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07章:诡袭
    五月初七,商水军的千人将张鸣,率先领着麾下的军队,来到了一日前桓虎骑寇所呆过的森林。

    当然,此时这片森林,早已没有那支桓虎骑寇的踪影,然而,随行的几名青鸦众,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没有同为青鸦众的前队兄弟们,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号,仿佛青鸦众对桓虎的追踪,就到此为止。

    “出事了。”

    一名称呼被耿老六的青鸦众隐贼面色凝重地说道。

    此人曾是【大魏宫廷】阳夏隐贼众耿楼的隐贼,后被并入青鸦众,原本的名讳早已被人遗忘,但他所背负的数字『六』,则代表着他曾经是【大魏宫廷】耿楼一等一的高手。

    “律律——”

    千人将张鸣的坐骑停在耿老六等隐贼身边,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的张鸣,已得知这些人乃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收复的隐匿力量,并且,前两日正是【大魏宫廷】借助这些人的追踪能力,才使得张鸣能够死死咬住桓虎骑寇的尾巴,否则,单凭一支步兵想要追踪骑兵,简直是【大魏宫廷】痴人做梦。

    “不清楚,记号到这里就断了……”耿老六机警地审视着四周,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没有接应的人,也没有任何记号留下,应该是【大魏宫廷】出什么事了。”

    说罢,他的目光定格在远处那片森林中,在凝视了数息后,他低声说道:“请张将军的军卒稍歇,我等去打探一下。”

    说罢,几名青鸦众迅速地奔向那片森林。

    那速度之快,不由地让人为之汗颜。

    来到森林的外围,几名青鸦众不由自主地便抽出了腰后的匕首,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蹑手蹑脚地走入声音,简直悄无声息。

    也不知走了多远,他们忽然瞥见地方的地上倒着一具尸体。

    几人面色微变,悄无声息地走上前去。

    只见那具尸体,与他们相似的打扮,毫无疑问亦是【大魏宫廷】青鸦众的成员。

    在对视了一眼后,其中一人上前检查尸体,而其余几人则警惕地四周。

    然而,直到那名检查尸体的同伴开口,四周也并未发生什么变故。

    “全身僵硬,至少已死了一天了……”

    听闻此言,耿老六等青鸦众将匕首收回了腰后的刀鞘。

    毕竟一般来说,行凶者不会在原地逗留许久,既然这名同伴死在一天前,那么杀害他的凶手,多半是【大魏宫廷】早已撤离了。

    “是【大魏宫廷】段楼的兄弟?”耿老六亦上前瞅了几眼尸体,心下微微叹了口气。

    “嗯,好似是【大魏宫廷】段四七。”

    记得在并未合并成商水青鸦之前,段楼与耿楼的关系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但不管怎么说,平日里多少是【大魏宫廷】有些摩擦的,因此彼此大多都面熟。

    若是【大魏宫廷】在以往也就算了,可如今,他们同为商水青鸦的一员,居然有人杀死了他们的同伴,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对他们商水青鸦的挑衅。

    然而,此刻的耿老六却顾不得愤怒,因为他注意到了死尸的致命伤:抹喉!扎心!

    一刀毙命!

    第二刀补漏!

    『……』

    耿老六的面色顿时就变了,因为那是【大魏宫廷】他们隐贼惯用的暗杀手法。

    “四下找!……段四七那队人,有二十来个弟兄们呢!”

    几名青鸦众对视一下,四下散开。

    大概过了一炷香工夫,他们又返回到耿老六身边,皆黯然地摇了摇头。

    “我找到了四个弟兄,无一活口。”

    “我那边有九个,其中三人被先手暗杀,另外六个,从尸体的伤口判断,是【大魏宫廷】被群攻至死。”

    “我那边找到十几个兄弟的尸体,且该地有拖行尸体的痕迹,应该是【大魏宫廷】敌人的尸体,不过被带走了。”

    『……』

    耿老六凝视着面前的尸体,面无表情。

    能让青鸦众的隐贼,连逃跑都做不到,这是【大魏宫廷】简直难以想象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大魏宫廷】,当时有敌对的隐贼埋伏在这片森林,而且数量占据绝对优势。

    “可曾留下记号?”耿老六沉声问道。

    几名青鸦众对视一眼,均摇了摇头。

    “尸体周围都找遍了……”

    “我倒是【大魏宫廷】看到有棵树的树皮被刮掉了,从痕迹的新旧判断,也就是【大魏宫廷】一两日的事……”

    “我也没发现什么有用了。……对方很有经验,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

    『同行?』

    耿老六再次皱紧了眉头。

    平心而论,现阶段青鸦众与黑鸦众都在对其他县城的隐贼众开战,因此得罪隐贼的同行,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稀奇的事,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安陵这附近,这少有的并没有隐贼众出谋的地方啊。

    “先撤!将此事上报肃王殿下!”

    “嗯!”

    几名青鸦众迅速退离森林,耿老六留下,请千人将张鸣将森林里的青鸦众同伴的尸体带回,而其余几名青鸦众,则迅速返回安陵,将此事报之给了赵弘润。

    不得不说,当得知这件事时,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他身边的青鸦众头目段沛,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二十余名青鸦众居然被人一锅端,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将确切情报带回来,这可是【大魏宫廷】黑鸦众都未见得能办得到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大魏宫廷】,那二十余名青鸦众太大意了,误入了敌方的埋伏,以至于等他们发现情况不对时,为时已晚。

    “四七、三九……那两个蠢货!”

    在得知了牺牲的成员后,段沛神色复杂地低骂了一句。

    倒不是【大魏宫廷】段沛不在意其他那些青鸦众的死亡,而是【大魏宫廷】因为商水青鸦合并不久,尚在磨合期,因此,段沛对曾经段楼的兄弟的感情,自然要比对别人更加深厚。

    而此时,赵弘润则坐在书桌后皱眉思忖着对方的身份。

    段沛怀疑的,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与黑鸦众目前正在攻打的那几个小隐贼团体,但赵弘润并不这么看。

    一来,青鸦众的应康以及黑鸦众的黑蛛,他二人对那几个小隐贼团体的压制非常厉害,对方应该没有什么余力组织人手反过来狩猎青鸦众。

    二来,那二十余名青鸦众是【大魏宫廷】在追踪桓虎的途中被人杀害的,而桓虎是【大魏宫廷】韩国人,与魏国、尤其是【大魏宫廷】南部的隐贼众几乎不可能存在什么关系。

    如此一来,对方的身份就不难猜测了:那是【大魏宫廷】一支不惜『堕落』到与非隐贼众圈子内的势力合作,并且对青鸦众背后的他赵弘润抱持着强烈不满的势力,再者,这支势力还具有一定的威胁。

    “是【大魏宫廷】金勾!”在思忖了片刻后,赵弘润沉声说道:“段沛,派人通知丧鸦,暂时取消本王先前下达的诛杀桓虎的命令,自省黑鸦众,排除其中的奸细。……心怀不轨者就地格杀,其余有嫌疑者,暂时拘禁,徐徐辨别。”说到这里,赵弘润顿了顿,神色莫名地又补充了一句:“叫『佴』去做。”

    他口中的『佴』,是【大魏宫廷】原阜丘众首领金勾一手栽培的年轻隐贼,与金勾的关系像是【大魏宫廷】父子,亦像是【大魏宫廷】师徒。

    段沛闻言会意,抱拳而退:“属下会知会丧鸦,让他盯着佴的……”

    望着段沛消失在书房门外,赵弘润颇有些烦躁地用手指叩击着书桌。

    在他眼里,桓虎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个我行我素、肆意妄为的疯子,而金勾,则是【大魏宫廷】一个被他逼得不得不抛下阳夏阜丘众,隐匿逃亡的枭雄,这两人整到一起,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要知道,虽说金勾的势力已大不如前,但他好歹当了十几年的阜丘众首领,当初败亡时,也曾带走了两三百人。这还不算,若是【大魏宫廷】此人振臂高呼,赵弘润甚至不敢保证,那些已加入黑鸦众的原阜丘众隐贼,会不会被策反而倒戈,跟随他们的老首领。

    “……”

    赵弘润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思忖着对方的下一步。

    在他看来,桓虎不像是【大魏宫廷】那种会忍气吞声的人,否则,他前几日就不会宁可带着骑寇们强行冲破重围,也要杀了王瑔。

    他那番举动,无疑是【大魏宫廷】对他这位肃王的蔑视!

    尽管有些不耻桓虎的为人,但赵弘润不得不承认,此人,有着豪杰的气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换句话说,似桓虎这等豪杰,是【大魏宫廷】绝不甘心咽下这口气的,势必会伺机报复。

    而金勾则更不必多说。

    这两个人合到一起,赵弘润毫不怀疑对方的下一步,会是【大魏宫廷】对他的凶猛报复。

    『不会是【大魏宫廷】打算搅和安陵与鄢陵两县的比赛吧?』

    想到此事,赵弘润的面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许多。

    要知道,眼下在安陵与鄢陵交界的地方,聚集着近乎十万甚至超乎这个数字的两县县民,双方正为了一口气以及一个面子争地难舍难分,要是【大魏宫廷】这会儿桓虎突然带着他的骑寇杀到,后果不堪设想。

    “卫骄!……派人给屈塍送个口讯,叫他亲自率领鄢陵军,与商水军的翟璜一同维持约赛的秩序。”

    “是【大魏宫廷】!”

    吩咐完后,赵弘润抬头望了一眼窗外。

    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保守些,先等安陵与鄢陵两县的约赛结束,毕竟这场约赛也就剩下几日的工夫了。

    待等这场约赛结束,他再来好好对付桓虎以及金勾。

    倒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保守,实在是【大魏宫廷】这场约赛的意义重大,哪怕是【大魏宫廷】他这位肃王也输不起。

    然而,此时的赵弘润绝没有想到,他远远低估了桓虎的气魄以及金勾对他的憎恨,后两者根本没有偷袭安陵与鄢陵两县约赛的意思,他们选择了一条最艰难也最令人目瞪口呆的报复之路。

    袭击商水县!

    “噗噗——”

    五月初八的黎明前夕,在商水县的城墙上,几名在城墙上巡逻的商水军士卒,遭到了一些黑衣隐贼的暗杀。

    随即,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商水县的西城门缓缓打开。

    而与此同时,桓虎率领着他的骑寇们,冲入了这座县城。

    “放火!……给我烧了这座城!”

    横刀立马,桓虎哈哈大笑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社保查询网  斗战狂潮  我闺女是天师  全本小说网  全民领主  极限保卫  极品最强大少  盛唐风华  盛唐之帝国崛起  男性健康  寒门崛起  娱乐大头条  神级兵王都市行  笔下文学  史上最强重生者  金庸网  中国会计网  好名字  电脑爱好者之家  三国高校传  极品家丁  最强特种兵王  工作总结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第一课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