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35章:将计就计(二)
    夜幕,终究徐徐降临,而孟山楚营,终究还是【大魏宫廷】没有被魏军所攻克。

    但徐殷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在白昼的战事中,他麾下的汾陉军以及屈塍的鄢陵军,皆有丰厚的斩获,这两支魏国所杀的楚军士卒,加起来早已超出了五千名,超出了『孟山楚营』表面上的兵力。

    因此徐殷其实很想看看,这位孟山守将斗廉此刻会是【大魏宫廷】一副怎样的表情。

    而正如徐殷说猜测的那样,此时此刻,孟山守将斗廉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一脸『哔了狗』的难看面容。

    记得在下午的攻防战中,斗廉因为担心轮换会让魏将徐殷看破他的意图,因此,眼睁睁看着半山腰的楚军一个个处于精疲力尽的状态,也没敢调用他藏起来的士卒。

    而魏将徐殷呢?

    却相当不地道地叫蔡擒虎、邓澎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分批攻打孟山楚营,不给防守楚营的那数千楚兵歇息的时间。

    要知道,孟山楚营表面上的楚兵才有多少人?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千而已,而此番用车轮战攻打楚营的魏卒又有多少?

    足足一万五!

    一万五千魏军打五千名楚军,前者有充分的歇息时间,而后者,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

    可能起初,那五千名楚军是【大魏宫廷】有意地放水,没有反攻地太猛烈,好让辕门继续“保留”在魏军手中。

    可打着打着,他们是【大魏宫廷】真打不过了。

    整整两轮,耗时四个时辰,就算是【大魏宫廷】铁打的汉子恐怕也早已累得提不起兵器。

    而事实证明,孟山半山腰的楚兵并非是【大魏宫廷】铁打的汉子,他们在那四个时辰里,其实早已经全军覆没。

    别看孟山楚营如今还在楚军手中,可眼下守卫着军营的楚兵,早已不是【大魏宫廷】四个时辰前守卫军营的那一波人,原先的那些楚兵,已经被徐殷巧妙的杀光了,逼得斗廉不得不从孟山内的掩体中,将他事先藏起来的楚兵调出来。

    记得在一开始,楚将斗廉还有些担心,担心魏将徐殷看穿什么,毕竟他孟山楚营表面上的兵力大抵只有六七千、七八千,而至今为止,已有五千多士卒战死,可“稀奇”的是【大魏宫廷】,他孟山楚营依旧“展现”出足够的兵力,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大魏宫廷】傻子都能看出这其中有鬼。

    然而出乎斗廉意料的是【大魏宫廷】,魏将徐殷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慢条斯理地,用车轮战徐徐攻打着孟山,全然没有像斗廉所猜想的那样,发现情况不对立马撤军。

    仿佛咣地一声在斗廉脑海中炸响,他顿时就明白了:那魏将徐殷,早已看破了此事!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他斗廉仍考虑着要将魏军吸引在此地,因此做出了种种限制己方军队战斗力的举动时,那魏将徐殷,正一边暗自偷笑,一边叫麾下魏军收割着他楚军的性命。

    可笑他斗廉此前还担心若是【大魏宫廷】他孟山军营暴露出远超于表面的战斗力,会不会惊退山脚下的魏军,没想到那魏将徐殷居然利用他这个考虑,不声不响地就让他损失了五千多名士卒。

    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军使用了轮换战术的关系,那五千多名楚兵的牺牲全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并没有如一般情况那样消耗掉魏军士卒大部分的体力与精力。

    而这,总结下来就是【大魏宫廷】三个字:亏大了!

    不可否认,楚国的军队向来不关注己方军卒的阵亡人数,但这仅限于临时招募的农民兵,而似楚国正军这种正规军,一仗损失五千多士卒,且没有得到应得的收获,那也是【大魏宫廷】要被治罪的。

    『啧!徐殷老狗……不愧是【大魏宫廷】坐镇汾陉塞十几年的魏国老将,居然如此奸诈……不过,他真的看穿了我军的战术么?』

    独自一人呆在中军帐内的斗廉,他有些坐不住了,迈步来到帐内的桌旁,目视着摆在桌上的那一份地图。

    只见那份地图上,清楚标记着孟山、相城、檀山、龙脊山等地理位置,除此以外,地图上还摆放着三颗小石子。

    这三颗小石子,其中两颗被摆在孟山、相城、檀山这三地中央的平原地带,所指代的无疑就是【大魏宫廷】此刻正在攻打孟山的汾陉军与鄢陵军这两支魏军。

    而还有一颗小石子,则孤零零地留在地图上一掌距离外的远处,多半就是【大魏宫廷】指代着参与齐鲁魏三国联军的第三支魏军,商水军。

    “……”斗廉望了一眼地图上龙脊山的位置,随即又望了一眼代表着商水军的那一颗小石子,眼皮微微发跳。

    半响后,他忍不住嘀咕道:“怎么就不进来呢?……这第三支魏军。”

    他口中所说的『进来』,其实指的就是【大魏宫廷】地图上的一个『袋口』环境——孟山、相城、檀山,恰恰好形成一个袋口。

    他斗廉故意将孟山军营的出入口设在孟山的东面,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吸引魏军从东边攻打孟山。

    这件事很顺利,毕竟眼下,山脚下的魏军确实已遭到了孟山与相城的两面夹击,只不过魏军的实力非常强悍,即便被两面夹击,仍没有丝毫溃败之势。

    两面夹击无法制胜,但若是【大魏宫廷】三面夹击呢?甚至是【大魏宫廷】四面夹击呢?

    按照斗廉原本的计划,他将魏军引到孟山、相城、檀山三者间的平原地形,到时候,龙脊山的友军再派一支军队迂回绕到魏军身后,彻底封死袋口,想来魏军就算有五万之众,也不过是【大魏宫廷】瓮中的鱼鳖。

    不错,这场围歼楚军的关键点,就在于龙脊山的楚军。

    虽然以往几场事关符离塞的战事中,龙脊山的楚军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符离塞的侧应,但这并不意味着龙脊山的楚军就不能出兵帮助相城这边。

    倘若魏军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么,斗廉自认为此战能全歼魏军的可能性非常大。

    要知道,这支魏军乃是【大魏宫廷】齐鲁魏三国联军的西路军,倘若这支偏师全军覆没的话,斗廉相信可以沉重地打击齐鲁联军的士气。

    可眼下的问题是【大魏宫廷】,汾陉军与鄢陵军这两支魏军,的确已经步入了斗廉对他们设计的陷阱,可第三支魏军商水军,却死活赖在『袋口』,怎么也没有进来的意思。

    这……怎么办?

    这个问题,困扰了斗廉整个下午,但是【大魏宫廷】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没有派人向龙脊山传递消息。

    既然没有向龙脊山传递消息,那就意味着原定计划不会被取消。

    不出意外的话,龙脊山的守将在发现商水军尚未踏足他们楚军的陷阱后,势必会改变战术,采取偷袭的方式,歼灭这第三支魏军,随后按照原定计划,四面夹击此刻已处在陷阱内的汾陉军与鄢陵军。

    可不知怎么,斗廉眼瞅着那颗代表着商水军的小石子,略微有些心慌,仿佛他此刻正做出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商水军会不会有所防范?』

    斗廉沉吟了片刻,但忍不住还是【大魏宫廷】往好的方面想:商水军只不过两万人,并且还没有完善的军营保护,龙脊山的楚军夜袭商水军,并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击溃对方的可能。

    斗廉毫不怀疑龙脊山的友军在夜袭商水军时会取得胜利,毕竟龙脊山那片连绵的丘陵群,驻扎着数万楚军,是【大魏宫廷】这一带除符离塞外驻兵最多的地方。

    商水军有两万,那我出动五万总可以了吧?

    就算不能全歼商水军,至少也能将对方驱逐,然后,就按照原定计划,先吃『袋口』内的汾陉军与鄢陵军。

    这也是【大魏宫廷】一场足以振奋人心的大捷!

    “呼……”斗廉长长吐了口气,平息着有些不安的内心。

    而与此同时,正如斗廉所计划的那样,龙脊山那边,早已有一支军队趁黑出动,悄无声息在山林中穿行。

    龙脊山,距离相城以及符离塞皆只有二十里,而距离商水军所在位置,亦相差不多,大概也就是【大魏宫廷】二十几地的距离。

    而在历代的站场,二十几里并不算是【大魏宫廷】一个很远的距离,最多两个时辰。

    当然了,似龙脊山的楚军这般小心翼翼地穿过山林,或许需要的时间要更多些。

    只可惜,这支龙脊山的楚军即便已经很小心,但他们还是【大魏宫廷】没有注意到他们附近的林木上方,在树干的阴影处,有若干身影目光平淡地注视着他们。

    商水青鸦!

    『果然被殿下料中……』

    青鸦众的头目段沛躲藏在树干的阴影处,面无表情地看着脚底下陆续经过的楚兵,暗中冷笑连连。

    足足一炷香工夫,这支数量及其庞大的楚军,这才从青鸦众们的眼皮下穿过山林。

    而此时,在附近监视这些楚军的青鸦众们迅速聚集到了一起,听候段沛的任务安排。

    “阿七、阿九、十五,你们三人带队去联络项离、张鸣、冉滕三人,协助他们。——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段沛压低声音说道。

    段七、段九、段十五,这三人曾经都是【大魏宫廷】段楼的好手,是【大魏宫廷】段沛非常信任的兄弟。

    三人点点头,随即各自带着人退散了。

    而与此同时,龙脊山的楚军,仍小心翼翼地潜向商水军所在的位置。

    不得不说,龙脊山守将之一的南门阳,对于这场夜袭非常重视,因此在悄然潜向商水军那座简陋军营的途中,亦是【大魏宫廷】极其的警惕,生怕撞见魏军的巡逻卫士。

    可奇怪的是【大魏宫廷】,一直到他们来到商水军所在的简陋军营附近,他居然没有看到任何一支魏军的巡逻卫哨。

    这让南门阳心中暗暗打鼓: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不过当他想到他此番带来的军队数量,他心中的不安当即被压了下去。

    十队兵陆续而至,每队五千人,共计五万兵!

    在对方没有完善的军营保护的情况下,以五万兵袭击仅仅只有两万士卒的商水军,绰绰有余。

    想到这里,南门阳再没有顾忌,于魏营外骤然发动袭击,带着军队率先杀入了魏军。

    “杀——!”

    数以万计的龙脊山楚兵咆哮着,争先恐后地冲入魏营。

    然而,整座魏营空荡荡的,营栅、兵帐倒是【大魏宫廷】齐全,但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军营居然没有一名魏兵。

    “没有。”

    一名楚兵用武器挑起一个兵帐的帐幕,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后,倍感失望地叫道。

    而随机,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

    “没有!”

    “没有!”

    “这里也没有!”

    “没有发现任何敌军。”

    “人呢?”楚将南门阳迷茫地打量着四周,已微微有些凉意的秋风,吹得他隐隐有些发毛。

    『两万商水军……凭空就没了?不会是【大魏宫廷】……不会是【大魏宫廷】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作祟吧?』

    作为一名被神鬼传说影响的典型的楚人,南门阳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大魏宫廷】这个。

    不过这并不奇怪,毕竟巴楚两地最是【大魏宫廷】多神鬼妖怪的传说,甚至于,据说楚王熊胥在出兵之前,都要请巫婆请神作法,“请”神鬼庇佑出征的楚军。

    这已经是【大魏宫廷】一种文化。

    而就在南门阳隐隐有些觉得这地方“不干净”时,他身边的亲卫好似看到了什么,惊骇地指着一个方向喊道:“将军,龙脊山……”

    『龙脊山?』

    南门阳转头望向龙脊山的方向,随即,在略微一愣之后,他亦不由地一脸骇然地张大了嘴。

    因为不知为何,此刻龙脊山烧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

    而与此同时,齐国『邳』要塞的城楼上,齐王吕僖亦在得到将领的报讯后,连忙登上城楼,目视着龙脊山方向的莫名大火。

    “姬润那个小家伙,怎么绕到龙脊山那边去了?”齐王吕僖惊讶地嘀咕道。

    也难怪他如此惊讶,毕竟龙脊山是【大魏宫廷】这一带除符离塞外,楚军驻扎兵力最多的地方,在他看来,魏军应该没有什么机会在龙脊山放火才对。

    而此时,在齐王吕僖的身旁,站着齐国的左相,即赵弘润的六王兄姬昭,只见他沉思了一番后,低声说道:“想必是【大魏宫廷】龙脊山的楚军欲联合相城,袭击弘润,不想被弘润看穿,将计就计,趁机放火烧了龙脊山……”

    “真是【大魏宫廷】个可怕的小鬼啊。”齐王吕僖哈哈大笑道。

    而此时,姬昭转头望了一眼一旁的旗帜,提醒道:“大王,今夜是【大魏宫廷】西风。”

    “嘿!”

    齐王吕僖显然是【大魏宫廷】听懂了姬昭的暗示,咧嘴笑道:“来啊,即刻出塞攻打符离塞!……纵使不能得胜,给楚军施施压,也是【大魏宫廷】好的!”

    “是【大魏宫廷】!”

    众齐国将领抱拳应命,下城楼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楚国的符离塞,守塞将领项末亦闻讯而来,面沉似水地注视着龙脊山方向的大火。

    “真蠢材!……南门阳与子车继那两个家伙究竟在做什么?”

    这时,他身旁的副将开口问道:“将军,要派人支援龙脊山么?”

    项末闻言冷冷说道:“光龙脊山有近十万军队,魏军不敢过分轻举妄动的,相比之下……眼下龙脊山暂时无力侧应我符离塞,想来对面的那位齐王,多半又有别样心思了。”

    说罢,他挥手下令道:“敲警钟,全军戒备,准备迎击齐鲁联军的夜攻!”

    “夜攻?呃……是【大魏宫廷】!”

    今夜,怕是【大魏宫廷】有几十万人难以成眠。(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电脑爱好者之家  社保查询网  阅读封神系统  我闺女是天师  北宋大表哥  理财知识  全职高手  天涯八卦  最强狂兵  中世纪崛起  笔趣阁  娱乐大头条  最强逆袭  房贷计算器  最强狂兵  诡秘之主  锦衣夜行  第一星座网  励志名人名言  铸天之景  毕业论文网  中国会计网  大族激光  逆剑狂神  经典古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