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53章:中原诸国混战之始
    铚县的固守,让鄢陵军的主将屈塍感到棘手,然而赵弘润这边,他却罕见地没有思忖这边的战事,而是【大魏宫廷】在仔细阅读一份篇幅很长的书信。

    这份书信,是【大魏宫廷】他刚刚收到的,送出的人,即是【大魏宫廷】当初赵弘润部署在魏国王都大梁的青鸦众。

    那些人,将六月至七月大梁乃至北疆一带所发生的情况,较为详细地记载下来,此后花了将近二十日的工夫,几经周转这才送到赵弘润的手中。

    信中所陈述的大事,倒不是【大魏宫廷】什么类似太子弘礼与雍王弘誉又在朝中明争暗斗这种事,因为那两位,眼下也已顾不上内斗了。

    因为,在七月底的时候,韩国的骑兵终于兵出孟门、天门两关。

    韩国,果然是【大魏宫廷】对魏国宣战了。

    出兵的借口很可笑:韩国说他们有一支斥候骑兵在山阳附近遭到了魏国的无端袭击,希望魏国顾念两国的情谊,交出凶手。

    对此,赵弘润嗤之以鼻。

    因为这就是【大魏宫廷】典型的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

    要知道从今年四月,韩国的斥候骑,就在魏国上党山阳县一带与魏军交火了。

    赵弘润那位四皇兄,即燕王弘疆,那是【大魏宫廷】一位心高气傲、且性格也极其强硬的皇子,他在抵达山阳县的头一天,就开始部署兵力,驱逐在山阳县境内的斥候骑。

    换而言之,从那个时候起,魏韩两国的边戍军队便开始起摩擦,且互有伤亡。

    但那时,韩国却绝口不提什么斥候骑失踪这类的事,一直等到七月底,这才图穷匕见。

    由此不难猜测,韩国那边的准备工作应该是【大魏宫廷】已经完成了,是【大魏宫廷】故,才提出这种可笑的借口。

    让魏国交出杀害韩国斥候骑的凶手?

    可笑!

    难道韩国的斥候骑就没有杀害山阳一带的魏国军卒么?

    再者,对韩国的斥候骑展开反击,那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四王兄燕王弘疆下达了命令,难道魏国还会将这位皇子交给韩国?

    因此说白了,韩国所提出这次所谓外交干涉,在赵弘润看来不过是【大魏宫廷】个虚伪至极的宣战手段罢了。

    相比较韩国惺惺作态的对魏宣战手段,当初齐王吕僖派兵试探性攻打溧阳时所提出的口号就很直接,从字里行间理解就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寡人看你楚国不爽,先拿溧阳试试水』。

    随后,齐国不等楚国有任何反应,也不给后者以外交周旋的机会,直接派兵攻打溧阳。

    仔细想想,倘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不宣而战』容易引起天下人的指责,齐王吕僖根本不会多花精力去想什么攻打楚国的理由或借口。

    这才是【大魏宫廷】强国霸主的霸气!

    打你就因为看你不爽,何必虚伪?

    而相比较齐王吕僖这位中原霸主的霸气,韩国的惺惺作态,就让赵弘润感到反感。

    只可惜,似齐王吕僖这样的霸主,因为太沉浸于酒色,才四旬不到就染上了重疾,药石不灵,仔细想想,赵弘润亦感到有些惋惜。

    虽然他很清楚,齐王吕僖若是【大魏宫廷】不死,他魏国恐怕没有机会在日后即将来到的各国乱战中逐渐崛起。

    赵弘润翻了一页书信,继续观阅信中所陈述的『魏韩上党战役』。

    说是【大魏宫廷】战役,但实际上,书信中只是【大魏宫廷】简略地陈述了几次发生在上党山阳县的战事而已,而且还是【大魏宫廷】斥候与斥候间的遭遇战。

    谈不上什么大战,更不配称作『战役』。

    只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那几场遭遇战只是【大魏宫廷】整个『魏韩上党战役』前的热身而已,韩国那边有多达十余万的骑军尚未出动,而魏国这边,南燕大将军卫穆,以及尚在大梁的,由禹王赵元佲身边宗卫长韶虎亲自训练的新大魏武军,彼此都尚未投入战场,因此怎么看都不会是【大魏宫廷】一场会在短期内结束的国战。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这份书信中看到了他弟弟『桓王赵弘宣』的名字。

    据大梁那些青鸦众的了解,赵弘宣辅佐东宫太子弘礼,在北疆聚拢了许多王公贵族所属的私军,兵力居然已有五万,且这个数字仍在逐步上升。

    而在赵弘宣的从中调和下,燕王弘疆总算是【大魏宫廷】没有针对东宫太子弘礼这位『北疆督帅』,目前,东宫太子弘礼率领的所谓『北疆征远军』,与燕王弘疆的『山阳军』,彼此是【大魏宫廷】各司其职,井水不犯河水。

    “北疆征远军……呵,这名字倒是【大魏宫廷】起得颇有寓意。”

    赵弘润颇有些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手中的书信,已经信中内容陈述到这里,就已经到了尾篇,没有了下文。

    也难怪,毕竟这是【大魏宫廷】二十几日前从大梁送出的书信。

    虽然赵弘润有些担心他弟弟桓王赵弘宣,但二人相隔千里,在这个信息传递不便的年代,即便青鸦众竭尽全力,赵弘润也不可能立马得知他弟弟在北疆的近况。

    而从旁,宗卫长卫骄闻言笑道:“确实是【大魏宫廷】个颇有寓意的好名字呢,北疆征远军……看来东宫的心很大啊,居然还想着反攻到韩国境内。”

    “哼!”赵弘润轻哼一声,淡淡说道:“心比天高、才比纸薄,好高骛远说的就是【大魏宫廷】这类家伙!……真当韩国骑军是【大魏宫廷】乌合之众?”

    要知道对于韩国骑兵,他赵弘润也算是【大魏宫廷】有所体会,比方说,那个出身韩国骑军的大盗贼桓虎,他赵弘润当初出动了数万兵卒都没有抓到。

    而如今,陈兵在魏韩边界的,那是【大魏宫廷】赫赫十余万韩国骑军,天晓得那里面还有没有像桓虎那样的骑将?

    听了赵弘润对东宫的评价,卫骄忍不住笑了出声,说道:“殿下,您也太苛刻了。……当初东宫无非就是【大魏宫廷】瞧见您与雍王殿下在一起,无故责备了您几句,您还记着呢?”

    这话若是【大魏宫廷】从别人口中说出,或许赵弘润真会感到不悦,但从卫骄这个心腹口中说出,赵弘润却只当成一句调侃。

    “本王向来肚量小,你是【大魏宫廷】初次认识本王么?”赵弘润斜睨了一眼卫骄,然而没装几下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后,他长长吐了口气,正色说道:“说实话,并非是【大魏宫廷】我对东宫有所偏见,我就是【大魏宫廷】怕东宫过于好大喜功……别看这所谓的『北疆远征军』有五万之众,但这支由各贵族私兵聚拢而成的军队,其中一个个势必是【大魏宫廷】趋吉避凶,只想着减少己方的损失,顺便捞取莫大的战功,战场哪有这么简单?……倘若人人都这样考虑,这支所谓的『北疆远征军』,不过就是【大魏宫廷】一群乌合之众聚拢而成的散沙之军,派不上什么大用处。”

    宗卫长卫骄闻言信服地点了点头。

    毕竟军队之所以是【大魏宫廷】军队,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军令如山,哪怕有时候上将命令部下去肩负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甚至是【大魏宫廷】为了战略需要前往送死,其部下还是【大魏宫廷】得去。

    这样的军队,才配称之为是【大魏宫廷】军队。

    而似北疆远征军,那不过是【大魏宫廷】些国内大贵族们为了谋取战功而组建的私军,怎么可能舍己为人?怎么想都能猜到这些人必定是【大魏宫廷】想着趋吉避凶,送死让别人去,战功则由自己来拿。

    问题是【大魏宫廷】谁都不是【大魏宫廷】傻子,岂会猜不到这一些?

    正因为如此,北疆远征军在赵弘润看来,就是【大魏宫廷】一支不堪大用的乌合之众,白白占着『远征军』这个颇有寓意的番号。

    “这样一支军队,能配合南燕军与山阳军守住北疆防线就不错了,还奢望击败韩国十余万骑军、反攻到韩国境内去,哼,东宫也是【大魏宫廷】想地有点多……”赵弘润撇撇嘴说道。

    见自家殿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北疆远征军』的弊端,卫骄笑了笑,说道:“大概是【大魏宫廷】东宫初次踏足战场,心高气傲,等他吃几场败仗,他就知道厉害了。”

    说着,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再者,桓王殿下那边,殿下您也不必过于担忧,东宫再怎么蠢,也不会放任桓王殿下遇到什么危险的。”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随即,他似有察觉地转头望向卫骄,调侃道:“哟,卫骄,你最近的话,越来越趋近沈彧了嘛……适应了?”

    卫骄闻言笑着说道:“每日跟随在殿下身边,若是【大魏宫廷】卑职还没有丝毫长进,日后有何脸面去见沈彧?”

    “哈哈!”赵弘润哈哈一笑,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屈塍那边有进展了么?”

    见赵弘润说起正事,卫骄当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摇摇头说道:“据卑职所知,鄢陵军近两日是【大魏宫廷】一筹莫展,铚县的楚将孙叔轲好比就是【大魏宫廷】一只乌龟,缩在壳里就是【大魏宫廷】不出来。据说,晏墨已经在命人打造攻城器械,大概是【大魏宫廷】准备强攻了。”

    “先夺城,后渡河,很正确的判断。”赵弘润点了点头,说道:“与其绕过铚县强渡浍河,到时候被浍河的楚国战船、与铚县楚军两面夹击,不如宁可付出一切代价拔除铚县,晏墨也是【大魏宫廷】一个很果断的人呐……对了,蕲县那边有什么消息么?”

    听闻此言,卫骄笑着说道:“蕲县那边,周朴那家伙今日向我报备过。……伍忌与南门迟,在蕲县内南门氏一族的协助下,里应外合夺了半个城……”

    “半个城?”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是【大魏宫廷】的。……蕲县守将虽然一时被商水军与南门氏得手,但是【大魏宫廷】他的反抗很激烈。据青鸦众表示,他们提醒过伍忌,但商水军不甘心带着南门氏弃城而走,非要攻下蕲县。目前,蕲县仍在混战。”

    『商水军这是【大魏宫廷】在跟鄢陵军较劲啊……』

    赵弘润咂摸出了滋味,皱眉问道:“符离塞那边呢?”

    卫骄低了低头,说道:“符离塞被齐王的大军牵制住了,暂时没有救援蕲县的迹象。……殿下放心,青鸦众的人盯着符离塞呢,若有动静,他们会知会商水军的。”

    “唔。”赵弘润这才缓缓点了点头。

    他逐渐意识到,他麾下的军队,已经不再是【大魏宫廷】像两年前那样,需要他事必躬亲。

    虽然这种无事可做的空虚,让赵弘润稍稍有些不适应。

    “对了,告诉屈塍与晏墨一声,商水军快拿下蕲县了……”

    “卑职明白!”

    眼瞅着自家殿下嘴角的笑容,卫骄心领神会。(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美食供应商  星座网  励志故事  铸天之景  玄界之门  九重武神  都市之神帝驾到  电视指南  男性健康  修真聊天群  明末第一贼  全球灵潮  北宋大表哥  盛唐风华  圣龙图腾  开天录  大族激光  个性说说  大族激光  大明元辅  免费算命网  作文吧  牧神记  回到明朝当王爷