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13章:大梁见闻(三)
    在见过魏天子后,赵弘润便走向宫门方向,准备离开皇宫到他弟弟弘宣的府邸上坐坐,顺便到傍晚时将他一同拉到凝香宫去。

    经过打听,赵弘润这才得知他弟弟的府邸就在他肃王府的附近,那亦是【大魏宫廷】一座规模不小的宅子,只不过还未册封王号,匾额上那『九皇子府』,看起来总感觉有点傻气。

    就连赵弘润,亦多看了那块匾额几眼,心情微微有些复杂。

    曾经在大梁流传过一个谣言,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对六皇子睿王弘昭以后的儿子,并不多加关注。

    事实上,这个谣言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在两年前,在他赵弘润还未展露头角的时候,七皇子、八皇子、九皇子这三个,的确是【大魏宫廷】众皇嗣中最不受关注的几个。

    那个时候的魏天子,在东宫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燕王弘疆、庆王弘信这五个儿子中做着选择,并且在此期间,将莫大的疼爱给予了六皇子弘昭,以至于包括赵弘润在内的最年幼的三位皇子,向来处身于权利边缘。

    当初的赵弘润还偏向于玩耍,并不太关注权利,可如今他手中捏着莫大的权利,再回想起曾经的过往,就渐渐有些不同的感觉了。

    老气弘殷就算了,虽被外人称作同胞手足,但在赵弘润的眼里,无非也只是【大魏宫廷】陌生人罢了,但是【大魏宫廷】弘宣,却真的赵弘润所认可的弟弟,他俩虽非一母所生,但感情与亲兄弟并没有什么区别。

    “哥!”

    就当赵弘润站在台阶下注视着那块傻气傻气的匾额时,九皇子弘宣带着其宗卫张骜、李蒙、方朔等人,风风火火地从府内疾步走了出来,来到赵弘润面前,一脸喜色的拱手施礼。

    自家兄弟,自然不必过多礼节,因此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点点头,随即朝着府门前的匾额努了努嘴,问道:“小宣,这什么情况?”

    赵弘宣回头望了一眼自家府宅的匾额,心中顿时释然,笑着说道:“哥,这才是【大魏宫廷】历来的规矩呀。”

    说着,他一边拉着赵弘润的手请他入内,一边笑着向他解释。

    原来,魏国历代皇子都是【大魏宫廷】先设府,后有王号,而一般这个王号,皆与该皇子搬离皇宫后所做的第一桩博人眼球的大事挂钩。

    这代人中,雍王、襄王、燕王、庆王,无不如此。

    唯独赵弘润有些特别,他是【大魏宫廷】先有王号又才有府邸,而论到这个特殊情况的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因为楚国的关系。

    若是【大魏宫廷】没有玉珑公主的事,若是【大魏宫廷】没有暘城君熊拓的事,想来赵弘润也应该是【大魏宫廷】像他的兄弟们一样,不会早早地就拥有肃王的名号。

    而听到赵弘宣的解释,赵弘润这才恍然大悟,平心而论,他对这种事还真不了解。

    “父皇打算怎么安排你?与你说过么?”

    听了兄长的询问,赵弘宣挠挠头,说道:“这事我哪敢叨扰父皇?不是【大魏宫廷】每个人都像哥那样肆无忌惮的……”

    赵弘润闻言斜睨了一眼弟弟,怪笑道:“嘿,这话听着有些刺耳啊。……小子,几个月不见,脾气见长啊,敢讽刺你哥哥了?”

    “小弟哪敢啊。”赵弘宣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不过那眼神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事实如此。

    兄弟俩身背后的宗卫们会心地笑着。

    之后,赵弘宣兴致勃勃地带着赵弘润参观了他的府邸,毕竟他的乔迁之喜,赵弘润远在商水,来不及赶回来。

    而望着眼前这位侃侃而谈的弟弟,赵弘润第一次发现,当初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屁孩,亦逐渐地长大了。

    “弘宣?”

    “唔?”见哥哥罕见地用『弘宣』这种正经的称呼唤着自己,赵弘宣微微有些发愣,亦恭敬地问道:“兄长有何教诲?”

    只见赵弘润上下打量赵弘宣几眼,语气凝重地问道:“有合适的人家了么?”

    “哈?”赵弘宣愣住了,随即有些害臊地说道:“哥,你是【大魏宫廷】母妃派来的说客吧?”

    赵弘润一听就猜到沈淑妃必定与这个弟弟聊过类似的话题,遂挤眉弄眼地打探情况,让赵弘宣面色通红。

    不必惊疑,事实上刚出阁的皇子,在男女关系上是【大魏宫廷】非常单纯的,别看国内有些贵族世家的子弟十三四岁就有了妾室,但是【大魏宫廷】放在宫廷并不合适。

    像赵弘润、赵弘宣这种正儿八经的嫡系正统,他们在十五岁前,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异性。

    别看宫内年轻貌美的宫女甚多,但那些人根本没有胆量引诱未成年的皇子。

    姬姓赵氏的祖训如此。

    “还是【大魏宫廷】嫩啊。”瞅着弟弟面红耳赤的模样,赵弘润鄙夷地摇摇头,说道:“要不然,哥今日带你到一方水榭开开荤?”

    赵弘宣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倒是【大魏宫廷】他身后的宗卫长张骜苦笑着插了句嘴:“肃王殿下,您就别捉弄我家殿下了,我家殿下可是【大魏宫廷】很是【大魏宫廷】很单纯的……”

    话音刚落,赵弘润这边的宗卫长卫骄便笑着说道:“张骜,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是【大魏宫廷】暗讽我家殿下么?”

    “我哪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哟。”张骜苦笑着连连告罪。

    众人哈哈一笑。

    因为赵弘润、赵弘宣的关系等同于亲兄弟,因此,二人的宗卫关系亦特别好,对于这种玩笑并不会当真。

    参观完府邸后,赵弘宣将赵弘润请到北屋的厅堂,与他聊起了最近大梁的变故。

    这就不免聊到东宫与雍王的争斗。

    “……最近东宫的声势日益高涨,雍王的日子不太好过。”

    若是【大魏宫廷】别人提起,赵弘润也就是【大魏宫廷】“呵呵”两字罢了,但是【大魏宫廷】对于这个弟弟,他却觉得有必要要告知实情,免得这个弟弟做出错误的选择。

    “你真的觉得,东宫已稳操胜券?”赵弘润抿着茶水,慢条斯理地反问道。

    赵弘宣虽才能不及兄长,但亦非蠢笨之人,见兄长这么一问,自然而然便猜到这其中或许有什么他所不了解的情况。

    “哥,你的意思是【大魏宫廷】……”

    “东宫,蹦跶不了多久了。”赵弘润淡淡说道。

    赵弘宣闻言大为惊愕,而他身后的宗卫等人,亦是【大魏宫廷】目瞪口呆。

    要知道如今在大梁,东宫的声势那可是【大魏宫廷】彻底压倒雍王,可这位肃王殿下,却反说东宫蹦跶不了多久?

    但是【大魏宫廷】多年的信任,使得赵弘宣与他的宗卫们,本能地还是【大魏宫廷】选择信任赵弘润。

    尤其是【大魏宫廷】宗卫长张骜,苦涩地说道:“那就糟了……前一阵子雍王邀请殿下过府,我还建议殿下婉言拒绝来着,我当时还以为……”

    听闻此言,赵弘润摆摆手说道:“无妨,雍王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对你们有什么意见的。……再者,你们别参合进去,这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坏事。”

    张骜仍有些忧心忡忡,他很清楚,雍王就算不会因此对他们有什么意见,那多半也是【大魏宫廷】看在眼前这位肃王的面子上,而他作为辅佐九皇子弘宣的宗卫长,确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上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不用想这么多。”赵弘润仿佛看穿了张骜等人的心思,转头对赵弘宣说道:“哥回头想办法给你弄块封邑,到时候大梁这边,让他们自己去斗,咱们别瞎参合。……说起来,你那个王号究竟怎么弄?哥我瞅着你府外那块匾额,怎么看怎么别扭。”

    听闻此言,赵弘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这事,虞左臣向小弟透露过,父皇是【大魏宫廷】打算让我代表大魏出使川雒……”

    他的确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白捞功勋的事:三川,那是【大魏宫廷】他哥哥赵弘润打下来的,川雒的人岂敢对他不恭?说白了,他赵弘宣就是【大魏宫廷】到川雒公费旅游一回,然后回王都大梁获封王号。

    白捡的功勋。

    “川雒啊……”赵弘润摸了摸下巴,随即在弟弟赵弘宣患得患失、不好意思的目光注视下,喃喃说道:“要哥给你介绍羱族的姑娘么?”

    赵弘宣与宗卫们听闻此言险些岔了气。

    “哥,你今日这是【大魏宫廷】怎么了?三句两句教唆我……那个。”赵弘宣红着脸问道。

    “有么?是【大魏宫廷】你的错觉吧?”赵弘润不动声色地喝了口茶。

    在他身后,宗卫卫骄、吕牧等人笑而不语:还能是【大魏宫廷】怎么了?被心急抱孙子的(沈)淑妃娘娘吓坏了呗。

    随后,兄弟俩又聊了一阵,最后看天色已不早,遂一同前往皇宫。

    而当他们从宫门前往凝香宫的时候,正巧东宫太子赵弘礼领着一大帮人走过来,好似是【大魏宫廷】要离宫。

    那可真是【大魏宫廷】前簇后拥,好大的排场。

    『这个时辰离宫?』

    赵弘润望了一眼天色,不觉感觉有些奇怪。

    而此时,东宫太子弘礼已领着那些人来到了赵弘润等人面前。

    原本,见有人挡在自己面前,东宫太子面上有诸多的不悦,可是【大魏宫廷】待看到对方居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时,这位东宫太子的面色还是【大魏宫廷】不自觉地稍稍一变。

    赵弘宣他倒是【大魏宫廷】不放在眼里,可赵弘润……这可是【大魏宫廷】个属刺猬的兄弟啊。

    不得不说,东宫太子对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有诸多忌惮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如今在大梁的声势,东宫太子的脊骨不由地又挺直了。

    他缓缓地停下了脚步,与赵弘润对视着。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由赵弘润主动向东宫太子行礼,并且让开路,可他偏偏不这么做,只是【大魏宫廷】淡淡地看着东宫。

    东宫的城府到底是【大魏宫廷】不如雍王,见此,脸上明显露出几许不悦之色,正要说话,忽见他身后有人开口提醒道:“太子殿下,时候不早了,还是【大魏宫廷】别让王氏等久了吧?”

    『骆瑸……』

    赵弘润望了一眼说话的那位幕僚。

    东宫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骆瑸,而在这时,队伍中又有一位与骆瑸年纪相仿的文士亦开口说道:“太子殿下,骆先生言之有理,王氏是【大魏宫廷】您的舅族,不好怠慢,坏了礼数呀。”

    『周昪!』

    赵弘润的心中立即浮现出一个名字。

    “哼!”

    东宫太子赵弘礼这才冷哼一声,黑着脸从赵弘润身边走过。

    在两队人擦肩而过的同时,赵弘润看到了面带苦笑的骆瑸,同时,也看到了那位年纪与骆瑸相仿的文士,后者,冲着他微微一笑,表达着善意。

    只是【大魏宫廷】不知,这份善意究竟是【大魏宫廷】为了东宫太子弘礼,还是【大魏宫廷】为了雍王弘誉。

    多半是【大魏宫廷】后者吧。

    东宫太子带着人走远了,赵弘润回身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确切地说,他看的是【大魏宫廷】骆瑸。

    『日子不好过啊,骆瑸……』

    赵弘润暗自喃喃道。

    说实话,他对骆瑸的才能非常赞赏,可偏偏骆瑸却要挑战游戏最高难度。

    是【大魏宫廷】的,原本赵弘润也以为骆瑸回到东宫太子身边后,或许有办法解决掉周昪,但从周昪方才的言行判断,赵弘润忽然觉得,骆瑸想要驱逐周昪,恐怕真的很难。

    如果只是【大魏宫廷】一般人,方才那周昪十有八九会设法挑拨东宫与他这位肃王,可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附和了骆瑸的话。

    由此可见,那周昪亦是【大魏宫廷】聪慧之人,他这是【大魏宫廷】在刻意避免由他来得罪赵弘润,以免因此破坏赵弘润与雍王的关系,以及对他周昪的看法与评价。

    『简直是【大魏宫廷】地狱难度啊……骆瑸。』

    赵弘润暗自摇了摇头。

    而在他身旁,赵弘宣倒是【大魏宫廷】没想那么多,见兄长站着不动,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哥?”

    赵弘润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走吧,别让娘久等了。”

    “哦……”(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字幕库  极品最强大少  寒门崛起  明朝败家子  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文大全  民国谍影  我闺女是天师  谎话大王  哲夫当立  全本书屋  全本小说网  美食供应商  逆剑狂神  IT百科  绝世邪神  就爱读小说  最强终极兵王  都市之归去修仙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据说娱乐网  大明元辅  经典古诗词  九御神王  铸天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