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598章:不期而至的大盗贼!
    截止到四月下旬,安陵城外的难民安置工作,差不多已进入收尾阶段。

    期间,安陵县令严庸前前后后地忙碌,将赵弘润的规划确切落实下去,整个人活脱脱瘦了一圈。

    可话说回来,他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收获,至少在那五万难民的心目中,严庸已从『安陵贵族的走狗』,显著上升为『他或许是【大魏宫廷】个好官』的地步,总之,严庸总算是【大魏宫廷】堪堪能够挽回他先前被迫所做的一切。

    不过对严庸而言,他总算是【大魏宫廷】真正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地方父母官的美好滋味,比如就在方才,有一个仅几岁的小丫头捧着一只竹罐子来到他面前,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句『您辛苦了请喝水』,当时严庸险些感动地热泪盈眶。

    要知道他在安陵那么多年,从未收到过如此珍贵的问候。

    『该死的王氏!』

    严庸心底暗暗骂了一句,毕竟曾经正是【大魏宫廷】那些以王氏为首的安陵贵族胁迫他,差点就毁了他。

    “县老爷,米都发下去了。”

    如今已担任尉佐的牛壮走了过来,憨憨地说道。

    其实不用牛壮说,毕竟严庸皆看在眼里,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点了点头,似心满意足地长吐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大魏宫廷】处理安陵与鄢陵的矛盾了……』

    严庸暗自嘀咕一句,转身走向县衙。

    见此,牛壮朝着一干新招募的衙役喊道:“收工了、收工了。”

    “哎……”

    一干衙役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毕竟他们这段时间,先是【大魏宫廷】要安置一部分难民居住到安陵城内,随后,又要到鄢水去将赵弘润从商水调过来的粮食装车搬运到安陵,最后还要分发给众多的难民,岂止是【大魏宫廷】一个累字足以形容?

    暂且不说这些衙役喘着粗气收工回家,且说严庸带着尉佐牛壮回到县衙。

    来到县衙的书房,严庸就看到赵弘润正负背双手站在书房内的窗口,看似是【大魏宫廷】有什么心事。

    严庸猜得没错,赵弘润的确是【大魏宫廷】有心事,问及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因为骆瑸罢了。

    平心而论,赵弘润果真是【大魏宫廷】非常欣赏骆瑸,十分希望骆瑸能改投他麾下,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骆瑸对待东宫太子还真是【大魏宫廷】愚忠。

    不过话说回来,这就是【大魏宫廷】当代儒生的倔脾气:一旦他们决定向某个人效忠,哪怕对方是【大魏宫廷】一滩糊不上墙的烂泥,他们亦会尽心尽力辅佐,直到蜡炬成灰。

    毫不意外地说,就算是【大魏宫廷】此番东宫太子遭了大难,恐怕骆瑸亦不会舍他而去,除非前者败亡而死。

    而这就意味着,赵弘润几乎是【大魏宫廷】没可能将骆瑸这等贤才收归门下了。

    『也不晓得骆瑸回到大梁后,是【大魏宫廷】否斗得过那个周昪……』

    想起这桩事,赵弘润便感到有些纠结,他既不希望雍王失败,却又不想看到骆瑸被周昪打压。

    更糟糕的是【大魏宫廷】,骆瑸对上如今深受东宫器重的周昪,根本是【大魏宫廷】毫无优势。

    周昪所提出的那几条强国策,其真正高明之处,在于它是【大魏宫廷】阳谋,根本不怕计策中的弊端暴露。

    不出差错的话,郑城王氏的发展重心,应该会逐渐向上党转移了。

    毕竟周昪是【大魏宫廷】『东宫党』的人,郑城王氏也是【大魏宫廷】,倘若周昪提出的国策郑城王氏不率先给予全力支持,东宫的面子该往哪里摆?

    因此,郑城王氏此番非但要出力,还得出大力,花巨资打造一支边戍卫军,在日后与韩国的战事中取得成绩。

    反过来说,雍王弘誉的舅族,即其母贵妃施氏的娘家,亦会这么做。

    不出意外的话,上党非但会成为魏韩交兵的战场,亦会成为太子弘礼与禹王弘誉角力,赚取武勋的比试之地。

    这可不是【大魏宫廷】闹着玩的……

    倘若郑城王氏所组建的新军在与韩国军队的战事中被摧毁,这简直等于间接毁了郑城王氏数代人、甚至是【大魏宫廷】十几代人所辛苦积累的财富。

    搞不好,辉煌的郑城王氏,会彻底被拖死在上党。

    『高明!』

    赵弘润暗自称赞道,随即心中泛起一个怀疑:可能他二兄雍王弘誉身边,并不止周昪一位幕僚谋士,否则,弘誉何以敢叫施氏与郑城王氏角力呢?要知道施氏的势力是【大魏宫廷】不如郑城王氏的,赵弘誉何以如此笃定,被摧毁的会是【大魏宫廷】郑城王氏,而不是【大魏宫廷】支持他的施氏?

    不想仔细想想,东宫身边还有一个骆瑸,赵弘润并不认为这场太子与雍王之间的交锋,会以一面倒的过程结束。

    不过这一切,对赵弘润来说并无所谓,因为上党山阳县还有他的四皇兄燕王弘疆坐镇,且还有南燕大将军卫穆,谅王氏与施氏也不会斗地太过火。

    只要彼此双方不是【大魏宫廷】直接打起来,单纯以从韩国军队那夺取的武勋争个高下,赵弘润欣然乐于见此:因为这对整个魏国,是【大魏宫廷】百利而无一害之事。

    『说不定,父皇也是【大魏宫廷】看在这一点上,故意装作不知……』

    赵弘润毫不怀疑他父皇会看穿整件事,毕竟就连他的青鸦众都能追查到周昪的底细,他父皇的眼线『内侍监』,又岂会被蒙在鼓里?

    只不过嘛,在赵弘润心目中,他父皇阴险腹黑狡猾,十有八九不会插手此事,静看王氏与施氏的角力。

    『很有可能,父皇或许还有在背后推动这件事……』

    这位被其老子三番两次利用的肃王,一脸笃信地猜测着。

    “殿下,严县令来了。”

    宗卫长卫骄见严庸走入书房,而赵弘润却还站在窗口发呆,遂来到后者身旁,小声提醒道。

    “喔。”

    赵弘润闻言过神来,转头望向严庸。

    见此,严庸连忙将他所负责的安置难民之事的进展,告诉了赵弘润。

    当得知安顿难民之事总算是【大魏宫廷】进入了收尾阶段,赵弘润着实松了口气。

    毕竟想要安置五万左右的难民,让其皆能得到一个可安身的归宿,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容易的事。

    “新城的城墙,你日后慢慢找人修葺吧,虽说朝廷工部目前忙得不可开交,但相信还是【大魏宫廷】会派些工匠过来指导,至于徭役,如今安陵境内也有十几万人,你慢慢招募吧。”

    “是【大魏宫廷】!”严庸恭恭敬敬地拱了拱手。

    无论是【大魏宫廷】他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都不甚着急,毕竟修葺城墙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大魏宫廷】一蹴而就的,就算人力物力尽皆到位,恐怕也得修建个两三年,若是【大魏宫廷】中间出点岔子,一座城池修建个近十年,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发生过的。

    没看到商水县境内的那四个被称作某某城的附属小县,如今不还是【大魏宫廷】光秃秃的连个城墙都没有么?

    “不过肃王殿下,似新筑城墙这种大事,不需要上报朝廷么?”

    严庸眼巴巴地望着赵弘润,小声提醒道。

    记得之前,赵弘润在得知安陵无法安置下那五万难民后,曾毫不在意说了一句『那就新修一座城县』吧,可事实上,新修一座城县,所费的钱财何止千千万万?

    若在以往,这可是【大魏宫廷】需要上报朝廷,甚至是【大魏宫廷】需要得到魏天子认可的,绝不可能像眼前这位肃王说的那样轻易。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出了严庸心中的顾虑,赵弘润笑着说道:“放心,虞造局会为你安陵出这笔恰敬笪汗ⅰ慨的。”

    要知道,一旦『安陵工坊』建成,就意味着安陵县内至少几万人给虞造局打工,代替虞造局加工羊皮、羊毛等原材料,相信虞造局的官员们欢喜都来不及呢。

    说到底,『安陵工坊』内的劳力才赚多少钱?跟虞造局日后的利润根本不能比,不过是【大魏宫廷】九牛一毛而已。

    在嘱咐了严庸几句后,后者便识趣地告退了。

    而此时,宗卫周朴则迈步走入了书房,身后跟着五个衣衫褶皱、头发蓬乱的年轻人。

    这五个年轻人不是【大魏宫廷】别人,正是【大魏宫廷】赵来峪托付赵弘润狠狠磨砺的安陵赵氏一门的第三代子孙,三公子赵成稚、五公子赵成炅、八公子赵成棠、十公子赵成粲,以及十三公子赵成恂。

    曾几何时,这些公子哥在安陵堪称一霸,与那些以安陵王氏一门为首的贵族子弟称兄道,哪怕是【大魏宫廷】严庸贵为安陵县令,遇到这些人也得尊称一声公子。

    可眼下,他们五个却畏畏缩缩地站在宗卫周朴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不难猜测,这五人在县牢里准是【大魏宫廷】被周朴好生“磨砺”了一番,至少已经不再那么狂妄了。

    “坐。”

    赵弘润摊了摊手,示意道。

    可是【大魏宫廷】那五位赵氏子弟,却没有一个敢动,甚至于,其中有一个还偷偷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周朴,眼眸中透露着畏惧。

    甚至于,在周朴淡淡说了一句『没听到殿下叫你们坐么?』时,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三人浑身一震,满脸惶恐不安,看样子仿佛是【大魏宫廷】随时有可能被吓得瘫坐在地。

    见此,赵弘润暗自偷笑了几声,随即挥挥手遣退了周朴,毕竟他看得出来,这几位赵氏的堂兄,显然是【大魏宫廷】对周朴产生了心理阴影。

    周朴躬身而退,见此,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几人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而此时,赵弘润环视了一眼这五位远房堂兄,张口说道:“今……”

    仅仅只说了一个字,赵弘润便看到青鸦众的段沛急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顾不得注意屋内的情况,低声说道:“殿下,出事了。”

    赵弘润适时地收了声,在微微瞥了一眼那五名赵氏子弟后,皱眉问道:“紧急么?”

    言下之意,若是【大魏宫廷】不紧急的话,那就待会再说,没瞧见本王正准备教训人么?

    然而,段沛却点点头,严肃地说道:“十分紧急。”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不由地点了一下头。

    见此,段沛会意,迈步走到赵弘润身边,附耳对后者说道:“殿下,王氏一门族人在撤出安陵,搬迁至郑城的途中,遇到了一支马贼的袭击……这支马贼,种种迹象表明是【大魏宫廷】殿下前一阵子叫我青鸦众关注的『桓虎骑寇』!”

    “……”

    赵弘润不由地双眼睁大,一脸惊愕之色。

    那桓虎,居然跑到安陵附近来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史上最强重生者  明末第一贼  牧神记  第一课件网  超强吸妖器  娱乐大头条  银行信息港  经典古诗词  最强狂兵  神级兵王都市行  赘婿  全本书屋  全职武神  女性健康  诸天最强大咖  三国高校传  励志故事  广东高考网  开天录  据说娱乐网  中华康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中华养生网  逆天邪神  管理资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