相信咱家幼弟在天之灵亦能瞑目了。……咱们两清,谁也不欠谁的!”

    『这夯货是【大魏宫廷】有多不会说话?』

    县令严庸目瞪口呆地看得贡婴,在心中大叫起来:你这蠢材!那可是【大魏宫廷】肃王的人情!

    然而赵弘润在听到这番话后,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只见他上下打量了贡婴、贡孚兄弟二人几眼,忽而问道:“我听说,你兄弟二人武艺不错,不知百人将可能胜任?”

    “百人将?”贡婴睁大了眼睛,自信满满地说道:“鄢陵军中有些百人将,还打不过我咧!”

    “这样啊,那就五百人将吧。”赵弘润笑着点点头道。

    听闻此言,贡婴还未反应过来,倒是【大魏宫廷】贡孚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五百人将?

    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个不低的军职了!

    “多谢肃王殿下!”贡孚一脸感激、惊喜地说道。

    赵弘润微微一笑,转头望向宗卫吕牧,对他说道:“吕牧,知会晏墨一声,本王给他两员猛将。”

    “是【大魏宫廷】!”

    宗卫吕牧点点头,对贡婴、贡孚兄弟二人抬手说道:“两位,请。”

    “肃王殿下犯困了么?”

    贡婴傻愣愣地说道,结果却被贡孚死命拉走了。

    赵弘润用善意的目光望着这对兄弟走出书房。

    无论是【大魏宫廷】看在他赵弘润的面子上也好,亦或是【大魏宫廷】像贡孚所言的也罢,此番他的确是【大魏宫廷】欠了贡氏一个人情,毕竟若是【大魏宫廷】身为苦主的贡氏不满意赵弘润对安陵王氏一门的处置,还要继续闹下去的话,想要化解安陵与鄢陵两县的民族对立情绪,简直是【大魏宫廷】难如登天。

    好在贡婴、贡孚兄弟二人皆是【大魏宫廷】深明大义的人,在他赵弘润的劝说下,总算是【大魏宫廷】同意了安陵王氏一门用金赎,即用家产补偿他们的事。

    如此一来,贡氏兄弟一案就此了结,也算是【大魏宫廷】给化解安陵与鄢陵两县民族对立情绪这件事开了一个好头。

    『接下来……先安置城外的难民吧。』

    沉思了一番,赵弘润抬头望向县令严庸,在几番思量过后,他沉声说道:“严庸,经过本王几日的思忖,本王忽然觉得,你或许仍可造就。”

    『诶?』

    听闻此言,严庸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酥软了。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这位肃王殿下不准备上告御史监撤我的官职了?』

    严庸的脸上,不由地泛起无法控制的期盼。

    他的表情,赵弘润皆看在眼里,却并不说破,赞责参半地训诫道:“经过多日的观察,本王认为,你是【大魏宫廷】有过错,但罪不至于削去官职。……眼下本王给你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严庸听得心砰砰直跳,喜不胜喜地拱手说道:“请肃王殿下明示。”

    “无他,本王就是【大魏宫廷】要你设法安置城外的五万难民,使其人人皆有可挡风遮雨的屋子,皆有可果脯充饥的食物……”

    听闻此言,严庸迟疑说道:“这倒不难,问题在于城内县民的态度。殿下,您知道的,县内的民众往日受到王氏等贵族的蛊惑教唆,他们对城外的难免报以排斥……”说到这里,他忽然瞥见赵弘润一脸冷淡,心下一惊,连忙说道:“肃王殿下放心,此事包在下官身上。”

    赵弘润的眼神很直白:连这种事都处理不好,要你这个县令有何用?!

    “去吧。”

    “是【大魏宫廷】!”

    在赵弘润的催促下,县令严庸连忙走出了书房,忙碌于城外难民的安置工作去了。

    就在这时,宗卫穆青从书房外走了进来,将一封书信递给赵弘润,说道:“殿下,这是【大魏宫廷】方才商水县的羊舌氏派人送过来的。”

    “唔?”

    赵弘润望了一眼书信,他原以为是【大魏宫廷】羊舌焘给他的书信,可意外的是【大魏宫廷】,信封上的落款,却是【大魏宫廷】『户部李粱』。

    『户部尚书李粱的书信?』

    赵弘润一边拆,一边暗自恍然大悟:必定是【大魏宫廷】因为那些金砖的事。

    果不其然,户部尚书李粱在书信中向赵弘润解释,他已仔细检查过赵弘润派人送到大梁的金砖,他承认,这的确是【大魏宫廷】户部国库的库金,但是【大魏宫廷】,却不是【大魏宫廷】近些年的。

    李粱在信中告诉赵弘润,这些金砖,最起码已有十几二十年的历史,它的规格,户部早已不再采用。

    打个比方说,倘若将这些金砖视为第一代的库金规格,那么如今的户部,早已是【大魏宫廷】采用第三代的库金规格了,即采取了肃氏度量衡标准的规格。

    而在书信的最后,李粱在信中向赵弘润保证,他已经派人清点国库内的旧式样的库金,并未发现有任何亏空,他认为,这些金砖,应该是【大魏宫廷】十几年二十年前,朝廷赏赐给有功之士的金子。

    『军功之金?』

    赵弘润暗自嘀咕道。

    因为在他印象中,能让朝廷拿出如此巨大的金砖作为奖赏的,唯有那些曾经立下了大功的将军。

    是【大魏宫廷】的,十几二十年前,魏国的武将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多的,只不过当年大梁内战,那些将领们或主动、或被动地站了队,在靖王赵元佐与禹王赵元佲的战争中牺牲了,哪怕是【大魏宫廷】当时没有牺牲,事后亦被赵弘润他爹赵元偲追究,只有一小撮支持赵元偲与赵元佲的武将得以幸存。

    正是【大魏宫廷】这场内战,直接导致魏国武将奇缺,从而也使得百里跋、司马安、徐殷、朱亥等魏天子身边的宗卫,迈步到军职的顶峰。

    若非如此,岂有驻军六营的六位大将军,其中有四人皆是【大魏宫廷】宗卫的道理?

    要是【大魏宫廷】当年武将人才济济的时候,宗卫们顶多占一到两人,比如三卫军的统帅职位,以及京师卫戎军『浚水军』的大将军职位,其余边戍大将军,应该会由武将名门的世族担任,根本不至于像如今这样,魏天子赵元偲身边的宗卫,几乎掌握了魏国至少六七成的精锐军队。

    “呼……”

    长吐一口气,赵弘润将户部尚书李粱的来信放在桌案,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负背双手目视着窗外的景致。

    『居然是【大魏宫廷】十几二十几年前朝廷赏赐出去的金砖,这就不好查了……那些当年功勋卓著的将门武族,如今不是【大魏宫廷】都凋零了么?谁会想要我的性命?』

    “哎,不好查啊……”

    赵弘润啧啧道。

    就在这时,宗卫穆青去而复返,一脸惊喜地说道:“殿下,沈彧有书信至。”

    “沈彧?”

    赵弘润闻言心中大悦。

    “快,取来我看。”(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开天录  全职武神  神豪之娱乐天下  开天录  重生修仙我为王  极品最强大少  神级兵王都市行  牧神记  励志故事  减肥方法  寸芒  论文大全网  星峰传说  笔趣阁小说  大明元辅  吞噬星空  电脑爱好者之家  电视指南  逆天邪神  战国赵为帝  盛唐之帝国崛起  杀神白起  赘婿  大学生必备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